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赘婿 第一〇八〇章 乱·战(上)


      “师傅你煎饼煎得真好吃……你是武大郎变的吧?”

      夜幕渐深,街道上的煎饼摊前,两名少年人兴致勃勃地等待着食物的出锅。颇有学问的武林盟主龙傲天抒发着自己的博学与感慨。他们已经吃过一轮了,觉得非常好吃,这是二度光顾。

      正在煎饼的摊主不知道少年口中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没有接话,倒是一旁的小和尚及时捧哏。

      “武大郎是什么啊?”

      “我爹说是天底下煎饼煎得最好吃的人。”

      “你爹吃那家煎饼的时候,肯定是饿了。”

      “嘿嘿,说不定也是。”

      两个人当然是准备出来找“转轮王”麾下“猴王”李彦锋麻烦的,只不过此刻夜市未歇,他们找了一阵,便有些烦了,觉得做坏事应该到深夜才好。这也是重开新局的麻烦。

      此时有烟花令箭飞上夜空……

      小和尚耳朵动了动,几乎与龙傲天一同望向不远处的秦淮河边街道。

      “出事了。”

      “师傅,那边是哪里啊?”

      煎饼子的师傅看了看:“那边……是金楼的方向吧。那里最热闹,估计谈判不成,又有人打架喽。你们这个年纪,可别过去。”

      “嗯嗯,师傅你快点煎。”

      过得一阵,他们拿起煎饼,拔腿就跑。

      跑在前方的龙傲天目光在平静中蕴含兴奋,而紧跟在后方的小和尚张着嘴巴,满脸都是遮不住的高兴。他过去在晋地行走,虽然跟着对他极好的师父,学了一身武艺,但自幼没了父母,又常常被师父扔到危险之中锤炼,要说多么的有趣,自是不可能的。倒是大部分时候精神紧绷,又被打得鼻青脸肿,偷偷地哭鼻子。

      也只有这次抵达江宁后,遇上了这位身手高强的大哥,两人每日里奔走间,才令他真正感到了一身功夫、到处凑热闹的快乐。他心中想,说不定师父便是让自己出来交上朋友,经理这些事情的。师父真是禅机深厚、老谋深算,哈哈哈哈。

      这样的心情中,两人朝着热闹的方向,一路狂飙。

      ……

      金楼内外,混乱蔓延开来。

      楼外街道上,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严云芝险些被骚乱的人群撞倒在地上,好在她迅速的反应过来,奔跑到一旁的街边靠强站住,观察着局面。

      最先从围墙中翻出来的几人轻功高绝,其中一人或许便是那“转轮王”麾下的“寒鸦”陈爵方,以这几人展现出来的轻身功夫看来,自己的这点微末功夫仍旧望尘莫及。

      街道之上有人在大喊着命令“不死卫”截人,也不知道那院子里到底出了怎样突然的火并。视野之中,远远近近有摊贩推起车子便跑,一些进来乞讨的乞丐、行人、凑热闹的绿林人士也在匆匆忙忙地散向远方,道路这边的店铺内有持刀的“不死卫”或是“怨憎会”成员出来,而店主与小二忙乱地插起门板,谁也不想轻易地卷入这样的大乱当中去。

      示警的令箭已经飞上天空,周围看见烟火的“转轮王”手下,恐怕会大规模地朝这里聚集过来。

      严云芝站在路边昏暗的地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思绪冷静。

      她能看得出来,眼前并非是势均力敌的大规模火并,最先逃出来的那人朝人群里投放霹雳火,目的是为了搅乱局势,令骚动扩大,但如今街道上的行人、凑热闹的绿林人足有数百,那金楼院子里人数也早已过百,只要初期的乱局被压下,“转轮王”也好“公平党”也罢,不可能对这么多的人兴师问罪。

      自己只要不被卷入一开始的乱局之中,理论上来说是没有危险的。

      然而,自己目前也正被时宝丰那边的人画图捉拿,附近的街道若是被人封锁,要检查入城时的文牒路引,那自己的情况,或许就会变得糟糕起来。

      她想到这里,看准了道路边上因光照问题而显得昏暗的区域,开始无声地去往长街的一端。此时身侧、周围都有人在奔跑,金楼那边的围墙上有绿林人陆续翻出,院落的大门处也有人冲向外头。

      严云芝忽然明白过来,此时在这数百人的大乱里,担心身份问题不清不楚,不愿意被盘查的,又何止是自己一人。

      她连日以来心情郁结,每日里练功,只想着杀传谣的陈爵方或是那始作俑者龙傲天报仇。此刻经历这等事情,看见众人狂奔,不知道为什么,倒是在黑暗中好气又好恼地笑了出来。

      也在此时,那边的围墙上,一道身影如奔雷般冲上墙头,手中棒影挥舞,将几名试图跃出围墙的绿林打翻下去,只听得那身影也是一声暴喝:“我乃圣教护法‘猴王’李彦锋!今日街上,谁也不许走!大光明教众!都给我把人截住”

      如雷霆般的声音朝着长街两头传开,端的霸气无双。

      这边街上正在散开的好事者听得那声音,有人却并不买账,口中嗤笑:“什么‘猴王’,什么东西……”脚下步伐不停。

      那李彦锋目光望过去,身影在墙头飞快奔来,猛地跃起,朝街头落下。只见他手中长棍一番冲突挥打,棒影呼啸间,朝着街道那边奔去的人群竟被打翻一大片。人群里还有人不服,冲锋出去便被长棍打回来,又冲出去两人,又被打回在地上。李彦锋在那边握棍而立,棍棒前端点在地上,一时间竟无人再敢朝那边冲过去。

      这片刻间,又有一人冲上墙头,只见那身影手持大刀,也随着“猴王”开了口。

      “我乃‘天刀’谭正!今有数名凶徒行刺刘光世使节,意欲逃亡,无辜之人且靠墙站立,不要喧哗引乱,免中奸人之计,我等排查完后,自会送诸位离开!”

      “天刀”谭正成名已久,此刻发声,那内力沉稳浑厚、深不见底,亦在长街上远远传扬开去。

      如果说先前那“猴王”李彦锋出来,直接喝令所有人不许走,彰显的是自家的霸气,此刻“天刀”谭正的说话来龙去脉便都已经交待清楚,这雄浑的内力倒是将大光明教一方的霸道彰显得更加深刻了。

      而随着“天刀”的出面,随后便又有数道声音响起来。

      “我乃宝丰号金勇笙,听命行事,保诸位无事。”

      “我乃‘高天王’麾下,果胜天……”

      “我乃‘无锋剑’卫何,望诸位不要中了奸人诡计……”

      “我乃‘花拳’陈變……”

      此刻街道上烟雾飞散,一个一个大人物的身影出现在那金楼的墙头或是楼顶之上,一时间竟令得长街上下、金楼内外数百人气势为之夺。

      这些日子以来,众绿林人来到江宁,想要参与的,气势也就是各种故事、说书里令人心旌动摇的英雄时刻。甚至盼望着自己能够参与其中,成为这等豪迈大事的参与者或者见证者。

      而眼下的这一刻,各路英雄、巨头云集,在这混乱的场景里给人的冲击感和压迫感愈发真实与强大,那“猴王”李彦锋单人只棍几乎便封住了半条街,其余的豪杰陆续站出。“转轮王”、“平等王”、“高天王”连同戴梦微、刘光世等各路人马的意志降临于此,一些并未被卷入其中的绿林人明白,只需到的明日,眼下金楼这一刻的盛况,便会在满城绿林人口中传开。

      一些人在烟尘中冷静下来,开始去往街边等待、不再乱跑,同一时刻,自然也有少部分的人仍旧在四处奔跑找路。有人哈哈大笑,甚至报上自己的名字,冲向李彦锋,随后被打得鼻青脸肿。

      部分的行人正在开始朝街道两旁散开,街边的其中一段又有霹雳火被撒了出来,这是混在人群当中的刺客试图再次搅乱局面进行的努力,但在这一刻,只见高墙上的“天刀”谭正一声暴喝,从墙头冲下。

      这位刀道宗师犹如猛虎般扑入那霹雳火炸开的烟雾之中,只听叮叮当当的几下响,谭正抓住一个人拖了出来,他站在街道的这一头将那浑身染血的身体掷在地上,口中喝道:

      “大丈夫行事堂堂正正,今日能过得了谭某人手中的刀,放你们走又如何!”

      街道那头,“猴王”李彦锋又将一人打倒在棍下,威风凛凛,顶天立地。

      一众高手片刻间的威压摄人心魄,但长街之上自然还有些人不及躲开,正四处奔突。严云芝便注意两名手持钢鞭的男女正在街头奔跑,他们冲向其中一边,李彦锋却似乎是认得他们,举起棍子便指了过来,两人当即掉头,而周围从院子里出来的少量“不死卫”、“怨憎会”成员则朝他们围了过来。

      一名手持粗长铁尺、肩头染血的高大汉子从金楼的院门那边朝两人过来,那汉子一面走,也一面开口:“不要负隅顽抗,我保你们没事!”这汉子的话语铿锵稳重,似乎有种一字千钧的分量。

      严云芝自然并不知道这人便是“转轮王”麾下执掌“怨憎会”的孟著桃。他打死昙济和尚后,心神动摇,四名师弟师妹立刻便发动了偷袭,那二师兄俞斌动作最快,钢鞭砸下,打在孟著桃的肩头,那一瞬间孟著桃几乎也无法收手,将对方全力打飞。

      而此后的三名师弟师妹却没能占到便宜,其中娶了小师妹凌楚的老四被制住后,小师弟便拉了凌楚趁乱逃向外街。然而他们的武艺、轻功并不高强,在被众人盯住的情况下,又哪里真能逃掉?

      孟著桃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口中说话。

      “听好了,你们与我之间,只是私怨。这些刺客趁乱动手,并非你们的过错,四师弟被我制住,伤势不重,只要你们不再乱来,我保你们今日可以安全离开!”

      他的威严深重,这话语随着脚步逼近过来,周围又有不死卫围堵,委实令人有种难以反抗的感觉。

      只见那两人种持单鞭的女子“啊”的一声吼了出来。

      她道:“大师哥,你说你跟爹爹论道,你还说是你将凌家的鞭法发扬光大,你不知道凌氏的鞭法,宁折不弯的吗”

      严云芝站在路边的人群里,她也不清楚这些人的恩怨为何,只是听得这句话,一时间内心翻涌、为之动容。

      孟著桃的脚步微微的停了停,他站在那儿,看了两人片刻,随后朝着一旁道:“……拿渔网来。”

      两人似乎没想到孟著桃会冒出这句话来,一时间也是愣了愣。随后只见两人猛地调头,朝着不远处的“猴王”李彦锋冲将过去。

      李彦锋手中棍棒呼啸,转了一圈。

      “请尽量留手,不要伤了他们。”孟著桃朝那边说道。

      “有分寸。”李彦锋道。此刻他所站着的街道毕竟宽敞,待看到冲将过来的两人竟是并肩而上,一时间被气得笑了,棍锋一点:“分开跑啊!”

      两人冲将上去:“让开”

      李彦锋无奈摇头:“真有病……”

      夜风吹拂过来,将长街上因霹雳火引起的烟尘横扫而过,远远近近的,小规模的骚乱,一阵阵的打斗正在持续。一些人奔向远处,与守在街口那边的人打在一起,朝更远的地方奔逃,有人试图翻入周围的店铺、或是朝着暗巷之中跑,部分人奔向了金楼那边的秦淮河,但似乎也有人在喊:“高将军来了……锁住河道……”

      刘光世派来的使者被杀,这在城内绝非小事,“转轮王”这边的人正试图全力补救、镇压现场、找回威严,不过人群之中,不愿意让“转轮王”或是刘光世好过的人,又有多少呢?

      严云芝尽量冷静思考着这一切。

      又是一阵霹雳火飞出,这边的人群里,一道身影扑向李彦锋与那持双鞭的师兄妹的战团,一刀朝着李彦锋斩下。这或许是先前藏身人群的一名刺客,如今看见了机会,与李彦锋交手两招,便要飞快朝远处逃亡。

      街道另一端,先前追逐第一名刺客远去的陈爵方正在呼啸而回。

      那一名刺客轻功高绝,身手也委实厉害,行刺得手后一番嘲讽,拖着陈爵方在附近的楼宇间打斗了一阵,眼下居然失去了踪迹,以至于陈爵方也在那边楼顶上呼喊:“封锁江面!”随后又召唤不知那一部分的不死卫成员:“给我围住这里”

      ……

      烟火令箭一支接一支的响了起来。

      游鸿卓在楼宇间的黑暗中观望着一切。

      随着一位又一位绿林英雄的出面、出手,以及部分“转轮王”成员的赶到,长街前前后后的厮杀仍未平息,但已经有所降低。如果按照正常情况,或许持续半柱香左右的时间,那些在路上乱跑、四处翻墙的人就会被控制住。

      不过那也只是正常情况而已。

      金楼附近的状况复杂,各方势力都有渗透,这一刻“转轮王”的人闹出笑话,这笑话是谁做出来的,其余几方会是怎样的心思,那是谁也不知道。说不定某一方此刻就会拉出一拨人杀进来,公开宣布古安河是我做掉的、我就是看刘光世不顺眼,然后乒乒乓乓的打上一架更大的也未可知。

      那些没有背景的人在下头的街道上奔逃,而游鸿卓能够感觉到,有更多的人,正如他一般站在黑暗之中窥探着这一切。

      他在观望着陈爵方。

      先前那名刺客的身份,他目前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这一次过来,除了四哥况文柏算是个惊喜,“天刀”谭正是迟早要挑战的对象,他这两日非要杀死的,便是这“寒鸦”陈爵方。

      “转轮王”这边的苗铮因为梁思乙的牵连,不得不投靠卫昫文,随后卫昫文设下陷阱试图抓捕安惜福,在未果后不久,苗铮回到了陈爵方手上,被陈爵方杀死……这中间的关系耐人寻味,当然,游鸿卓也并不喜欢深究。

      但是按照安惜福的说法,梁思乙本身有些问题,需要开解。

      游鸿卓哪里会开解?

      想了许久,也只好过来做掉陈爵方了。

      按照先前的一番观察,自己的轻功是及不上对方的,眼下的情况复杂,或许也并不是刺杀的最好时机……最主要的是看不懂这条街上其他人的心思。以成功的可能性而论,这场行刺最好是等到今天晚上对方主持抓人,更为疲倦一些更好……

      他想着这些事情,看着陈爵方在前方木楼楼顶上发号施令后,飞速回奔的身影。

      而也在这一刻,他的眼角一动,注意到了那边二楼上黑暗中缓缓前行的一道轮廓。

      陈爵方长鞭一挥,在一处楼顶檐角上借力,身形飞荡下来。

      游鸿卓摇了摇头。

      但对面黑暗中潜伏的那道身影已经朝陈爵方迎了上去,长剑经天,反射火光。

      孔雀明王七展羽!

      游鸿卓的身形下蹲,猛地发力,朝着那边狂飙而出!

      梁思乙经历最多的是战场,她不曾像她的那些义兄弟们,曾经被外放出去,到江湖上厮混、劫掠钱财贴补军队,也是因此,她并不明白,类似陈爵方这种人,在眼下的环境里,警惕心仍旧是非常高的。甚至有可能是最高的一刻。

      长剑挥动,劈向陈爵方,随后半空之中发出的是金铁相击的猛烈声响,空中火光四射。陈爵方用随身的长刀封住了对方的这一剑,而他的另一只手拉着长鞭,身体在空中接力折转,撞向木楼的墙面,随后双腿在墙面上全力一蹬,投向了身在半空,正落向街面的梁思乙。

      这一刻,游鸿卓的身影已经从不远处全力扑来,沿途之中二楼檐角上的瓦片轰然碎裂。

      而在这一处房屋的另一边,正巡到这里的“断魂枪”丘长英几乎是下意识的被引动,奔跑过了屋顶。

      长街上方。

      陈爵方手中长刀照着梁思乙飞劈而下。

      游鸿卓的身影突入上空,手中的刀光犹如霹雳绽放,挥向陈爵方的头颅。

      一侧,丘长英的枪锋刺了出来。

      游鸿卓身在半空,左臂朝上一挥,打上那长枪的枪身,他的身形因此下坠,手中的刀与陈爵方刹那间拼了一刀,他在空中挥舞大圆,与刀锋、长枪又是两下交手……

      街道之上各种大小规模的骚乱还在持续,四道身影几乎是陡然跃出在长街上空,半空中便是叮叮当当的几声,只见那些身影朝着不同的方向砸落、翻滚。有两名躲闪不及的行为被大名鼎鼎的“寒鸦”陈爵方砸倒在地,一架来不及收摊的小车被不知名的身影砸烂了,街道边碎片、水花四溅。

      许多人的目光都被这一幕吸引过来。

      梁思乙、游鸿卓的身体在地上翻滚几圈,卸去力道,站了起来。陈爵方在半空中受到的几乎是游鸿卓压箱底的凶戾一刀,险被断头,仓促抵挡落得也是狼狈,但他砸到两名行人,也就缓冲掉了大部分的力量。

      那丘长英在空中出了两枪,并不麻烦,因此落得也相对潇洒,只是就地一滚便站了起来,口中喝道:“我乃‘断魂枪’丘长英,两位是何方神圣、鬼鬼祟祟,可敢报上名来!”

      游鸿卓朝后方退了退,他的肩头被对方一枪刺破了,且身在半空强使大力,落地时砸破小车,受伤最重,此时尽力调息,低声道:“若要逃跑,不要选河那边,他们备了渔网。”

      梁思乙与他站到一起:“我来打,你尽量逃。”

      游鸿卓已朝着陈爵方冲了上去。

      生死攸关,他已留不得力了……

      ……

      四名高手从长街那头的空中落下的这一刻,正在尝试离开的严云芝,看到了道路前方不远处的宝丰号大掌柜金勇笙。

      先前在猴王棍下试图逃离的那名刺客放出的霹雳弹令得周围烟尘缭绕,路边不少人都被呛得咳嗽起来,有的人也在奔向远处。那逃跑的杀手被前方几名“不死卫”成员截住,正在厮斗,两名使钢鞭的男女当中,男的已经被李彦锋打倒在地,又让人扔了渔网兜住了,女的在呐喊之中奋力厮杀,李彦锋单手持棍,只是随手几下将对方钢鞭砸开,算是给孟著桃一个面子,逗着这女人玩。

      一些“不死卫”、“怨憎会”的成员喝令着路边的人群不许乱动,但事实上,命令发得相对混乱,又让人站着的,也有喝令众人蹲下的,一阵咳嗽当中,也有小规模的冲突发生。

      严云芝已经见识到了李彦锋的强大,这样烟雾弥漫的场合里,自己固然有一次出手的机会,但胜算渺茫,她想要趁着这个机会离开。一名不死卫的成员在前方堵过来,挥刀试图砍人,严云芝一步趋近,以猛烈却也尽量利落的手法将对方打翻在地。

      她朝着前方走出了几步,这一刻,听得街道另一端的夜空中有人在打斗中落下地面来,她没有回头去看,而走出下一步,她便看见了金勇笙。

      这位宝丰号的人字号资深掌柜负了一只手在背后,正带着有些深邃的笑容看着她。她明白过来,想要若无其事地转身,也已经晚了。

      严云芝的双手按住了剑柄。

      金勇笙开口道:“想不到严姑娘也在这里。这里乱,且随老朽回去吧。”

      严云芝摇了摇头。

      她的身影向后,隐没在烟雾中。

      金勇笙叹了口气。随即,呼啸而来。

      ……

      退入烟雾中的这一刻,严云芝有着些许的迷惘,她不知道自己眼下应该去倾尽全力刺杀旁边的李彦锋,还是与这位金掌柜做一番周旋,尝试逃亡。

      这样的想法只是出现了一瞬,正要持剑冲出,只听得耳侧响起了一个声音:“这下,麻烦了……”

      这声音显得平静轻柔,随着声音的响起,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在她身体的一侧,有人将身上的斗篷掀开。

      出现在她身后与身侧的,正是当天救了她的那对兄弟,贺平与贺云,此时大平站在她的身后,而小云已经在旁边掀开了斗篷。

      金勇笙呼啸而来。

      等待着他的,是一记刚猛到了极点的

      拳头。



重要声明:小说“赘婿”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