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赤心巡天 第1843章 我走之后,凭此追忆!


    第1843章 我走之后,凭此追忆!

    敌人是最好的老师。

    每一个能够保持飞速进步的强者,都不会缺乏向对手学习的能力。

    吃百家饭的姜望,更是个中翘楚。

    但能够被倚为杀手锏的绝技,在有名师指点,洞明其中关窍的情况下,也往往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掌握。

    不可能叫你一看就懂,一用就会。

    除非是已经神临境的姜望,再去观察彼时腾龙境的对手。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临阵的观察和学习,只能学个几分意。要真正化为己用,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譬如从旁观张巡的剑气成丝,到练成自己的霜雪明,姜望也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摸索,甚至于一开始炼出剑丝的方式就与张巡不同。

    唯独这一式苦海回身。

    姜望虽是第一次见,第一次使出来,却已得七分真意。因为已然尽得其秘,而后才复现其形。

    所以为什么说知闻钟是佛宗至宝,为什么古难山黑莲寺从菩萨到真传都为之生死相争,为什么须弥山为其前赴后继!

    此时此刻,姜望霜披飘展,踏云而走,说不出的潇洒从容。

    而他骤然回身时,好似从那茫茫苦海中挣脱出来。

    寒芒一闪。

    似是天涯台上东望也,看那潮信“一线天”!

    到了姜望如今的境界,很多过往招式都很难再起作用。

    他应用于生死搏杀的剑术,无非混同所有人道剑式的人字剑,剑仙人统合五府下的绝巅倾山一剑,以及两式阐述道途的真我道剑。

    前两者分别代表他姜望的剑意、剑势之极。

    而他的剑招之极,则是糅合了剑气成丝和相思杀剑的霜雪明,此式范围最广,也最是复杂。

    其中“名士潦倒、生死勾仇”,是姜望在人道剑式里最常使用的剑式,后来观长峡、见天裂,阐意炼招,进阶成剑式“一线天”。依然保持了它独一无二的简练与锐意。

    当它出现,往往是奔着枭首而来。

    但鹿七郎亦不是好相与。

    苦海回身当然妙极,一线天当然锋利。

    可在钟响之前,他就已经在避退。

    他以灵感称王,但并不依赖灵感。他更遵从自己对战斗的判断,灵感有时是神来一手,有时是锦上添花。他虽然已经因为逃避知闻钟,空跑过几回,但是在知闻钟下一次动静前,依然不会大意。

    惊弓之鸟没什么可笑,被射死的鸟才叫可悲。

    那分割天地的一线如潮奔来时,鹿七郎身形已在千丈外。而剑光如惊电贯通长空,炸成千丝万缕,再为姜望带去一场光雨。

    他绝不肯放姜望走,但面对知闻钟和多次逞凶的三昧真火,他也绝不自恃防御。

    一线剑潮迎向剑光雨。

    剑光与剑光在所有视线可及的地方厮杀。

    在让人眼花缭乱的光影中,姜望形象清晰的出现了,像是一幅画里最核心的要素,定住了这幅已然混乱的长卷。

    但见他赤焰绕身,剑光照眸,青衫飘飘,立在潮头。

    他以剑潮为奔马,此刻却跃出剑潮来,不管不顾地杀入剑雨中。

    数不尽的剑光在他身上割出一道道伤口,不老泉涌出的生机又将之弥合。

    那边厢鹿七郎还在遥遥斗剑,将剑术运用到极限,种种华丽技巧将剑潮一段段分割。这边厢,他的对手完全放弃剑势,连防御都不管,如失控怒马,已然杀进身前来。

    简直莽夫!

    但太恰当。

    鹿七郎苦心编织的极具战斗才华的剑光阵地,就这样被突破了。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姜望其人,本身就是一柄利剑。每每都能从最恰当的方向切入战局,迅速完成其战术目的。

    他已退足一千丈,此刻姜望逼近百丈内!

    不得已野苹一横,将身前所有的剑光全部引爆。人在空中,踏花成路,退往神山。这当然是眼下最正确的方向,姜望每往神山追一步,他就白白浪费了两步外逃的时间。

    忽然周身有风,通天海翻涌。

    身受八风龙虎!

    鹿七郎五指一抹,身周气劲呼啸如白马,载着他跃出束缚,一纵百丈。

    角木蛟,心月狐……前方恰有七灵显现,镇压元气,定住五行。

    但七灵正中暗香动,那狂暴的元力忽而虚化了,而虚空开出繁花来,鹿七郎踏花成桥,就此越过。

    超品道术八风龙虎!

    超品妖术白驹过隙!

    超品道术苍龙七变!

    超品妖术梦里寻香!

    这一瞬间的攻防转换,快到目不暇接。

    彼此都未占到便宜,但姜望已近了。

    张口欲为雷音,鹿七郎已封闭耳识。

    手中铜钟欲摇,鹿七郎脚踏七星,又将距离拉开来。

    瞳中金芒骤放!

    朝天阙轰隆隆推出来,镇压神魂世界。

    但鹿七郎的神魂世界里开遍蒲公英,白色的蒲公英飘飞漫天,齐往天穹去,竟将那尊古老天门短暂地堵住了。

    六欲菩萨,一时未能推动天门。

    鹿七郎求的便是一时,要姜望自己掂量代价,知难而退。

    轰轰轰!

    姜望选择强开!

    朝天阙的石门都崩碎了!流光溢彩的佛掌已然探进漫天飞舞的蒲公英中,掌心一道金光柱,直接轰在鹿七郎的蕴神殿。

    先伤己,再伤敌。

    在瞬间的失神里,鹿七郎乍现灵光,打破迷雾,接管了肉身,猛然一记倒拱桥,躲过了枭首之祸。

    但开在心口处的蔷薇,却被一剑削掉了!心口血流如注!

    看着瞬息又逃出千丈外的鹿七郎,姜望只将长剑一挑,这朵蔷薇便飞在空中,顷刻凋零了,花瓣飘洒漫天。

    “我走之后,凭此追忆!”

    转身便走。

    这话说得像是他能杀鹿七郎而不杀,故意只斩其妖征一般。

    非不想,不能耳。

    这场以苦海回身开启的短暂交锋,他完全是凭借充沛的气血和神魂,以不计损耗的方式占得先机,而不是说他的剑术压过了鹿七郎。

    但战争就是以强凌弱以众击寡,战斗亦如是。

    就像当初在点将台与重玄遵对决,重玄遵也以星轮的破碎来赢得先机一般。懂得尽可能利用自身优势,才是一个合格的胜负师。

    鹿七郎负创疾退,强忍着剧痛挥动野苹,斩碎姜望留下来的雷音。

    他完全明白这句话只是为了刺激他心神,姜望已遁,却冀望其留下的雷音还能建功——去如雷霆经长空,攻如海潮有余信。真是可怕的对手。

    他完全不会被此影响,也不可能自暴自弃。

    但这八个字他当然永难忘记。

    这妖征被斩之伤,当然是……永远的痛!

    就在这个时候,他猛然一侧身,细剑前横。却看到虚空幻灭,犬应阳踏步出来。

    “你怎么样?”犬应阳说着便手笼玉光,探将过来,要与他治伤。

    鹿七郎却后撤一步:“不要浪费力量,他非等闲神临!”

    犬应阳注意到,鹿七郎说的是不要浪费力量,而不仅仅是不要浪费时间。

    到底是何等样恐怖的战力,让一向眼高于顶的鹿七郎都这样讲?

    他本想说,“再怎样不凡神临,还能伤到我不成?”

    但看着鹿七郎坚定的眼神,念及已经死在姜望剑下的羊愈、鼠伽蓝、蛛兰若,他只在鹿七郎的伤口遥遥一抓,抓住了一缕锐意,道了声“保重”,便消失在原地。

    虚空层层迭迭漾动,犬应阳在流光之中行走,那远遁的、已经竭力隐藏了的气息……瞬间被捕捉。

    鹿家少主伤成这般,还不知那位老祖怎样震怒。

    也该叫人族付出相应的代价,见见什么是真妖之威!

    ……

    ……

    什么是真妖之威。

    在姜望之前,熊三思已是先一步见识到了。

    他的答案是……

    不过如此!

    他枪挑封神台,引得蛛弦正面碰撞。又拔枪而走,金海回锋。

    一式故人归,走的是意枪的路子,所以它不受空间、元力、剑锋、剑气这些所有外在的影响,直接以心印心,将自己的心情,刺在蛛弦的心情里。最后却又归于血肉,直摧蛛弦心脏。

    这可说是把握了枪术之真,点化由心,已至宗师之境。

    蛛弦虽然已经启用神通,但她本心仍未将熊三思视为同级的对手。才会在熊三思枪挑封神台的时候,选择强势镇压。

    她忽略了警兆,既要赢得厮杀,也要保住封神台的布置。才有此刻神意被伤,累及心脏。

    无尽变幻的天色下,她被打得仰头散发,与此方神霄世界建立的联系,也被轻易地撕裂了!

    但也因为这一仰头。熊三思没能看见,蛛弦那一双显现日月齐天的眼睛,眼角蔓延出黑色的妖纹,那妖纹向内覆盖了眼球,遮掩了日月,向外则藏住了五官,爬满了整张脸。

    熊三思尚不知情况生变,已是收枪高踏步,乘势追击,双手握持鎏金枪,抡圆了往下砸。枪头如重槌击下,直敲面鼓。欲杀真妖听雄声!

    但这一声久违的鼓响,未能遂愿。

    因为在蛛弦的面颊上,倒覆了一只手。

    蛛弦的手。

    手背之下,那蔓延的妖纹尽皆隐去。手掌朝上,抓住了枪头!

    嗡!

    枪身微抖,发出连绵如潮的颤声。

    熊三思竟然被滞在半空!

    此时他再一次以灵见血,只身成阵,催动无穷力量,居高碾下。

    但蛛弦的那一只手,就那么平静地握着枪头,一动不动。

    虽有山河之力,不能移分毫。

    而那一对细剑,竟然已被她随手丢弃,坠入茫茫云海中。

    熊三思此时能够看到蛛弦的脸,怒眉一样,煞气凝成实质,瞬间将对手带到金戈铁马的战场。此后以目为枪,以目光为锋,势要穿瞳!

    但他那缠锋铸兵的目枪,投入那双眼睛,竟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未见波澜。

    蛛弦当然是毋庸置疑的真妖强者。

    七罪枪被其一剑而削,与犬应阳的针锋相对,也被轻易割裂。对声闻之道的掌控臻于极境。日月齐天的重瞳异象,任意翻转阴阳。

    然而那些都不恐怖。

    恐怖的是这波澜不惊的现在!

    还是那双眼睛,还是那日月齐天的异象,还是那张脸。

    但一切已经不同。

    蛛弦平静地看着熊三思,平静地移开覆面的手,当然也平静地移开了熊三思的枪锋。以一种不可动摇的强大,如此平静地说道:“你以为你现在的对手是谁?”

    主导这具身体的,显然已不是蛛弦!

    熊三思的声音从牙缝里钻出来,每一个字都洇着血,每一个字都沉重:“虎!太!岁!”

    蛛弦慢慢地说道:“你也可以叫我三恶劫君。人,妖,魔,此吾三恶也。”

    掌控这具身体的虎太岁,已然并不掩饰什么。当时在摩云城擒拿蛛弦之时,他就已经顺手埋下了灵种。

    本就是一步为之后布局的棋,正好也用在此时。

    所以为什么是犬应阳和蛛弦受召进入神霄世界。

    为什么虎太岁彼时保持缄默。

    鹿西鸣的棋子落进棋盘来,他虎太岁亦是如此!

    重伤的蛛懿已经不被他放在眼里,但他绝巅之上的道途都贯通后,更是这样。

    在蛛弦为熊三思所伤时,他也顺势引发灵种,植入妖纹。在蛛弦全力对敌的关键时刻,以天妖之威,一举接掌了这具身体。

    神霄世界当然天外无邪,但他的灵种是在天外就埋下,他的布局在此世规则外。

    故而此刻,他所掌控的蛛弦,成了此世此时的最强者。

    他已然在神霄世界里赢得了绝巅之上的道路,已然赢得盆满钵满,但他还可以赢得更多!

    绝巅之上的道路已经看到了,但要如何走上去,如何尽早超脱?

    还要求于此间!

    熊三思当然不肯放弃挣扎,哪怕他已经绝望过许多次。

    他的鎏金枪被紧紧拿住,于力于规则都撼动不了分毫,他便松了长枪,纵跃高穹,在空中舒展成一个自由的“大”字,似野兽一般扑向“蛛弦”。

    血焰腾卷高天如狼烟,兵煞在他身后结成了千军万马的幻影。

    “我”非具体的存在,“我”是概念的集合。

    是大齐天覆正将,镇国大元帅二弟子,黄河之会亚军,也是千劫窟里饱受折辱的那个人。

    吾师教我,不要后退。

    吾师教我,此身报国。

    吾兄教我,要多想!

    吾弟教我,早归!

    从未忘“我”,此刻才能杀之以无我!

    此时此时,天地之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界限,由熊三思和“蛛弦”,分别占据两边。

    熊三思身后的天地,一半是红,一半是黑。红为血焰,黑为兵煞。

    他就这样席卷所有,以这撼动天地、更易山海的强大姿态,扑向天清云澈的这一边。

    但虎太岁所操纵的蛛弦,静静地看了他一眼。

    只是看这一眼。

    熊三思左手按住了右手,左脚踩住了右脚,左眼瞪着右眼,甚至上门牙都狠狠地撞击着下门牙……整个身体完全地扭曲在一起,而失去了所有的掌控,无力坠落!

    此身三恶劫君所塑,此身三恶劫君所有。

    不必再说绝望。

    希望本就未曾拥有。



重要声明:小说“赤心巡天”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