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第1115章 真凶


    唐泽的速度很快,意识到负责监视大门的三位同事可能中计后,便立刻全速来到了目标所在的三楼公寓门前。

    低头看向地面,之前那三人所说的便条就粘贴在地面之上。

    侧耳倾听房间,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之后,唐泽敲了敲门自报家门后打开了房间的大门。

    一进门,他便看到了屋内桌面上摆放的披萨,旁边还有几个估计是装配送费的信封。

    唐泽走过去将披萨盒打开,却发现披萨一口没吃,完完全全的放在那里。

    “披萨居然一口也没动…”

    紧随其后赶来的佐藤美和子看到这面色一变:“果然犯人做这些事就是为了逃跑,所以才叫的他们三人。

    千叶他们去叫人的空档,应该也是有轮换的,不会犯间隔太长空档这种错误。

    也就是说“榔头男”还在房间里面!?”

    说到这佐藤美和子身体紧绷,警惕无比的扫向四周,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瞬间给予凌厉的反击。

    “不用太警惕,房间之中应该没有威胁了。”

    唐泽此刻看向没有开灯的卧室,蹲下身检查了那倒在地上的男人。

    “自、自杀?!”

    佐藤美和子自然也看到了地面之上的男人,连忙跑了过来。

    “不,还有呼吸,快叫救护车过来。”

    听到唐泽的话,佐藤美和子连忙拿出了手机联系了救护车,通知好方位后将手机收起。

    “这、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慢两人一步的高木也跑了过来,看到倒在地上的男人不由得大惊。

    “我们进来的时候,他就这样了。”

    佐藤美和子看了看昏倒在地的男人的装扮道:“他穿着外套戴着帽子,看起来像是准备逃跑的样子。

    是因为发现了周围的包围网,绝望之下导致的自杀么。”

    “那这么说,犯人是自杀的时候,因为运气好在丧命前导致了绳子脱落,所以保住了一条命?”

    高木看了看男人旁边掉落的绳子,顺着佐藤美和子的话继续推理后有些不确定道:“是这样么…”

    “不,这个男人并不是自杀,你们先入为主了。”

    唐泽检查了男人的情况后,指着对方的脖颈处道:“你们看这,他脖颈处的皮肤基本没有绳子的勒痕。”

    “确实没有。”佐藤美和子闻言立刻趴下来,仔细看了看他的脖颈道。

    “而且上吊自杀戴帽子也太怪了点。”唐泽指出了另一个不合理的地方:“毕竟帽子在上吊的时候,反而会很碍事才对。”

    “那你的意思是说,这帽子是…”

    佐藤美和子到这边看到了唐泽将男人头上的帽子摘下,下一刻被血染红的头发出现了众人眼前。

    “这是怎么回事?!”佐藤美和子看到这都不由一惊,“为什么…”

    “或许“榔头男”被人反过来殴打了。”

    唐泽开口道:“又或者是身份互换,“榔头男”袭击了之前三位中的一个,然后替换成了对方的身份。”

    “不管怎么说,那三人都有很大的嫌疑,我立刻让千叶把他们带过来!”

    佐藤美和子闻言立刻联系了千叶,让他把之前的那三个人带过来。

    而公寓外正在和三人纠缠的千叶,闻言也松了一口气,当即说明了屋内发现的情况,让三個一直想走的人不情不愿的跟他们来到了公寓之中。

    “你们电话再晚点,我就真拦不住了。”

    在高木的策应下,千叶带着三人来到了公寓旁边,他擦了擦汗道:“之前你们一走,他们三个就说自己还要很多配送工作,非得要走。

    要不是唐泽刑事你特地交代我不能放他们三个走,那我可能真的拦不住了…”

    “你要真的把他们三个给放走,那你就真的完蛋了。”

    佐藤美和子松了口气后笑道:“到时候,目暮警官会把你这个放走嫌疑人的糊涂蛋骂死的。”

    “额…确实…”千叶说到这也不由得庆幸起来,“要不是唐泽特意交代,我还真可能把人放走…”

    “总之先看住他们,虽然他们三人之中有一个是嫌疑人,但目前我们还没办法锁定,所以还需要更多的调查。”

    唐泽交代完后,看了一眼之前跟着佐藤美和子跑过来,但却一直没有出声的柯南一把将其拎起,放到跟过来的小兰旁边:“你就别跑了,老实呆着吧。”

    “就是就是,小鬼就别过来添乱了。”园子搓着柯南的狗头,将其按在了原地。

    “我就是跟着学习一下,什么都没做啦!”柯南不满道:“没有添乱!”

    “总之,我们还是在这里看着吧。”小兰笑安抚了一声,“就在这里看看你师傅是怎么破案的,也一样可以学习嘛。”

    ‘我不想看他破案,我是想自己参与进去啊…’

    哪怕柯南腹诽不断,但听到小兰的话后也只能乖巧的点头。

    虽然看到案件就有些“见猎心喜”,但他也明白这次唐泽不让他掺和案件的原因。

    毕竟这次小兰和园子都在身边跟着,自己不能表现的太过显眼,不然很容易被园子这个脑补怪乱怀疑。

    当然柯南想什么,这就不管唐泽什么事了,他此刻正在和佐藤美和子等人查看房间的情况,想要找出能够确定房间主人特征的物品。

    “为了报复“榔头男”的犯人,或者是“榔头男”袭击工作人员似乎逃跑么…”

    佐藤美和子一边检查着房间的各种物品,一边沉吟道:“如果是和之前四起受害者有关系的人报复“榔头男”,那倒是简单了。

    只要调查一下那四位受害者的人际关系,应该很轻松就能锁定对方了。”

    “这个可能性不太大。”

    唐泽开口道:“虽然我提出了这种可能,但我还是更倾向于是“榔头男”打晕了其中一名工作人员,混入其中打算逃跑。”

    “诶?为什么?”一旁的高木不解道。

    “之前“榔头男”袭击的四位受害者虽然都受了重伤,好在都保住了性命,但她们的口供中可都没有能够锁定“榔头男”的线索。”

    唐泽解释道:“而目击者也是第四位受害者昏迷后,才尾随“榔头男”的,线索也是直接向我们警方提供的。

    我们并没有将锁定“榔头男”的嫌疑透漏给记者,也就是说这是内部消息。

    如果是受害者的家属,他们没有这个能力和消息渠道找到这里报复“榔头男”。

    换做你是受害者的家属,会在得知警方已经包围“榔头男”即将抓捕的时候,在警方眼皮子底下潜入袭击“榔头男”吗?

    如果说那四位嫌疑人有人被杀,那这份仇恨动机倒是可以理解,但四个人还都活着,对他们身边的人来说,反而抓捕犯人对他们更有利。

    这样一来,不但可以报仇,而且还可以向犯人索要医疗费用。”

    “确实,这么一想房间那人是被“榔头男”袭击的工作人员的可能性反而更大。”

    佐藤美和子点头附和道:“而且作为四位受害者关系亲近的人,一查就查出来了,风险也很大。”

    “那现在我们只要在房间之中,排查出能够锁定嫌疑人的线索,就能够确定谁是“榔头男”了吧!”

    高木说到这神色振奋道:“我快点把房间搜查一遍吧!”

    虽然高木是这么说的,但其实在三人谈话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就没停,一直翻找着房间中的东西。

    而就在救护车抵达,将受害者运走的时候,唐泽也从房间的洗衣机和烘干机中,找到了混在其中的一只沾血的手套。

    其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发黑了,明显不是今天这位受害者的血溅上去的。

    这个证据虽然对于现在锁定嫌疑人没有什么作用,但如果能够从其上鉴定出属于第四位受害者的血迹,那么就可以确定,房间的主人就是“榔头男”了。

    “快看看衣服中还有没有别的线索。”

    佐藤美和子蹲下身就去翻找地上的那团衣物:“至少能够确定性别的话,可以再排除一个嫌疑…”

    “别找了,根本没有。”唐泽开口示意佐藤美和子不由白费功夫:“我刚刚看了,内衣、袜子都没有在其中。”

    “还真是至于运动外套、毛巾这类东西。”佐藤美和子不死心的翻了一遍道。

    “会不会是直接丢掉了。”高木猜测道。

    “不,这是犯人故意这么做的。”

    唐泽查看了房间中另外的生活用品,看到了没有插上电源的电动刮胡刀,没有牙刷的牙刷杯。

    最后在查看了鞋柜后,唐泽露出了一丝微笑:“我已经知道犯人是谁了。”

    “诶?!”高木闻言惊讶道;“这么快!?”

    “那“榔头男”到底是谁?”佐藤美和子迫不及待的问道。

    “根本没有所谓的“榔头男”存在。”唐泽看着愕然的两人笑道:“有的,只是一个假扮成“榔头男”的女人!”

    “女人!?伱是说摩托配送的那位?”高木惊叫道:“为什么?”

    “你们仔细回想一下,然后再认真的思考一下。”

    唐泽开口道:“之前截住的那三位的体表特征,以及三人为了什么工作,以什么顺序进入这个房间之中的。”

    “这个...我都有记录。”

    听到唐泽的问话,高木连忙取出记录案件的刑事笔记道:“第一位是穿着青色条纹制服的魁梧男人,他的身高大概在180公分左右,是宅配快递员。

    至于第三位,则是身高160公分不到的金发女性机车送货员。

    对于第三位则是有些瘦小,身高只有1米7公分左右的披萨外卖员。

    而三人之所以会进入房间,自然是因为房间的大门口贴的便条纸上写着因为感冒正在休息中,拜托他们进屋把东西带走。”

    “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只有最先进入这里的大个子男人才能放地上的便条纸,但他却可以排除嫌疑了。”

    “诶?为什么?”高木不解道。

    “因为房间之中宅配快递、机车送货员这两人的收据没有了。”

    唐泽笑了笑道:“能让这两个消失的,就只有第二、第三进来的机车送货员和机车送货员,第一个人反而不可能拿到第二个人的收据。

    除此之外,能做到这一切的就只有原本就在屋里的“榔头男”了,这也是我怀疑他伪装那三人以此金蝉脱壳的另一个重要佐证。

    同时,销毁那两张收据,也是为了不让我们有可以核对他们的身份,避免我们确认到顶替对象。”

    “原来如此,确实这是个脱身的好方法。”佐藤美和子点头道:“我也明白为什么第一个大个子可以排除嫌疑了。

    毕竟他和昏倒的那个男人体格相差太大了,而且也没法拿机车配送员的收据。”

    “那这么说,“榔头男”就在那两个人之中了!”

    高木闻言兴奋道:“只要去披萨店向里面的员工确认身份,不就能够将嫌疑人排查出来了!”

    “不用那么麻烦了。”唐泽径直开口道:“犯人是那个小个子女人,她的身高也和屋内被敲昏男人的体格接近。

    除此之外,屋内没有任何内衣还有袜子,也是为了掩饰自己是女性的事实,毕竟不管是款式还是袜子的大小,都会有明显的区别。”

    “这、居然是女性?”佐藤美和子不可置信道。

    “我也是看过搜查卷宗才注意到的。”唐泽解释道:“你们之前一直都喊“榔头男”,我以为你们从受害者口中确认了对方的性别。

    但我看过口供后却发现,没有一个人用准备的性别描述过对方。”

    “因为是榔头这种暴力性的凶器,所以才会被记者们擅自取了这种有热议性的外号么...”

    高木说到这突然想起了什么:“这么说来,邻居也说对方有带女朋友过来,也没有看清过样貌...”

    “而真正让我确定犯人是机车配送员的,是这双鞋子。”

    说到这,唐泽从鞋柜之中取出了一双蓝色的鞋子:“这双鞋脚面带有皮垫,这明显是机车换挡的护垫。

    但鞋柜之中却只有这一双有明显磨损,别的鞋子都完全没有。

    这就让我确定了,这双鞋是机车送货员的,而非房间的主人!”



重要声明:小说“名侦探世界的警探”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