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大侠萧金衍 第478章 青鸾


    李长征死了。

    不用猜李令才也明白自己苦心经营的鬼樊楼也完蛋了,他准备逃走,可是赵拦江眼睛一瞪,他便吓得不敢乱动。

    “李长征乱臣贼子,扰乱百姓,赵城主一刀斩杀,为民除害,实乃大快人心之事,在下十分敬佩!”李令才道,“这两年来,我们鬼樊楼与赵城主合作良好,对城主府的政令也是令出即行,如今城主帮在下夺回鬼樊楼主,李令才愿为城主赴汤蹈火!”

    赵拦江问,“我杀李长征,你没怨言?”

    “李长征本就该死!”李令才一脸正sè,道:“本来我在隐阳城,好好当楼主,为隐阳建设贡献一份力量,他一来就胡搞,扰乱了隐阳,这半年来,我苦心劝说,怎奈他一意孤行,让我做牛做马,我做梦恨不得生啖其肉,又怎么会有怨言?”

    去年,李令才为夺家主之位回金陵,引来了李令才,不过这时他故意颠倒黑白,为了保命也只能胡说。他看赵拦江不说话,陷入沉思之中,两眼左右乱瞄,想趁机跑路。

    赵拦江喝道,“我说过让你走了嘛?”

    李令才耷拉着脸,道:“杀也不杀,走也不让走,你这样不上不下的吊着我,还不如给我一个痛快。”

    赵拦江刚才走神,是因为李长征临死之前的那一番话,若真如他所说,隐阳城怕是危险了,但人已经杀了,后悔也没用,得想一些补救措施,于是问,“李长征的那些话,你可清楚?”

    李令才一听,保命的机会来了,趁机表现道,“我们鬼樊楼守护隐阳城五百年,天底下没人比我更懂隐阳大阵了。城主想必听过,这隐阳城之下,禁锢着一股神秘力量,之前,隐阳阵相对比较温和,但数日前,李长征去了一趟鬼樊楼,将那隐阳之力唤醒,若不能及时安置,隐阳城怕真有灭顶之灾啊。所以,我认为……”

    赵拦江将金刀放在他颈间,打断道,“我没心情听你讲故事,直接告诉有没有办法。”

    当时那把刀距离李令出脖子只有零点零一公分,保命的欲望让李令不得不说谎,虽然他生平说了无数次漫不经心的谎,但这一次他确实用了十分心思,他急中生智道,“办法,我倒是有一个。”

    话音刚落,赵拦江手腕一翻,金刀之意震碎了李令才的经脉,废去了他武功,“跟我们回城。”

    李令才脸sè十分难堪,“我的办法,得用到我的武功。”

    赵拦江一听,怎得你怪我废掉你武功了?

    “你不早说?”

    “你也没给我机会开口啊。”

    “这么说,你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处了?”

    没有用处的李令才,只有死路一条。

    李令出连道,“不不,我还可以想别的办法。”

    武功没了,但好歹命保住了。

    赵拦江吩咐用裹尸布将李令才尸体裹起,又让他与李不凡共乘一马,缓缓向隐阳城驶去。

    宵禁已经解除,赵拦江归来的消息,早已传遍了隐阳城。一大早,隐阳百姓几乎自发的走向街头,来到城门处,迎接赵拦江入城。柴公望、徐阳、夜二郎等人率白马义从在城楼下等候,当赵拦江的骑兵队伍来到众人视线之时,欢呼声如巨浪一般,传遍四野。

    走过那么多地方,行过那么多路,只有在这里,赵拦江才找到了家的归属。

    “城主万岁!”

    “隐阳万岁!”

    赵拦江来都城头之上,望着城楼下群情激昂的隐阳百姓,心中动容。

    天下之大,何以为家?

    自从金刀李秋衣手中接过金刀的那一刹那,他与这座城池的命运便绑在了一起。三年,经过大

    风大浪,有辉煌也有失落,但最终他还是站在了这里,与十万隐阳百姓一起,与十九城一起。

    何为英雄?

    在这乱世,守一城一隅,护一方平安,便为英雄。

    赵拦江从未想过要当英雄,他只是一个一心想复仇的定州少年,命运让他走上了这条路。而当这一刻到来之时,他已意识到肩膀上的重担,和承受的一切。爱妻的伤逝,朋友的离去,曾经的战友战死,让他意识到,“城主”二字,是隐阳百姓的期待,是无数为之奋斗过、牺牲过的人的寄托。

    赵拦江举起手,喧嚣声渐渐平息下来。

    “我是一个孤儿,父亲被奸人所害,自幼无家可归,四处流浪,曾在横断山中打过狼,在西疆之上杀过人,也在江湖之中逞勇斗狠。当时,我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能够活下来。我经历过算计和背叛,也失去了最心爱的人,我曾迷茫过,也自暴自弃过。但是,我从来没有像今日这样,能够为站在这里感到自豪,能够为隐阳而战赶到自豪!”

    “三年来,隐阳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也饱受折磨,但我们隐阳城,就如隐阳百姓一样,如楼下的白马义从一样,从未屈服过强权,从未停止过战斗,而这一切,都因为我们心中有共同的信念!”

    “没有任何人,能让我们隐阳人屈服!”

    “也没有任何事,能够打垮我们隐阳百姓!”

    “我们浴血,为隐阳而战。我们付出,为隐阳而斗争。从今日起,我赵拦江发誓,此生与隐阳并肩作战,绝不让隐阳成为任何人的附庸,我们隐阳人,只为隐阳而战,一切为了隐阳!”

    赵拦江一番话,句句出自肺腑。

    城下百姓和白马义从闻言,更是热血沸腾,齐声呼道,“一切为了隐阳!”

    ……

    不到三日,李长征在隐阳城内留下的痕迹很快被清除,包括鬼樊楼的稽查队、还有出`台的各种管制措施,都变成了历史。他对隐阳城留下的伤疤,以及杀害的隐阳百姓的恶行,被钉在了耻辱柱上,这三个月,被称作隐阳城历史中最yin暗的一百天。

    李长征已死,隐患依旧存在。

    那就是随时都可能爆发的隐阳大阵。

    曾经它是这座城池的守护神,是隐阳不被侵犯的仰仗,但此刻却成了一个随时可以将隐阳城吞没的怪兽,一个随时都可能爆发的火药桶。这个消息,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知道的人越多,越会引发百姓的恐慌,而饱受摧残的隐阳百姓,已经不起这种恐慌了。

    不过,柴公望却已经开始着手制定疏散和撤离计划,除非万不得已,赵拦江并不想放弃隐阳城。

    五百年的历史,十万人的城池,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

    若要重建,人力、物力、财力,那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而隐阳城现在的财政并不乐观,这仨月来,李长征将本来就没有多少的库银挥霍一空。

    好在,李令才倒也没有说谎。

    这座阵在二级形态具有十分恐怖的摧毁力,数百年来,鬼樊楼守护隐阳阵,也留下了不少关于阵法的卷宗,李令才为了保命,几乎将全部心思都用在了维持阵法的稳定形态之上,逐渐有所突破。

    赵拦江也有所感应,最近一段时间,隐阳大阵的危机虽没有解除,但却平稳了不少。

    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敢动用隐阳之力。

    不过,目前西疆形势趋于稳定,中原战乱四起,暂时无暇顾及他们,这给了他们充分的时间缓冲。

    半月之后,赵拦江召开了城主大会。

    在这次会议上,响箭郡作为第二十座城,正式并入了隐阳城,城主由夜枭担任,

    而隐阳西线的兵权以及贸易基地的管辖权,交给了夜二郎。隐阳城军政分家,文职系统由柴公望负责,兵权由李成龙领衔。

    如此一来,隐阳城西起石头城,东至响箭郡,将白马驿、四凤山、隐阳商道连为一体,彻底打通了自西楚、北周入中原的商路,一举成为继蜀中、豫中、江南之外的第四大势力,而相对偏远的位置及险峻的地形,让他们独立于中原混战之外,而良好的贸易基础,让他们成了中原各路诸侯争相拉拢的对象。

    与此同时,一场隆重而盛大婚礼也在隐阳城举行。

    夜雨妃正式进驻了城主府,由夜家大小姐一跃成为隐阳王妃,嫁给了自己心目中的英雄。然而,很快这位小王妃就发现,赵拦江对她的兴致越来越低,整日忙于政务,有时宁肯跑到军营过夜,也极少回府中休息,这让她小姐脾气上来,找赵拦江理论,却被赵拦江以“不可理喻”为由,自己躲到书房睡觉。小王妃夜夜以泪洗面,脾气也越发暴躁起来。

    ……

    鬼樊楼。

    回到隐阳城,李令才又回到了这里。

    外面有官兵看守,想要出去并不容易,不过在楼内,他并未被限制自由。他的大半辈子都在这里度过,再次回到这里,倒也没有多少不适应,唯一的区别,就是鬼樊楼内没了阵奴,也没了那么多三教九流之辈。

    有什么需要,他直接跟李不凡提,只要不违规,无论是人还是物,基本都会满足他。

    隐阳大阵有两种形态,一级稳定形态和二级激活形态。

    第一种形态,可以给阵主提供稳定的隐阳之力。第二种形态,则是在面临危机之时,用来跟来犯之人同归于尽。这种形态被李长征激活之后,他便将六块赤精玄铁的基座毁掉,要将他们重新复位,按楼内典籍记载,一是要用赤精玄铁重筑阵芯,二是要用足够强大力量将这股力量镇压下去,然后重新将阵芯替换,但要做到这两点,都极为困难,所以李令才翻遍了古籍,找到了一种折中的办法,那就是在现有阵法基础之上,再建一个迷你阵法,从而封住隐阳阵的阵枢。

    李令才本就是奇才,尤其是武功废了之后,便将全部精力都用在了阵法之上。

    一是为了逃避被囚禁的事实,二来对于阵法之道,他也是极有兴趣。

    这一日,他正在伏案设计封印隐阳大阵的阵法,脑海之中已形成了几个想法,然而一一实验之后,始终觉得不尽如人意,不过,总算看到了曙光,他相信用不了几日,便能攻克这个难关,当然,他也不会完全告诉赵拦江。

    他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人要有利用价值,才能活下来。

    不知觉,已过了三四个时辰,他腹中饥饿,心中奇怪,怎得今日饭菜还没来?

    刚想到此,有人端着食盒走了进来。

    李令才头也不抬,道,“放在那边吧。”

    来人将食盒放下,却没有离去,而是来到了他身旁。

    李令才道,“这里没你事了。”

    话音刚落,他只觉得颈间一紧,喉咙被一股铁丝紧紧的勒住,他想要挣脱,对方手中力道越来越大,他无法呼吸,双脚在地上乱踢,喉间发出汩汩的声音,想要开口求救,却根本无法出声。

    他意识逐渐模糊。

    当他回过头时,看到了一张脸。

    女人的脸。

    青鸾。

    他的养女。

    他收养了她,栽培了她,成就了她,也亲手毁掉了她。

    最终,他死在了她的手中。

    这是他在人间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

    (还有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大侠萧金衍”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