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苏厨 第七百零五章 小人之心


    第七百零五章小人之心

    吕惠卿宅邸,邓绾急匆匆的来了。

    吕惠卿这几年就是王安石的影子,安静守分,但是其影响力,却不是新党其他人能望其项背的。

    军器监的重要性,远大于司农寺和台谏。

    因此虽然新党内部斗得不可开交,却都是在争夺第三把交椅。

    稍微有能力和资历的韩绛,被文彦博牵制了太多的精力;新锐中的章惇,才刚刚从荆湖回京,出任知制诰一职。

    至于曾布和吕嘉问,早已咬得鸡飞狗跳。

    还有一个蔡确,蔡确因苏油推荐,留任渭州,而后韩绛任陕西宣抚使时,蔡确设宴款待,作诗称赞韩绛是“儒苑昔推唐吏部,将坛今拜汉淮阴。”

    将之比作韩愈和韩信,挠着了韩绛的痒处,推荐给了韩维。

    韩维又将他推荐给王安石。

    王韶在秦州胡乱上奏屯田,被反对派抓住痛脚,王安石派了好几人去都没有摆平,最后派蔡确调查,方才保住了王韶。回来后加直集贤院,迁侍御史知杂事。但是也才刚刚出头而已。

    因此郑侠的事情一出,邓绾作为“机灵人”,立刻就先来拜访新党第二号人物吕惠卿。

    吕惠卿出来:“呵呵,文约来了,军器监最近又弄出了新花样,搞出了一种刺刀,苏明润说这东西是古代兵器‘錡’和‘厹’的结合体。”

    “你看,还真给找到了。‘錡,矛属,齐刃如凿。’《诗·召南·采蘋》所谓‘既破我斧,又缺我錡。’是也。”

    “厹,则是三棱之矛。《国风·秦风·小戎》所谓‘厹矛鋈錞,蒙伐有苑。’孔颖达疏:‘厹矛,三隅矛,刃有三角。’”

    “此物可谓大伤天和,苏明润又添加了三道血槽,加工难度大了不少,不过被刺之后伤口古怪,几乎无救……”

    邓绾科举名次比吕惠卿高,《诗经》可以说倒背如流,不过如今却阿谀道:“吉甫看重的是国家大事,诗词文章,小道而已。不过如今不是谈论《诗经》的时候,吉甫,相公危矣!”

    吕惠卿大惊:“为何?”

    邓绾说道:“我在台谏听到的,说郑侠夺台谏饭碗,借检讨时报的机会,往官家的报筒里塞了一幅流民图。官家看后震怒,召相公和苏明润入宫切责,没一会儿,苏明润空着脑袋抱着幞头出来了,相公被留下继续谈话。”

    吕惠卿放下手里的《诗经》:“相公定需急召我等,走,去他宅邸。”

    邓绾赶紧拉住:“明公,去是一定要去的,不过去之前,是否先商议一下对策?”

    “哦?”吕惠卿目光闪烁,缓缓坐了下来。

    一声明公,邓绾的心思昭然若揭,这是不看好王安石,准备投靠自己了。

    邓绾说道:“明公,相公当政已然五年,在我朝已经是难得的殊遇,之前数次辞职,都是官家恩诏挽留,不过这一次嘛……”

    吕惠卿沉吟一阵:“这次事情,你觉得会是谁搞出来的?”

    邓绾说道:“如今朝中,王相公一去,明公的最大对手,就是苏明润。明公去位,他也能得到不少的好处。”

    “来时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不管事情是不是他闹出来的,有一条他始终绕不过去,那就是郑侠乃是监安上门,名义上是他的手下。郑侠私发疏奏,这就是干法博名!我们台谏大可以以此为攻击点,揪住不放,让苏明润避嫌!”

    吕惠卿摇头:“苏明润不是局眼所在,新法才是我们的根基,如果相公去位,最关要处,是要稳住陛下继续推行新法的决心。否则就算上台,也难得安稳。”

    邓绾说道:“道理是如此,不过事有缓急,如果朝堂上没有我们的人,任由冯京他们作为,还有我等出头之日吗?首先得把持住位置,方有能力与之相抗啊!”

    吕惠卿说道:“冯京王珪之辈,泥塑木雕而已,不足成事。苏明润,名声太好,必然顾惜羽毛,文约所言,倒是有些道理……”

    邓绾大喜:“弹章就在我袖中!我这就去联络同道,为明公造势!”

    “不!”吕惠卿赶紧制止:“如今情形,你我先要竭力为相公辩诬,表明立场!”

    “这样,一会儿先去见公子,发动同志,变化姓名,投匦上书,挽留王相公。”

    邓绾说道:“公子?明公别忘了,当年相公与其婿蔡卞论朝中人才,说可为宰执者,除了明公,公子也算一位。”

    吕惠卿笑了:“那是,王元泽的才学,本就可观。不过被苏家人打压得太惨,以后怕是没什么机会了……正好借他才力,提出对免行法的改良,免行法乃苏明润首倡,想必王元泽必然愿意亲自捉刀。”

    免行法虽然是苏油提出来的,但是除了开封府,都是市易司在执行,吕惠卿此举看似针对苏油,其实还有更深层的心思,就是挑起王雱和吕嘉问的矛盾。

    既让王雱打击苏油,又让王雱多一个敌人,一石二鸟。

    邓绾说道:“那郑侠如何处理?”

    吕惠卿恨道:“此辈宵小,我早就提醒过相公要小心,相公就是不听,既然敢于干法,就别怕被毁去一世前程!”

    邓绾拱手:“正当如此!”

    吕惠卿心底暗暗得意,真要是自己上台,郑侠就是一步妙着,明里是打击苏油,可实际上,这人到底是王安石的人,而且和王安石的弟弟王安国,交情颇厚。

    他的心里,现在最大的对手,不是什么蔡确,韩绛,甚至都不是苏油。

    如今机会到来,自己政坛上最大的对手,是之前一直任劳任怨,尽心辅佐那个人!

    两人又商议了良久,吕惠卿心里已经盘算出了好大一盘棋,脸上却不动声色:“走吧,去相公宅邸,先见王元泽。”

    王府,王雱正在临帖。

    公子的形象,关键时刻是不能丢的。

    见吕惠卿和邓绾联袂而来,王雱眉头微皱:“你二人为何走到一处?”

    看着王雱的做作,吕惠卿心中鄙视,表情却很自然:“路上遇到的,相公已经回来了?今日之事,想必公子已经知道了吧?”

    王雱将笔放下:“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真不知父亲为何如此看重他。干违法纪,越级上奏,连苏明润都不敢,他怎么就敢?!”

    邓绾连忙拱手:“公子,明日我就与蔡持正一起弹劾他!”

    王雱冷眼看着邓绾:“弹劾一城门小吏?御史台是有多闲?直接下狱法办就是了,该被弹劾的,另有其人吧?”

    吕惠卿心下暗爽,给邓绾使了个眼色,邓绾赶紧说道:“那就该是苏油!身为上官,御下不严,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刺配都是轻的!”

    “好大喜功,靡费擅举;首鼠两端,希图自进;徒有虚声,动摇君上;搜求异术,陷君诡道;明推新法,暗事阻挠;纵容子弟,怨谤朝堂;结交奸贼,互引奥援;魅惑两宫,贿赂内臣;大兴土木,流失国用;举倡恶法,怨声载道;重遇商贾,滥博贤名……随便列举,都是不尽的罪名!”

    “放你邓文约的狗屁!”

    就听门外一声怒喝,却是王安石和章惇到了。

    章惇须发皆张:“苏明润纵然一万个不是,也不是你邓文约这摇舌小人可以置嘴!”

    邓绾转身冷笑:“那就还有一条,勾结模棱之人,以备反复之需!”

    章惇是什么脾气,两步上前,揪住邓文约的胸口,就要报以老拳。

    别看章家出的都是学霸,那也全是能打的学霸。

    “够了!”王安石一声怒喝:“都给我坐下!”


重要声明:小说“苏厨”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