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大侠萧金衍 第475章 开城


    苏正元以为赵拦江来真的,吓得连连后退,“赵城主,有话好商量,有事尽管吩咐,这种玩笑可开不得。”

    赵拦江这才罢手,顺手抄起桌上一根鸡腿,边吃边道,“苏将军,可知在下为何找你?”

    “咱们虽然老相识,但关系并不怎么好,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找我应该不是因为想我了吧。”

    听了这句,赵拦江差点喷出来,“我最近做梦都想你。”

    苏正元道,?“赵城主,咱们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我可担不起你这样日夜挂念。”

    赵拦江决定不再废话,开门见山道,“我想找你借兵。”

    苏正元心说,果不出我所料,这小子来就没安什么好心。只是,赵拦江一说正事儿,他却犯了难。借兵?他又不想。不借?苏正元不想也不敢得罪他,得找个合适的理由既能委婉的拒绝他,又不能惹他生气。尤其是这节骨眼上,赵拦江老窝被人端了,千万不能让他抓住把柄,趁机发难。

    想到此,苏正元打了个哈哈,“原来是借兵啊。我这葫芦口虽有不少兵马,但现在是农忙时节,又要插秧、又要耕地,还要修建水渠,更要防范西楚那些流寇、歹人来犯事儿,一个萝卜一个坑,实在让在下有些犯难了。不知要借多少?”

    赵拦江伸出三根手指。

    苏正元笑道,“原来才三个人!”他拍拍胸脯道,“你放心,就算再苦再难,三五个人,我们还是能挤出来的。”

    赵拦江道,“三万人!”

    苏正元蹭得跳了起来,葫芦口驻军不到十万人,这小子一开口就借将近一半,这哪里是来借,这分明是明抢啊。

    他呵呵一笑,“赵城主真会开玩笑。”

    赵拦江道,“是你先开玩笑的。”

    赵拦江其实用不到三万人,他对苏正元很了解,所以一上来狮子大开口,坐地起价,然后等苏正元慢慢还价,这个策略,正如苏正元一上来表示要借三五个人是一个道理。三个人和三万人,中间相差有点大,两人都是身经百炸的老油条,见到对方如此,哈哈一笑,旋即坐在石桌前,开始漫长的讨价还价。

    “赵城主,京城发生的事你也知道,最近蜀王、豫王也都派人来谈合作,人家都是诚意满满的。”

    苏正元的话外之意,我可是烫手的香饽饽,没必要非得选择跟你赵拦江合作。

    “苏将军,在下也是诚意十足,你看咱俩聊了这么久,都是和颜悦色,有事儿好商量的,我说过威胁你的一句话了嘛?”

    赵拦江也很直接,我没说过威胁你的话,但你不合作,那就不是威胁你这么简单了,没办法,谁让我武功高呢。

    “以赵城主的武功以及在隐阳城的威望,夺回隐阳城,杀死逆贼,是易如反掌之事,何必又来打我这一亩三分地的主意呢?”

    “一个好汉三个帮,众人拾柴火焰高,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嘛。”

    苏正元道,“不如这样,在刚才的数字基础上,我给你增加十倍,给你三十人如何?这诚意十足吧!”

    赵拦江道,“我刚才三万人要的确实有点多,不如给你减一半,要一万五,一下子让你赚回了一万五千人啊!”

    苏正元心中腹诽,什么叫我赚回一万五,这些人本来就是我的好嘛。

    “你再减点。”

    “你在加点。”

    “不如这样子,我们二一添作五,我给你凑个整数,给你一百兵马!”

    “我觉得咱俩把各自的提议相加,然后除以二,你给我七千五百五十人如何?”

    苏正元道,“还有零有整的,先把那五百五十人去掉再说。”

    赵拦江心说七千也不少了,他的期望值是三千,于是爽快答应,“行,七千就七千!”

    苏正元吩咐余师爷几句,不多时候,饭菜上来,摆在石桌之上,“来,进行第二轮。”

    赵拦江一愣,“还谈?”

    “那当然,我刚才出到三百,你出到七千,咱们得商议出一个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七千人,我已经很满意了。”

    “我不满意。”苏正元道,“所以,咱们接着谈。”

    两人从上午谈到中午,从中午谈到日落,终于赵拦江一口咬定,五千人,不能再减了,而苏正元能给的极限是一千人。

    苏正元叫来酒,道,“来,赵将军,听说你酒量如海,不如这样,一千人的基础上,这一坛酒,你喝一碗,我就给你增加一百人。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赵拦江说,“我戒酒了。”

    苏正元叹了口气,“我给你机会了,你把握不住,那就没办法了。”

    赵拦江解下金刀往桌上一放,苏正元吓了一跳,“你想干嘛?”

    赵拦江笑道,“这玩意儿挂在腰间太沉了,我在这里放一放,你可别多想。”

    苏正元心说我能不多想吗,你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赵拦江又道,“我倒有个提议,五千人,你每喝一碗酒,我给你减一百人,如何?”

    苏正元一听,“此话当真?”

    “言出必行!”

    苏正元对余师爷道,“把我马桶给我搬过来!”

    赵拦江倒酒,苏正元喝酒。

    一碗,两碗。

    九碗,十碗。苏正元一口气喝了十碗酒,脸上已有了醉意,赵拦江道,“行了,四千就四千吧,身体要紧。”夜风一吹,苏正元酒劲上来,尿意满满,好在他肥胖的身体坐在专用的定制马桶上,连起身解手的功夫都省了,对赵拦江道,“再倒酒!”

    十一碗,十二碗。

    十九碗,二十碗。

    苏正元脸涨的通红,目光迷离,已是醉得不清,不过,既然赵拦江开口,他就准备舍命陪君子,连干五十碗,让他颗粒无收,想到此,他对余师爷道,“来盘花生米!”

    又连干了五碗酒。

    苏正元口齿不清,道,“两千五百人了?”

    赵拦江点头,“两千五百人了。”

    “倒酒!”

    还未等赵拦江倒酒,苏正元一头趴在了石桌之上。

    这顿酒喝得,让苏正元睡到次日中午,距三千人少了五百人,赵拦江也算比较满意,中午后,两人又回到石桌前,赵拦江竖起拇指,“苏将军,好酒量!”

    苏正元脑袋里嗡嗡作响,喝了两大碗醋,道,“两千五百人,就这么定了。”

    “定了。”

    苏正元又道,“人,我借你。但不能白借,你给我什么好处?”

    赵拦江道:“我以为凭借咱俩的交情,谈好处有些伤感情。”

    苏正元问,“咱俩有交情嘛?”

    赵拦江道,“没有。”

    “生意归生意,我来听听你的报价。”

    赵拦江考虑了片刻,道,“我给你石头城三成的干股!”

    苏正元没好气道,“你们石头城现在举债千万,我要你们干股有什么用?”

    赵拦江嘿嘿一笑,“你得这么想,葫芦口有驻军十万,这十万人就是十万张吃饭的嘴啊,今年你们底子厚,还能勉强支撑,若时间一久,必会遇到粮食危机。如今石头城现在正在大兴土木,不用几年,就会成为西疆最大的边贸基地,我还在响箭郡建了个基地,到时候咱们联手,东有响箭郡,西有葫芦口,商路一开,财源滚滚,如今中原兵荒马乱,不正是咱们兄弟发财的大好机会?”

    苏正元寻思许久,这笔买卖划算的很,一拍大腿,“成交。不过有个条件。”

    “请讲。”

    “等局势一稳定,我想裁掉五万的边军,到时候在葫芦口给他们安排住处和营生。”

    赵拦江心中窃喜,石头城最不缺的就是土地,而且中原一乱,许多曾在石头城投钱的人也没法回来,正好借机再次利用,道:“必须可以!那时候,苏将军可真正是名正言顺的石头城主了!”

    赵拦江离开之后,苏正元问余师爷,“你觉得这笔交易如何?”

    余师爷道,“将军,我怎么觉得,借兵之事是假的,他只出了一片破荒地,您就卖给他赵拦江了?石头城主不假,可不也归隐阳管吗?”

    苏正元一寻思,是这么个道理。

    这哪里是来借兵,这是来骗降的啊。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他道,“行了,先不管这些,你去清点一下,把军营里那些老弱病残、饭量大不干活的、偷奸耍滑的都拨给赵拦江。”

    当天下午,苏正元和赵拦江来到军营挑选兵马,望着军营中的官兵,苏正元想起了昨天的酒,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看谁都像酒了。除了那些老弱兵,由于赵拦江在军中的威望甚高,有不少人也愿意追随于他,这让苏正元好生恼火,越想越气,推脱有事,回将军府睡觉去了。

    到了第二天,赵拦江又来找。

    苏正元问,“兵马挑选的如何了?”

    赵拦江道,“多亏将军,凑了两千五,不过挡不住征西军的热情,晚上又有五百人来投,我寻思答应了苏将军,不想收他们,可他们却以死相逼,我为了不闹出人命来,所以勉强手下,今日来给苏将军请罪了。”

    苏正元一白眼,也不想跟他争辩,三千就三千吧,赶紧打发走了完事。

    赵拦江又道,“今日还有一件事。”

    “什么?”

    “借粮!”

    苏正元气得暴跳如雷,“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赵拦江摊摊手,“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我现在的形势你也知道,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若不给粮草,这三千兵马只能饿死,到时候苏将军的罪过可就大了。当然了,也不是白借,等我夺回隐阳城,必以三倍奉还,若不给的话,这三千兵马,在你手中或许如病猫,但在我手中,可指不定能做出什么。”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小人!

    卑鄙的小人!

    苏正元心中气得骂娘,但武力不行,就算在自己屋檐下,也得给对方低头。他无力摆摆手,“行,行,就按你说的办!”

    第三日,赵拦江又来找。

    苏正元道:“人也给了,粮草也给了,你怎么还来?”

    “在下还有一件事!”

    苏正元再也忍不住了,三番两次之后,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他道:“有完没完,你当这里是你家开地钱庄嘛?”

    赵拦江一愣,“我是来给苏将军告别的。”

    苏正元一听松了口气,大喜道,“才来了几日,没能把酒言欢,就这么快匆匆离去,说实话,老哥我还有点舍不得呢。”赵拦江道,“要不我再住两日?”

    “别别!”苏正元道,“正事儿要紧,如今隐阳百姓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你回去解救,我就不耽误你了。”心中却想,赶紧把这座菩萨送走,等你一走,老子就率兵马搬家离开这鬼地方。

    三千兵马和粮草到手,赵拦江率他们离开葫芦口。

    两日后,抵达了隐阳城下,安营扎寨,摆开了攻城的架势。

    与此同时,夜二郎与李不凡率领白马驿众人及收编的部分白马义从与赵拦江汇合,凑足了将近四千兵马。

    大军压境,为首者是赵拦江。

    隐阳城内局势一下子动荡起来。

    当然,赵拦江不会真正攻城,无论是征西军还是隐阳义从,都是他曾并肩作战的袍泽,而且隐阳城将近十万百姓,也都是他的城民。他做出这种姿态,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给李长征施加压力,逼李长征出来应战。

    每日,赵拦江来到隐阳城前,横刀立马,运足内力,大喝一声,“逆贼李长征,敢否出城与赵某人一战?”

    声音传遍隐阳城内每个角落。

    之后大摇大摆回到营地喝茶。

    然后,李不凡带着几个从军中选出的骂阵好手,到隐阳城楼下挑衅,将李长征骂得狗血喷头,然而李长征却铁了心做缩头乌龟,始终不肯出城门迎战,一连数日,丝毫没有战意。

    倒不是他不肯去战,而是李长征调不动人了。

    城内倒是有一万白马义从,可李成龙、李迅豹不肯归降,他们对赵拦江忠心耿耿,杀又杀不得,放又不敢放,只能在城主府内生闷气。有时候,他真想冲出去,与他决一死战,但理智告诉他,要耗住对方,将赵拦江引到城内,利用隐阳大阵一举消灭他。

    徐掌柜利用手下人开始在城内发动舆论战,一时间,李长征的城主地位遭到了百姓质疑。

    与深受爱戴的赵拦江相比,李长征的各种倒行逆施被翻了出来,弄得百姓怨声载道,民心尽失。有一次,李长征出门,甚至被藏在暗处的人扔鸡蛋,这让他大为恼火。心中却想,若这样下去,恐怕不用等赵拦江攻破,内部先乱了起来。

    必须要有所行动。

    后来,柴公望给他提了个醒,在一个夜黑风高之夜,李长征写了数封信,派人偷偷送到了康居城,并向他承诺,若能帮忙解决围困之局,石头城等四城划给康居城。

    康居城当夜给了复信,康居城主表示,赵拦江在担任城主之时倒行逆施,恶贯满盈,并对赵拦江围隐阳城之事表示极度不满和强烈谴责,愿意双方通过和平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冲突,避免隐阳城遭到重大损失。

    这封信让李长征差点吐血,于是又写了一封信,给了石头城。

    石头城主楚项,西楚前太子,当年曾被赵拦江生擒活捉,遭受凌辱,后来赵拦江将他安置在了石头城,又将西楚三万俘虏交给他管理,如今赵拦江驻扎隐阳城外,正是给楚项报仇的大好机会。他向楚项承诺,他来拖住赵拦江,只要石头城肯出兵,灭了赵拦江队伍,他就将康居等四城一并给楚项,并竭力助他杀回西京,帮他复国。

    楚项复信,表示他对赵拦江之恨,如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日夜很不得将他生吞活剥,只是震慑于赵拦江之淫威,不敢轻举妄动,如今李城主给了这个机会,石头城愿意与李城主合作,由于事关重大,诚意邀请李长征前往石头城,商议对策。

    李长征问柴公望,“你觉得如何?”

    “城主千万不能去。”

    “为何?”

    柴公望劝阻道,“城主坐镇隐阳,赵拦江才不敢入内,若真去了,我怕赵拦江会攻进城内。”

    “我偷偷去,一夜便可来回。这个机会,不能错过。”

    “其实不必担心赵拦江,只要耗住他们,不用三个月,他们自然会退兵。”

    李长征怒道,“三个月!他们的话你听不到嘛?我一天都不想听了,你让我再忍三个月,我祖坟都被他骂得冒烟了。”他又道,“我问你,若将城内兵马交给你和李令才,若对方来攻,你们能抵挡住一夜不能?”

    柴公望道:“若是我来调度,可挡三日没问题。但跟李先生嘛,我怕是……”

    李长征道,“我会带李令才一起去,这里我让鬼樊楼二百高手来协助你守城,无论如何,今夜我一定要劝说楚项加入咱们。”

    柴公望拍着胸脯,道,“城主尽管放心前去,城主行踪,我会保密,绝不泄露出去,就算对方得到消息,我也有信心将他们拖到城主回来。”

    李长征道,“事成之后,等我称帝立国,你便是我的太宰。”

    柴公望一躬身,“谢主隆恩!”

    入夜之后,李长征与李令才换了两套便装,摸黑出城,向石头城而去。

    半个时辰后。

    柴公望来到城门口巡视,众官兵都认识他,心中对这个幕僚长虽然不满,却敢怒不敢言,他指着一名守门官兵,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守门官兵道,“我叫常胜!”

    柴公望望着他道,“常胜,今夜,你将创造历史!”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响箭。

    嗖!

    一道红光冲天而起。

    柴公望道,“常胜,开城门!”

    ’


重要声明:小说“大侠萧金衍”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