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市井之徒 第0725章 这是报复


    回去的路上还是与叶盛美一起,尚扬是打听到她所住的度假酒店,特意在旁边要了一栋别墅。

    虽说是一起。

    但叶盛美始终保持沉默,眉宇间难以掩盖她的三分火气,抛开一切不谈,她是个女人,而女人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表露心意,就落了下乘,除了对尚扬的愤怒之外,之所以这样还是感到不好意思,丢脸。

    尚扬也很无语。

    哄女人的功夫天生就不是很擅长,尤其是与自己没有丁点关系的女人,更不知道应该怎么把她哄开心,最后眼睁睁看着叶盛美头也不回的走进别墅里,只能叹息一声:走就走吧…

    别墅都挨着,准确的说,楼与楼之间不过隔了一道墙而已。

    别墅里灯火通明。

    丁小年和李龙都坐在客厅里焦急等待消息,通过叶盛美得知郑海明消息的事情太关键,涉及到未来情况发展。

    “怎么样?”

    “怎么样?”

    两人见到尚扬回来,几乎是同时开口问道。

    “坐下说”尚扬走到沙发,坐下来,把今夜发生的事情大致讲一遍,当然,把与叶盛美调情的故事给隐去,只是谈重点和轮廓。

    “郑海明有些嚣张啊…”

    丁小年听完,深沉的说了一句,也确实,从郑海明的一系列表现都可以看出,他根本没把尚扬放在眼里。

    “想要找史先生,只能通过郑海明?”

    李龙死气沉沉的开口,并不在意郑海明是否嚣张。

    自从知道身世,得知过往之后,他心里就压着一块石头,这块石头足以让一个普通人崩溃,他之所以还算镇定,完全是仇恨二字在支撑。

    尚扬抬起手放在李龙腿上拍了拍,从语气中不难听出其中蕴含的决绝,就像当初自己得知身世之后的状态,有愤怒、有仇恨是对的,可一旦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影响了心志,很容易错上加错。

    “目前得知的信息是,郑海明对这个史先生也是推崇备至,而在其他渠道,没有任何人提到过史先生三个字,办法一定比困难多,只是需要些时间而已!”

    李龙也知道尚扬是在让他宽心,想了想,没再开口。

    “目前只能想办法找到郑海明,由他亲口/交代,所需要的过程就是看花多长时间能找到他!”

    丁小年总结道。

    尚扬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目前找不到郑海明,电话里说什么都是虚的,只能想办法通过谁把郑海明约出来,有个见面机会,这样才有下一步话题,原本计划通过叶盛美约出来,可今天叶盛美已经把电话拨过去,再通过她就不大现实。

    尚扬沉吟片刻又道:“来的路上我看广告说有个游轮,一共三天,往公海方向去,三天之后在新门靠岸,咱们去看看…”

    找到郑海明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就利用这几天时间放松放松,帮他缓解心情。

    “你安排吧!”

    李龙简洁说出四个字,随后直接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向楼上走去。

    听到关门声。

    丁小年摇头叹了口气:“命,都是命,什么东西都是命啊,身世的问题不解开是个结,解开之后是个无底洞,如果拖的时间太长,都容易得心病”

    尚扬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如果当初自己不是做了高强度的工作,每天用“训练”来填满自己,将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也难以想象,如果继续在水果摊上,有时间胡思乱想早就精神抑郁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发动关系,找人吧!”

    尚扬也变得有些低落。

    他望着天花板,还有一件事没对两人说,就是郑海明说“你就是个井底之蛙”他能说出这句话自然是有底气,究竟是什么地方给他的底气,让尚扬极其好奇,也想看看井口之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没说出来,是担心他们有压力。

    ……

    凌晨十一点钟。

    三沙市酒店。

    “咯吱”

    传来一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郑越低着头、耷拉着脑袋,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走起路来也亦步亦趋,抬着两条沉重的双腿向前蹭,他走过玄关,出现在客厅之内,看到沙发上坐着的郑海明。

    “爸…”

    其实郑越不是很怕郑海明,有母亲护着,以前无论做出任何事,母亲说一句“我的心肝宝贝”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今天纯粹是被打了又无力反抗,没什么心情,以至于看父亲都战战兢兢。

    郑海明见到郑越的样子,心碎的声音阵阵袭来。

    虽说很想在他面前扮演严厉父亲的形象,并且这么多年从未成功过,但这并不代表儿子能被外人欺负,接到电话是并没觉得有多大的事,小孩子打架而已,再者说,还有那么多朋友在身边。

    最多是挨两下,气不顺罢了。

    现在这幅惨样着实出乎人意料。

    “都是尚扬打的?”

    “恩!”

    郑越四十五度角看着地面,即使事情已经过去几个小时,还是没能彻底消化,今天应该是通宵达旦狂欢,却变成了狼狈收场,简直天壤之别。

    郑海明在心里骂了一千遍尚扬,可作为一个理智的人知道,当下绝对不是去找尚扬的时机,也就白家的那两个傻帽才会做困兽斗,最后把尚扬惹急了,他们命也没了,聪明人要懂得放长线,钓大鱼,时间拖的够久,打人才疼。

    “行了,坐下吧!”

    他很想继续严厉,可看儿子的样子怎么也严厉不起来,又道:“吃一堑长一智吧,现在挨打,就要想着将来怎么打回来,他也是人,你也是人,他打你一巴掌,你为什么不敢打他一拳?”

    听到这话,郑越更觉得委屈,眼睛又红了。

    辩解道:“我怎么跟他打?你是没看见,他身上都是刀疤,得有几十道,还都是肌肉,你叫去的那个何哥装逼一流,上船先介绍自己,还让我叫哥,最后整一句,什么问题等把尚扬解决了再说,看起来像是解决问题的人”

    “可跟尚扬一照面就被打的连屁都不敢放”

    “我那么多朋友在场,他带去的人也在场,可那个何哥脸蛋都快被尚扬打的冒火星了,不也没人敢动?何哥说的最有气势的一句话就是,你不要欺人太甚,然后尚扬扇一个嘴巴问他一句,最后躺地上蹬腿,也没说出来欺人太甚他能怎么办!”

    “你…”

    郑海明登时被噎的哑口无言,他能想象的到尚扬打电话,一定是游艇上的问题暂时告一段落,可万万想不到是以这种方式告一段落,别说在现场,即使现在听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太丢人了。

    深吸一口气,气势十足道:“别人是别人,你是你,你是我儿子!”

    “别打了就要想着怎么才能打回来,你连要报复回来的气势都没有,以后出门别说姓郑!”

    郑越见父亲生气,再次把脑袋歪到一边,再次不说话了。

    郑海明缓和了几分钟,觉得儿子现在这样,再说他着实有些不好,主动转移话题道:“叶盛美怎么在游艇上,她和尚扬一起上船的?”

    提到叶盛美。

    郑越心里五味杂陈。

    对这个女人兴趣十足,谁成想她最后跟自己父亲认识,像是自己的长辈。

    “不是,她之前就在游艇上,装绿茶婊,还要跟我怎么样,一直拱火让尚扬打我”

    郑海明微微皱眉。

    郑越补充道:“不过之前应该不知道我是你儿子,后来说出来之后,她也拦着了!”

    最后一句话说的还算公道。

    郑海明眉头舒展了,脑中不由想到叶盛美的样子,确实是尤物,是个男人都无法抗拒她的妩媚,尤其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突然开口道:“你喜欢她?”

    郑越一愣。

    随后摇摇头,不懂父亲是什么意思,否认道:“不喜欢!”

    “喜欢是对的,她今年年纪不大,比你大个五六岁而已,叶盛美结过婚,不过一直没孩子,前夫叫江涛,与尚扬也有些矛盾,江涛背后还有一股势力,那时候我们能坐在一起吃饭,对叶盛美也有几分尊重,这几年来江涛时间忙一直顾忌不到,就和她联系几次…”

    “不过,她都不清楚江涛是什么实力”

    “听人说,叶盛美一直想要寻求尚扬庇护,只是尚扬的伞太小,没办法庇护她”

    郑越缓缓转过头,眼里满是诧异,搞不清楚父亲说这些干什么。

    以前父子俩一年说话不超过百十句,今天有点多。

    郑海明也不解释,有些事心知肚明就好了,说的太多没有意义,又缓缓道:“明天有一艘游轮会从这里出发,叶盛美应该也接收到邀请函,我恰好有些生意也要在船上谈,你时间不忙,我可以带你上去!”

    郑越更懵了。

    还是搞不清楚什么意思,怎么提叶盛美,还提自己?

    郑海明看出郑越不明白,但身为父亲,怎么能把话说的太直白?尤其是与儿子。

    站起来走回卧室,一边走一边道:“这种女人娶进家门是不可以的,不过男人嘛,风流并没有什么错…”

    说完,也恰好走进卧室。

    郑越想了又想,猜了又猜,眼里终于冒出亮光,这是…报复啊!


重要声明:小说“市井之徒”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