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赤心巡天 第1846章 恕不奉诏


    第1846章 恕不奉诏

    犬应阳一直以为,犬熙载之死,背后不是羽家就是猿家。只苦于拿不出证据,又有蛛家居中调和,才只能不了了之。

    他大闹摩云城的借题发挥,当然是为了执行天妖鹿西鸣的意志,探一探天息荒原的虚实。可是他彼时的愤怒,也的确是真情实感。

    后来经犬寿曾调查发现,犬熙载随身侍卫所带的五铢皇钱,在柴阿四手上流出。柴阿四又与犬家有血亲之仇。

    一个犬族少年隐忍多年以图复仇的故事伏笔,就这样若隐若现地勾勒出来。

    他没有几位天妖那般直接插手神霄世界的能力,也没谁耐着性子跟他讲解里面的情况,譬如姜望是藏在谁的镜子里,是以什么身份暴露、怎样暴露……

    在天外无邪之后,天妖的手段都要撤出。他更是对神霄世界里的情况两眼一抹黑。

    及至封神台就近征召他进入神霄世界,他才知道姜望这个名字。

    鹿西鸣也不可能当着其他天妖的面,暗中给他传递什么信息。只能是尽在不言中。

    他进入神霄世界的第一时间,就被新成灵族的熊三思偷袭。而后当然也发现了柴阿四,但急于追赶姜望保护鹿七郎,并没有立即惩治此妖,只是留了一点小手段在这位疾风杀剑身上,留待之后回来再慢慢折磨。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在姜望这里,看到犬熙载的妖征!

    这颗代表犬熙载天生神通的竖瞳,这颗昭显了犬熙载之潜力的眼睛,被姜望当做暗器、包裹以神通,而后袭来……又被他亲手点碎。

    犬熙载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痕迹,就这样消失了。

    而他在狂怒之余,还必须要警惕,姜望所说的“咒杀”!

    犬熙载是他犬应阳的血裔,利用犬熙载的遗骸,有太多方法可以牵扯到他。

    姜望毕竟是声名远扬的人族天骄,身上保不齐藏有什么手段,能够威胁到真妖也未可知——这也是他在之前的战斗里,选择压迫而非直面的原因之一。

    他对这枚竖瞳的洞察,或许只在瞬间就已完成。事实证明他做了无用的工作,这枚竖瞳之上并未加持什么足够影响他的手段。

    但就是这多余的一步,让他错失了阻止姜望离开的时机!

    姜望已经在知闻钟的帮助下,把握了由此达彼的那种可能,踏上了自神霄武安城延伸向文明盆地武安城的桥梁。

    那是独属于两座城池之间的联系,是神霄世界里存在的某一种可能性。

    此刻姜望身在玄之又玄的【可能】中,不在真切可感的【时空】内。

    即便是犬熙载这样的当世真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

    但在这神霄世界里,不是只有当世真妖,不是只有犬熙载。

    在那神山之上,天妖法坛焰冲天穹,那座雄伟城池的虚影,眼看着就要自虚而真,走入现实——筑造一座雄城,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但若这座雄城的虚影真个落下来,现世的规则就在这里有了根!

    就好像文明盆地之于妖界一般。

    甚至于,只要神霄之武安城和文明盆地之武安城联系上了,人族强者就拥有了干涉神霄世界的入口。身在可能中的姜望,就有机会被人族强者接走。

    可于此时……

    正在迎接诸神挑战的虎太岁,在仿佛永无止歇的杀戮中猛然回身!屠神只需目光扫过的他,特意探出手来,穿进隐秘之中,把握了那冥冥中的轨迹,抓住了那一架……即将抵达彼岸的桥梁。

    将之生掰回来,一把抹去!

    虽然并不能以距离来衡量。但若要类比描述的话,从神霄世界武安城延伸到文明盆地武安城的这座桥梁,可能只差最后的几千丈。长桥即将落成,而梁断于此,永无再续可能。

    追逐知闻钟寻觅到的隐秘可能,并立即干涉其中,并强行将那种可能性抹去,非有天妖的眼界,不足以为此事。

    而即便有天妖之眼界,虎太岁只是抓了这么一把,他所操纵的蛛弦的身体,瞬间也气血大衰,眼角都生出皱纹来!

    妖族与妖族争,是肉烂在锅里。牵扯人族进来,可就不那么好玩。

    这是他暂缓屠神,出手断桥的原因。

    在他出手的同时,万神海诸神也默契地暂停了对他的攻击,前赴后继地杀奔天妖法坛。瞬间就将那无面神塑撕碎了,也再一次熄灭了天妖法坛燃烧的炙火。

    那于天妖法坛上空悬浮的城池幻影,像一个被风吹碎的泡沫。

    人类的文明,未能在此世扎根。

    “呃……嗬……啊……”

    那几乎已经被忽略了的,摔在云海里、却因为虎太岁的力量未能坠跌下去的熊三思,此时整个身体都缩成了一团,痉挛不止。而却用一只右眼,死死盯着那座城池的幻灭,喉咙里发出极度痛苦的声音……

    也的确被忽略了。

    在人族城池于神霄世界扎根的风险被抹掉后,强登天妖法坛的诸神,再次向虎太岁杀去!

    虎太岁仍是不慌不忙地侵夺着神霄封神台,予这些可怜的神祇,以居高临下的目光。

    但他一眼看下去,正被注视着的这尊神像,虽则的确是黑烟滚滚、神力混乱,但却并没有立即消解。

    虎太岁意识到不对。

    并非是他所操纵的这具身体此刻过于虚弱,力量不如之前。

    他要灭杀这些神像,只需要稍稍调整祂们的神力结构,不需要太多力量。

    是这些神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天妖法坛?

    嘭嘭!

    嘭嘭!

    天妖法坛之上,那青铜巨鼎之中,忽然发出了巨大的、如心脏跳动般的声音。

    嘭嘭!

    嘭嘭!

    这心跳声影响了整个万神海所有神像!

    “虎……”那尊黑烟滚滚的神像开口。

    “太……”第二尊神像接道。

    第三尊神像开口:“岁……”

    而后是第四尊第五尊第六尊……以一种近乎接力的方式在说话,而竟毫无滞涩。

    这说明它们此刻,或许遵从于同一个意志!

    “你可知这万神海,是为谁准备?”

    甚至于不仅是在神霄世界,就在那妖界摩云城外,玄南公的声音也同时砸落下来,砸在虎太岁翻掌所化的群山上。

    妖界摩云城外的玄南公、神霄世界里的千万座神像一齐开口:“悬崖勒马,为时未晚!”

    此声恢弘如此,同时震荡两界。

    神霄世界里的蛛弦之身,摩云城中的虎太岁之身,各自踩着已遍布灵纹的封神台,一时间霸气滔天,同时应道:“不管此前为谁准备,现在是为我准备!你有什么意见?”

    神霄世界里,数千尊在天妖法坛获得改变、被那巨大心脏跳动声所影响的神像,再一次向虎太岁发起进攻。

    这一次虎太岁目光所至,根本不能再改变这些神像的神力构造,无法目杀神祇。也只可张开双手,握气成刀,与这数千神像疯狂对斩——蛛弦的那对细剑,早已被他丢弃。

    以天妖之意志,操纵数千毛神,和一尊被天妖意志所操纵的真妖之躯,究竟谁能更胜一筹?

    神霄世界里或在等待一个答案。

    而摩云城上空,一个白须白发、眉心有云雷纹的老者,已然踏电而来。

    他自然便是封神台现在的执掌者,只对妖皇负责,掌握极大权柄却又神秘莫测的玄南公!

    他的声音穿透了虎太岁单掌所覆盖的“天”,隐匿地响在这小范围里,响在几位天妖耳中:“奉元熹大帝遗旨!”

    此声一出,冷眼旁观的蝉法缘、麂性空、鹿西鸣,尽皆动容!

    封神台于神霄世界里的布置,竟然牵扯到那位绝代妖皇?

    神霄世界里的数千毛神,一时未能与虎太岁操纵的蛛弦之身杀出结果。

    玄南公虽然打破距离封锁,及时赶到了摩云城,但要在虎太岁彻底侵夺天息封神台之前,打破虎太岁的最后一重封锁,却已是来不及。

    故而不得已“宣旨”。

    此诏干系重大,故只能被在场几位天妖听到,不使别者共闻。

    但虎太岁只是眉头一挑,侵夺封神台的动作未有半分止歇,置若罔闻!

    玄南公大怒:“元熹大帝之诏,你敢不奉?!”

    虎太岁动作不停,咧嘴一笑:“且不说真与假……”

    唰!

    玄南公随手拂碎时光,探入时光乱流中,抓出一卷时光飞散的诏书来。其上至尊至贵的气息,断然做不得假。

    虎太岁把后半句咽下,继续道:“一朝天子一朝臣!元熹大帝确于妖族有不世之功。但吾掌紫芜丘陵,虔为妖族大局,非当今妖皇之令不奉!你玄南公若请动陛下降旨,我当从之。至于这三代妖皇遗旨……嗐!遗老奉得,我岂能奉?”

    他虎太岁才是忠于太古皇城的妖族柱石,玄南公是还活在过去的前代遗老、妖族蛀虫。在场几位天妖想要帮谁,还需好好掂量才是。

    玄南公当然听得懂他的险恶用词,面目阴沉:“陛下正在坐关,焉能为此等事务惊扰?”

    “那就给本尊闭嘴!”虎太岁大袖一挥,反向玄南公出拳:“如若不然,本尊登临绝巅之上,当令你跪酒!”

    跪酒是妖族的一种传统,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折辱。败者要跪在地上,以前额为托盘,为胜者奉酒,表示心服口服,永不造次。

    无论如何,对一位天妖说跪酒这样的话,也太张狂了一些。摆明了是激玄南公拼命。

    窥见绝巅之上的道途后,虎太岁对自己在这个阶段的实力也很好奇!

    更有甚者……若得搏杀玄南公,彻底把握封神台,就算妖皇出关,也是木已成舟!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当今妖皇如何会为一位死去的天妖,来严惩已经看到绝巅之上道路的天妖?

    在神霄世界中,面对玄南公掌控的诸神,他的声音要更为张狂:“元熹又如何?今非昔比,今必胜昔!我开创灵族,丰富妖界潜力,踏足绝巅之上,为妖族开辟全新可能。万万年后再回看,未见得功绩就不如他!玄南公!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以为然否?!”

    神霄世界里的诸神攻势更烈。

    摩云城中玄南公却是冷酷地看着虎太岁:“天欲其亡,必令其狂!虎太岁,你这是自寻死路!”

    “哈哈哈哈!”虎太岁张狂大笑,拳如憾世之峰,势有轰天之勇:“虎太岁一生不知死,且来与我死路!”

    狂也是他,恶也是他,阴也是他,疯也是他。

    他其实并没有固定的形象,一生只求目的达成,不管手段如何。

    此时要以这狂意,骄杀玄南公。

    但忽有一只金光灿烂的大手探过来,拦住了他的拳头。

    掌与拳有一瞬间的僵持,在全力碰撞之前各自散开。

    蝉法缘步将出来,慢吞吞地道:“虎天尊如何戾气这样重?不妨听一听……元熹大帝遗旨如何。”

    蝉法缘是为了知闻钟……

    虎太岁脑海中刚闪过这样的念头,正要以神霄世界里知闻钟的归属来打动古难山。倏然间一道剑指迫眉心,鹿西鸣指尖跃起的锋芒,逼得他在台上后移半寸!

    “好邻居,我倒也无意与你为敌。”鹿西鸣轻声道:“只是为妖族大局计,你总得让玄南公宣完旨,看看元熹大帝有何布局,好叫我有个掂量?”

    虎太岁怒不可遏。封神台在神霄世界里的布局,何曾说与你知?你鹿西鸣落子夺神婴时,又想过什么大局?现在来说大局!

    但暴怒无济于事。神霄世界里还有一个鹿七郎,或能当做与鹿西鸣谈判的筹码。

    正想着这些,在他身后猛地撞出一团阴影,麂性空的大脚踏出黑暗,将他被鹿西鸣摇动了的身形,一脚踹下封神台!

    “先下去吧你!”麂性空挤上天息封神台,一脚截停了已经蔓延到台面的妖纹,不无幸灾乐祸地道:“佛爷可不欺负你,这侵夺天息封神台的进程,也只暂止,不去打散。但神霄此局若是涉及元熹大帝遗命,你听也不听,是否不够礼貌?”

    一时间三位天妖都出手。

    轰轰轰!

    虎太岁的镇封也被打破,玄南公踏进摩云城、走到他的面前来!

    “哈哈哈哈哈哈!”

    对于这些个天妖如疯狗般群起的行为,虎太岁心中怒极,但反而放声大笑:“诸位同仁说的是,倒是我考虑不周!元熹大帝遗命,我怎么听不得一耳?”

    瞧着玄南公道:“神霄世界,一任自由,无非各自落子,各逐所求!你且来说,封神台这些年偷偷摸摸送神力于神霄世界,究竟所为何事?是如何大计,竟要瞒着我等天尊,又叫我让开道途?”

    这姿态浑将玄南公当成了一个传话小厮。好像从始至终都与鹿西鸣他们是一伙,玄南公才是将被围攻的那一个。

    玄南公却无怒色,因为他知道虎太岁根本没得争!

    “不是要你让,是叫你不要抢。”

    他一手抓着那卷遗诏,如此定性了一句,才庄重地说道:“当年元熹大帝为人族一真道主所刺,是自混沌海归返的羽祯大祖及时出现,联手元熹大帝,将一真道主击退。后来羽祯大祖自举天妖法坛,完善他的神霄世界,此事诸位都知。

    元熹大帝生前多次怀念羽祯大祖,也见于史书。

    但不便明载,恐为人族破坏的一件事情是——

    元熹大帝不愿羽祯大祖就此消亡,不愿妖族永失栋梁。

    故布局神霄世界,构筑万神海,为其塑一尊神王身,等待神霄世界完满、羽祯大祖的灵性归来,以举世神道之力,敕其为无上尊神!”



重要声明:小说“赤心巡天”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