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大王令我来巡山 第五十一章 怕什么来什么


    蔑儿乞部,此刻已乱成了一团。

    根本没有人能想到,在图门汗怀柔手段下平静了近二十年的草原,会发生如此大的叛乱!

    也没人想到,有人会直接攻击长生天在人间的代言人,大萨满忽查尔的母族部落,蔑儿乞部!

    更糟糕的是,十数年的平静生活,让曾经千百年来草原上战力无双的怯薛军,成了各部落勋贵子弟镀金之地。

    每三五年就会更换一批新人,成为大族子弟的晋身之路。

    如此一来,这支曾经威名赫赫的草原第一军,其战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可汗金帐内,图门汗面色铁青。

    他再儒雅温和,发生这样的事,也同样会暴怒。

    原本得知罕哈部造反作乱,他还并不慌张,且下令怯薛军前去覆灭来敌。

    可等到得知他心中的草原第一强军竟被罕哈部一击即溃时,就彻底懵了。

    图门汗想不通,祖辈们上千年来都倚重的草原之鞭,到了他手里怎就成了这个鸟样!

    蔑儿乞老可敦劝图门汗轻骑突围,早早回龙城,再调兵遣将,剿灭罕哈叛军。

    可图门汗不愿做逃亡之君,几番迟疑下,错过了最好的逃亡时机。

    蔑儿乞部被三万大军包围,一万五千怯薛军,除却被杀和投降的,只有不到三千还算精锐敢战的兵马还忠于图门汗,困守一隅。

    然而覆灭也只是时间问题。

    到了这个地步,已是回天乏力。

    派出去质问格列山王的使者活着回来了,却被人割了鼻子。

    这是对图门汗极大的羞辱,然而更让他感到羞辱的,却是格列山王竟让图门汗将胡宁阏氏送出去。

    这让图门汗为之暴怒!

    就在昨天,格列山还跪倒在他的革靴下老实请罪。

    为何今日却敢悖逆造反?

    蔑儿乞老可敦见图门汗没了主意,便道:“不如由我去见见格列山,告诉他若是一时糊涂,大汗仁德,可以宽恕他一回……”

    图门汗心里虽愿意,可面子上过不去,因为那个逆贼竟要他的阏氏。

    好在胡宁阏氏劝道:“只要过了这一回,大汗回到龙城就可派大军来清算。大汗是长生天下万部之主,只要过了今日,任何人都会畏惧您的威严。”

    最心爱的女人都这般说了,图门汗就着台阶而下,对蔑儿乞老可敦歉意道:“二十年前就是额吉和国师助朕度过难关,本以为自那日后,唯有朕还恩于额吉,不想今日又要劳额吉为朕操劳。”

    蔑儿乞老可敦额上多是早年奔波暴晒留下的皱纹,笑起来并不好看,但却给人很慈祥的感觉,令人心安,她对图门汗笑道:“大汗,大汗是草原上的太阳,没有太阳,牧马和牛羊都没法生。可高高在上的太阳,有时也会被乌云遮盖住。但只要有风在,就一定能吹散乌云。我老了,只能当一点小风。若是我没用,就让人护送着大汗突围出去,回到龙城。那里,有永远忠诚于大汗的大风,能为大汗吹散最厚的乌云。”

    这话说的图门汗眼泪都快下来了,蔑儿乞可敦又招手唤过田五娘,道:“我的孩子,原我还想帮你一场,没想到,让你落到这个境地。不过,我还有事想求你。”

    田五娘微微颔首,淡淡道:“额母待我极好,既然遇到难处有用到我处,合该我来出力,不需一个求字。”

    此言一出,让金帐内诸人对她的好感大涨。

    蔑儿乞可敦也因自己没看错人而大为高兴,道:“罕哈部的格列山王既然敢谋逆造反,我这张老脸也未必有用。若有用,自然万事皆好。若没用,五娘你不要顾我,也不用管宝勒尔,你替我们护着大汗回龙城。只要大汗能回到龙城,我蔑儿乞部永生永世记得你的大恩。”

    田五娘闻言蹙起眉头来,看着老可敦道:“我愿拼死护着额母和宝勒尔突围,义之所在,万死不辞。”

    可她和草原可汗没甚瓜葛……

    蔑儿乞老可敦闻言欣慰的看着田五娘,拉着她的手拍了拍,笑道:“你是好孩子,不过,对我来说,只要大汗回到龙城,我虽死犹生。若只我活着出去,却是虽生犹死。你是想我虽死犹生,还是生不如死?五娘,那些人不知你的能为,大汗换个装束,再换个人换大汗的衣裳代替他,由他的王庭狼神卫护送着从西面突围。你则趁乱,护送着真正的大汗往东面走。人数越少越好,越狼狈越好。”

    说罢,见田五娘终于缓缓点头,老可敦登时大喜,又看向胡宁阏氏,目光却渐渐锐利起来。

    见此,以田五娘的心性,都不由凤眸一眯,瞳孔收缩了下。

    胡宁阏氏能坐稳北苍王庭后宫宫主之位二十年,自非蠢人,看到老可敦的目光,便明白了她的意思,眼圈登时红了起来。

    图门汗本就心碎老可敦的牺牲,这会儿更是大惊,忙道:“额吉,阏氏与朕同在。”

    蔑儿乞老可敦却没看他,而是始终盯着胡宁阏氏。

    女人,才最了解女人。

    胡宁阏氏肝胆欲裂,心中剧痛,却不得不表态道:“老可敦放心,若老可敦回不来,我绝不拖累大汗。”

    语气哀绝,说罢泪流满面,绝色之容,连女人见了都觉得我见犹怜。

    蔑儿乞老可敦叹息一声,道:“别怪我狠心,阏氏当明白,可汗是天上的太阳,我们是在太阳下存活的牛羊。太阳在,牛羊还会生长。太阳若出了事,我们绝没有好下场。”

    胡宁阏氏苦涩道:“老可敦放心,可汗偏爱我一生,我并非贪生怕死的糊涂人。且我也明白,老可敦若不动,看在国师的面上,格列山王未必敢对老可敦不敬。连老可敦都放弃了安宁,我又怎会不知事?”

    老可敦闻言高兴道:“不枉大汗这般专宠你一生。只要你露面往西突围,格列山绝不会怀疑大汗是否往西。如此,大汗突围的机会就更大三分。”

    说罢,不给图门汗劝解的机会,对蔑儿乞部的女人们道:“格列山王丧心病狂,怕是已经疯了。疯子是不会认我们是不是忽查尔的家人的,所以若是等到大势不成时,你们不要丢了我们蔑儿乞部的脸面。”

    宝勒尔最勇敢,大声道:“额母放心,一会儿我会披上披甲,拿起弯刀,护送汗王向西突围!忽查尔的女儿,绝不会做贼人的俘虏,被贼人羞辱!”

    “好!!”

    老可敦闻言大喝一声,又扫视了圈其她人,见人人答应后,不再啰嗦,转身出了金帐。

    “额吉!”

    图门汗上前一步,双目含泪深情唤道。

    老可敦回头最后看了他一眼,重重点了点头后,再不停留,拄着黑拐出了金帐!

    ……

    “小宁,我们要怎么做?”

    围困蔑儿乞部的东面罕哈部铁骑中,有三骑铁骑靠在一起,低声轻语,所言的,竟是中原话。

    这三人,正是趁着大军万马奔腾时混入队伍中的林宁、胡小山和曾牛三人,皆是草原牧卒的装扮。

    至于他们身上衣物的原主,自然已去见了长生天。

    林宁淡淡道:“不要急,以五娘的武功,她一定能活到最后。”

    曾牛“咕咚”一声吞咽了口唾沫,等几个浑身骚膻气味的骑兵路过后,瓮声道:“小宁,这种阵仗里,武功的用处怕不大吧?”连他都知道……

    林宁面无表情道:“这种阵仗自然可怕,但只要不逆着大势,而是顺势而行,还是有出路的。”

    也不知到底听懂了没有,胡小山和曾牛都若有所悟的样子。

    他们并不知道,此刻林宁心中的震撼其实更甚于他二人。

    这种冷兵器时代的千军万马奔腾,非身临其境体会一番,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之前沙海寨攻入青云,二当家方林留下后手,二十弓手连续射箭时,林宁已经觉得箭雨连绵不绝,十分“壮观”了。

    然而和今夜相比,那点“箭雨”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东来大军和接防了蔑儿乞部的怯薛军交战时,射出去的箭一瞬间遮天蔽日!

    厉啸声和之后的惨叫声,更是慑人心神。

    以林宁二世为人的心性,也只能勉强做到面不改色。

    这还是因为他现在处于进攻方……

    若是逆势相向,怕他未必能坐得稳马鞍。

    不过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冷静。

    只希望那姑娘莫要冲动,林宁很是担心青云寨的山寨文化:

    重义轻生死。

    这种糟粕文化,早晚得改正过来!

    然而正如前世他所知的墨菲定律所言:越是害怕什么,往往这种坏事就一定会发生……

    ……

    不是每个人都如同蔑儿乞老可敦那样,是从艰难苦累中打熬过来的。

    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她的勇气敢直面生死。

    包括她最疼爱的孙女宝勒尔。

    当老可敦在时,为了不让她失望,宝勒尔可以鼓足勇气,激昂慷慨。

    可是等到老可敦出了金帐,金帐内的气氛渐渐凉了下来后,生死之别,让宝勒尔等人心中充满了悲痛和惊恐。

    宝勒尔无法想象失去了最爱的额母后会是什么样子,更不敢想象最疼爱她的额母被叛军杀死的画面。

    巨大的恐惧让她全身颤栗,别说如她方才保证的那样披上皮甲,慷慨赴死,连站立都难。

    说到底,她只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姑娘。

    见她惊恐哭泣成这般,田五娘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宝勒尔泪眼看着田五娘,一下扑到她怀里,痛哭道:“额格其,我真的不想额母去死!额格其,我想额母了……”

    说着,又睁开朦胧泪眼,满是期盼的看着田五娘,道:“额格其,你能不能救额母回来?”

    田五娘闻言,心里一叹,低声道:“额母托付了我大事。”

    宝勒尔闻言大为失望,不过难得她冰雪聪明,电石火花间猛然回头,看向图门汗,问道:“大汗,您愿意让额格其护送着您回龙城么?”

    图门汗毕竟是做了二十年汗王的人,怎会看不出宝勒尔的小心思,只是他也明白,方才老可敦之计是最好的办法。

    这时一旁的胡宁阏氏却道:“额吉的计策极好,不过汗王自有勇士护卫,未必非要这位中原姑娘护持。若如此,怕会伤了勇士的心。”

    蝼蚁尚且求生,更何况胡宁阏氏?

    当着老可敦的面她不敢使心思,可此刻老可敦不在,她自然想搏一把。

    田五娘听老可敦的话,不会带她。

    但若是汗王亲卫,就不会丢下她不管了。

    图门汗本就非果决英明之人,听罢胡宁阏氏的话顿时动心,犹豫了下,颔首道:“阏氏此言甚是,朕自有勇士护卫,朕和阏氏同在。宝勒尔,你也可与朕同行!”

    宝勒尔匆匆谢过后,却直接转过头眼巴巴的看向田五娘。

    田五娘见图门汗不需要她,也明白这位北苍大汗信不过她,且人家身边定有高手,也不强求,只能对宝勒尔微微颔首,道:“我去救额母。”

    ……

    ps:说一下删帖的事,一般提意见的帖子都不会删。但好多那种普通会员的账号,就是基本上没订阅过书的,然后各种挑刺甚至辱骂,我一般都会删。这种账号通常会在书上推荐尤其是大推荐时大量出现,因为他们大多为同行的小号,老书友应该还能记得当初醉迷被人用小号刷屏骂街的事,实在下作之极,当然背后之人也没什么好下场,苍天真的有眼呢……一般读者,觉得看的不合眼基本上就点叉走了,唯有同行才会一点点的去盘,然后开喷。各位老大们,写书佛系到我这个地步的真的不多,我连推荐和收藏都没好好求过,也没争过榜,就想安安静静的写点故事,你们换个地儿闹腾吧。对于少数被误伤的书友,我只能说声抱歉,嘤嘤嘤。


重要声明:小说“大王令我来巡山”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