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五千年来谁著史 第一百八十章 多尔衮:我不想当八旗罪人


    郑芝豹真的斯巴达了。

    他是来应喝沈器远的,为沈器远摇旗呐喊的,可现在‘应喝’变成了‘营救’。如果不是早就得到郑芝龙的指示,要不惜代价的帮助沈器远,郑芝豹人都要拍屁屁走了。

    他现在率军来朝鲜容易吗?不知道现如今关外是甚个模样吗?

    吴三桂大军撤入了关内,连着二三十万百姓们也都退入了关内,后方快船急报,鞑子的三角龙旗已经飘在了宁远城头。

    郑军孤守觉华岛已经很凄惨了,大明朝丢了北都更凄惨。

    现在李自成、吴三桂、满清和郑芝龙所在的残明势力,各方的注意力都汇聚在京津这一亩三分地上,郑芝豹却还要分出主力兵马赶来朝鲜,这耽搁大事了好不好?

    要是他现在带领的这支兵马要还停在觉华岛,满清就算要大举入关,也不敢倾巢出动的好不好?

    可他现在这么一走,不仅要救走沈器远他们,还要逼着朝鲜君臣把这些人的亲眷通通送交出来,那时间就要好一阵子耗这了。

    在郑芝豹看来,这根本不划算啊。

    虽然他现在接到的消息不多,可搁不住他有一个穿越者的老哥,郑芝龙给他的密信里自然没点透所有的事情,却也只透着一层窗纱了。

    郑芝豹名字很莽,人也的确不是很聪明,但他也不傻的好不好。

    两相参照,可是能看出不少真想。

    自己大哥神机妙算,早就料到京城守不住了,料到吴三桂靠不住,这才着手准备北上勤王。虽然他对吴三桂可能对满清险关纳降表示震惊,可这话是出自他大哥之“口”,大哥说是那就一定是。

    到时候满清跟定会大举入关,自己所在的觉华岛位置有多么重要,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可就是这节骨眼上,偏生沈器远这个不成器的来了这么一处,可把他气的啊这是……

    一个沈器远,这都耽搁他立下多大的功劳了?

    但甭管这么说了,他是赶不上好戏了。郑芝豹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全撒在了朝鲜人头上。战船先就闯进了江华湾,将朝鲜部署在那里的几艘战船轰成了碎片,然后派出数艘平地蜈蚣船和老闸船,溯江而上,直达汉城下。

    登陆的一个营的火枪兵也干净利索的击败了出击的汉城守军。朝鲜军的鸟铳兵也有一些,甚至在战斗力上都能被清军看在眼里,乃至历史上顺治时满清举族入关,以至后方老巢空虚,让沙俄钻了空子,满清为驱除沙俄,前后组织兵力两次与其先锋哥萨克作战,并战而胜之,内中就有从朝鲜征调的鸟铳兵。

    但朝鲜已被满清蹂躏了两次,火铳还能剩下一些,火炮就很稀罕僻见了。

    郑芝龙却枪炮具佳。大炮先轰,接着上重型的斑鸠脚铳及大斑鸠脚铳,然后才是火枪齐射,最后刺刀冲击,打朝鲜兵抱头鼠窜,具仁垕丢盔弃甲。

    李倧君臣发现打不过跨海而来的少量郑军,海陆都不是对手,郑芝豹威胁他们说,要不乖乖行事,他就驾着战船沿海狩猎。叫李倧君臣尽都大惊。

    郑芝豹要是带着战船沿海打游击搞破袭,李倧可受不了。加之朝鲜内部同情沈器远者甚多,李倧也清楚自己声名大堕,便只能改了主意。将沈器远等人乖乖的交给了郑芝豹。

    只是后者人数不少,兼之亲眷更多,还分属不同区域,想要统统送交过来,需要不短的时间筹备。

    汉城内就有满清的耳目,李倧很清楚,金自点甚至都跟郑命寿那个卑贱的奴隶有着直接联系。所以,他直接派使臣向满清求救来了。

    只是那个叫朝鲜君臣上下尽皆深恶痛绝的郑命寿的耳目,消息传递速度,可不是朝鲜的使臣能比的。后者才过海州,还没有赶到黄州,离平壤都还有大段距离呢,那消息就已经传到了郑命寿的手中。

    郑命寿得知大喜,忙向多尔衮禀报。

    盛京睿亲王府。现如今这里才是满清的权力中心,皇宫大内已经是过去式了。

    一个个王公贵族进进出出,“百僚车马会南城”岂是虚诞?

    “郑芝豹竟然去了朝鲜?”多尔衮脸上满是止不住的喜色。“这可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这些日子里他最烦恼的一个问题是什么?那就是留下多少人马看家。

    郑军盘踞于觉华岛,真跟一根鱼刺卡在了多尔衮喉咙里,叫他恨得牙根直痒痒。

    就郑军往日所表现出的战斗力,一个城里没有五七八百人如何防得住他们?而偌大的辽海,沿海城镇无数,真要每个点都守护下,没有三五万人难以善全。

    可整个满清才多少人马?扣掉了这些人,他能用在关内的军力就只多十万了。

    “十万兵能夺取中原的花花世界吗?就能一举击败李自成吗?”

    多尔衮可不敢想的太美了。

    但现在郑芝豹部主力被牵扯在了朝鲜,他就能松一口气了。

    哪怕大事告成后再撤回一些兵力回援关外呢,这都是可以的么。依照多尔衮对明军的了解,满清兵马每次击败明军后都能收降大批的军兵,而李自成军想来也是一样的。

    再则,八旗大军入关后,大批的包衣也能升格为兵丁,毕竟对比汉人军兵,这些包衣阿哈与满清的关系更亲密不是?

    只要大清在关内站稳了根脚,多尔衮相信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当然了,在如今局势之下,山海关吴三桂的选择就也更加重要了。这吴三桂若是愿意投效大清,那八旗入关就水到渠成,不然,吴三桂无论是依旧忠诚于朱明,还是投了李自成,那都是满清大业中的一大绊脚石。

    所以啊,这八旗南下一战,无论李自成、吴三桂、崇祯是什么局面,多尔衮都要是要打上一打的。

    “即便那吴三桂投了李贼,本王也必要南下。”

    “当初在明强李弱的时候,我大清数次入塞,极大地牵制了朱明的精力和实力,壮大了自己削弱了朱明不说,还为流贼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和发展壮大的良机。

    现在是李强明弱了,若不给李自成加以牵制,恐怕大顺真能轻取齐鲁,饮马长江。甚至是一举杀到长江之南去,明顺双边实力太失衡了,哪一方的实力太强大了,对我大清可不是好事情。”

    “王爷英明。”多尔衮之前的心腹,还有这些日子来被他拉拢来的人看到睿亲王主意已定,纷纷上前迎合着说。

    “不是本王英明,实乃天赐良机。汉人有句话说得好,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如今之际便是如此。上天把这大好机会摆在本王的面前,摆在了我大清的面前,本王若是不把握住这一入主中原的大好良机,本王就是我八旗之罪人也。”

    何况他本来就准备率军入塞,谁让满清缺粮食了呢?

    郑军放火烧田的事儿上,双方折损的士兵都不多,可满清却不得不承受产粮重地辽河流域遭受创伤的事实。现在满清有库里的积蓄打底儿,倒不至于饥荒,粮价也没跳到十两一石的地步,可人总要未雨绸缪不是?

    他年前就使人通知了范家,粮食,收购粮食。

    范永斗真是一个大功臣,二月里就传信过来说,粮食皆已经被其。被他分别运到了北直隶多地隐藏。

    就只等着八旗大兵上门取粮食了。

    可现在一个更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多尔衮踌躇满志,因为这一次要是计划妥当了,大清再次入塞就不用向原先那样来了又走了。

    之前唯一叫他头疼的就是觉华岛,吴三桂从宁远城都退下了,郑芝龙却依旧使人钉在觉华岛。让多尔衮如鲠在喉。可如今……

    “郑命寿!”多尔衮叫道。

    那位置在最边缘处站着的郑命寿脸上激动之色闪过,站出来利索的打了个千儿,“奴才在。”

    身为一个朝鲜奴隶,郑命寿从当年萨尔浒之战随军被俘之后,就毫无心理障碍的投效了建奴。因为朝鲜的奴隶不是人呢,可投靠了建奴后,郑命寿却能当人了,至少在面对朝鲜人的时候,他不仅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大人。

    二十多年来,郑命寿已经深得满清的信任。黄台吉两次征朝,郑命寿在沟通满清与朝鲜之间事儿上,作用很明显。甚至都被任命为代表满清的敕使。在满清与朝鲜之关系中扮演着特殊的角色。

    对后金(清)而言,他凭借自己独特的语言优势,以及对自己国家朝鲜的熟悉,为满清建立起一个情报网络,凡朝鲜国内的反清举动或政治变动,多无法逃脱郑命寿的耳目,成为满清控制朝鲜的有力帮手。

    另一方面,由于他出身低贱,借出使朝鲜之际,依仗清廷的政治权势,为自己家族谋取各种各样的利益,甚至是毫无止境,自然就与朝鲜君臣矛盾尖锐。

    对朝鲜而言,郑命寿是数典忘祖的叛徒,但摄于满清国威及受朝鲜国内亲清主和势力影响,只得对其忍气吞声。

    “你叫人迅速传信给朝鲜王,还有金自点,让他们慢点交人,慢慢的,最大限度的拖延时间。把郑芝豹给本王留在朝鲜。”

    “同时由你出使朝鲜,明面上对李倧他们施压,也帮他们一把。”制造个借口么。

    “但你最主要的还是盯着朝鲜君臣,别耍花招。”

    “奴才遵旨。”郑命寿喜笑颜开的,他这每去一趟朝鲜,总能挣的盆满钵满。


重要声明:小说“五千年来谁著史”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