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赘婿 第一〇八二章 乱·战(下)


      天色晦暗,传讯的烟火陆续在空中升起、落下,外间混乱的打斗声还在传来,将这处院落后方的气氛也衬得有几分焦灼。

      李彦锋不再理会突然出现的两名少年人,高大的身影走向位于墙角的严云芝。

      对于突然出现的外人,他已经出于仁慈地说了两句话,虽然对方的反应令他多少有些愤怒,但更多的聒噪,也已经变得没有必要。

      习武这些年来,李彦锋青出于蓝,罕逢敌手。他先前才在长街上单人只棍打倒了一大片武者,随后与那持枪的高手有过片刻过招,此时热身已毕、血行如汞,正是最为巅峰的状态上,便是再有一大群人扑上来,他也有信心随手打翻。

      倒是正事在前,拖延不得。

      他持棍往前,严云芝的身体也陡然在黑暗里紧绷起来。一旁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走过来,犹然出声:“你们不是一伙的吗?”

      李彦锋陡然一棍横挥了出去。

      他步履往前,手中的棍子陡然横挥,悄无声息却又迅如闪电,棍棒的锋端取的是对方的右侧太阳穴。这一棒犹如枪法中的凤点头,棍棒只需一触,便能将人的脑袋如瓦罐般打破,大部分人根本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会毙命……

      但偶尔也会有意外的情况出现。

      那少年怔了一怔,不知什么时候抬起的双手已经将砸向太阳穴的棍子扣住了。

      “你这样……”他的语气有些忿怒。

      夜色中像是有寒意涌起,下一刻,两人之间的棍子突然间完全,拱成了半圆形。

      李彦锋脑后汗毛炸开。

      “嘭”的一声,那跟长棍在空中重新弹回一字,李彦锋的步伐猛地一沉,身形舞动如幻影,随后双拳如巨蟒般朝着对方呼啸而出,白猿通臂拳的发力,凶狠而大气。而在这边,松开棍子的少年步伐在地面上一踏,身体朝着对面的中路直冲而出,李彦锋连续两拳挥在空中,第三拳上,拳头已经狠狠地砸在了少年防御的手臂上。

      扑

      周围淤泥溅开,少年反击的拳头照着李彦锋的胸口砸了过去。

      随后便是一轮刚猛到极点的对攻……

      ……

      秋风拂扫天际,夜空之中,雨云堆积涌动,犹如倒涌的山峦。

      金楼附近的街道上,混乱正在扩散。但远远近近的也都有响箭飞起来,这一刻,周围属于“转轮王”一系的力量正在被调动起来,呼应的声势仿佛从四面八方扑来的海潮。

      街道东段,谭正的步伐推开道路上弥散的烟雾,手中的大刀扬起,下一刻犹如霹雳般的落下。在他的前方,游鸿卓挥刀反击,两柄长刀在空中爆出火光来。

      全力搏杀的刀光沉重而凛冽。这一刻,步伐沉稳的“天刀”谭正乃是双手持刀,而另一边的游鸿卓半身染血,也已经将单手的快刀换成了双手持握,他的目光凶戾,全力挥出的刀锋迅速而又沉重,在街道之中与谭正的手中长刀的碰撞犹如飓风撕卷一般,噼噼啪啪的几乎形成一片外人难以进入的可怕区域来。

      如果说谭正手中的刀大气而稳健,已然有了如山一般的宗师气象,那这名暂时还没有多少人认识的年轻刀客手中的刀在这一刻便充满了野性与破坏的气息,如同初生牛犊一般冲向了这座大山。

      他先前在众人的围攻之下已然受伤,在与谭正最初的几度交手中也没有占到多少的便宜,但到得此时,带着半身鲜血的游鸿卓却像是越战越勇,一次次的改变着打法,眼下又与谭正正面的拼杀在了一起。

      两人双手持握的长刀在空中暴雨般碰撞,一时间谁也没有后退,稍许的挪移间,两人的步伐便在朝街道的侧面转移。这期间,路边的几张桌椅被这暴烈的刀光卷入,都如同爆开般的飞走,一名“不死卫”的成员从侧面杀来,手持长枪似乎是想要支援谭正,才刚刚进入厮杀的战团,手中的枪锋便被刀光斩断,随后刀光从他的大腿和身侧爆开,鲜血飞舞。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刀光卷入的敌人却也打破了比拼中的平衡,游鸿卓的口中犹如困兽般的呐喊,仍旧试图前冲,然而前方的谭正目光如水,沉重的刀罡不断地从正面落下,将他的攻势劈开,又数刀后,游鸿卓踉跄后退。

      谭正的步伐如影随形,一刀接一刀的劈了过来。

      混乱的街道上,谭正在转眼间连劈五刀,游鸿卓狼狈飞退,到的第五刀上,已被劈得门户大开。正招架不及,梁思乙的刀剑从一旁硬生生地格挡过来,她挡了谭正的这一刀,手臂几乎发麻,陈爵方犹如鬼魅般从一旁杀来,一刀斩在她的身上,鲜血飚飞,梁思乙几乎是已换命的姿态朝陈爵方挥剑猛攻,陈爵方复又避开。

      “这是我的事!走”

      梁思乙口中大喝,这女人是战场上、尸体堆里爬出来的,浑身是血,犹在全力抢攻。游鸿卓还在后退,硬生生的咽下口中的一口鲜血,抓住附近冲来的一名“不死卫”,手上一带,已使出全力朝谭正冲去。

      双方的距离转眼拉近,谭正单手抓住那“不死卫”的后背,左手夺人,右手上的刀已朝这边斩来,那“不死卫”手舞足蹈还在反抗,游鸿卓口中鲜血朝谭正喷出,双方的刀光在血光中复又拼杀在一起。

      远远近近的旁观者看着谭正刀前的一男一女,几乎杀成两个血人,犹在全力搏杀,心中都不由得一阵唏嘘。

      ……

      长街西侧。

      路边部分店铺的二楼之上,激烈的打斗声正传扬出来。一些桌椅轰然间冲破木楼的门窗,砸向路上的行人,将局面变得愈发不可收拾,也有长枪的枪影冲出屋顶,挥洒间搅落漫天的瓦片。

      岳银瓶、岳云二人拦住了金勇笙、单立夫、孟著桃等人对严云芝的追赶。在岳飞的训练下,相处多年的姐弟俩配合默契,弟弟岳云天生神力,纵然并未使战场上善用的兵器,但得了周氏真传的翻子拳出手之间也隐隐有了陈凡当年在杭州街头刺杀包道乙般的威势,正合了“拳怕少壮”的古语;而姐姐银瓶平素最初擅长的是周侗当年的五步十三枪,她的身材高挑,枪法、腿法皆是凌厉惊人,弟弟在房间里以一身怪力乱扔东西,甚至蛮横地撞破墙板扑入下一处房间时,她跃上房梁甚至冲出屋顶在高处俯瞰大局,两人彼此呼应,一时间竟拖着战团四处肆虐,除了几名高手外,远远近近的喽啰竟都有些追赶不上。

      若是能够全身而退,只是这一番大闹,便足以令他们名满江湖。

      不过真要说局面,其实也算不得乐观。金勇笙、单立夫皆非庸手,平日里即便是姐弟俩与其单挑放对,胜负其实也颇为难说,而在三人之中,尤其是那看来肩头受伤的孟著桃,其武艺威势还隐隐在宝丰号的这两名掌柜之上,若非他在杀了长辈、抓了同门后杀意平息,兼且弄不清金勇笙等人的意图而有些消极怠工,姐弟两人之中或许已经有人受伤了。

      方才金勇笙、单立夫主要存的心思还是想要抓住严云芝,此时银瓶挥枪如雨,在一番搅合之后与弟弟堪堪拦住三人,实际上也已经到了能力的极限。

      此时在打斗之中,银瓶也在向一旁的岳云发出信号必须尽快逃走。

      岳云在厮杀中也在焦急地传出讯号:有人追过去了。

      银瓶只是摇头。

      这一番搏杀,已经为对方的逃亡争取了一定的时间,此刻远远近近的夜色中呼喊如潮,“转轮王”麾下“武霸”高慧云的大队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有可能汹涌而至。能做的已经做完,此时不走,莫非还要把自己也搭上去么……

      ……

      距离街道不远处的晦暗院落里,严云芝看见那气氛从平静压抑到爆发开来,只用了短短的一瞬间。

      昏暗之中的两道身影,前一刻还在开口说话,但就在持棍角力的下一刻,属于真正高手的反应被引爆了。

      在这之前,严云芝也曾考虑过如何与李彦锋对抗的问题,但就在方才的那一刻,面对着那西南来的少年,这位通山的“猴王”身形晃动,随后大开大合的白猿通臂拳便排山倒海地压了过来。这或许是真正的武道宗师察觉到危险后的剧烈反应,严云芝甚至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后是李彦锋的身形舒张,拳风凛冽呼啸。

      天空中有明明灭灭的微光落下,也是在这瞬间,最让严云芝觉得吃惊的,是那名叫龙傲天的少年对着李彦锋的白猿通臂拳猛冲而上,如果说李彦锋的拳展开后就如同滔天扑击的海浪,从四面八方合围而来,少年的身影在应激后的这一瞬间就如同一颗顽石,照着海浪的中心直扑了进去。

      两道身影的拳交错在一起,昏暗的光芒里,严云芝甚至看不清两人转眼间在小范围内的趋进躲闪,但“砰砰砰砰”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拳头砸在肉上的响声。仿佛两只暴戾的凶兽在见面的第一时间便要在正面压下对方,竟是谁也不肯后退。

      下一刻,一道身影突兀而又无声地出现在两人的中间。

      那是跟随着“龙傲天”行动的那名小和尚,在双方拳风猛烈互击的刹那扑向了李彦锋。黑暗中李彦锋“啊”的一声,澎湃的内息在这处院落的后方鼓荡,他的身体腾挪,拳法挥舞间风雷之声更盛,在烟火的微光中竟犹如展开了七八条手臂,而小和尚犹如跗骨之蛆跟随着他。

      纵然精研刺客之道的严云芝,此时也根本看不清那小和尚的手中使着怎样的招数,但以李彦锋此刻突然的反应来看,他也必然是感受到了棘手的威胁,一面应付前方的“龙傲天”,一面想要摆脱这死皮赖脸就要贴上来的小和尚。

      又有光芒绽放的一瞬间,严云芝看见李彦锋的身形朝后方旋了两个圈,他抓住了小和尚的手,而在他的前方,名叫龙傲天的少年跨步跃起,一只右拳已经挥起在空中。

      嘭的一声,结结实实的一拳挥在了李彦锋的脸上,李彦锋的身形一矮,似乎将那小和尚朝远处抛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他的身形像是缩小了一圈,一记朝天脚斜挥而出,在脸侧中拳的下一刻,踢中了扑来少年的胸膛。

      三道身影都如同炮弹般的飞了出去。

      李彦锋的身体在地面上翻滚了几圈,一直滚到墙角边方才径直用力站起;那犹如幽灵般粘人的小和尚被李彦锋掷向了更远处的墙角,筐的砸烂了几个瓦罐,下一刻也站了起来;而这边飞扑出拳后被当胸踢了一脚的少年,脚步在地上的泥泞里踏了几下,他的双手在空中舒展,双足朝后方滑动,却已然拿住了身形,长长的气息从他的口中呼出,似乎有无穷的力量在这具身体里翻涌。

      类似的状况严云芝在通山时也曾经见过,也不知这少年修习的是怎样的内家功法,在全力舒张时会有这样的动作出现。但作为武者而言,她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表象甚至连她都能感觉到热血沸腾。

      这三人之前的交手,不过发生在短短几次呼吸的时间里,李彦锋与这龙傲天刚猛至极的对冲、小和尚如跗骨之蛆般的凶险趋进,随后李彦锋甩开小和尚,被一拳打在脸上后又踢腿还击,整个过程凶猛而又利落异常。

      而实际上,即便是脸上中拳稍显狼狈的李彦锋,展现出来的也已经是异常厉害的拳法与应对。他一开始以白猿通臂与龙傲天对拼,待到小和尚冲过来,整个拳法的路数其实就已经在往猴拳的方向变化,跳跃腾挪间躲过了对方的两次扑击,随后拉起对方的手将人抛飞出去,而龙傲天虽然当面一拳砸在他脸上,他在抛飞小和尚的同时还能旋身踢腿,以一打二,已然是极为漂亮的对抗。

      如果他面对的是与他年纪相仿的武者,这样子看来其实是毫无问题的。

      但这一刻他面对的乃是一名年纪不过十五六岁以及另一名看来年纪更小的少年人,这两人展露出来的身手便有如怪物一般了。

      严云芝在通山时,与这龙傲天仅仅是照面一瞬便被按倒,固然知道他相对自己而言武艺是高强得,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会在面对李彦锋这等武道宗师的时刻,与其展开毫不相让的正面对抗。

      而那被抛飞出去的小和尚,或许便是传闻中的“四尺YIN魔”,虽然看着年纪更小,但在短短片刻间竟能激得李彦锋宁愿正面挨上一拳也要将他扔开,足以证明一旦被其近身,他的攻击手段可能是致命的。

      夜色迷离,不远处金街的喧嚣蔓延,严云芝的牙关紧咬,心中砰砰直跳。

      对面的墙边,李彦锋高大的身影已经直立起来,他的面上挨了一拳,此时一头长发都已经散乱开,身上因为在地上翻滚而有了不少的泥泞。他伸出手臂,抓住自己的衣服,径直将它撕了下来,昏暗之中露出轮廓如刀削斧凿般的上半身,沉默之中,杀气四溢。

      更远处的墙角,砸碎了几个瓶瓶罐罐的小和尚仿佛融入了那片黑暗里,只在这一刻,发出了“阿弥陀佛”的一声响:“施主出手太过狠毒,确实是坏人。”这话语老气横秋,语音却颇为稚嫩,令人听后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这边名叫龙傲天的少年是唯一一个没有倒下的人,他的身形舒张随后缓缓而落,口中似乎有无比漫长的气息在吞吐。

      “今日江宁,看来确实风云聚会。”黑暗之中,李彦锋出了声,“什么奇奇怪怪的人都来了。”

      “我问你话,现在可以回答了?”这边的少年也开了口。

      “问了什么?”

      严云芝看见那名叫龙傲天的少年将手指向自己这边:“你们,不是一伙的吗?闹翻了?”

      那一边李彦锋蹙眉,举步向前:“一伙的?你知道她是谁?”他走到掉落在地上的长棍边,伸腿一扫,那棍棒啪的弹上旁边的墙壁,随后弹回来,被李彦锋顺手一抓,干净利落地拿在了手中。

      名叫龙傲天的少年手落下了。

      更远处的黑暗中,小和尚朝这边走来,李彦锋用余光瞥了他一眼。他的棍棒低垂,但这一刻即便严云芝也知道,众人要面对的,将是真正全力出手的,不带半点保留的本代“猴王”了。

      黑暗之中安静了片刻,龙傲天没有说话,他将指向严云芝的手放下了。随后道:“李贱锋,你全家老小在通山作恶,你知错吗?”他没有再追问李彦锋与严云芝的关系,不知道为什么,说这句话时,语气都像是微微低沉了几分。

      “通、山、作、恶……”李彦锋微微的笑起来,“原来,你就是那五尺YIN魔……”

      “我不是。”

      少年走向前方,李彦锋沉下架势。

      “我就是你失散多年的父……爷爷啊!”

      下一刻,严云芝看见李彦锋手中的棍棒如龙卷呼啸而起,而在他的身形两侧,龙傲天与那小和尚身形突进,朝着两边环绕而来,几乎在同一时间,从不同的方向向李彦锋发起了突袭。

      李彦锋“哇啊”一声,于黑暗里狂舞的身影似猿、似猴、又似疯魔,他犹如雷霆般的一棒朝前方落下,龙傲天窜了过去,那地面之下的大堆杂物连同淤泥轰然爆开,随后那棍棒卷起漫天的污泥、碎屑溅向四面八方,李彦锋突进那飞散的污泥中,身后的黑暗中是无声滑过的刀芒。

      伴随着棍棒的狂舞,三道身影穿梭交错,随后,严云芝发现,李彦锋持棒的身形朝着她猛扑了过来。

      严云芝亦是武者,眼见这突然爆发的打斗,手中剑势一沉,挥手迎击。也是在下一刻,她听得前方传来“操”的一句骂声,身体才突然反应过来一般朝后方猛退,李彦锋手中的棍棒在黑暗中似乎失去了形迹,陡然出现时,砰的一声响起在她方才站立处的墙面上,石屑飞溅。

      李彦锋作为武道宗师的放手搏杀铺天盖地地朝着她席卷过来,她的身形已经在朝后飞退,但下一刻朝前方做出防御姿态的右手上仍是陡然一痛,随后棍棒横挥而来,扫中了她的身侧肋骨。

      身体还在半空中飞出去,严云芝看见李彦锋手中的棍子似乎在空中爆成了碎片,一道身影从侧面冲撞向李彦锋,随后轰隆隆地撞向院子侧面的一堵颓墙。

      严云芝从空中落下,在地面上翻滚,她知道肋骨或许已经被打断了,但李彦锋的那一棒似乎并未使出全力,她的身体在地面上一滚,又奋力地爬了起来。而就在她站立的不远处,一整堵土墙正轰隆隆地倒下去,连同周围的杂物、垃圾、坛坛罐罐,都在破碎开来,少年的身影抓起一只带水的陶罐,轰的一声砸在李彦锋的头上,漫天的瓦片、臭水飞溅,李彦锋同样猛烈的一拳将对方打倒在废墟之中,他身体的后方,小和尚扑了上来,挥手便朝李彦锋的喉间划了过去。

      李彦锋绑有细长铁尺的右手手臂便是猛地一格,空气中便是细微而清脆的金铁交击之声响起。那矮小的身影与他在空中纠缠,之后又是两记猛烈的刺击。李彦锋才将这难缠如鬼魅般的身影甩了出去,后方爬起来的龙傲天又已经扑了上来,拳头一挥,李彦锋几次格挡,都是清脆的金铁交击声。

      他才将那难缠的小和尚甩出去,此时面对着少年的攻击,却是在凶险之中踉跄后退,之后摔飞在泥水里,少年扑将上来,被他一脚踢开,他还没能爬起来,那少年抓起身侧废墟之中的一大块砖头,照着他的头脸砸了下来,李彦锋奋力格挡,这却是一块泥砖,虽然沉重,却也嘭的一声爆散在空中,李彦锋也没能爬起来,身形往地上一趟,使出地躺拳的路数,双脚猛踢威慑,随后朝后方翻滚起来,龙傲天与小和尚从两边冲上,三道身影又激烈地冲撞在一起,将附近一座已经坍圮的假山撞得飞散。

      严云芝站在那儿,一时间几乎感觉不到肋下的疼痛。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如此惨烈而毫无形象的打法先前在那长街之上,李彦锋单人只棍,扫荡一片,宗师的身手展露无余,而在过往她所经历的诸多擂台比武切磋中,众人点到即止,即便有着武艺高下的分别,也都各自保持着风度。

      但这一刻,眼前呈现出来的一切俨如最为惨烈的战场厮杀,双方都爆开了杀意,要无所不用其极地置对方于死地,即便是李彦锋,在这样的打斗中竟都未能保持丝毫的宗师风度,他浑身沾满淤泥、臭水、一头长发凌乱飞散,说起来身法灵动腾挪有度的大小猴拳,此时竟连离地腾跃的机会都没有,双方互相拉扯殴打中几乎成了一只泥猴。

      这是……西南的打法?

      严云芝想起这少年的来历,想起那传说一般的地方,一时间心中火热。她的右手被李彦锋一棒打得鲜血淋漓,此时左手持剑,就要冲将上去。

      她也不知道要帮谁,但无论杀掉哪一个,感觉都没有关系。

      龙傲天正与李彦锋在碎石堆中纠缠殴打,手中的刀锋朝着对方面门刺过去又被格开,抬头一看,却见那名在通山有过往来的少女傻乎乎的提剑要过来,口中便骂:“我操!你还不快走”身体便被李彦锋猛地踢开,一阵气闷。

      不远处的街道那边,有人朝这边奔跑过来,那是一名身着长衫,手拿算盘的老者。他的身形迅捷,原本在奔跑间籍着微光见到了这边的人,还颇为兴奋,口中远远地说道:“严姑娘……”内劲迫发、鼓荡而来。

      到得近处时,已然看到了这边一片狼藉的景象,一道狼狈的身影在大片碎石中站立,遍身泥泞、甚至还有鲜血,若不是多看几眼,他简直快认不出这是之前威势慑服整条长街的“猴王”了事实上,倒也是因为李彦锋方才脱掉衣裳,才在这样的打斗里变得更为狼狈,龙傲天衣裳穿得严实,纵然受到些伤,外表显不出来,绝不至于像李彦锋一般浑身裹满泥巴臭水。

      李彦锋怎么了?这少年又是谁?怎么打成这样的?

      “泰山盘”金勇笙话才出口半截,顿时有些惊疑不定。而在这边,眼见对方有援手到来,龙傲天与小和尚也下意识地停了手,众人之间相互望望,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安静。

      “……李兄,你这是……怎么了?”

      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片刻之后,金勇笙语气平静地开口,问了一句。

      李彦锋看着他,随后抬了抬手,似笑非笑。

      “这女孩,归你了。”

      “……嗯?”

      金勇笙蹙起眉头。



重要声明:小说“赘婿”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