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大侠萧金衍 第471章 霸业


    静寂。

    死一样的静寂。

    甚至有些人忘记了呼吸。

    金刀?赵拦江?

    车家主口干舌燥,心中不断在问,怎么会这样?

    这场针对夜家的分赃大会,他几乎考虑到夜枭所有的反应,甚至做好了夜二郎率三百儿郎暴动的局面。只要达成目的,他不介意动用武力解决,哪怕是背上恶名。

    然而他没有想到,夜枭竟找到了赵拦江。

    金刀王、隐阳城主、西疆战神,无论哪个名号,说出来都让人敬畏三分。

    尤其是在当下,发生在少林寺的那一场劫难,八大门派及江湖上的顶尖高手齐齐被灭,天下武道式微,现在的江湖上连一个知玄境都成了各大势力纷纷争抢的香饽饽。

    而眼前站着的,是天下最最顶尖的高手,还是隐阳王,动动手指都能决定整个车家的生死存亡。

    他看了一眼夜枭,见他嘴角露出轻微的笑意。

    原来他是故意的,在等着看自己笑话。

    他心中思索,认命?怎么可能?家族中几百条人命呢。投降?他得盘算下,有哪些拿得出手的筹码。

    而与赵拦江直接对面的朱统,心中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先前那一副倨傲的神情,如原油宝中的钱一样凭空消失,神情变得无比谦恭。

    豫州离京城很近,近到足以听说京城剧变的那个下午,在皇宫之中发生的事。这位据说是先帝独子的赵拦江,曾在薛怀和鲁国公的支持下,短暂的执掌朝政。当然,无论蜀王、还是豫王,都不会承认此事,但流言却是一直都在。

    朱统身为豫王的弟弟,向来自恃皇室身份而觉得高人一等,但在赵拦江面前,他没有任何脾气。

    不仅仅是震慑于赵拦江的身份,更是震慑于他杀人不眨眼的手段。

    他终于明白,为何蜀王世子提前离席,原来他们已经认出了赵拦江的身份。

    朱统觉得膝盖有点软,然后觉得裤子有点湿热。

    赵拦江越是沉默,朱统觉得压力越大,身上冷汗淋漓。

    赵拦江对朱统道,“回去告诉豫王,任何人想要打响箭郡的主意,那便是向隐阳城宣战。”

    隐阳?

    等等。现在隐阳已不归你赵拦江管了,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换了新主人了嘛?不过,想归想,这种话朱统是不敢开口的。

    “是……是……隐阳王。”

    赵拦江将手搭在他肩膀上,吓得朱统脸都白了,什么皇室身份,小命要紧,正要开口求饶,赵拦江忽低声道,“回去睡个好觉,明天咱俩聊聊。”

    朱统松了口气,小命算是保住了。

    至于明天聊什么?他回去有一夜的时间来准备,还好来的路上,一路搜刮了不少金银珠宝,只是希望隐阳王不要觉得太寒酸。

    ……

    原本对夜家墙倒众人推的局面,在朱统离开之后,画风忽然一变。

    “我觉得,贸易基地建在城南牌坊,风水不太好,咱们响箭郡北面靠山,容易生财,我看车家的这块地就很不错嘛。”善于见风使舵的孔家主第一个开口。

    孟家家主却道,“什么贸易基地,蜀王豫王都不在了,还提什么基地?”

    孔家主道,“这不妨碍赵王爷建吧?老车,我觉得你应该做个表态。”

    车大灯对这两人恨得牙痒,当初跟蜀王、豫王使者接触时,折腾夜枭的办法也是两人出的,想不到形势一变,他们两个带头反水。

    可如今形势如此,他也没辙,先打了个哈哈,道,“隐阳王能莅临本郡,我们上下深感荣幸,不知王爷来此,有何贵干?”

    赵拦江道,“买羊和车。”

    羊和车?

    在场众人,只有夜二郎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但在其他人耳中,这种云山雾罩的话,是隐阳王故意说出来让大家琢磨的。

    羊?那就是肉啊。

    车?不就是车家嘛?

    品,好好品,再细细品。

    这分明就是想要办了车家啊。

    一人道,“咱们响箭郡最不缺的就是牛羊了。至于车嘛?”他看了一眼车家主,“倒也有不少,就不知道车家主舍不舍得割爱了。”

    车大灯直嘬牙花子,莫非赵拦江看中了他们族内的哪个姑娘?

    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拼上一搏,就是自己的十八方姨太太,只要赵拦江看中的,都送给赵拦江也绝不含糊。

    当然,能把原配那只又丑又老脾气还大的母老虎一起带走,那就更完美了。

    如今之计,得要应付夜枭。

    刚才对他逼得太狠了。

    夜枭呵呵笑了两声,“今夜承蒙车家主宴请,刚才各位对响箭郡发展的各种建议,夜某人铭记于心,定当好好报答。”

    车大灯哈哈一笑,“夜家向来是咱们响箭郡的龙头老大,刚才那些话都是一些戏言,大人不记小人过,还望不要往心里去。”

    夜枭道,“若我往心里去了呢?”

    有了赵拦江撑腰,他说话底气十足,暗中发誓要将先前的羞辱一一找补回来。

    夜枭道,“你说怎么办吧?”

    “车家滚出响箭郡,当然,我也不会把事做绝,城南的那五百亩荒地,你们可以把族人安置在那边。”

    车大灯脸色大变,“夜老大,做事不要逼人太甚。”

    夜枭厉声道,“是你先逼人太甚的。”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夜枭的提议,跟车家划清楚界限,他们已经站错一次队了,这次机会决不能错过。

    “我们同意夜家主的意见,车家这些年做事有些过分了,我们响箭郡的百姓都忍了你们很久了。”

    面对夜枭的咄咄逼人,车大灯如斗败的公鸡一般,颓然坐在了桌子上,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样。

    夜枭又道:“对了,告诉诸位,我们夜家将于隐阳王联姻,到时候可别忘了来喝喜酒。”

    众人恍然,原来如此,难怪赵拦江会给夜家出头。

    不过在一旁的赵拦江,却皱了皱眉头。他是想与响箭郡结

    盟,但并不代表与夜家结盟,夜枭却一直在利用自己的威望为自己助势,虽说换作自己也会这么做,但这种感觉很不爽。

    赵拦江忽道,“其实,建立贸易区也是不错的选择。”

    他一开口,众人纷纷闭嘴。“不过,并不一定非得在城内建,城外有地的话,建城外也不错,效率上可以更高一些。”

    车大灯一听,机会来了?,连开口道,“我们愿让出城南的那块空地,而且车家也愿举全家之力,为王爷建基地,到时候,王爷只需派人过来管理即可。”

    其他人听赵拦江有放过车家的意思,讨好夜家,哪里有讨好隐阳王来的直接,也纷纷表态,“建贸易基地可是我们响箭郡的大事,我们也愿意解囊,助王爷一臂之力!”

    夜枭听了心中暗骂,响箭郡的风太大,这些随风而倒的墙头草,个个不是东西。不过脸上却满是笑容,道,“王爷有此考虑,我们夜家愿意出人、出钱,承办此事。”

    “夜家主,你们虽然有钱,但能为王爷分忧解难,也是我们的一番心意,总不能让你独占吧?”

    赵拦江道,“说到分忧解难,赵某最近确实遇到了点麻烦。有人趁赵某去京城之际,在隐阳兵变,赵某想从贵郡借点兵马,回去收拾残局。”

    众人一听,这才意识到,原来隐阳城早就换了主人。先前赵拦江说的那些,都只是空头支票。

    虽然有极大概率兑现,但是却有风险。

    如果成功了,一切都好说。但若是失败了,?今夜发生的所有事,都将不作数。

    不由纷纷犯难,做墙头草,真得好难。

    这时,夜二郎忽然道,“赵将军,我愿率夜家三百儿郎为将军助阵!”

    夜枭有些不满,这些人是夜家的主要兵力,虽说都听夜二郎的,但好歹自己是家主,夜二郎做决定之前,总得先跟自己商量一下吧?不过,当着赵拦江和乡党的面,他也无法反驳,附和道,“愿为王爷效劳。”

    一番商议之下,在四大家族及各士绅的支持下,决定在城南那五百亩荒地建立贸易基地,到时候隐阳商道重开,与石头城一东一西,遥相呼应,将成为两个自由贸易区。

    赵拦江也适当给在座之人画了一张大饼,作为回报,响箭郡也给赵拦江画了一张大饼。

    那就是现在是雨季,等汛期一过,就开始动工建造贸易区。中间留了一段缓冲时间。

    无论赵拦江、还是响箭郡众人,都心知肚明,这个协议生效的前提,那就是赵拦江将隐阳城夺回来。

    虽然没有达到将车家逼出响箭郡的目的,对今夜的结果,夜枭也算是比较满意了。

    唯一不爽的,就是夜二郎自作主张,同意出兵支持赵拦江。尤其是,赵拦江决定在夺回隐阳城之后,由夜二郎担任响箭郡的郡守。不过,这些都是内部矛盾,只要夜雨妃嫁给赵拦江,无论谁当郡守,响箭郡的主人,还是他夜枭。

    ……

    次日一早,夜二郎来拜访赵拦江。

    夜二郎道,“当年与将军横断山一战,战得酣畅淋漓,如今有机会与将军并肩,是夜某人的荣幸。今日,我将三百儿郎召集,跟他们说了这些话,他们个个摩拳擦掌,准备跟将军大干一场哩!”

    赵拦江望着这个当年的袍泽,道,“夜家主是你大伯吧?”

    夜二郎一愣,点点头。

    他是心机缜密之人,明白了赵拦江的意思,正容道,“这些都是家族内部事务,我会处理好的,再说了,没有我命令,谁也使唤不动这些儿郎。”

    赵拦江道,“看来是我多虑了。”

    夜二郎哈哈一笑,“连这种事都处理不好,在征西军这十年岂不白干了?”

    见微知著。

    从第一次与夜枭会面是在私下场合,到夜二郎决定跟赵拦江出兵,赵拦江也察觉到,夜家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

    不过,管他呢,他们自己的家事,在形势可控的前提下,他也不愿意插手。

    更何况,将来若娶了夜雨妃,他还需要有人来掣肘夜枭。内部嘛,夜二郎则是最佳人选,至于外部,从赵拦江放过车家一事上,便可见端倪了。

    如今的赵拦江已不是当年那个江湖刀客,而是隐阳城的一方霸主。

    江湖刀客,可以意气用事,可以快意恩仇。

    霸主枭雄,他要考虑谋略,适时而动,有取有舍。

    这是他三个月以来的改变。

    正是这一路西行,见惯了生离死别、骨肉相残,他越觉得身上背负的使命和责任,隐阳城也好,大明天下也罢,都让他无法像之前的赵拦江那样行事。

    当赵拦江砍下朱立业人头之时,他便与以前的自己彻底剥离,而身上的血脉和胸中的抱负,让他生出了争霸天下的雄心。

    他知道自己的地位、势力,让这一目标看起来有些遥远,但这正是让赵拦江继续生存下去的动力。

    是他选择了命运?

    还是命运选择了他?

    赵拦江不得而知,也不会去想,他志向很远,但目标却很明确,先夺回隐阳城。

    中留侯朱统送上了一份“厚礼”,一脸谦恭的来到了赵拦江住处,一来便向赵拦江施礼。

    “参见隐阳王!”

    赵拦江到门前迎接,拦住道,“若真论起来,你还算是我叔字辈哩。”

    朱统哪里敢以叔父自居,昨夜一夜未眠,琢磨今日会谈之事,所有的话在脑子中过了好几遍,生怕那句话说错,被赵拦江一刀咔嚓了,听到赵拦江如此亲切,心中大定,连谦虚了几声,被让进了屋中。

    有仆人端上茶水,赵拦江也用上了他素来看不上的绕圈神功,跟朱统闲谈开封府的风俗人情,豫王的家长里短,就像是亲戚拉家常一样,这让朱统产生了错觉,怎得这位王爷跟传说中的不一样?

    不过他也不敢掉以轻心,他知道江湖高手过招,往往虚虚实实,趁你不注意,一刀取了对方性命,所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付着赵拦江的话。

    可说了一个多时辰,茶水都换了两次,赵拦江始终不说今日的目的,终于朱统忍不住了,问,“王爷今日

    来,不会为了跟在下闲谈吧?”

    赵拦江奇道,“中留侯此话怎讲?”

    “难道没有什么目的?”

    赵拦江哈哈一笑,“我能有什么目的?”

    “王爷不让豫王、蜀王染指响箭郡,难道不是为了以此为仰仗,有朝一日,能称霸中原嘛?”

    赵拦江一脸正色道,“中留侯多虑了,若有这种想法,本王早就改回祖姓了。”

    祖姓,朱。

    一个不成秘密的秘密。

    “不过说起来,有件事,确实得和中留侯商议。”

    朱统心说,终于到正题上了,他站起身,微躬道,“王爷尽管吩咐。”

    赵拦江拉着他坐下,“也不是大事,请转告豫王,本王并无逐鹿中原之心,只想守着一亩三分地,做个富家翁城主。响箭郡是隐阳商道的终点,所以在这一方面,本王不想让步,还请中留侯回去后跟豫王多多解释。”

    朱统道,“一定照办。”

    “当然,隐阳跟西楚、北周接壤,西楚自不必说,如今北边比较乱,强盗林立,我准备利用隐阳商道,与北周建立打通边贸,将来豫王若有需要,还请中留侯这边多多美言几句。”

    朱统这才明白,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钱。

    赵拦江控制商道不假,但若没有下家,许多货物就无法行销到中原,赵拦江找他,是为了跟他做交易。

    不过,对于豫王大业有利无弊,自然也乐得接受。

    赵拦江从怀中取出两份文书,道,“虽然豫王没能建成贸易基地,但我们隐阳的诚意还是有的。中留侯大老远跑一趟,总不能空手而归。这里有两份契约,一成干股给豫王,另外两成,是给中留侯的。”

    朱统连连推辞,“这可使不得!”

    赵拦江佯装脸色一沉,“咱们都姓朱,都是自家亲戚,有钱一起赚,你再推辞本王可就不高兴了。再说了,将来豫王若能登大宝,本王还指望能名正言顺得个封诰呢。”

    朱统这才收了下来,心中生出一种错觉,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也不是那么难以相处。

    “那我就不客气了。”

    送走了中留侯朱统,响箭郡这边的形势算是稳定下来。夜二郎从偏房中走了出来,“将军这是何故?”

    赵拦江将朱统送来的礼单递给夜二郎,道,“找人把礼单抄录一份,跟刚才那两份干股的契约想办法送到豫王那边。”

    夜二郎刚想询问,旋即明白,朱统是豫王最亲信之人,赵拦江这一招,是准备给豫王身边插一根钉子,不管是否奏效,先下出这步棋再说。

    至于干股和分红,盈亏还不是由赵拦江说了算?如果朱统有点用处,那就有分红,若是没用,就是亏损呗。

    如此一来,相当于赵拦江把朱统和自己绑在了一起,有了利害关系,将来若有什么风吹草动,朱统必会想办法替赵拦江周全。

    想到此,夜二郎明白了赵拦江的心思。

    这位隐阳王,哪里只会满足于当一个安乐王爷,他所要谋的,那是整个天下啊。

    赵王爷,不但武功超然入圣,其谋略同样不容小觑。

    想到此,他更加坚定了追随赵拦江的信心。

    ……

    果不其然,在赵拦江帮助夜家稳定了响箭郡局面之后,夜家对赵拦江的联姻之事也不那么上心了。

    也不是不答应,但既然是娶王妃,总得要明媒正娶不是?而且也得需要时间来准备。

    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你赵拦江不把隐阳城夺回来,联姻的事就这么先拖着。

    你给我画饼,我给你开空头支票。

    两不相欠。

    若是以前,赵拦江早就恼了,可如今他已不是从前那个赵拦江,更何况,每天晚上有夜大小姐主动来暖床?,自己也没吃亏不是。也不是没吃亏,这位夜大小姐有点索取无度,导致赵拦江经常日上三竿才起床。

    赵拦江入住响箭郡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隐阳及周边十九城。这让鬼樊楼主很是不爽。

    夺了城主府两个月,也杀了不少人,但隐阳城下面的人似乎对他这个鬼樊楼主并不感冒。

    他也不能全都杀光了,那自己不就成了光杆城主了?

    赵拦江对隐阳城的影响力太大,经过这么多事,赵拦江的影响力甚至超过了当年金刀李秋衣。

    隐阳尚武,又崇尚强者,李长征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根本无法征服隐阳百姓的心。

    不但没有征服百姓,就连其他十八城城主,对他也是爱搭不理。毕竟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能成什么气候?

    他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是活了五百年的老妖精吧。

    李长征虽占了唐不敬的皮囊,但有过之前的经验,他夺舍后也没有完全杀死唐不敬,有时候甚至将躯体还给唐不敬,自己也偷得浮生半日闲,这种共生的感觉,也是不错。

    至于隐阳城的困局,李长征知道,他与赵拦江之间必然会有一战,而且是正大光明的一战,否则,他根本赢不了隐阳百姓的心。

    若这个天下有人不怕赵拦江,他李长征算是一个。

    论武功,同样是三境之外,而且如今隐阳大阵在他手中,只要赵拦江在隐阳城,决计不是自己对手。

    更何况,天道降临之后,他明显感觉到这个天下的气运渐弱,天地之间的真元,甚至不如之前那般充盈,他知道肯定某个地方出了问题,但这些都不是他现在要考虑的事。

    赵拦江在谋划夺回隐阳,他又何尝不是在等赵拦江一战?当年在金陵城,他差点被李倾城杀死,赵拦江也曾向他出了一刀。

    如今的他有隐阳阵在手,他有恃无恐,正是报仇的机会。所以,他放出话去,在隐阳城等候赵拦江大驾光临。

    既然赵拦江也有意如此,自己表现的更大度一些,将来赢了,更能在隐阳百姓之间增加一些威望。

    等收拾了赵拦江,在把葫芦口那十万闲散的征西军收为己有,用几年时间,将隐阳变成自己的大本营,有险可据,有城可守,天下霸业将成!


重要声明:小说“大侠萧金衍”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