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赤心巡天 第1838章 到此一游


    第1838章 到此一游

    就在姜望飘展霜披,剑横蛛兰若之玉颈时,有一道极其锐利的剑光,如惊电游裂千万里,一瞬间照亮了天地!

    “拿我当狗遛,当我是犬熙华吗?!”

    鹿七郎已赶至!

    姜望虽然已经做到了所能做到的最好,终是不可能瞬间解决蛛兰若,而在与兰因絮果纠缠的过程中,被迟滞了瞬息。

    对于把握战机能力顶尖的鹿七郎来说,这白驹过隙的一瞬,即是生死剖分的永恒。

    焰花焚城几乎是姜望掌握最纯熟、也最能展现威能的超品道术,却也根本拦不住杀力全开的鹿七郎。

    这蓄势已久的一剑彻底解放出来,接天连地的剑光反倒敛去了。无边电光骤闪过,而竟悄无声。

    姜望前脚穿出焰城去,势如天神,剑斩蛛兰若。

    鹿七郎后脚就走进焰城里来,锦衣飘飘,大步而行。

    而他所行之处,自然生出裂隙来。亭台楼阁街道……不时地发出裂响。

    当他走到姜望的身后,这座赤焰熊熊的城池,也从正中间裂开来,在他身后坠落。

    他的步伐看起来如此从容,但却又这样快的靠近了。好像每一步,都踩在最能跨越距离的节点上。

    他的剑还在手上,他与姜望之间尚有距离,可姜望飘展的霜披已经开裂、绕身的赤火已经开裂、青衫已经开裂,就连他的脊背,也从脊柱开始裂开!

    鹿七郎这一剑洞穿了距离,也洞穿了几乎所有防御!

    就在姜望以绝顶战斗才情,几乎压制了蛛兰若的兰因絮果神通,就要将其斩死的关键时刻,鹿七郎也为他敲响了死亡的丧钟!

    这一声显得这样突然,但其实也并不突兀。因为从不得不跳出红妆镜的那一刻开始,姜望就一直行走在生死的边缘。

    他与羊愈与鼠伽蓝乃至于同灵熙华的每一次交锋,自身也都在面对死亡。

    只是那些危机重重的时刻,都被他以强绝的勇气、意志和无数次生死中砥砺出来的争杀能力所跨越了。

    而现在,只是他也走向了那条路。走向了羊愈一个猝不及防、鼠伽蓝一个判断错误,就不得不踏进的死路。

    诚然他并没有犯错。

    可在这场战斗里,他要想活下来。仅仅不犯错是不够的,仅仅是做到完美也不行。因为与他同台争杀的对手,也都是绝顶的存在。因为他是以寡击众,他是孤身一人!

    感受着从脊柱大龙处蔓延出来的痛楚和撕裂感,鼠伽蓝留下来的拳印还镇得胸膛发烫,灵熙华贯穿身体的骨矛,以及早前在霜风谷里并未能完全复原的伤势……

    姜望感受到意识的坠落!

    他在茫茫无尽的深渊里,无限地跌落。

    但他仍然握紧了他的剑,咆哮剑气推动他极限前赴,与鹿七郎拉开距离,与蛛兰若拉近距离——

    霜风旋在寒刃上,带着极致的天意之杀,斩落蛛兰若之身!

    诚如鹿七郎所言,我姜望登门来访妖界,也算得一副门面。

    既然身死已不可挽,那么这场孤身争杀的大戏,至少还要再多一笔精彩的剧情,再添一笔荣勋!

    人族天骄有名姜望者,独斗妖族天榜新王战力者五。

    杀羊愈、杀鼠伽蓝、击溃灵熙华,又杀蛛兰若!

    又或者……

    姜望用最后的意志,死死盯着前方那流光溢彩的美眸——

    还能有别的可能性吗,蛛兰若?!

    神霄世界有无限可能,兰因絮果是神话中的神通。

    哗啦啦!

    那携带天意之杀的长剑落下来时。

    蛛兰若变成了一滩水。

    而不远处的不老泉中,水又凝成了蛛兰若。

    这一幕发生得太突然,又太顺理成章。

    竟不知她是突然地替换了水身,还是一开始就以水身作战。

    但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即便没有鹿七郎及时赶上来,她也不会死。她一早就在不老泉里做了布置,为自己容留了足够的犯错空间……

    可她的左手尾指突然消失了,那上面绕着她的断弦。

    姜望的剑意仍然向她斩来,不周风仍然在她身上吹!

    那吹灭万物之风,远比充斥着神衰之力的不老泉水更寂冷。

    蛛兰若眸中流光溢彩,不假思索地再一次启用了神通。

    嘭!

    姜望的身形砸进了不老泉,砸出水花四溅!

    蛛兰若的身形出现在山道中,正背对着鹿七郎。而玉指纤纤,将鹿七郎的长剑轻轻夹住,往后一推。

    兰因絮果,因果交换。

    我在不老泉之因果,换你在神山山道之因果。我受天意霜风的因果,换你被鹿七郎长剑割裂的因果!

    她的确看到,鹿七郎的剑已经斩中姜望。但从那双赤金色的眸子里,根本看不出太多情绪,无法判断姜望是否会被斩死、会在什么时候死。

    她当然不能自己牺牲,也不必要用自己的冒险,去让姜望本已注定的死局来得更快。更有甚者,不老泉本身具备神衰之力,本身即是她的武器。

    此次替换,姜望无非是换了一种死法。而她重获兰因!

    蛛兰若的后脊的确也被长剑割破了,但鹿七郎在发现目标替换之后,当然不会再继续他的杀戮。

    顺势就将长剑收起,而纵身飞向不老泉!

    无论姜望现在的状态怎么样,他都不会给机会。这样的对手太可怕,今次若是不死,他日必是妖族心腹大患。

    封神台特意显迹,颁发荣耀任务,一开始他只是觉得惊讶还有几分好笑,太古皇城未免太小题大做。现在却觉得,正该如此,理当如此,这个叫姜望的人,的确配得上这等阵仗。

    所以他要让此人,死得干净,死得彻底。

    肉身砸在不老泉的水面上,发出清晰的撞击声。

    这一刻意识清醒的姜望,仍然看到了死亡。

    尽管脊背的伤势已经被替换了,鹿七郎那绝杀的一剑也未能再继续。

    但这里是不老泉!

    他拼死搏杀蛛兰若,希望得到的结果,的确是蛛兰若与他替换因果。交换位置当然更好,他可以离鹿七郎的剑更远一些……但不是把他换到不老泉中。

    他实在没有太多的力量,可以对抗不老泉的神衰之力、对抗蛛兰若控制不老泉水的绞杀。他也没有太多的力量,再次跨越不老泉和下山山道之间的距离。

    挣扎逃亡这么久,竟又一次回到原点!

    彼时离开老林,结束那些考验后,所有的竞争者,就都是站在这不老泉边。冥冥之中,似有定数。

    侵袭不周风和剑意已骤止。

    天府之光对抗着四面涌来的不老泉水。

    左手尾指已被抹掉,影响结印、影响左手剑……

    迅速判断了身体状态,也清醒认知到局势,姜望在第一时间拔飞而起。这是与妖族绝顶天骄们的争杀,当然不可能事事如意,甚至事事不如意也是应当!

    不必抱怨,不必颓丧。人还未死,剑还在手,继续战斗!

    他似飞龙跃潜渊,倒弓的身形有一种极致的力之美。此时此刻他的意志如万钧弓、铸铁箭,已满弦,正待发!

    但四周飞出一道道水链,交织在空中,把姜望拦下。

    蛛兰若在按止剑伤的同时就已经出手,整个不老泉瞬间变成了一座巨大的水牢!

    比起鹿七郎,她更能认识到姜望的恐怖。

    她自问在这场战斗里,她也已经做得极好,不能说发挥到极限,也是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做了所有能做的。

    有鹿七郎、有羊愈、有鼠伽蓝,还有她蛛兰若,有什么理由杀不死一个神临修士?但此人总能在不可能的时候创造可能,让好几次都已经注定了的絮果,又重新飞上枝头。

    故而她更要借助不老泉的力量,直接溺死姜望于当场。

    那纵横交错的水链,恰恰拦在了飞身而起的姜望之前。神衰之力与天府之光不断对撞。

    姜望短暂交剑于左手,右手张开上举,指尖七灵跃起,混转一团——炸开了难以直视的炽光!

    齐国术院去年才研究出来的苍龙七变,第一次在神霄世界里展现光彩。

    五行颠倒,元气混乱。

    神衰之力赖以依托的水元先一步崩溃了,神衰之力无根而散。

    姜望穿出水牢,一飞冲天!

    但有一道极锐利的剑光迎面!

    仿佛将天穹洞穿,从另一个世界向这个世界杀来。

    鹿七郎已至!

    这一刻,他自高空而俯下,身后那金色的云海,都裂开了一道口子,投射下璀璨天光,照在这半山腰。

    那一缕洞穿云海的天光,即是他的剑光。

    妖名“七郎”,剑号“野苹”。

    意、力、势,贯为一体。

    鼓荡风云三千丈,神香花海第一锋!

    锵!

    恰与长相思撞在一起,剑尖抵着剑尖,剑气绞着剑气,剑光杀着剑光!

    鹿七郎是天外飞仙。

    姜望是人字撑天。

    这一次对杀太过激烈,以至于不老泉水都炸成了水幕飞帘,无处宣泄的剑气,在整个山腰盘旋,几成了龙卷!

    叮叮叮叮咚!

    琴音骤起,蛛兰若以玉手为琴架,拨动了断弦。

    而姜望以剑啸作雷音,在抵抗鹿七郎的同时,将声音的攻击正面化解。声闻仙态,一一镇伏万声,使之来朝。

    可这琴声同时为鹿七郎染上了一抹赤光,平添三分杀意,助长许多气焰。

    本就重伤未愈艰难支撑的姜望,一时被压低三尺,全面落入下风!

    噗!

    姜望感受到一股深入骨髓的剧痛,但或许因为死亡的征兆太强烈,他好像与这痛苦隔了一层,在身外感受身内痛。

    赤眸下移,却是灵熙华已在琴声的掩护下悄然靠近,以焚烧灵焱的掌刀,此来一掌穿心!

    他的确不可以被小看,也的确具备天榜新王的实力,的确能够把握机会。

    “死!”

    姜望圆睁赤眸,厉喝一声。

    声闻仙态,观自在耳,降外道金刚雷音!

    灵熙华所看到的,是那霜披已残破、赤焰零星几朵、鲜血染红青衫、身上到处都是剑创……依然杀意沸然如战神!

    他的掌刀本已触及对方心脏,可身受雷音一慑,立即有无数条火蛇咬住掌刀,且绕臂而来。

    灵焱根本阻不住,道元气血全都不能将之扑灭,筋肉骨骼瞬间皆飞灰。

    灵熙华以左掌为刀直接一斩,将燃烧到一半的右臂整条斩下,捂着创口骇然后撤!

    他需要庆幸的是,此刻他不是孤身为战。

    那来自神香花海的鹿七郎,以灵感察世,根本不会给对手任何机会,手中野苹剑再次往下一压——

    剑意剑气剑势,全方面溃败。

    姜望手中剑仍在,但已连人带剑被斩进了水中。

    噗噗噗。

    在不老泉中不断下坠。

    被一剑沉底!

    神衰之力群伺而来,在四溅的水花之中,姜望的身体迅速消融。

    就这样了吗?

    就这样……了?

    胸腹之间五座内府显照的光源,依次熄灭。

    天府之光已不复!

    如意仙衣几乎融尽了。

    意识同肉身几乎同时下坠,意识同肉身几乎同时消融。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的灵识显化之身,骤然披上了一件锦绣华衣!

    大红大紫,绣龙织虎,格外夸张,格外招摇。

    他逐渐消融的肉身外,亦是披上了这样一件锦衣。

    那剑气剑光与神衰之力,都还在疯狂冲击他的身体,可他却获得了短暂的安宁,不见风雨!也由此,有了重归清醒的意识!

    作为新开辟的种族战场的最前线,新建的武安城,城墙已经有许多斑驳痕迹。

    这些痕迹,是一座雄城的勋章。

    其中一块墙砖上,有着不算丑但也不够好看的刻字。在周边那些血与火的痕迹中,显得格格不入。

    上面写着——

    “赶马山双骄之许象乾到此一游”,“一游”上面打了个红色的叉,旁边写道,“吊唁”。

    此时此刻,“许象乾”三个字,变成了“姜青羊”。

    “一游”二字上的那个红色的叉,移在了“吊唁”二字之上。

    而在距离已无法被统计的另一个世界里,在现世之中,白茫茫、寒凄凄的天碑雪岭,有一个额头奇高、今日还特意抹了粉所以显得格外油腻的书生。

    他左手拎着大包小包,里间是胭脂水粉、名贵衣裳。右手拎着大包小包,里间是珍贵补品、各种吃食。

    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仍走出了大摇大摆的气势。

    他嘴里哼着小曲儿,哼唱道——

    “伸哪伊呀手~

    摸呀伊呀姊~

    摸到阿姊头上边噢哪唉哟!

    阿姊头上桂花香~”

    他的唱词戛然而止,他的身内身外突然出现数不清的剑创,他的手掌手背很快消去血肉可见白骨。

    这剧痛来得太突然。

    因为考虑到自己才捯饬过的英俊的脸,所以他努力往后仰了一下,选择往后倒!

    茫茫大风雪,他倒下去,印出了一个“大”字。

    好大雪。

    好大情谊。

    好大的奢望——

    “赶马山双骄之姜青羊,到妖界一游!”



重要声明:小说“赤心巡天”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