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赘婿 第一〇八一章 乱·战(中)


      人群奔逃。

      街道这一段弥漫的烟雾正缓缓散开,周围赶来的“不死卫”、“怨憎会”成员与想要趁机离散的行人正发生小小的冲突。

      不远处的街道中央,李彦锋持着棍棒随手挡开前方女子的钢鞭锏……一向眼观四路、心思敏锐的他也注意到了场面上情况的变化。

      长街的那一头,追凶未果后折返回来的陈爵方遭遇到了截击,四道身影从空中坠下,砸落街头。这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武艺高强,已不是这边持钢鞭的几个水货可比的了。

      而自己这边,也有值得注意的微小变故出现。

      “……哈,怎么了?金老?”

      “宝丰号”分天地人三大柜,每一柜上又有两到三名大掌柜主持,金勇笙乃是人字号辈分最深的掌柜,据说老谋深算、极为难缠。双方如今虽然在同一个宴席上照面,看起来立场也是一致,可具体是敌是友,那也还难说得紧呢。他这一刻忽然下场,目的为何便令李彦锋在意起来。

      严姑娘,那是谁……虽然周围的声音嘈杂,但李彦锋也将这些话语听入了耳中。

      只是心中还在思考,侧后方一些的街边,金勇笙陡然发力,身形如飓风卷舞,已经投入这烟尘之中。李彦锋本以为他年纪不小,做事多半慢慢悠悠,却料不到他的出手如此暴烈果决,人群中的这位说不得便要被这老头子抓住后糟蹋,自己没机会多做手脚了。

      这念头才在脑海中闪过。

      身侧的人群里,有人掀开了斗篷,迎上金勇笙,下一刻,拳风呼啸,连环而出。李彦锋眉头一挑,只是听这声音,他便能够听出对方拳法与破坏力的端倪来。烟雾之中,两道身影撞在一起。

      ……

      金勇笙忽然看见严云芝,乃是准备快刀斩乱麻地抓住对方,结束一切,却也没想到,身形才一冲上,雾气中的反击随之而来。

      呼啸的拳头挥至眼前,他倒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伸手朝背后一抄,一把黝黑而沉重的铁算盘猛地旋转,挥了出来。

      金勇笙手中的算盘名叫“泰山盘”,也是他纵横江湖多年,外号的由来。这铁算盘乃是偏门兵器,做得沉重而粗粝,在手中旋转如磨盘,挥舞打砸间,断骨碎头只是等闲,驾驭得好,也能作为盾牌抵挡攻击,又或是使用算盘缝隙夺人兵器。此时他算盘一抡,犹如磨盘般照着对方的拳头甚至脑袋磨了过去。

      那挥拳之人拳路沉重而迅速,前两拳避开了沉重的算盘挥砸,随后便是身形变幻,拳、肘、劈、撞连环而至。

      金勇笙的泰山盘攻势绵密,一般人见他年长,多以为他是慢条斯理的打法,然而他借着铁算盘的沉重与偏门,出手的攻势向来是趁着对方反应不及的连环抢攻。而面前这人身形灵动,拳出如电,刚猛的肘击与挥砸间,手臂上显然也有铁器保护,与那铁算盘撞出沉重而猛烈的响声来。

      双方这甫一交手,都在第一时间相互强攻,硬碰硬地试图夺得优势,这烟雾之中,转眼间几乎是雷鸣暴雨般的轰鸣之声响起,白烟翻滚鼓荡。

      手中算盘挥砸与对方的硬碰之中,金勇笙的脑海陡然闪过一个名字:翻子拳。

      这是“铁臂膀”周侗传下来的拳法,据说拳法中的“八闪翻”讲求的是身法的灵动,但出拳间的攻势讲究的是出拳如暴雨、脆似一挂鞭。周侗老年时武艺超凡入圣,往往只在理念上讲述这拳法的诀窍,至于在实际的比武之中,则已经很少有人需要他躲来闪去,更别提有谁经得起他的“出拳如暴雨,脆似一挂鞭”了。

      周侗在御拳馆坐镇时授徒众多,但后来成名者多以擅使枪棍等兵器为主,至于这些年江湖上有说擅长周侗拳法的,则往往得其皮毛,精髓难通。然而眼前这人不仅拳法刚猛、迅如暴雨,而且小范围内的跨步躲闪更是迅捷无比,已然将这正面抢攻的拳法与身法、步伐结合得天衣无缝,得了“铁臂膀”拳法理念精髓。

      “好”

      金勇笙一声大喝,手中的算盘挥、砸、格、挡一时间更为迅猛起来。他如今也算得上是江湖上的一方豪杰,虽然平日里以勾心斗角处理实务为主,但在武艺上的修炼却一日都未有落下过。这一刻一是见猎心喜,二是心中傲气使然。双方都是全力出手,一片烟尘中片刻之间因这打斗爆发出来的破坏力堪称恐怖。

      如此交手只是短短几息,金勇笙喝道:“小单!”

      宝丰号这次过来的另一名掌柜单立夫已经在朝这里走来,不远处李彦锋手中棍棒一敲,一挑,径自打掉了那名叫凌楚的女子手中钢鞭锏,将她直接挑向孟著桃,也朝这边烟尘中的人群走来。

      肩头染血的孟著桃一把抓住踉跄倒来的师妹的肩膀,目光望定了这边烟尘里忽然爆开的打斗。

      烟尘之中人际影影绰绰。严云芝被“韩平”拉的朝侧后方走,对方平静的声音响在她的耳边。

      “他们的人太多……不可恋战……”

      “出手之后,你找准机会,朝前方第二条巷子跑……顾好自己,不用担心我们……”

      韩平道:“清楚了吗?”

      “……清楚了。”

      对方的话语平静,严云芝也冷静地点了点头。

      她听得“他”笑道:“好。”

      此时李彦锋提着棍子,朝这边走过来。道路之上虽然有烟尘四散,但以他的功夫,一瞥之间留下了印象,仍旧能够准确地留意到人群中某些身影的位置,他的棍棒在空中一挥,直接将挡在前头一名瞎跑的路人打得翻滚出去。

      这一边,就在韩平的话语落下之后,严云芝感到他松开了手,随后将身侧一根长条状的布兜,拉了下来,转身,迎向李彦锋。

      这一瞬间,前方单手持棒的李彦锋将棍棒一沉,转为了双手持握中段,烟雾之中,猛的有枪锋腾跃而起,无声冲出。

      李彦锋棍棒前端猛地一挑,格开长枪的刺击,接着后端朝着前方扫了出去。那枪锋犹如幻影般的收回。就在瞬间的空白之后,烟尘之中传来枪的低吟。

      只是交手的一枪过后,延绵的枪影犹如怒龙卷舞,奔腾呼啸而出。严云芝奔行于侧,只觉得周围的空间都开始咆哮而起。

      这边李彦锋挥起长棍,在那咆哮的枪影中几乎是同样的速度格挡回击。枪影与人影轰然间朝街心推展出来,李彦锋奔走格打,两人的交手在刹那间爆发至巅峰,噼噼啪啪噼噼啪啪转眼间是无数的声音。街道上的烟尘被卷起,千万的龙与蛇在街道上疯狂腾跃搅开!

      街道上的众人看着这突然爆发出来的场景。

      激烈的打斗还在继续,一道身影无声而迅速地冲向李彦锋的后方,籍着烟尘的掩护,霎时间递出了手中的短剑。李彦锋感受到危险时,那短剑的剑锋几乎已经迫近了他的颈侧。

      这一瞬间,也算是身经百战的“猴王啊”的一声,双足之上猛地用力,狼狈地朝后方脱出战团。他的身形在街头翻滚了几下,几乎滚到街道的另一边才停下来。雨后的道路上满是污水,站起来时,他的身形格外的难堪。

      使枪杀出的那道身影本欲追逐,但“宝丰号”掌柜单立夫手中梭子镖已经掠过夜空,梭子镖的后方系着链子,在烟尘中画出一个大圈,飞回他的手中。对这边做出了威慑。

      不远处,金勇笙与那名出手的使拳者在一轮激烈的对攻后终于分开。金勇笙的身影退出两丈之外,算盘一转,负手于后。口中吞入长长的气息,随后又长长地吐出,些许烟尘在他的周身弥散。

      街面两侧不相干的行人犹在奔走,正在逸散的烟尘里,李彦锋、金勇笙、单立夫、孟著桃以及那忽然出现的使拳、使枪的两人也各自走动了几步。这忽然出现的两道身影年纪算不得太大,但一人拳风凌厉,一人枪出如龙,纯以身手论,也已经是绿林间数一数二的好手。

      李彦锋先前立于街心,单人只棍阻人逃跑,好不威风。此时身体在路边的脏水里滚了滚,一时间却看不出喜怒,只是沉声喝道:“好身手!来者何人,可敢报上姓名!?”

      烟尘中那使拳的年轻男子脚下踱步,笑了出来:“我就是……你失散多年的父亲啊!”

      在场之人都知道“猴王”李彦锋的父亲李若缺过去乃是被心魔宁毅指挥骑兵踩死的。此时听得这句话,各自神色古怪,但自然无人去接。接了等于是跟李彦锋结仇了。

      李彦锋只是一声冷笑。

      距离李彦锋不远处的人群里,方才递出了一剑的严云芝开始朝着不远处走去。

      街道另一侧看起来在与拳手对峙的金勇笙此时忽然将目光望过来,开了口:“小单,留下他们。”

      也就在这句话后,街道上的这几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动了起来。

      金勇笙朝着严云芝的方向扑去。

      看似被拳手话语激怒的李彦锋也是猛地发力,口中喝道:“逃得了吗?”竟然也将目光投向了严云芝这边。

      单立夫手中正在缓缓旋转的梭子镖猛地一动,沿着不规则的路径陡然扩大,照着两名敌人射来。

      孟著桃叹了口气,手挥铁尺,大步前进,口中喝道:“‘怨憎会’听令,留住这些人”

      他的喝声如雷霆,而在这边,使拳的年轻人抱起街边的一只石鼓,“啊”的一声怒吼,将那石鼓朝着金勇笙掷了出去,只见那石鼓轰然间掠过街面,随后以惊人的威势砸进道路那边的一家店铺当中,碎屑四溅。

      他吼道:“老东西,你跑得了!?”身影已冲突而来,犹如奔腾的战车。

      街心处使长枪的身影也在这一刻投向李彦锋,口中几乎是与孟著桃同样的喝声发出:“大家还不跑”

      几个声音在街面上鼓荡而出。

      这长街前后,数以百计看热闹的人群又或是心怀鬼胎的绿林人本就是被一大群高手的威严所慑,渐渐的开始放弃反抗,到路边聚集。此刻街面上几名高手的突然杀出,场面已再度混乱起来。在孟著桃的那声“留住这些人”与使枪者“大家还不跑”的双重刺激下,这一段街道上的人群便又忽然炸开,一些原本放弃了反抗想法的、不愿意被检查身份的人又率先的沿着街边的昏暗处朝远处奔行。

      严云芝发足狂奔。

      这一刻她并不知道身在后方的韩平、韩云两名恩人是否能够顺利离开,但无论如何,她都必须先走,因为她明白,自己留在这边,也只是累赘。

      这一段街道爆发出大乱的同时,长街另一端,游鸿卓、梁思乙两刀一剑,正在街道上奔突。

      陈爵方、丘长英两人尝试着截击他们,街道周边,其余的喽啰也开始陆续的迎上来,几名“不死卫”被游鸿卓呼啸而凶戾的刀光砍翻在地,他们的厮杀也引得周围的行人们开始伺机逃跑。一时间,混乱扩散。

      激烈的厮杀中,几乎转眼便见血。梁思乙的孔雀明王剑大开大合,她也是早就适应了类似战场的环境,一面抵挡住丘长英等人的攻击,一面故意将敌人往路边人多的地方引去,掀起混乱作为降低对方人数优势的筹码路边的这些人多数并非是普通的路人百姓,一旦受到战团冲击,绝不会傻傻的待在原地等死,而是如鱼群般散开,随后倒是破罐子破摔地跑向远处,不少人半途中就与“不死卫”、“怨憎会”的喽啰们打了起来。

      而到得放手厮杀的这一刻,梁思乙才发现,游鸿卓手中的刀,要远比他过去呈现出来的可怕。许多时候只见他单刀趋进如风,几乎是一人之力抵住了陈爵方与那丘长英两人的攻势,而路边杀过来的“不死卫”喽啰,往往是交手一刀便被他砍翻在地。

      与两人对敌的陈爵方与丘长英心中的感受更是深刻。与这名使单刀的汉子交手,最可怕的是他给人的节奏格外让人难受,往往是三四刀快如闪电般、不要命的劈出,到得下一刀上,前半刀仍旧迅速,后半刀却像是突兀地缺了一块,这边一枪或是一刀扑空,对方的攻势便到了眼前。

      众人习武半生,往往都是在千百次的训练之中将对敌动作打成条件反射,然而对方的刀在关键时刻往往时快时慢,给人的感觉极其扭曲古怪,犹如天上的月亮缺了一块,按照瞬间的反应应对,猝不及防下,好几次都着了道。好在他们也是厮杀多年的老手,交手片刻,双方身上都有见血,但都还算不得严重。

      这厮杀的战团随着游鸿卓、梁思乙二人的奔突朝着前方蔓延,“天刀”谭正看着这边,一路走来,到得近处时,方才哈哈一笑:“好刀法,这位朋友的刀中已明快慢、圆缺之道,假以时日,或能大成……可惜了。”

      他口中“可惜了”三个字一出,身影猛地趋进,犹如幻影般踏过数丈的距离,长刀经天而来,只听“乒”的一声响,将游鸿卓连人带刀劈飞了出去。

      “圆缺之道,诀窍在于以抢攻之法将对手带入自己的节拍。”谭正淡然道,“虽然知易行难,但了解之后,倒也不难破解。”

      先前众人一轮厮杀,陈爵方、丘长英带着大量喽啰,也不过与两人战了个有来有往的局面,此时谭正一刀将游鸿卓劈飞,谈笑间委实霸气无双。那边梁思乙以孔雀明王剑将一人砍道,身上也中了一剑,溅起血光,她犹如未觉,转身攻向谭正。

      “几十个人轮流过来,亏你这老头有脸聒噪”

      她平素面容冷峻、话语不多,此时一轮厮杀,却仿佛引起了血性,口中喝骂出来。

      谭正笑着叹了口气,挥刀架开对方攻势:“姑娘,你今日不死,那才会知道什么叫做几十个人、轮流过来。”

      说话间,梁思乙刀剑斩舞如轮,陈爵方从一旁攻上,后方,游鸿卓飞扑而回,口中道:“谭正,你的对手是我!”与梁思乙身形一转,换了位置,两人背靠着背,在刹那间迎向了周围数方的攻击。

      ……

      长街两头局面开始沸腾之时,仍旧有不少人站在战团外,看着这街道间混乱的情况。

      距离大乱场景不远的一处侧面暗巷之中,两道身影正鬼鬼祟祟地检查着地面上男人的身体。

      “喔,这个人的鼻子烂了。”

      “我看看我看看……哇,好恶心啊……”

      “阿弥陀佛……”

      “人又没死,有什么好念经的,你快点,脱他裤子……”

      “阿弥陀佛不是念经,这是和尚的口头禅……他裤子穿得好紧……”

      “他们不死卫的衣服裤子都这样,乱七八糟的,不过这样显得气派啊……”

      “可是他是不是有点高了……”

      “之前那两个傻瓜更高,没事,高一点就我穿嘛……”

      两人鬼鬼祟祟,窸窸窣窣地给人宽衣解带,费了好一阵的功夫。

      黑暗之中,只见这两位少年英雄英气勃发,显然就是一路跑来凑热闹、给“转轮王”找麻烦的“武林盟主”与“齐天小圣”。他们这一路奔跑过来,将好吃的煎饼揣在了兜里,途中绕过几处坏人的聚集点,找了这处巷子潜行进来,到接近巷口时,还打翻了可能是“怨憎会”安排在这里堵人的两名暗哨。过得一阵,两人冲出巷口,只见街头上乱成一片,是有很多的热闹可以看了。

      他们在巷子口外的不远处,又发现了一名倒在地下的“不死卫”。那巷道之中光线黑暗,被他们打倒在地的两人是如何装扮的看不太清楚,此时光线更亮一些,经受过多种作战培训的龙傲天计上心来,与跟班小和尚一番合计。

      “……我以前学过乔装易容……今日反正要大干一场,咱们准备就得做得充分些……这样那样……我们将他的衣服脱下来,若是被追得逃不掉了,我就假装是不死卫,正好把你抓住,然后大摇大摆地从坏人当中出去……我告诉你,华夏军跟金兵打仗的时候,就这样干过……”

      小和尚满眼崇拜:“大哥知道得真多。”

      “没错没错,我早就想这么干一次了……”

      他们便又将倒在地上的那名可怜的“不死卫”成员拖回了巷子里,扒掉他的衣服裤子。

      “外面好热闹啊,小衲方才听到那个李贱锋的名字了。”

      “果然是来对地方了,不过我们说好啊,这次要低调,不要打草惊蛇。”

      “嗯,外面坏人很多……”

      “所以要听我指挥。我们先偷偷装傻,混在人群里,等到看清楚了李贱锋那个猴子是谁,再到他回去的路上埋伏,嘿嘿……”

      “大哥,他武功很高,你说要不要等他回家,我们拿那个炸药桶炸他?”

      “炸药桶很难抢的……而且你把地方都炸塌了,就没办法在墙上写字了啊……”

      “阿弥陀佛,也是哦。”

      两人进行着若是被李彦锋听到必定会血冲脑门的对话。外头的街道上有人喊:“……来者何人?可敢报上姓名?”

      那边回答:“我就是你失散多年的父亲啊!”

      这对话的声音听得两人眼前一亮,龙傲天佩服道:“喔……这个好这个好,下次我也要这样说……”格外的英雄相惜。

      也就是在这声对话后,街道上的吼声犹如雷霆交错,一番更加激烈的打斗已经开始。两人迅速地扒着那鼻子碎了的倒霉蛋的衣服裤子,还没扒完,那边巷口已经有人冲了进来,这些是逃散的人群,眼见巷口无人守卫,顿时五六个人都朝这边涌入,待见到巷子里头的两道身影,才顿时愣了愣。

      外头的人并不知道里头是哪一边的,若是“转轮王”的手下,自然免不了要打一场才能通过,而这边两人也跳起来,微微愣了愣,小个子开口道:“大哥,打不打。”

      大哥一巴掌打在小个子的头上:“他们又不是坏蛋……啊,我们也是好人,我们也是逃跑的……”拉起小个子转身就跑,一挥手,“自己人不打自己人啊。”

      许多时候,这样的狭路相逢打起来,倒不是立场问题了。而是因为巷子狭窄,两个身份不明白的人挡在这里,自然免不了跟对方打上一通。武林盟主已深谙世事,眼见大热闹在前,仍旧决定低调一点,免得在这边跟五六个傻瓜莫名其妙地打上一通,首先暴露掉自己。

      他一面跑,一面跟小和尚道:“我们到前头绕一圈再回来。”小和尚明白过来,对他的运筹帷幄分外崇拜。

      这处暗巷前头是一条砌了围墙的死路,但尽处的墙壁若是轻身功夫不错仍旧可以爬出去,围墙那边是一处院子,两人便是从这里偷偷过来的。此时混在这帮人中,又装作轻功平平、连滚带爬地翻了出去。他们混在这些人当中扮猪吃虎,感觉也颇为有趣。

      翻过围墙,到得那处院子后方,两人还帮着一个爬墙艰难的人翻越过来,随后咋咋呼呼的沿着房屋后的泥地朝前方跑。此时“不死卫”的烟火令又在空中炸开,不远处的屋顶上似乎有人交手,有人不慎踩破房顶掉进楼里,一切都格外热闹。龙傲天与一道身影并肩而行,热心地给他们指点道路:“你们朝那边跑,绕出去就能上大道了。”

      他笑眯眯地看了对方一眼,对方也扭头看了他一眼,两人一道跑出几步,随后,又对望了一眼。

      天空中烟火正化作余烬落下。

      跑在周围的人到一旁转弯,准备奔向不远处的院落出口。严云芝的脸色陡然间白了,她停了下来,龙傲天也停了下来,下一刻,只见严云芝的步伐陡然朝后窜出一丈,剑锋平举指了过来。

      小和尚跑到前方,又停住脚步赶了回来:“怎、怎么了?”

      那边的严云芝犹如见鬼一般,咬牙切齿:“你、你……”

      龙傲天也看着她,愣了片刻,跟小和尚解释:“她就是害我被污蔑的那个女人啊。你看她的弹弓剑,咚……就弹出去了。”

      “啊。”小和尚瞪了眼睛,“她就是那个……屎宝宝的女人?”

      “嗯,她是屎宝宝的姘头。”龙傲天小声说。

      “那怎么办?”

      “冷静,我要想一下。”龙傲天一手抱胸,一只手托着下巴,随后望了对方一眼:“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你含血喷人……”严云芝目光之中似乎带着泪光,“污我清白……”

      “污……我污你清白?明明你们是坏人!你跟屎宝宝是一伙的,跟通山的人也是一伙的!”龙傲天被人倒打一耙,几乎要跳起来,当下一番指责、控诉。

      “谁说我跟他们是一伙的”严云芝的声音压抑地说道。

      “呃……不是吗?还想狡辩!你们明明是……”

      “你放屁!我杀了你”

      女子咬紧牙关,便欲攻上。她在过去的数日当中,曾经许多次的想过与此人拼命时的场景,这时化作现实,竟有些不太适应。而也在这一刻,外头的院落前方,有人呼啸落地,几名跑在前方的人似乎被吓得够呛,一阵喧哗声,但那道身影手持长棍,径直朝这边来了。

      落入李彦锋眼帘的,便是这边三道身影对峙的情况。

      他的心思缜密深沉,先前由金勇笙的一句话引起疑惑,此时已迅速地回忆起宝丰号最近的行动,以及与“严姑娘”有关的一切。这严云芝背后代表的利益不小,今日若能将她拿下,异日便有了与宝丰号交易的筹码,无论如何,都是一个能做的买卖。

      那边街道上出现的两人身手厉害,但无论如何,终究是年轻了一些,虽然鼓动不少人趁乱逃跑,可即便尽力而为,顶多也只暂时性的拖住了孟著桃、金勇笙、单立夫等三人,他已提前一步翻上屋顶,抄近道堵截过来。

      这时见到这严云芝想一想对方被侮辱的新闻还是自己这边放出,等于是一手操纵了整个局面,将宝丰号玩弄于鼓掌,说出去也称得上是一番壮举不由得心怀大畅。

      时人纵横天下,武艺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真正令他觉得自豪的,还是在通山搅动风云、排除异己,短短数年前使李家成为了通山第一的这些运筹帷幄。心中憧憬的,其实也是如同仇人心魔那边操纵人心、局势的能力。

      绿林间的胜负格局,其实值得了什么呢?

      当下脚步放缓,收棒于身侧,步履稳健地走了过来。昏暗的光芒里,只听得这位绿林大枭朗声笑道:“本座今日高兴,不相干的人,且放你们生路。走了吧。”

      严云芝横起剑锋朝向了他。这边两道身影一时间有些迷惑,在这男子的气势面前,站着没动。无论是龙傲天还是小和尚都在想:不相干的人是谁?

      李彦锋蹙了蹙眉,随后或许也是发现了这个漏洞,棍棒在地上一顿。

      “本座‘猴王’李彦锋!今日只为留下此人。”他的手指微抬,指了指严云芝,“你们还不走!?”连目光都没有多望过那两道身影。

      两道身影还是没动,他们看着李彦锋,因为对方的抬手,一齐扭头望了望严云芝,随后又扭头看李彦锋。

      小和尚伸出手指戳了戳旁边的大哥:“他、他他……就是李贱锋哎。”

      “嗯嗯,我听到了。”

      “怎么办啊……”小和尚小声问。

      他们定好的计划,分明是今晚没人时再去找对方算账,免得今天在街上打起来,过于滥杀无辜,此时计划还没开头,又夭折了……

      李彦锋气势满满,本以为说完名字,两名围观者便要逃跑,然而呼吸过了两次,站在侧面的这两位路人甲没有动静。他将目光望了过来,虽后发现两人的目光也正盯着他。

      六目相对,一片诡异的尴尬。

      李彦锋脸颊抽动,心中嘀咕:“邪了门了,今晚上还真是什么傻子都有……”他先前拦在街上时,便有几个傻瓜明明没事,却非要冲过来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的,当时是打人立威,却也觉得这些人傻不拉几令人唾弃。此刻没了旁观者,对于这帮杂鱼就只剩厌恶了。

      接着,他见到对面那身形较高的少年伸出手来指了指这边:“你为什么要抓她啊?”

      这声音听来……竟有几分天真。

      我草你大爷。

      这关你卵事

      院子后方静悄悄的,秋天的、雨后的夜晚,这一刻,李彦锋心中有一场海啸,但他的目光平静,没让任何人知道。

      ()



重要声明:小说“赘婿”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