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饲养全人类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天帝登基,始分日夜(二合一)


    道长生虽然年轻,却也已经懂得很多知识。

    修行一路,修内天地,十分注意心性,要突破洞虚大帝的境界,需要一路挑战天下各大顶尖强者,抵达有我无敌的气势,道心无暇。

    所以,基本上需要天下无帝的时刻,才有称帝的机遇。

    上一代帝者陨落时,甚至彻底隐世,当代的大地名宿圣地,年轻人才开始走大帝路,争下一代的天帝之位。

    而在有天帝的时代,要做到当世无敌....是几乎不可能。

    任何后来者,年轻一代人,都会因为那当世的天帝身姿,留下心障,形成一道心魔,如果不战胜心魔,难以突破洞虚大帝境界。

    但有天帝在位,你在不能突破的情况下,要以第六境洞天,打上天庭,挑战一尊恐怖的洞虚天帝....

    “老师,你在说笑吗?”道长生干笑了一声,“一尊新天帝镇压当世,我怎么可能上天伐帝?并且又不是暮年的衰老天帝,人家刚刚走上巅峰....”

    “放心,我们已经为你规划好了一条独特的成帝路线。”青藤地母摇头,“你只要认真读书就好了,学好数理化,打遍天下都不怕。”

    道长生:!!!

    他背着灰色书篓,大步走在翠绿树干上,幼小的身躯只感觉沉甸甸的,身上的担子无比沉重。

    书篓里面,装着几位老师为他提供的修炼秘籍,绝世秘籍的名字也十分独特,《空间解析几何,从入门到放弃》《微积分,从旺盛学到秃顶》,他只感觉前途一片阴暗。

    .....

    数日后,新天帝于天庭登基。

    入“大罗天”觐见诸位上古天帝,而后登基立朝。

    他接掌太阳元神,为开元天庭第二尊天帝,尊号为:“太初混元明圣山意大帝”,尊为:断天帝。

    帝座上,这尊盖世无敌的存在,正在上仙朝,

    “古老存在皆入大罗天,此后天地之间,再无九日,不可时刻九日循环,长明于天穹之中....故而,此方天地,当渐有日夜之分,白日朕巡逻天下,入夜,则漫天星辰,发散微光,照耀天地!”

    “巫族张无为。”

    “臣在!”

    “朕命你,为星辰之神,掌四象,管天空二十八星宿,井、鬼、柳、星、张....”

    这片天地,本来自道君的开天辟地起,到古神时代,现在开元天庭时代,就九日当空,没有黑暗过,一直笼罩在一片明媚淡金色的光芒下,万物欣欣向荣。

    可是现在这个时代,只剩下一日!

    一尊天帝,自然不可能每时刻苦的巡游天下,只能让星辰替代一半职责。

    于是,这片天地,便有了夜。

    帝座上,断天帝又微微沉吟。

    既然有了夜晚,漫天星辰,却不可无月。

    可月神,作为帝后,也进入大罗天中,延缓性命衰老...

    帝座之上,断天帝又道:

    “妖族焚腾,你天赋异禀,为十二先天古神陨落时,太阳血浇灌的一朵烈焰神花化形,灼灼生辉,甚至更胜古族,可为当代天庭之月!”

    焚腾浑身一颤,又连忙上前,双手做拜,“禀报天帝,臣虽元神也为一只烈焰神花,可也难以时刻散发光芒,有力竭之时,极其黯淡。”

    断天帝微微闭目。

    他又沉吟稍许,轰隆威严之声,响彻天界:

    “焚腾,仍可接掌月神之位!月神为满月,恒古照耀天空,你为新月,当有阴晴圆缺!无需时时而明,可有阴有晴,有盈有缺!”

    “天帝圣明。”

    天庭大殿中,焚腾一惊,不由得叹了一声不愧是天帝,能击败了自己,的确才思敏捷,竟然有这种创想,顿时心服口服,连忙称是。

    断天帝沉吟,又道:

    “既分日夜,星有二十八星宿,月有阴晴圆缺,一年也当有四季!”

    “人族虚薇。”

    “臣在。”

    “我命你为四季女神,分雨水点数,按照日月星的照射圆缺周期,掌时令,分二十四节气,立春、惊蛰、芒种、夏至、小暑....按照节气,以布天地雨季,为天地增添一抹多样色彩。”

    虚薇称是。

    此次上朝,为天地重立纲统,重建秩序。

    断天帝惊才绝艳,登基便以惊人的手腕,折服了许多天地间不和平的声音,一个个古老而隐世的圣地,开始献上贺礼。

    《西纪元》记载:

    【开元天庭,二百八十七年,断天帝登基,雄才伟略,大治天下,定二十八星宿,分二十四节气,自此之后,天地混沌初开,始分日夜,月渐有阴晴圆缺】

    .....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道长生正在书房里读书。

    书架上满满当当的书籍,他在算题,没有计算器,让他的脑壳有些酸疼。

    他忽然惊叹道:“太雄才伟略了....这是一个几百年不出的奇才!竟然为天下的纲统,划分了日月星辰,二十八星宿,二十四节气...”

    他赞叹着,仿佛见证一个新神话天帝时代的诞生。

    虚空中传来声音,“是很勤奋,雄才伟略,没有了九日循环,只剩下一个太阳,早上八点到晚上六点,他要每天工作十小时....但就是因为这样强势勤奋的天帝,不是昏君,用来大闹天庭,才对你有一点点的小难度。”

    道长生脸又黑了。

    又一年,道长生十四岁。

    这时的他,已经突破第四境紫府,抵达了第五境道宫。

    十四岁的道宫境,前所未有!

    这是足足五尊旧时代的古老存在联手,辛苦培育出的弟子。

    空气中,终于传来青藤地母的声音,“不要再看书了,你已经十四岁,该踏上走大帝之路,一路挑战强者,没有强者是读书读出来的,

    天帝是一条血淋漓的道路,你现在该从建木的众城开始闹起,一路大闹出去,大闹整个凡间,然后该树立一道旗帜,占山为王,然后招兵买马,反了开元天庭。”

    道长生彻底脑壳嗡嗡作响。

    我才十四岁啊!

    我还是一个孩子,会被活活打死的!

    ......

    建木上有六个城池,分别由各大种族的宗派把持。

    建木开天城是古老的人祖宗派分支之一,开天建木宗建立的,此时熙熙攘攘的城门口,出现了一个可爱的小孩子,粉雕玉琢,或许是常年读书,没有太阳照射的原因,皮肤白皙。

    并且,更奇怪的是,他晶莹剔透的皮肤上,竟然没有一丝丝毛发,仿佛毛发都无法穿越他坚韧的皮肤一般。

    他没有睫毛、没有眉毛,像是浑圆的锃亮小光头,戴着一个灰色兽皮小圆毡帽。

    他来到了开天建木宗的宗派门口,由于多年没有经常与人交流,有些羞涩,憨态可掬,“各位姐姐,我找一个叫做木愿成的男人,就说一个青衣然生出的孩子,过来找他。”

    “哪来的小孩子,好可爱啊!”

    “粉嘟嘟的小脸,好想捏一下,他还害羞...”

    周围一些女修士,顿时萌心大发。

    过片刻后,道长生被带到了恢弘到极点的开天建木宗内。

    碧绿枝干扭曲的藤蔓中,一尊尊仙宫耸立,仿佛一片人间仙境。

    演道场上,一个男人缓缓转身,满脸愧疚,看着这个稚嫩的孩子,万分苦涩,“我对不住你的母亲衣然,但是我当时不能随着她离开,因为那个时代,各大天骄争帝,我是我们宗门的天才,我父亲不许,宗门不许,我如果离开,必然引起追杀....而现在,我是开天建木宗的宗主。”

    “没事,父亲,我不怪你,我来看你了。”

    道长生露出孩童般青涩的笑容,生涩而紧张,想要拉着父亲的大手,纯真善良,“我只是想来,看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我听说你又为我娶了几个后妈。”

    木愿成看到青涩懵懂的孩子,内心徒然一酸,觉得自己封闭了多年的冰冷内心,隐约破碎了。

    他忍不住道:“我这些年,的确是受到了父亲的强迫,娶了十三个妻子,以后她们都是你的母亲了,我接下来介绍给你...”

    轰!!

    木愿成一巴掌被狠狠拍飞出去,狠狠撞塌了一面城墙,牙齿碎了一地。

    “哼哼,终于交代出来了!你这个可恶的渣男!”孩童的声音稚嫩青涩,一股恐怖的气息能量从丹田蔓延全身,一寸寸膨胀!

    一米、

    两米、

    三米、

    他粉雕玉琢的手臂,猛然鼓起一片片青筋、大快大快古铜色肌肉如老树盘根,扭曲成个个黑色疙瘩,一根根粗壮血管,如黑蛇在皮肤上缓缓鼓动。

    呼呼呼呼!

    他身后隐约有一条黑龙虚影在盘旋,仿佛混天绫一般缠绕。

    这一尊十几米的恐怖光头巨汉,顶天立地,粗重的喘息声,仿佛呼吸之间便有雷霆,引起大片震风,身后缠龙,肋下徒然伸出八条手臂,仿佛传说中,那一尊与帝争神的巫祖。

    “我要打喜你!为娘亲出气!”

    他还年轻,才十四岁,声音奶声奶气,脱离不了稚嫩。

    铮!

    一刹那之间,气势冲天。

    惊动了开天建木宗的一尊尊洞天第六境的隐世老怪物。

    “什么妖魔?”

    “怪物!竟然生得如此扭曲,竟敢在我宗门撒野!”

    “只是区区第五境...”

    三尊气息磅礴的强者走出,他们都是开辟宗门时极其古老的存在。

    “快放下我们的宗主,饶你不死!”他们纷纷大喝,恐怖的气息炸起,腾空而起。

    嘭!

    数道恐怖的道法袭来。

    这个恐怖的巨汉身躯,顶天立地,竟然狠狠一巴掌,他手掌纹理惊人有一重重道纹,仿佛拳头化为一枚奇妙道印,狠狠一砸,瞬间他们的道法被瓦解,化为玻璃一般碎裂开。

    道长生自己也惊呆了,自己真的能越级而战?

    能依靠术算,找到他们道法构建的破绽节点,分解道法?

    他眼睛一亮,顿时意气风发,想起了老师的那一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哈..

    原来我已经那么强了?

    “这是什么怪物?万法不侵!?”

    “不,他看穿了我们的道法,击碎了薄弱处!”

    这些洞天境的古老存在,都纷纷露出一抹不可思议。

    这个怪物才道宫境,竟然能越一个大境界,与他们这些洞天境的老怪物交手。

    “混蛋!你们这些老头子,也要拦我吗!”道长生大吼,他的语气稚嫩青涩可爱,带着奶音,却很生气,“我老师对我说,这种渣男,就要重拳出击,抓到我母亲的面前,磕头谢罪的。”

    你的儿子?

    这原来是我们家的孙子,重孙子?

    周围的隐世老怪物一颤,愣住了神,看向被狂揍的木愿成,满脸质问。

    木愿成一脸悲愤,大声惨叫,大口大口吐血,“不要相信,这是个冒牌货,我哪来那么大的孩子!!算算当年的年纪,我儿子才十四岁啊...你看看这大光头!这个强壮到恐怖的大块肌肉!他的手臂和我的腰一样粗...”

    噗!

    狠狠一脚踩下。

    哇啊啊啊!

    木愿成叫得更惨了,明明有道法护体,都感觉腰都被踩断,大口大口喷血,“这个体重,他只怕已经有三千多斤了,你们见过三千斤的孩子吗!?”

    嘭!

    一下子又飞出去。

    “对啊!我才十四岁,我还是个孩子!!”道长生声音稚嫩,很生气的样子,“呜呜呜,我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爱母爱,我十多年来一直在读书,做一个饱腹经纶的读书人,这种感觉,你们这些大人能体会到吗?!”

    嘭!

    古铜色肌肉拧紧的手臂,粗如参天古树,狠狠抡起父亲的双脚,就是一顿狂甩。

    “我的其他同龄人,从小都在父母的关怀长大,现在甚至还在上私塾,吃着糖葫芦,摇着拨浪鼓,而我从小就没有父母的关爱,一直在读书,一直在读书....”

    他说着说着,自己都窝囊的哽咽起来,“哪怕我是老实巴交的文弱读书人,从来没有打过架,也忍不住要揍你这种坏父亲了!”

    你十四岁?

    十四岁能长成这样?!

    你还是一直读书,从来没有锻炼过的文弱书生?

    众位隐世长老眼皮子疯狂抽搐,都惊呆了!看着一个十几米高的爆炸强壮肌肉兄贵巨人,一个锃亮的凶悍大光头,头顶上还布满一根根青筋。

    “渣男,我要抓你,去我娘的宗门谢罪!”他稚嫩的声音大吼一声,大步流星,踩踏了无数宫殿,又一巴掌拍飞了身后的各大长老攻击,扬长而去。

    “那是什么?”

    “好恐怖的巨人。”

    整个建木的城池上,出现了巨大的动乱。

    “光是身躯就如此强悍,万法不侵?”

    “我没有看错吧,他的手上捏着开天建木宗的宗主?”

    而这个怪物扭头,走向开天建木宗的另外一个妖族城池:太蛇北城。

    他来到太蛇妖宗的宗门,一路杀了进去,找到了被宗门因为犯下大错,禁锢了十四年的母亲,她已经沦为了凡人,白发苍苍,几乎濒死。

    “你这个渣男,磕头谢罪!”

    他压着整个木愿成的头,疯狂磕头。

    然后他磕头磕到晕迷后,道长生看着颤颤巍巍的老迈母亲,一把她抓起来,撞飞了一个个太蛇妖宗的修士,大步离开,“娘亲,今日,我便带你杀出建木,下落到凡间中,去找一个地方占山为王,一起好好生活。”

    铮!

    “挡我者,死!!”

    他一路杀了出去。

    沐浴鲜血,经历了极其惨烈的一战,足足从天亮打到天黑。

    他一路顺着建木,向下奔走,路过一座座城池,都被通缉,一个个洞天境的古老存在纷纷走出阻拦,引得巫、妖两族全力出手,不容许当年两族的耻辱离开。

    过了十多天后,他才杀出那一片土地。

    他的母亲漫天白发,异常苍老,颤颤巍巍看着这个肌肉巨人:“你真的是我的儿子,他才十四岁啊...”

    “学习使我强壮,使我变成伟人。”

    道长生面色平静,浑身的能量迅速回涌丹田中。

    一瞬间,他的身躯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寸寸急速缩小,又变成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可爱小孩,精致得像是洋娃娃,“刚刚这是我的战斗形态,巫族的天地法相!”

    “巫族的天地法相?我怎么不知道?”母亲忍不住问。

    “因为现在的巫族,修炼的都是一条错误的路。”

    道长生小小的手臂拉着母亲的老迈手掌,大手拉着小手,缓缓顺着碧绿的大地山川前行,稚嫩道:“娘....这些年你受苦了,但你的元神修为,被废掉了没事,我能带你修炼身体的力量....学习,使我们强壮!!”

    哗啦!

    一片微风吹拂草地。

    沐浴阳光之下,一片静谧。

    宁静树林中,一对母子历经十四年,终于重新走在一起,道长生静静拉着母亲的手掌,如初生的婴儿,带着淡淡的眷恋的幸福笑容。

    他依稀记得当年。

    自己的母亲在自己刚刚出生的时候,那一句满是悲愤绝望的沙哑声,舍弃自己孩子的那一句话,已经成为了他十四年来难以忘记的一道心墙:

    “我这一生,天资聪明,竟然困于红尘之中,背道而离,舍去了道,也舍弃了长生....他就叫道长生,就像是我舍去他一样。”

    努力了那么多年,终究还是有了回报。

    道长生忽然笑起来,内心有淡淡的复杂。

    他忍不住越发拉紧了母亲的手臂,笑得灿烂,“娘,你的道,你的长生,就像是你的儿子道长生一样,重新回来了,来再次走上求道的生涯吧...”

    “我的道,我的长生...”

    母亲沉默低头,看着才十四岁的孩子,忽然心头一酸,他的稚嫩肩膀上,背负太多太多了,更或许,一开始就不该为他取名道长生。

    虽然自己不知道他这些年经历了什么样的奇遇,才能来到这种强大的地步。

    “娘,这是修炼的绝世秘籍,你可以先看看。”

    道长生忽然起来羞涩。

    他像是一个孩子把自己多年来的珍宝,给自己的母亲炫耀,从窍穴的内空间里拿出了一个书篓,递出了一本翻得破旧,满是笔记涂鸦的书籍《线性代数,从入门到入土》,交给母亲随便翻阅。


重要声明:小说“饲养全人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