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一百零二章 你根本不懂海神!


    回到小琼峰,入了丹房中;

    李长寿又用仙识欣赏了几眼,自己为酒玖师叔打造的那套‘阁楼防御阵势’。

    果然,若非自己留下一缕‘后门’,也无法看透那层层光壁……

    经此一遭,小师叔在山门内的安全系数,得到了相对较大的提升。

    虽然花费宝材确实多了些……

    但绳命的价值,却远非这些宝材所能估量!

    算算自己如今有牵扯的‘友’,酒玖师叔、酒乌师伯、万林筠长老……

    再算上半个有毒师妹;

    如今‘友’的数量,已经有些超过他预期。

    后面还是要注意下,免得因为结交的道友太多,而被卷入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中。

    随后,检查了下小琼峰各处阵法,观察了一阵门内各峰的动静;

    感受了片刻师妹修行时露出的道韵,偷偷瞧了眼在草屋中努力修行的师父……

    确定一切如常,李长寿这才开启丹房外围的困阵迷阵,留下一缕心神守着本体,大半心神降临在纸道人身上。

    现下,当务之急就是了断南海海神这个因果,绝不能再让海神教放任自长、野蛮扩增……

    在地下岩脉的空隙中,慢慢睁开双眼;

    李长寿检查了下这具纸人身体上的测感石,以及身周简单布置的少许阵法。

    很好,没有被人发现……

    稳固纸道人气息,李长寿在地下施展遁术,从千丈深,上升到了百丈深。

    地下百丈这个深度,也是经过他仔细琢磨过的。

    这个深度,土遁速度较快,不会在地面留下气息扰动,也不会遁着遁着,撞到一些坚硬的宝材矿脉……

    虽然真的撞上,也有可能因此发笔横财……

    李长寿此时,正在东胜神州与南赡部洲的交界区域,路过妖族的少许地盘,迅速接近南洲俗世。

    为了提升安全系数,李长寿这次选的路径,还是此前曾走过的那条路……

    仙识扫过,山山水水迎他送他,来去匆匆;

    心念微动,又见到了似曾相识之景。

    譬如经常出现的炼气士斗法,譬如那并不罕见的山妖精灵厮杀;

    那处雄关的战事总算停了,城墙都被染成了暗红;

    而那对奔向了爱与自由的叔嫂,李长寿也在一处山林边缘,凑巧找到了他们的踪迹。

    只是,叔叔还在,嫂嫂已经没了踪影,多了一名少年在附近砍柴生火……

    这大概就是俗世红尘吧。

    土遁两日,李长寿在俗世某处大城的地下,找了个隐蔽角落,换了一只赶路的纸道人;

    纸道人的仙力无法自行恢复,因为赶路白白浪费掉一只纸道人的战力,自然是不划算的。

    这般只走不停,李长寿又用了七八日的功夫,才慢慢接近了自己……

    什么自己不自己!

    那南海海神教之事,跟他本来就没什么关系!

    如果能把这些香火功德退货,换来南海神教无后果的消亡,那李长寿必然举双手赞成。

    南海神教此时规模并不算大,主要分布在南海边缘的城镇村寨,大多都是渔民会供奉海神……

    李长寿最先选择的落脚点,是南海神教势力边缘,一处坐落在平原上的普通镇子。

    这里大概有五六千住户,有不少商贩落脚歇息,也算较为繁华……

    在贯穿镇子的大路上,能看到一些,类似于牛马之类的温和‘走兽’,拉着一些车架,送人送货。

    海神教的一座庙宇,就建造在小镇南侧,挨着此地的大路。

    那里香火鼎盛,外出、归家之人,大都会来此地上柱香,祈求一路安宁。

    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暗中观察了几个时辰后,李长寿总算舍得,在密林中钻出地面……

    此时这只纸道人的形象,是一名白发白须、慈眉善目的老道士。

    一身灰白色的洁净长袍,头束道箍、端着拂尘,走路都如同飘在地面,像是一位仙气满满的世外高人……

    李长寿先在镇子中逛了逛,不少凡人都对他投来视线;

    此地算人族俗世的边缘地带,民风较为淳朴,大家对这种形象的炼气士所见也不多,眼底都带着几分好奇。

    除却好奇,镇民们也展露出了自己的热情。

    路过包子铺,有商贩送来热气腾腾的包子;

    走过茶馆前,又有跑堂的小伙,端一杯热茶笑着打招呼;

    偶然路过一处雅致的小木楼,上面一扇窗被推开,有只撑窗的短棍不小心落了下来,窗后的小娘子掩口轻笑……

    李长寿浑然不见,漫步而过,渐渐靠近了南海海神的庙宇。

    这庙修的,并不算气派。

    其实就是一座四方的院子,在院中立起了一尊丈高的石塑。

    入了院门,李长寿仰头看着这尊,面容、身形,与自己本体模样十分相近的神像,心底也是一叹。

    也是自己本领未到,还没修成让人记不住他形貌的神通;

    当时被天劫天罚轮番劈砍,身受重伤又陷入飞升感悟之中,李长寿确实无法顾得上这些细节……

    只能在此时,想方设法补救。

    “哟?您从哪里来?”

    院子角落突然传来一声招呼,有个身形偏矮瘦,身穿一身脏兮兮破道袍的‘炼气士’,小跑着赶了过来。

    此人修为似乎只有炼气境三阶,仅能勉强施展一些威力微小的术法;

    他在院子角落摆了个求卦、解卦的摊位,顺道卖一些价格不等的‘长香’,应是在此地混口饭吃。

    但,李长寿却是浑然不敢大意。

    这人有可能,就是西方教安插的眼线,还有可能是颇为厉害、自己也无法看透的高手……

    尽管后面这种情况的概率并不算大。

    总之,步入海神教的影响范围,李长寿会时刻提醒自己,必须事事小心。

    这老卦师快步而来,离着还有三丈,李长寿就已做了个道揖……

    “这位道友,贫道有礼了。”

    “这个?”

    老卦师先是怔了下,那双不大的眼珠转了一圈,立刻像模像样地做道揖还礼,笑道:

    “道友多礼,道友多礼。

    道友您这是从哪里来,来我们这小庙有何贵干?”

    李长寿回道:“贫道远游至此,见此地香火鼎盛,但这庙里的尊神,贫道却是从未听闻过,心中有些纳闷,便过来瞧上一瞧。”

    这老卦师皱了皱眉,“您难道就没听过海神大人?”

    李长寿摇摇头,笑道:“贫道只是初来此地罢了……”

    “老人家!莫要在我们海神面前说这种话!”

    老卦师轻喝一声,板着脸大声道:“我们海神之名,天下皆知!

    老人家,当着海神神像的面,还望您慎言慎行。

    前段时间,就镇上的那个富户,就是因为冒犯了海神,在这里说错了一句,结果第二天,自家喝了一杯酒就醉死了,他刚娶的小娘子就成了寡妇!”

    李长寿:……

    “哦?这海神竟然如此灵验?”

    “那可是,”炼气境的老卦师得意笑了几声,有香客也在旁搭腔应喝,连说就是如此;

    随后,这老卦师就顺着刚才的话头,滔滔不绝地讲起了……海神的故事。

    有十多个前来上香的凡人,也在旁边聚了起来;

    老卦师说故事时,这些凡人就不断开口应喝,每个人都是煞有其事,如亲历过一般。

    李长寿耐着性子,听着老卦师嘴里不断蹦出来的‘传说’,心底不断抽搐。

    当前,在南海附近,有关南海海神流传最广的几个故事,分别是:

    《海神大战鲤鱼精》、《海神六戏小龙女》、《海神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海神带来了鱼群》、《信海神,得大力》……

    不管别人信不信,这里面哪怕一个拟声词,李长寿都是绝然不信。

    他绝对什么都没干!

    与女鲤鱼精、小龙女,根本见都没见过!

    还有那个与海神有感未婚先孕的少女,能不能仔细查一查前因后果,他可承受不起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这老人讲了半天,也是有些口干舌燥,见李长寿一直不说话,也就轻哼了声。

    “咱说的这些,您可听明白了?”

    “听是听得了,明白倒是有些不明白,”李长寿露出少许微笑,此时这慈眉善目的模样,还算有几分亲和力。

    李长寿语重心长地解释道:“聚拢香火,也是修行之法。

    我观此地,似乎并未有什么神迹。

    这位道友,你所说之事,是否也有夸大其词之嫌?”

    老卦师顿时一瞪眼,高声喊道:

    “夸大?!

    嘿!我说,老人家您是从哪来?来此地干什么?

    我们这里可是海神教,我们海神教的神使们,那是一个个力大无穷!”

    李长寿心底念头急转,又道:“力大无穷,少许修行便可做到,你们说不得已是被人所利用了。

    若南海海神真的如此灵验,贫道就在此站着,让他显灵就是。”

    周遭凡人顿时一副要打人的架势,老卦师也是满脸的痛心疾首。

    “你、你……你根本不懂我们海神!

    罢了,你快走,快走吧!

    现在海神对你还算宽宏大量,说不得稍后就要对你略施惩戒!”

    李长寿还要说话,这老人已是向前赶人,口中也是带着几分惶急。

    两人一退一进,周围凡人也是向前撵他;

    李长寿趁乱在院门角落留了少许蛛丝,这才被这老道和香客们轰了出来……

    站在院门前,李长寿心底有点哭笑不得。

    被自家信众轰出了供奉自己神像的庙宇,这倒也算是一件奇事。

    李长寿故意叹了口气,纸道人化作的老神仙,随手甩了几下拂尘,便沿着大路走向了南侧……

    本来,他留下重瞳蛛丝,其实也只是想更好的了解海神教;

    要想兵不血刃搞垮海神教,自己必须弄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信奉他这个从未显灵过的海神,找到那几个关键点,逐一推翻。

    但李长寿放在那里的蛛丝,在夜深人静时,却给他带来了小小的,意外收获……

    夜半时分,那个老卦师从厢房中溜了出来,取出了一张纸符,将纸符点燃,在院中静静等待。

    不多时,月色下,一只乌鸦落在了院内,朝着四周查看一阵,化作了一道人影。

    那老卦师一直低头,也不敢多看,颤声言说白日遇到的那老神仙之事……


重要声明: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