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序列玩家 第五十三章 顶得住(六千字大章)


    “800点经验,直接升级到lv8,是将那位逃跑的【黑宫玩家】也算到我头了吗?是因为在他逃走的瞬间,我的箭刺穿了他的脖子吗?”白先生家的消毒室中,李长河抹了一把脸上的药水。

    “那倒是好事,现在lv8,按照计划点在体魄上。体魄就十二点了,距离开启第二个【体魄特性】就差一点了。”说着捏了捏拳头,甩掉身上的药水,开始清洗自己的身体。

    这算是任务标配的道具,以防【玩家】在任务环境中的病毒或瘟疫带来现实世界。

    【商城】中也有卖在副本中使用的药物。100游戏币一小盒的【扩散失效药丸】可以在【玩家】进入某种世界时,不让自己身上携带的病毒感染剧情人物。

    毕竟【玩家】要是使用了本体,搁古代可就是超级病原体。

    人类发明抗生素的同时,病毒也在进化着。

    要是把这些病毒丢到哪个医疗差的剧情世界中,那就是堪比天灾的**啊。相当于骷髅等级的怪物进了新手村。

    这次,在【神秘岛】上,李长河本体出战。好在苍月溟有带着【扩散失效药丸】。

    不然,李长河和便宜干爹聊几句。不小心感染了病毒。

    夏无再一回大唐,再一回长安....再一回皇宫见见皇帝。

    哦吼,那可就没什么千古盛唐了...下次回去只能上香了。

    不过,也有的【玩家】将这个当做武器。

    有的甚至可以调配瘟疫。用来对付那些敌方剧情势力,噫,坏水直冒啊。

    那还不如李长河这种一刀一剑的杀过去。

    “先买一盒【扩散失效药丸】。这是不能省的了。”李长河思索着,将身体擦干。

    刚在【论坛】里看到有【玩家】八卦,应该是类似于神秘岛一般的剧情势力博弈。

    敌方【玩家】动用了本体,却没吃药丸。

    以至于短短几天,他们所在的剧情势力,病患大幅度增加,战力大减。

    导致【任务失败】,多位【玩家】身死。

    妈呀,那可真是坑死人的猪队友啊?

    自己还是悠着点吧...

    以防万一,神秘岛动用过的【装备】也在消毒中。鬼知道那些被血水培育出了的野人,会不会带着什么病毒。小心点为上。

    披上冬装,李长河扫了眼在研究【虫神躯壳】的何峰和白先生。

    也不打扰他们,转身离开宠物店。丫头的飞机可要起飞了,得快点了。

    ...

    相比起李长河和何峰,任务失败的敌人们则悲惨的多。

    华国某个小城中的一家已经关门的殡仪馆内。

    纸人张艰难的喘息着,全属性减低5点,现在他的属性虚弱到随便初中生就能干掉他。

    “算了,总算是能活下来了。”纸人张躺在椅子上艰难的给自己带上了呼吸器。他得熬过这段虚弱的时间。

    而华国西南方的某座阑尾楼中,南庄丽人看着正化作光点消散的武士之魂。发出无声的哭喊。

    这便是失败者的下场,他们身为【玩家】,危险和死亡相随。

    而远在美国弗洛州【黑宫】分部的雪影,则看着面前一片焦黑的尸体。一脸的不敢置信。

    他在出来的瞬间,就被各种仪器和药物维持住了生命。

    【黑宫玩家】在进入【任务】前,会事先进入一个满是药物和救治器材的准备舱中。

    这点倒是和【长城】相似,其实某个足够能力的官方组织都会提供这种场所,以免成员或者离开【任务】却死在伤势或诅咒上。

    那一瞬间,雪影感受到伤口正在快速缝合,内心是安心甚至得意的。

    以放弃抵抗,身受重伤的代价使用【逃脱硬币】。

    成功带出了【山海联盟】有【持有者】的信息。

    虽然属性的衰减让他一阵头晕,但他认为他赢了。【持有者】很重要!

    可当他目光看向身边和他一同进入【神秘岛任务】的队长时,惊恐瞬间爬满了他的面孔。

    他看到一旁的准备舱中,一副被灼烧的尸体。

    各自仪器徒劳的救治着...但很快就停止了,它们已经确定面前的这位【黑宫】已经死去。

    警报声响起,很快,舱门外数个【黑宫玩家】赶至,他们收到了同伴死去的信息。

    “不!不!不!”雪影惊恐的大吼着。

    脖颈上的伤口开始撕裂,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队长?怎么会是那位战无不胜的队长?

    “雪影,冷静。先恢复伤势!”有一位褐色头发的【黑宫玩家】出声。

    随后询问其他人:“立刻调查伏尔加的死因!以他的实力,即便【任务失败】,也不至于逃不了。”

    他已经从雪影的状态上了解到,他们两人参与的任务【失败惩罚】不是死亡,而是缩减属性一段时间而已。

    那正常来说,伏尔加自知不敌时。

    可以先行撤退,无论是使用【逃脱硬币】还是等敌方【玩家】完成任务。都不至于落得身死的下场。

    更何况他防御力很强,还有一张羊皮纸存储着【持有者】的全力一击。

    即便情况危急,他也能冲出困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仅战死连尸体都被焚烧。

    “我怀疑是有人针对【黑宫玩家】!”那位【黑宫】的话音一落。

    就有人汇报。

    “伏尔加队长的右手手肘被利器贯穿,左手手掌被完全粉碎,那枚藏在手心的【逃脱硬币】根本无法扔出!敌方不想让他使用【逃脱硬币】!直接废了他的双手!从伤口上来看,是某种钉子。”有人沉声道:“而伏尔加队长的死因...是被人用某种坚固的球形物体,活活砸死的!”

    “即便是队长死亡后,敌人还浇上了汽油。”

    “这是...虐杀!”

    “是山海联盟!”雪影激动的大喊:“一定是他们!是那徐之,就是他,他有长钉型武器!他们还有【持有者】,那是他想杀死我时,透露出来的。”

    “是我...是我害死了队长。我在徐之面前使用了【逃脱硬币】,让他知道我们的硬币是藏在手心的。是我害死了队长!”雪影癫狂的大喊着:“山海联盟!”

    见他情绪不对,准备舱内的医疗装置立刻注射了镇定剂。

    雪影逐渐睡去。舱外的【黑宫】们脸色铁青,如果真的像雪影所说,那这就是针对【黑宫玩家】的恶意厮杀。

    这是挑衅!

    而不少思绪敏捷的【黑宫玩家】则脸色微动,比如那位褐发青年,他很清楚这一切都太刻意了。

    对方没必要在放走得知自己身份的雪影后,还强行杀死一位【黑宫玩家】。

    这没必要啊,都已经知道你们身份了。何必要得罪一个官方组织?要是必死的惩罚,那没什么好说,自己的命最重要。各凭本事。

    而现在这种强行击杀伏尔加,这便是挑衅!

    “是阴谋啊,想借我们【黑宫】的手,对付【山海联盟】吗?”【黑宫】成员微微摇头:“这是把我们当枪使啊。”

    “无论如何杀死伏尔加的人中,必然有一个【山海联盟】成员。”褐发【黑宫】回应:“既然还透露了他们有【持有者】的信息。那边没什么好说的了。立刻调查他们,接触他们。更新后才出现的【联盟盟约】,他们必然是被威胁或利诱才加入的。不是一条心。”

    “要是真的有【持有者】存在...”

    “对方既然用这个来逼我们出手,未必是假的。要是真有,我们就收下。没人会放弃一个【持有者】!就是被当枪使又如何?”

    “【长城】那边要通知一下吗?【山海联盟】好像是华国境内的。”

    褐发【黑宫】冷哼一声:“上报总部,看他们的意思。【长城】的【持有者】藏的很严实,而且我们一动,他们就化身疯狗。满世界追着我们杀。”

    说道这,褐发【黑宫】下意识按住了自己的肩膀。

    那里有一道斜切过身体的巨大剑痕,即便是药物也无法恢复的伤疤。

    脑海里闪过那高举火焰之剑的华国青年,褐发【黑宫】眼角一抽:“这次不是他们的【持有者】,只要不在他们境内,他们也管不到!”

    “是,部长!”

    镜头回到华国,燕云的某幢高等别墅里。

    床上的一位大龄青年忽然睁开双眼,面部表情十分狰狞。

    “去他么的山海....”

    “怎么了?什么山海?”身边的女人轻声问。

    “咳,做了个噩梦而已。”青年反应过来,伸手摸了摸女人嫩滑的脸蛋:“最近气色好了很多啊,看来我那医学朋友的药物效果不错。”

    “嗯,替我好好谢谢他。”女人笑嘻嘻的说。

    “好,我去外面抽根烟。你先休息哦。”青年心想估计谢不到了,我可是显赫刀剑砍翻了十几人才拿到的药物。但嘴上还是应答着:“改天我再去看看,他没准还有更好的想法。癌症这东西,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嗯,小心着凉,披上衣服。”

    青年披上一件睡袍,走到阳台。

    月光洒下,照亮他的身躯,体型高挑秀雅,有顶天立地飒爽英姿。

    李长河要是在场,估计会喊一句骑士老哥。

    他赫然就是大地骑士。曾在燕云中学帮助拖延住不见红尘的【玩家】。

    他坐到阳台上,点了根烟。显得安静且高雅。

    而在意识中,则换了个人似的,破口大骂。

    在【社交】里找到【山海联盟】的联系区。

    直接化身祖安战士。

    【剑岚】:你们山海联盟有病啊?直接去招惹了黑宫?

    【蛛网】:就是个傻子!

    【薪火】:妈的惊了,抬头看【论坛】里说,山海联盟恶意击杀【黑宫玩家】。你们有仇报仇,别他妈报联盟名字啊!徐之给老子出来!说的就是你!

    【将军山】:发生了什么?各位难得水群啊。卧槽,徐之!户口本上就剩你一人了吧?你丫的装逼还不灭口?得了,现在进【任务】,还得小心【黑宫】,各位别报联盟名了。

    【薪火】:小心有屁用?【黑宫】这么大,数据库资料多。你当他们不会自己查?各位改头换面吧!

    【剑岚】:人类在演化之初,也只是在海中的一条鱼而已...这明显就是你说的吧?徐之!你们【天理】脑子都有病啊?

    ....

    大地骑士真的是气啊,刚想休息。就在【论坛】里看到一个官方帖子。

    一开始不在意,还想着哪个煞笔组织招惹官方了。上次这么跳的好久就是【日晕】啊。

    然后一看,【山海联盟】成员恶意击杀【黑宫玩家】。

    下面一堆【玩家】看戏发帖。

    艹,我不就是【山海联盟】吗?虽然是被逼的。但我就是啊!

    大地骑士当时是给气醒的。什么事都没做,忽然被一个官方给敌视了。这他妈怎么整?

    而【天理】的夜色庄园中,徐之此刻一脸的茫然。

    “我...我做了啥?”看着身边同伴们惊讶甚至惊恐的目光。徐之给蒙了。

    借用【黑宫】的手给【山海联盟】找麻烦,这是李长河的计划。其实更重要的就是透露【山海联盟】中有【持有者】!

    【黑宫】自然能看的出李长河的小计谋,但在【持有者】的吸引下,捏着鼻子认了。他们想要确定【持有者】的存在。

    这便有了如今的局势。嘿,之前联系到【将军山】的时候,他们就应该做好天下闻名的打算了。

    下次再整个【圆桌】【冬宫】啥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李长河特别喜欢交‘朋友’。

    反正,【长城】燕云分部的部长,看到这个帖子后,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

    感觉有点出乎意料,却感觉又在情理之中。

    “别这么快啊‘狗骑’!我们还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啊。别就给整散了啊。”部长叹息着:“所以说,不要把名字告诉他啊。他总能找到合适的地点,和合适的人,报出合适的名字。”

    ...

    燕云没有机场,要想乘坐飞机,就得跑到隔壁沧海市的郊区去。

    但好在离得不远。这算是两市的交界处,只不过靠近沧海一些罢了。

    今天正好是高中期末考试结束的日子,很多学生选择今日回到老家准备过年,或出门旅行。

    即便是夜间,机场显得也很热闹。

    候机厅内,一些对于假期或旅行兴奋不已的青年们。目光却不时描向角落的座位上。

    两位秀丽的少女静静的坐在角落里,轻声细语着什么。

    一位眉目如画,长发如漆。眸清似水的眼眸令人醉心,仿佛在烦恼着什么。

    修长的身段被厚实的风衣遮掩,但脖颈处那如玉般的肌肤令人想入非非。

    另一位,身材娇小齐耳短发,但秀丽可爱的面孔一眸一笑都引人注目。

    姐妹?朋友?

    青年们心想。有些想要搭讪的青年不知为何在起身的瞬间,便一脸奇怪的坐回座位。不知为何不想靠近她们。

    “好在又我在,不然你得被搭讪四次。”陈余低声说:“这时候才觉得我的【心灵代码】不赖吧?”

    她们本可以利用【长城】的专线,快速回到总部,但为了不引起注意。【长城】一般都是乘坐普通的交通工具移动。以免被一些有心人发觉。

    这正是如此,萧楠和陈余搁这等航班。身边散落的坐着几位隐藏起来的【长城玩家】。

    萧楠没有回应这个问题,而是轻语着:“你告诉他了?”

    陈余嘴角一抽,心想这李长河不地道啊,抬手就把我卖了?我怎么辛辛苦苦做卡片,你就卖了我?

    “他...终究会知道的。”陈余来回拉动着面前的行李箱:“我感觉这没必要瞒着。反而会有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你没资格这样做。”萧楠下意识按住自己的右肩,那里有一处浅浅的伤痕。正是临行前李长河的轻抚让她知道了...他知道了。

    她之所以不告诉李长河,就是担心他暴怒冲动,陷入危险。

    而且,当时心中无助的呢喃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无力绝望啊。

    萧楠太了解他了。因为了解,所以隐瞒。

    “你可真的是做了一件多余的事情。”萧楠声音有些低迷,目光有些暗淡。

    “真不怕我,开启【魔装】强行带他走吗?”她的话语令人周围几位【长城玩家】无言。但如果她这样做,后果也是惨重的。

    陈余沉默了一会,刚想开口...

    却听到了一声鹰唳,一只黑色的老鹰不知何时飞进了候机厅。站在顶部的钢条上发出尖锐的声响。

    人们惊讶的抬头,有的拿起手机拍照发朋友圈。有的挥动手臂像是想和黑鹰打声招呼。机场人员也一脸惊讶,机场周围这么会有这种大型鸟类?

    而当人们视线转移的瞬间。

    陈余脸色微动,手中的行李箱隐约传出齿轮转动的声音。准备随时展开某种领域,现断空间!

    一旁一位开报纸的大叔,微微扬起手臂。一把短剑已经出现在手中。

    而他五步外的地方,一位嘻哈打扮带着耳机的青年,脸色微动下摘下了耳机。并微微踏前一步。

    一位玩手机的中年妇女,漆黑的手机屏幕映照着她那逐渐凶狠的目光。

    附近的一位机场安保人员,豁然转身,看向角落。

    ....

    他们都是【长城玩家】,在鹰唳响起的瞬间,他们感受到监控死角,某个柱子后传来一股危险感。

    附近有【玩家】使用了【技能】!

    “在机场这种人流量大的地方使用【技能】?这么嚣张?对方有多少人?”陈余心中一紧,难不成是发现了【持有者】的身份?打算在这里动手?

    “萧楠,千万小心!”陈余心跳开始加速,这里人太多了。

    要是战斗起来得死多少人啊。【长城】附近的成员能挡住吗?敌方可有什么后手?支援什么时候能到?

    却看到身边的女孩,暗淡的目光忽然亮起。

    如那永夜下的极光,绚丽迷人。

    “你怎么来了?”女孩的声音有些惊喜,缓步靠近。

    “嘿嘿。”穿着长城风衣的青年一边抹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从柱子后走出笑说:“小白兔看见流口水的大狗熊,还要问为什么流口水吗?当然是馋身子了。”

    “那我...可不是小白兔哦。”萧楠走进伸手擦去李长河额头上的汗水,顺手揽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语:“我也许是大狗熊呢?”

    “那我就只有嘤嘤嘤了。”李长河看着那双如丝般眼眸,轻咳一声:“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就怜惜我,粗暴点。我顶得住!”

    “我记下了。”萧楠认真的回应着。现在的老李,还不知道这句话的严重性。

    ...

    “该死,这时候都能给我送来狗粮?”几步外的陈余,深吸一口气,拧动着行李箱上的开关。

    冲着李长河问:“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干嘛在意这些细节?办事呢,告辞。”李长河回应。有暗影步还检什么票啊?

    ...

    “别看了,是狗骑。自己人。”有【长城】认出了狗骑的脸,一脸蛋疼的解除了警戒。

    “那就是狗骑?这么年轻?”

    “不年轻怎么和【持有者】是情侣?”

    “啊?他们是情侣?”

    “啊?你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被调走?”

    “这我就更不知道了!”

    【长城玩家】【好友】中吐槽着,陈余控制着现断空间,不让外人发现。

    “不都告别过了吗?还大老远跑过来送吗?”看着两人躲到柱子后,陈余感觉牙齿酸的厉害。追上来塞狗粮啊?淦!

    那是古老而有神秘的仪式,两人静静回答这世界最古老的奥秘。

    感受着舌尖传来的柔软和湿润,李长河费了很大毅力才结束仪式。看着女孩发红的耳根,迷醉的双眼。

    李长河觉得这仪式完全可以再来一会。

    “再来我...就走不了了。”女孩喘息着,发起了拒绝。

    “你怎么来了?”双手缩进风衣内,轻抚着李长河的后背。果然谁是大狗熊还未知呢。

    “呃...就是想来。”李长河挠头:“你可以当我比较黏人。”

    感受到右肩,被轻轻按住。

    女孩低声问:“陈余告诉你的吗?”

    “嗯,这没必要隐瞒我。还会疼吗?”

    “不会,很长时间了。”丫头低声说:“千万不要冲动啊。”

    “难整了,两个小时前刚宰了他。就是没扬骨灰有点可惜。”李长河一脸遗憾:“果然该留口气让你亲自来吗?”

    萧楠:?

    ...


重要声明:小说“序列玩家”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