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客栈武林 第125章 六扇门来了(2合1)


    钱彦、潘健无端横死,虽然未曾抓住凶手,但从过程来看,九成九的江湖人已然认定,是千面青衣顾大良下的手。

    而和钱彦、潘健一起经历过那夜盗宝行动的其余几位一流高手,心中无疑更加清楚这次刺杀的原委。

    也许是他们之前一路追踪顾大良的时候太过顺利了,以至于他们忘记了,他们追踪的可并不是胆小无助的兔子,而是狡猾且凶狠的孤狼。

    之前这头孤狼还有逃命的机会,所以一直隐忍着,不曾露出獠牙,但现在,已然被圈禁在了新安县城中,找不到机会继续逃窜,被逼到绝境下的这头孤狼,终于第一次露出了他锋利的獠牙,瞬间就带走了两个顶尖的二流高手的性命。

    一时间,剩下的区玉麟、孙介等人纷纷变得无比警惕起来,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步死掉的钱彦和潘健后尘。

    同时,更加疯狂的在新安县城中搜捕顾大良的踪迹,以求能够早日抓住这头隐藏在人群之中,不知何时就会露出獠牙杀伤自己的孤狼,同时,也好在其他的江湖大派和豪客们到来之前,抓住对方,逼问出宝物的下落。

    也好在东厂反应过来之前,消除这有可能将他们拉入深渊的最后的威胁。

    他们显然还是小看了顾大良这头孤狼,更没有想过他们心目中只是单独行动的孤狼,此时已经在新安县城中有了一位盟友。

    尽管这位盟友也不知道顾大良此时的容貌与所躲藏的位置。

    他们更不知道的是,他们最担心的情况,现在已经发生了,甚至原本同样只是为了追捕顾大良而赶往新安县的李渔和东厂的人,现在已经从天机阁那里得知了他们的名字,然后冷酷的将他们的名字添到了他们的名单之中。

    追踪孤狼的猎人们,即将迎来官府的封建主义无情铁拳,至于罪名,或许是无证打猎?

    。。。

    天机阁的新安分阁阁主林语,最近的生活可以算得上是冰火两重天。

    一方面,虽然未能一步到位得到宝物的具体下落,但能够得到盗宝的其余几位高手的名单,也算是个很不错的功绩了。

    毕竟,相比千面青衣顾大良这头善于易容的孤狼,其他那些人,虽然武功同样不俗,但对东厂来说,却要好抓多了。

    更何况,现在这些人还蒙在鼓里,堂而皇之的呆在新安县城中。

    只要事先做好准备,东厂保证这一次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一雪之前被这些人耍的团团转的耻辱。

    而只要抓住了这些人,以林语提供情报的功劳,他所能获得的赏赐必然十分的丰厚。

    这对于林语来说,自然是期盼许久的好事。

    但另一方面,从那几个已经被废,今生也许都只能躺在床上任由其他人照顾的手下身上,林语看到了迫在眉睫的威胁。

    虽然他之前很是愤然的骂了白十二一句话便被气得昏了过去,但等到他再次醒来后,恢复冷静的他,立刻明白了此时自己的处境有多么的危险。

    以白十二这么年轻便显露出的种种手段来看,其人必定如他之前所猜测的那样,来力不俗,最少也会是某个江湖世家出身的嫡系。

    而现在从手下的口中得知,白十二背后竟然还有一支最少是二流高手组成的队伍保护,这不由的让林语对白十二的身份更加的忌惮。

    再联想起之前三番两次的试探、跟踪、调查对方的事情,他心中怎么可能不忐忑。

    说不定什么时候,对方就会冲进林家书坊,将他变成和那些手下一样的废人。

    一想到那个画面,林语便不寒而栗。

    好在,就在这个时候,李渔派来增援的先锋,终于进入了新安县城,给了林语一丝安全感。

    来的并非是东厂的人,而是六扇门的捕快。

    而且这一次带队的首领,是六扇门之中,有望成为总捕头的四大高手之一——叶弼。

    说起来,六扇门虽然属于朝廷,但因为都是和江湖中人打交道,所以和朝堂的关系有些若即若离,而和厂卫这样的皇帝爪牙更是甚少有什么联系。

    可这却并不代表着六扇门想一直这么咸鱼下去。

    人生在世,“功名利禄”这四个字是永远躲不过去的,六扇门自太祖之时组建,为的就是专擅处理江湖上的事情。

    太祖因为起于草莽,所以对六扇门这个亲手建起,以衙役这等皂吏为主的衙门并无多少偏见,甚至为了堵住朝堂上那些儒家大臣对这件事的不满,亲自题了“六扇门”三个字,压下朝堂之上的非议。

    但之后的建文帝却深受朝廷那些来自儒门的大臣们熏陶,对六扇门这个上到主官,下到普通捕快都是由皂吏这等小吏组成的衙门显然是充满了鄙弃与偏见,若不是看在太祖曾亲自赐予六扇门的牌匾的面子上,只怕六扇门此时能不能继续存在都是两说。

    之后靖难之役,太宗皇帝夺了天下,虽说不至于像侄子建文帝那样鄙弃六扇门,但却也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样,这一点,从六扇门的衙门直到宣宗皇帝时才从应天府迁至顺天府这件事上就能看出来。

    之后的数位皇帝,对六扇门的态度一脉相承,既不重视,也不嫌弃,每年除了该发下的俸禄有些克扣之外,也并没有多余的为难举动,一副任由六扇门自生自灭的态度。

    若不是每年都有无数的高官勋贵需要用到六扇门对付那些令他们头疼的江湖飞贼,只怕六扇门现在根本就撑不下去了。

    所以,哪怕六扇门在江湖上有着赫赫威名,在朝堂上却从来都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疼,仿佛游离在整个朝堂之外的编外衙门。

    对这种局面,整个六扇门从上到下若是说没有想法,那肯定是在自欺欺人。

    可一个连主官总捕头都不过是个从六品,而且暗地里依旧被那些文官们鄙夷是皂吏,根本不可能获得他们认可的衙门,就算有再多的想法,显然也是白搭。

    所以,这一次,当李渔找到六扇门寻求帮助的时候,整个六扇门上至总捕头郭举,下至每一个普通的捕头,都立刻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他们早已看清了,无论他们再怎么卑躬屈膝,再怎么尽职尽责,在那些通过科举进入官场的文官们眼里,他们永远都是不入流的贱籍皂吏。

    所以,他们若是想要有出头的那一天,就只能如东厂与锦衣卫一样,抱紧皇帝的大腿,也只有皇帝才能抛开他们的身份,对他们予以重视。

    就像六扇门当初创建,不正是因为太祖皇帝的支持与重视吗。

    而眼下,对整个六扇门来说,无疑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东厂无能,皇室的宝物得而复失,只要他们这一次能够找回失窃的宝物,送到京城,上呈天子,那他们就无疑能获得天子青睐。

    只要有了天子的青睐,那他们六扇门也未必不能像东厂与锦衣卫那样,成为皇帝的心腹爪牙。

    也许这样会使得六扇门和厂卫一样,成为那些文官们口中的奸佞,但相比无声无息的就此慢慢衰弱,最终毫无声息的消散,他们宁肯在文官们的骂声之中越来越强大。

    而且,他们扪心自问,正是因为文官们对他们的鄙夷、排挤,才使得他们不得不这么做的。

    “既然你们做了初一,那以后就不要怪我们做十五了。”

    正是因为一直以来深受鄙弃与排挤,所以六扇门才能上下一心,在这一次机会出现之时,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先行的叶弼等人,才能赶在东厂之前,抵达新安县城。

    林语自然不知道六扇门与东厂之间的这种暗中较量,而且因为李渔的存在,林语对六扇门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在叶弼率人赶到之后,便立刻将所有消息分享给了他们。

    这对一路近乎在全力赶路,还无从四处打听消息的叶弼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而除了林语之外,新安县城中,还有一个人对叶弼等人的到来深感庆幸。

    那就是新安知县周贯。

    之前从江淮会馆中被吓走后,周贯便一直在头疼接下来该怎么办,虽说小命是很重要,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也实在不想放弃考绩,毕竟他才不过知天命的年纪,还有十余年的官途呢。

    十余年啊,这么长的时间他得少捞多少好处啊。

    而现在叶弼率人赶到,无疑就让他找到了最好的解决办法。

    。。。

    “叶捕头,请坐,这一次叶捕头千里迢迢从京城赶来,辛苦了,请用茶。”

    有求于人的时候,态度自然要好一点,哪怕是个孺子都懂的道理,周贯这个老油条自是做的滴水不漏。

    “周县尊太客气了,这是我等职责所在,当不得县尊大礼。”

    以前只是个飞贼,进入六扇门以来也一直不受文官们待见的叶弼,还是第一次遇到会对自己这么客气的文官,一时间不由的有些惶恐,心中也有些激动。

    哪怕周贯只是冲他拱了拱手,奉了杯茶,他也立刻‘蹭的’从椅子上弹起身来,一脸惶恐激动的躬身回道。

    “哎,叶捕头何必这么多礼,快请坐,请坐。”

    见叶弼这样一副模样,心中对将江淮会馆杀人一案推给六扇门更有底气的周贯,脸上的笑容不由的又灿烂了几分,也连忙跟着站了起来,更加亲切的让叶弼落座,不用太过多礼、紧张。

    “叶老弟,我这般称呼,叶捕头不会见怪吧?”

    “岂敢岂敢,县尊堂堂七品知县,是小人高攀了。”

    “诶,既然叶老弟看得起为兄,那就不用这般客套。”

    “那周兄,小人就僭越了。”

    。。。

    一个有心拉近关系,以解自己眼下的难题,一个因为身份自卑,诚惶诚恐又心中窃喜之下,周贯与叶弼二人之间的关系迅速的拉近。

    继而,周贯自然是一脸愁容的说起了自己最头疼的江淮会馆一案。

    “诶,不瞒叶老弟,为兄我虽然不敢自夸是个清官,但为兄却也不是那种昏聩无能,出了事只会一心撇清自己,甚至随便抓个人屈打成招,令其顶罪的昏官。”

    说这话的时候,周贯是信心十足的,他虽贪,但这些年来却的确少有屈打成招、胡乱断案的举动,这一点,哪怕是背地里骂他周扒皮的新安县百姓也是承认的。

    “可这江淮会馆的案子,为兄却是半点头绪都没有,当时心中竟然也想过要随便找个人顶罪,现在说起来,当真是,有些无地自容啊。”

    为了能顺利的把这件案子推给叶弼、推给六扇门,周贯可谓是演技大爆发,看的一旁的叶弼情绪也不由自主的跟着起伏。

    “说起来,我听手下衙役说起过,那被杀的二人,好像是什么清江帮的,什么堂主之类的,地位不低,为兄我对这江湖事不甚了解,叶老弟你身处六扇门,对这什么清江帮应该比为兄知道的多,可否给为兄涨涨见识?”

    见周贯说起了自己擅长之事,叶弼自然不疑有他,立刻一股脑的将自己知道,其实周贯大部分也知道的事情和盘托出。

    “原来如此。”而周贯自然不会暴露自己早已知道这些事的事实,反而不时的配合着发出几声感慨,让叶弼的情绪也跟着又激动了几分,说的也更起劲了。

    “没想到这件案子还有这么多的隐情。”

    叶弼终于说完了自己知晓的一切,周贯则也配合着继续感慨着。

    “那这么说,杀死那钱彦、潘健二人的就是那个顾大良了?”

    “十有八九。”

    “呵,这么一个随时都能变成另一副模样的人,哪怕是知道了其名号,只怕已为兄手下那些没用的衙役们也根本抓不到啊,”

    周贯的脸上露出了苦笑,当然,其中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除了他自己之外,就没有人知道了。

    “诶,看样子,这一次,为兄是真的要辞官归乡了。”

    苦笑过后,周贯紧跟着一副悲从心来的可怜模样,当然,这一次,无论是表情还是他口中的话,显然全都是假的。

    哪怕是抓不住顾大良,但只要能给出凶手名号,哪怕最后抓不住对方,他也至多会被训斥几句,远不到需要辞官的地步。

    他这副作态,显然只是在诈叶弼罢了。

    “周兄勿忧,”果然,叶弼这个没有多少官场经验的菜鸟,立刻就跳了进去。

    “愚弟这一次前来,为的就是这一次的宝物被盗案,这顾大良身为主犯,同样也是愚弟的目标,若是周兄为难的话,索性就将抓捕一事移交给我们六扇门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客栈武林”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