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以魔法纪年 章节202 多大差别


    费奇指着自己的脸:“和印象中还有多大差别?”

    “我觉得已经很好了。”夏妮仔细端详,而她的蛇发也在提着意见。作为对费奇观察最细致的人,夏妮的意见非常重要:“稍微显得有点瘦,不过这是为了贴合你原本的脸型,而且也可以说最近减轻了一点体重。放心吧,我觉得别人现在肯定看不出来,过一段时间就都习惯了。”

    “嗯,我也觉得这样足够了。”费奇看着镜子。觉得“费奇”这张脸比“阎瑞”那张脸更有熟悉的感觉,这是不是有点怪异?“你帮我关注样貌,我来让项链保持这个设置。”

    为了能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费奇给自己制作了一条承载了幻术的魔法项链。项链的材料是牛角和马齿,运用了银封法术书中的一些手法,使其可以从费奇身上吸取法力持续运作。这些法力能够激活费奇刻写在项链上的幻术符文阵,让他看起来是另外一幅样子。他先创造出幻术的基本形象,贴合面部,然后用冥想的方法将这个“设置”固化下来,这样以后就不用分心去维持了。

    “不能做特别大的动作,否则幻术还是会崩,吃东西也要注意些。呃,这样还没将别人有可能看破幻术的情况考虑进去,实在是太麻烦了!还是得像个一劳永逸的办法。”费奇稳定完幻术后对夏妮说道:“你觉得我宣布自己在试验法术的时候把脸烧了,然后带个面具如何?过一段时间我再说自己在治疗的时候换了张新脸?这样我就能一直用自己的相貌了。”

    “听起来像是故事……”夏妮帮着费奇分析起来:“如果你的脸受伤了,那么肯定会有其他牧师来帮你治疗,比如厄丝。你怎么瞒过去?而且你换了脸,之后见到你的所有人都……”

    “明白了,这个办法太引人注目,导致后患太多。夏妮,如果不使用魔法有什么改变相貌的方法吗?”

    “可以用人皮面具,栩栩如生可以整个包裹在脸上,不过我只是听说过没有见过。我让可以让贝妮帮助打听一下,她喜欢和雇佣兵、冒险者打交道,或许能问出些情报来。”

    “行,那就拜托你们了。如果人皮面具的效果好,我还可以节省一些法力的消耗。”费奇用手轻轻摸摸脸,幻术受到干扰,图像一阵模糊,在他手指离开后才恢复正常。“只能做到如此了……你帮我看看身上还有没有破绽?”

    在费奇制造幻术换脸项链的时候,夏妮给他缝制了一身新衣服用来遮住双翼。这件衣服结合了牧师祭袍、骑士冬季护膝战甲以及猎人秋装的特点,在保证从肩膀到脚面全覆盖全遮挡的基础上,最大程度照顾了动作的灵活性。

    原本这样的衣服是要增加棉甲的那种衬垫和护心铁板来提高防护的,但是费奇的羽翼就很结实,如同鳞甲一样,还整个包裹了全身,因此这一部分就可以省略。刚好省略的这部分被羽翼支撑起来,所以这身半装甲半服装带着长下摆的怪异服装只是显得沉重,并非臃肿。费奇对这身衣服非常满意,连连夸奖,不过夏妮觉得应该仍有进步的空间。“你这样穿着看起来好像一头熊啊!”

    “那这身就叫装甲熊套好了,就说是你给我定制发明的新护甲。”费奇拍拍全身各处,然后蹲下站起行走跳跃做了许多动作。“稍微有些束缚,大约和板条甲差不多。不过主要的舒服来自于双翼,而不是衣服。整体上没什么问题,毕竟我的机动性靠的是魔法,而不是两条腿跑来跑去。”

    “我会再改进改进的,比如变化一下腰带和肩带的提拉方向……”

    夏妮静静思考裁缝工艺的时候,状态很像是费奇沉思魔法。她会变得很专注,但是不会很安静。坐在她旁边的人能听到夏妮在低声嘀咕着一些东西,思路、想法、几种方案的辩论。随后,她会找来纸或者布,以缩微制作的方式来试验一番。

    这个时候费奇会帮着她,就像夏妮平时照顾自己一样。两个人默契地在三桶法阵的洞穴中呆了一个星期,终于伏藏女族大祭司丽兹终于打破了两人世界的静谧。

    “这里有什么好的?该出去晒晒太阳了。”丽兹的眼睛快速扫视周围,鼻子在空气中嗅探:“咦,没有任何异味,这怎么可能?你们一个多星期没出去了啊!”

    “都用三桶法阵丢掉了。你以为会怎样?我们挖个坑将东西都埋起来?”费奇对夏妮使了个眼色,大大方方走向丽兹,他要试试自己的幻术项链效果怎么样。

    丽兹曾经有十二只眼睛,现在则变成了具有最强观察力的特异瞳孔,在各个方面都具有超越鹰眼冥想术的效果。当费奇靠近的时候,她突然“咦”了一声,这让费奇心中立刻咯噔一下。

    “哈哈哈,费奇,你是不是用变形术结果变不会来了?”丽兹眨眨眼睛,突然大笑起来:“用幻术做了张假脸?你这能骗过我吗?看你之前又自信又紧张的表情我就觉得不对!不是给你说了嘛,变形法术是很危险的。不过你隐藏在幻术后面的那张脸其实还不错。嗯……越看越有魅力的样子……等等,这是不是夏妮的审美?我怎么感觉在你身上还有股不太自然的吸引力呢?”

    好嘛,忙了好几天还是一眼被看穿了。不过,丽兹看破的是幻术,而不是夏妮制作出来的衣服,所以费奇的黑白双翼以及欲魔身份还没有暴露。虚幻的效果永远不如实实在在的东西更保险啊!至于丽兹感受到的“莫名其妙的吸引力”,应该就是欲魔散发出来的。费奇只有在全神贯注的情况下才能压制身体散发这种吸引力,但他没法整天全神贯注。同理的当然还有幻术,他如果能全神贯注,肯定能让幻术效果再上一个台阶,至少就不会被轻易看破。

    费奇叹了口气,倒不是为了幻术,而是为了变形术。这个时候他才想到可以用变形术来改个样子啊,至少那会是自己的脸皮,而不是虚幻的图像。“对,我是变形术出了些问题,故意得需要一段时间等法术效果消褪才行。所以,这不就做了个魔法项链,顺便看看我的幻术水平怎么样!”

    丽兹不疑有他,再仔细端详了一番,而费奇也配合地在她面前原地转了两圈。“其实已经很好了,也不是人人都有我这种眼睛的。行啊,只要你的变形术能恢复,这个临时手段你就用呗,省得做那么多解释了。我给你保密就好,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保密了。”

    “谢谢你了。”费奇这个感谢绝对是真诚的。“对了,你突然来法阵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我没什么事,不过有人来找你。冰峰要塞的特隆来了,还是冒着大雪来的。我听说下雪的时候落日山脉会整个封山的是吗?我看他风尘仆仆的,一脸保密的严肃劲儿,应该是找你有要紧事。”

    “那我得赶紧去。”费奇回头看了眼夏妮。夏妮摆了摆手,远远喊道:“去吧,快去吧!”

    变形术、变形术,费奇一路上都在想这个问题。之前自己的思路一直被“欲魔的变身形态可以有几种”局限,后来又钻了幻术的牛角尖。以前自己并不是这样的,以前自己思路总是开阔得很,难道从契约魔变成欲魔果然会降低智力吗?(契约魔24智力,欲魔14,果然。)

    “不行,必须恢复一下状态,最好的办法还是用研究法术来集中精神,用法力冥想来提升专注,另外就是要多注意周围的事情,多讲笑话。只要能让自己的脑子时刻运转起来,不要向欲魔那样从头到脚只想着打打杀杀虐虐爽爽就行了。哦,对不起,我又回来了。丽兹麻烦问一下,你之前有没有说特隆在什么地方来着?”

    “当然没有,我看你只是和夏妮说了再见就开始往外走,嘴里还不断念叨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真的没事儿吗?变形术不会让你的脑子也变形了吧?还是说恋爱使人变傻?”

    “恋爱不会令人变傻!”费奇和夏妮同时脱口而出,他们的默契总能让丽兹感到惊讶。

    问清了特隆的住处,费奇便急忙赶去。这段时间他要么是在地狱中旅行,要么是在三桶法阵的洞穴里休息,并没有到外面来看看。在开始这段旅程的时候还没有进入冬季,而现在外面到处是厚厚的积雪和凛冽的寒风。街道上没有人,显得冷冷清清,只有架子上晾着的竹鼠随风晃晃悠悠摆动。它们大多被饲养在地下,不分一年四季,在领地肉食来源中的占比越来越高。

    脚下的雪踩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这让费奇想起冰川地狱的环境。虽然都是寒冷与冰雪,但是凡间就是比地狱显得更加生动。这里给他一种安心的感觉,生活的温暖不仅在被壁炉点亮的房屋里有,也同样在他心中。

    叮铃铃,叮铃铃,远方传来一阵铃铛声。随后,有人走出房门,用铲子和扫帚开始清理自家门前那一区域的雪。他们在干活之前都会摇动手中的铃铛,于是叮铃铃的声音在镇子各处此起彼伏。很显然,这是伏藏镇的要求,雪停之后听到铃声要开始清扫积雪,打通道路,那铃铛就是互相提醒的工具。

    “校长,你穿的有点少啊?”一个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男人从家里出来,正好就在费奇身边不远。他看到费奇之后就举起手打打招呼。“校长大人,你是不是用了魔法?什么时候我也能学会这个咒语啊?”

    费奇不觉得冷,一方面是魔鬼的元素抗性,这种程度的自然寒冷根本不用放在眼里,另一方面就是他的“羽毛内衬”,隔温的效果别提有多好了。“你真有眼光,就是魔法。”费奇笑着对那个镇民大叔招招手:“等到这批学生毕业,我抓紧时间制造保暖的魔法物品。”

    那个镇民不知道究竟什么才是“保暖的魔法用品”,但他知道魔法学校的校长已经做出了承诺。由于就住在学校旁边,天天能看到里面学生的进步,当然也就知道他们已经能在空中造出发光的符号。据说他们已经能使用简单的魔法,比如提供照明什么的,听起来很神奇的样子。他琢磨着,如果这一批学生表现不错,那么这个魔法学校可比一般的教会学堂厉害多了!教会的牧师学校没有十年八年是学不会法术的,而这里只用一年,能更快成才、更快挣钱养活自己。

    只是魔法学校的要求高一些,现在只要已经完全认字和能够进行计算的学生,一般家里哪有那种好条件啊!不过丽兹副校长不是说过,以后学校老师多了,也会从识字、算术开始教。“赶得及……”铲雪的男人在心里盘算着:用自己石匠的手艺再开两个竹鼠洞穴,养殖生意就能步入正轨,那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亲爱的,弄完了吗?”屋子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然后门开了一条缝,一个伏藏女族的女人探出头来,她的肩膀是裸露的。“你快点好吗?镇子上要求将门口道路的雪铲开,其实就那么一点。我好冷,需要暖和暖和……”

    “立刻就来!”铲子突然加速,就算是地上的积雪也会被男人女人的热情融化。

    八目族被真理雷霆女神改造成伏藏女族,从头到脚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唯独有一点没有丝毫改变:伏藏女族的后代仍旧是伏藏女族,最多在相貌方面有父亲一方的某些特征,或者继承一些性格、能力方面的优点。她们一族的人数太少,如果没有这种特性,相信很快就会被人类以及其他种族的血脉冲淡,然后慢慢同化消失了。

    对于伏藏女族来说,这种现象和她们一直以来的传统没什么两样,八目族也是血脉优势种族。现在即便只能有女性后代也没什么问题,毕竟已经来到地面,不用被束缚在小圈子里面了。但是对于人类来说,重男轻女的思维还很严重,男子才是劳动力,才是骑士和家业的继承者。所以伏藏女族虽然确实漂亮,但只能生女儿这一点和她们的身高一样,都成为建立婚姻关系的阻碍。

    但是只要放下歧视的态度,很容易就会发现伏藏女族在身体素质、平均智力等方面并没有丝毫问题,女子也能胜任男子的工作。思维最灵活的人类先发现了这一点,而伏藏女们也更多将目光从精灵转移到人类身上。很显然,费奇面前这一对就是如此,而他们似乎正处于新婚的热烈时期当中。

    于是费奇一捏拳,运用了意念移物和元素魔法的一些技巧,将这户人家门前的雪全都移动到一旁,在不碍事的地方堆积成雪块。“去吧,我想这样就满足镇长的要求了。而满足她要求的重任就只有你去完成了。”

    “谢谢首席顾问大人。”那男人鞠了个躬,然后扛着铲子冲向房子。当然,他在进入房门之前扔掉了铲子,进去之后肯定又在扔衣服。费奇笑了笑,继续向前走。他也不厚此薄彼,将沿途所有的雪都用魔法处理掉了,这正好也能帮助他继续磨合身体与法力。

    费奇在伏藏镇的办公地点就是魔法学校的校长室,他很少用这个房间,尤其是最近,不过这里有学生帮着打扫。虽然他忙着地狱行走总是不出现,但是他从未放下对学生的教育。让大家把学习进度和疑难问题汇总起来,每次他被召唤回来就集中解决。他的灵魂魔法不是神奇法师斯特兰奇那种严格、死板的法器加咒语,而是需要每个人自己将灵魂和世界联系起来。所以,费奇做好领进门的工作,解决好搬走障碍的工作,剩下他倒不用一直盯着。

    校长室里有两个人,他先拥抱了特隆,然后将看向另一个。那是个圣三城堡来的牧师,从圣徽上看位阶并不高。“他是和你一起的吗?”

    特隆摇摇头,眉毛微微皱了皱,不过没说什么。那名牧师用手指点了下额头,然后向高空请甩,以作行礼。“费奇·雪人·冰峰牧师大人,我从教枢来,带来了教枢的旨意。”

    “旨意?怎么现在开始用这个词了吗,以前都是命令的。”费奇有些惊讶,看了眼特隆,然后对那牧师说道:“没有什么不敬的意思,不过可以尽量简短些吗?”

    “是这样,教枢经过多次开会讨论,决定正式改称,以后您将被称之为:圣徒·费奇·冰峰——这里是教枢的文件。”那名牧师恭恭敬敬拿出一份烫金的卷轴,郑重交给费奇:“另外还有一件事,亚里亚大公登基仪式,国王希望教枢能派遣大主教参加,而教枢希望圣徒费奇大人能够随行。”

    “啊?教枢不知道我就是被亚里亚三世大公判处流放的吗?教枢给亚里亚公国说过这件事吗?”

    “亚里亚三世大公也认为一个圣徒如果仍是流放身份并不合理,他愿意当面承认这个错误并纠正自己的判罚。不是赦免,而是纠正,这个态度令教枢感到非常满意……”

    “打住!这明显是有问题的,我不去。”费奇摇了摇头:“我觉得我没必要去参加登基典礼给亚里亚三世大公心里添堵,至于怎么去掉我流放者的身份,只要一张纸就够了,不需要当面进行。而且我获得圣徒称号这件事与是不是去亚里亚没什么关系吧?”

    “没有,圣徒是圣徒,登基是登基。”

    “那就好。还有其他事情吗?”费奇一看到那牧师摇摇头,就半推半扯地将他送出门外:“先去找个地方休息,咱们有空再谈。嗯,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

    将校长室的门用力关上,费奇随手将教枢颁发给他的“圣徒认证”丢到了桌子上。“终于打发走了。特隆,大家都还好吗?”

    “还行,就是吵起来了。我这次下山来也是因为这件事。”特隆挠了挠头:“你应该从朋朋那里听说了,有个怪物突然出现在冰峰要塞,捣毁了部分城堡,然后受伤往山里面逃,我们随后去追击的事情吧?”

    “对,朋朋给我说了。那个怪物最后被杀了,对吗?”

    “是的……也不是,我们当时确实看到那怪物死了。不仅没有生命气息,我们还把那怪物拆掉来检查它是哪种怪物。”特隆皱着眉:“我们本来以为这件事结束了,但是入冬以来,我们观察到怪物死掉的那个方向有异状,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有时会有红色和蓝色的光亮起来,一连两周都是如此。我们非常担心再出什么事情。丝西娜和莫姆提议去看看,凯列则坚决不同意,还藏起了他们偷偷准备好的冬季装备,于是几个人吵了起来。贾尔斯大人偷偷让我来找你,在他们打起来之前赶紧解决这个问题。”

    “冲突这么严重,怎么会这样?”

    “争执是一回事,找你回去主要还是为了落日山脉里面奇怪的光,不知道是好是坏心里总是不踏实。那个光看起来绝对不是自然现象,而我们又不懂神术,所以还需要你的意见。对了,巫玛玛让我给你捎句话,说冰峰要塞里大家都很浮躁,没有你不行。”

    “巫玛玛说的?”费奇脑子里立刻蹦出那个看起来像是女孩的男孩的形象。他不像胖胖的拉姆斯登那么能说,平时一般不发表意见,所以他的话费奇会特别关注。

    作为冰峰要塞的主持牧师,费奇只是拨付物资、批准年度日常巡逻路线,其他什么事情也没做,在这方面他觉得自己是亏欠冰峰要塞众人的。尤其是和基普林老人相比,费奇完全没有付出心力,只是保证他们吃饱喝足有最好的物资保障,这显然不够。

    “好,我去冰峰要塞。给我半天时间交代一下,然后咱们就出发。”


重要声明:小说“以魔法纪年”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