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一千章 禁忌古道上的景郁【大章】


    陷入沉默的裴恒。

    听到纪夏的话语,突然间抬起头来。

    他眼中有些不解。

    不明白为什么纪夏看到了自己被白蛇吞掉的结局之后。

    还要释放这么一尊凶戮的凶兽。

    “我从漩涡中归返之后,帝君又看到了什么景象。”

    裴恒不免有些后悔,也不免有些好奇。

    但是眼神中的落寞,却仍然无法收敛、遮掩。

    一旁面色苍白的宫星曌,转头看一下裴恒,又朝着裴恒微微一笑。

    “裴恒前辈不必沮丧,白蛇蛊惑了你,却带给了你许许多多的机缘。

    如果没有白蛇的蛊惑,你在修行道路上的成就,也许根本无法达到如今这样的境地。

    如今这样的局面,也许也并不值得落寞。”

    宫星曌轻描淡写的话语。

    让裴恒明白过来。

    他眼神逐渐变得坚定了一些。

    深深点头说道:“没想到我存活了上万载岁月,对于世间的事物,看的却不如大符尊皇一般透彻。

    这倒是让我有些汗颜。”

    宫星曌说道:“裴恒前辈,我如今并非再是大符的尊皇,而是太苍的臣民。

    裴恒前辈直呼我名就可以了。”

    裴恒立刻意识到自己话语有失,向宫星曌赔礼。

    而此时的纪夏。

    终于从那虚幻的景象中挣脱出来。

    虚幻的景象也在此刻破碎。

    纪夏的脸上,还清晰可见的带着一抹迫不及待。

    只见他一语不发,从宝座上站起身来。

    目光落在裴恒身上,询问说道:“裴恒前辈,不知道关押那一条白蛇的昙圣山,位于哪一块地域?”

    裴恒连忙回答收到:“昙圣山位于空谷大星下方,距离沉悬神朝,并不十分遥远。”

    纪夏立刻点头。

    他当即迈出一步,只有一道神识传入了裴恒以及宫星曌的耳朵中。

    裴恒越发疑惑。

    而宫星曌眼中却有清晰可见的感慨之色,以及惊异之色。

    似乎是从演算中,看到了极为惊人的景象。

    纪夏道别,然后踏空而去。

    他特意路过牢天神狱,又来到太苍边界。

    只见太苍九州本土之外。

    一片极为辽阔的土地,已经成型。

    土地的上空,还有许多星辰高悬。

    这些星辰大多荒芜不堪,里面根本不曾有生灵居住。

    那是一座座死星。

    死星也不曾有任何光芒迸发出来。

    便是在三颗烈日的光芒映照下,都显得无比死寂。

    可在纪夏眼中。

    这些已经死去的星辰,却并不是什么废物。

    “有了神焰世界熔炉,这些死去的星辰,都将能够重焕生机。

    世界熔炉也将很快改造这些星辰,以及这广阔的大地。

    也许在数万年之后。

    这些死亡的星辰,便会成为太苍的一颗颗悬空之星。

    无数的人族子民,也将在其上休养生息。”

    纪夏远望了一番正在建设中的太苍崭新大地。

    约莫过了几息时间。

    他突然探手一招。

    只见远处的天空,一阵波纹闪动。

    真武皂雕旗迸发出一个个奇妙的符文,不断缩小,落入纪夏的手中。

    “如今还需要万分小心,我只身前往昙圣山,如果被天目神朝,又或者其他势力那些古老存在知晓。

    我恐怕没有任何生还的余地。”

    纪夏在心中暗暗揣测。

    他手中的真武皂雕旗突然间化作一阵微风,缠绕在纪夏的身躯上。

    不过短短的刹那时间。

    纪夏仍然站在虚空中,肉眼也能够看到他。

    但是他的所有气息,所有的威严,乃至独特的大道规则波动,都在瞬息之间消散殆尽。

    就好像天地间,从来没有纪夏这个人存在过。

    纪夏满意点头,随着他心念微动。

    头顶的虚空中,又有一道漆黑天穹缓缓显现。

    漆黑天穹显得无比深邃,其中有风暴转动,有漩涡鸣响,不同凡响。

    纪夏站在大地上,抬头看向九黎天。

    一双大手突然显现,拨开九黎天天空。

    一位无头的神人,出现在天地间。

    他的身躯伟岸,身上得凶戮气魄,几乎无法形容。

    可怕的威严,弥漫在他的身上,好像化作了一重重令人窒息的黑色天幕。

    正是刑天。

    刑天降临太苍也已经度过了漫长的岁月。

    但是刑天不同于其他神人。

    他并不喜欢游历太苍,看一看太苍的美景,看一看太苍的风俗人文。

    除非纪夏有令,否则刑天甚至不愿意走出九黎天。

    只是终日都呆在九黎天中。

    不知在做些什么。

    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充满了阴郁。

    但是偏偏这种阴郁却并不阴柔。

    反而显得威严无双,令人惊惧。

    重重的杀念,夹杂在眼神中。

    再加上篆刻在他身体区周遭的,无数道漆黑的铭文。

    让如今的刑天,便如同一位盖世的魔皇。

    即便是战力绝伦的神灵见到这样的存在,都要窒息。

    刑天向着纪夏行礼。

    纪夏朝着刑天点头致意。

    也没有多言,迈步朝着太苍走去。

    而他身上的遮天旗也分离出一道浑厚万分的气魄,彻底的笼罩刑天。

    让刑天大神的气息,也在此刻销声匿迹。

    两人一路前行,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话语交流。

    但是……

    这却是刑天最喜欢的相处方式。

    纪夏作为刑天的主宰,刑天对于纪夏的忠心,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的怀疑。

    而对刑天来说,杀戮以及完成纪夏的意志,便是唯一有价值的事情。

    其他一切,他都不感兴趣。

    纪夏带着刑天极速飞行。

    以纪夏如今的境界和力量,当他躯体之内的二十九道天穹同时运转。

    宇阙天庭经催动到极限。

    他的速度,已经快到极致,无法形容。

    不过瞬息之间,就能够跨越对于帝境存在来说,都算是极为遥远的距离。

    这样的速度,哪怕是在极玄轮神灵中,都是非常可怕的。

    两人以这样的速度,足足飞行了两个月时间。

    终于,身在一处漫天花海中的纪夏,星辰神眸运转,总算看到了一处星辰流转的星河。

    那一处星河的更上方,有一颗不知何其巨大的大星,高悬在虚空中。

    其中隐隐有无上的力量,在其中孕育。

    正是空谷大星。

    而那一座星河的下方,则是昙圣山……

    昙圣山,便是关押那一条白蛇的所在。

    纪夏站在昙圣山上,探手。

    只见从他手掌中,有一点微弱的光芒显露出来。

    光芒落在地上,瞬间显化为了一位神情有些呆滞的少女。

    少女面容憔悴。

    身上的灵袍,看起来都显得有些凌乱。

    “霖栀少尊,好久不见。”

    纪夏拂袖,神色平静的对眼前的少女开口。

    眼前这一位少女,正是之前跟随江鸣煊少城主,一同前往苍青山,加固奉苏神禁的白衣少女。

    当时纪夏斩杀了江鸣煊少城主。

    但是因为霖栀少尊之前的诸多不忍看那般多生灵泯灭的反应,以及眼神中不自觉透露出来的良善,而未曾被纪夏斩杀。

    最终被关押在了牢天神狱。

    如今,转瞬已经一千多年时间。

    纪夏将她从太苍,带到昙圣山,便是为了这一道神禁。

    “这便是那一道神禁?”

    霖栀少尊看到神禁的那一幕,眼神中立刻满含着希望。

    “如果我能够相助大尊,找到这一道神禁的核心灵烙……

    大尊……真的会放我离开吗?”

    霖栀少尊眼神中的僵硬,也因为希望而被冲散。

    纪夏眼神中也有星辰神眸不断运转。

    昙圣山中,那一道极其复杂的神禁,也尽入他的眼底。

    “就如我方才神识传音,我们这一次前来的目的,并非仅仅只是破解神禁,而是要彻底的参透它……”

    纪夏说到这里,刻意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这关乎到太苍庄谋划,参透神禁之后,等太苍谋划落幕,我自然会放少尊离去。”

    纪夏说的并不是假话。

    这一位霖栀少尊的禁制大道造诣,极其不凡。

    从他能够接替乘衣归加固奉苏禁制,便可见一斑。

    纪夏之所以带她前来,倒也不是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洞开这一出神禁。

    而是纪夏另有打算。

    “以我和这一位霖栀少尊的禁制造诣,两相参演便能够很快洞察这一道神禁的弱点。

    这样一来……也能够更快的布局,参演新的解禁方法,不至于被白蛇吞掉。”

    刑天大神隐没虚空。

    纪夏和霖栀少尊,当即开始参悟这一道神禁。

    时间匆匆流逝。

    三十年岁月便如同流水。

    这一日。

    纪夏和霖栀少尊同时睁开眼眸,他们彼此对视一眼,眼神中俱都有了几分轻松。

    纪夏当即站起身来。

    他随意挥了挥衣袖,对一旁的霖栀少尊说道:“这一件事情,便谢过霖栀少尊了。”

    纪夏话语落下。

    他的身前忽然一阵光芒闪过。

    三颗各自不同的神丹,在纪夏身前一次排开。

    随着纪夏轻轻摆手。

    三颗神丹立刻悬浮在了霖栀少尊的身前。

    “这三枚神丹,便用于答谢霖栀少尊了。”

    霖栀少尊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此时的纪夏,却并未曾多言,身上又有一阵阵朦胧闪烁,将霖栀少尊包裹起来。

    “太苍其后的计划还需要一段时间。

    霖栀少尊不妨先跟我回归太苍,暂且炼化了这三枚神丹,休养伤势、突破修为、熬炼自身。

    等到太苍计划落幕之后,霖栀少尊便尽可离去,太苍绝不阻拦。”

    霖栀少尊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昙圣山。

    她依稀能够感知道坛圣山中所关押着的强大存在。

    然后他又转头看了一眼悬浮在天空中的三枚神丹,最终点头。

    纪夏就此回归太苍。

    他归于太苍之后,见了一些重臣之后。

    便立刻进入噎鸣秘境,开始闭关。

    纪夏这一次闭关,没有花费任何时间修炼宇阙天庭经。

    也不曾凝聚第三十重天穹。

    而是开始不断的构筑一道禁制。

    …………

    纪夏构筑神妙大禁制。

    而极其遥远的所在。

    一位少女,正手持一把长柄巨锤。

    走在一条血色的禁忌古道上。

    禁忌古道两侧。

    只见有一颗颗巨大的头颅,在不断的咆哮。

    他们的眼睛血红,眼中流出血泪。

    而他们的嘴里,还有一根根白骨不曾被它们咽下!

    一股无比悲痛的气魄,你要在这些巨大的头颅上。

    让这一方天地的如同万世不化的冰窟窿。

    寒冷到了极限。

    可是那位少女,连看都不看那些头颅。

    也不曾被这些头颅散发出来的悲痛气魄所影响。

    眼神一如既往的灵动。

    “景郁!你来自无垠蛮荒,便应该知道无垠蛮荒人族的处境,你看那些沾染着血泪的头颅,看头颅之上的眼眸!”

    “那眼眸中,是大神国无数的壮志强者含怒而死的明证,他们想要拯救同族。

    想要以大神国之威,横压无垠蛮荒,让人族的血统再度尊贵起来。

    可是,他们就失败了!”

    “他们将毕生的力量,投影于无垠蛮荒,赌上了自身的真灵、神识、血脉。

    他们承受着必死的风险,想要为人族开辟出一条坦途!

    但是无一例外,他们俱都不甘陨落。”

    “他们的头颅被神皇摆放在禁忌古道,便是为了让途径到人们看到,这一条道路有多艰辛。”

    “景郁,你踏上了禁忌古道,便要担负起人族的责任,便要成为人族的救世者。

    你退去吧,你仍然稚嫩万分,你无法肩负如此重任。”

    “景郁,在大神国无法轰碎这一重天穹之前,禁忌的古道无人能够走过。

    就算走过了禁忌古道,也无法安然归来!你是不世的天骄,不必冒此大险!”

    “不如少君结成连理,少君乃是道胎,由他铸造道宫,祭祀永恒大道,也许人族还有一线生机!”

    ……

    无数斑驳而复杂的声音,纷纷传入景郁的耳朵里。

    景郁好像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她眉头紧蹙,牙齿轻咬下唇。

    恐怖而沉重的压力,就好像是一座大世界,全部压在了她的身上。

    让她没有任何的喘息之机。

    可是……

    景郁还是在一步步向前。

    她深邃的眼神,便如同一处星河璀璨的宙宇。

    “走过这里,看一看禁忌的天宫。”

    “道胎?少君?一线生机?”

    “不需要,无垠蛮荒人族,已经有一轮璀璨的烈日冉冉升起。”

    “终有一日,你们会相信我,相信无垠蛮荒真的有那么一尊存在。”

    “国主……”



重要声明:小说“我有一棵神话树”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