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开局就杀了曹操 第446章 你 你可是想要弑君?!(三合一)


    第446章 你 你可是想要弑君?!(三合一)

    “你们要做什么?!

    是要欺负老实人吗?!”

    领头闹事那人,朝着刘水,以及围拢上来的店中厨子伙计这些人出声喝道,显得有些色厉内荏。

    刘水笑道:“呵呵,老实人,你们可不是老实人。”

    他说着,就退后几步,与这些人脱离接触。

    口中发号施令:“把这些无赖请出去!”

    酒楼之中的厨子、活计、管事,以及一些护卫,早就忍耐不住,立刻将手中武器,朝着这些的击打上去。

    刘成这酒楼之中的人,包括厨子、管事、伙计这些人,基本都是军队上退下来的。

    可不仅仅是厨子伙计这简单。

    那闹事的八人,是游侠出身的,好勇斗狠惯了,但都是匹夫之勇,相互之间不知道配合,单打独斗确实厉害,但遇到淘宝酒楼这些队伍上退下来的人,可就不够看了。

    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就被尽数放倒。

    各个身上挂彩。

    尤其是的那个领头之人,每条腿上,都被刺了三个血窟窿。

    原以为体型占据上风的他们,会大方异彩的食客,见到这一幕一时间都有些懵了。

    这些人,看上去这样强壮,这样气势汹汹,原来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货色啊!

    “你、你们,你们做生意的就是这个态度?!

    就是这、这样对待客、客人的?”

    领头这人倒算是个人物,此时居然还能忍着疼,咬着牙,向刘水说话。

    刘水笑笑:“我们确实不会这样对待客人,但你们不是客人,就是前来找事的街痞。

    将他们的腿脚全部打断,送到官府去。

    让这些人都长长记性,不要觉得我兄长手中没有军权,离开长安了,我们家就变得好欺负,可以任人宰割了。”

    他后半句话是给酒楼中的伙计们说的。

    说完又交代:“对了,出去了再打断腿,在这里会影响其余客人的雅兴。”

    伙计们押着这些死狗一般的人出去了,也有一些人在这里飞快的收拾残局。

    刘水则在这里对着吃饭的顾客说上一些赔礼道歉的话。

    说到后来,又表示为了表达真挚的歉意,将会对正在吃饭的所有人免单。

    一番话说得很是漂亮,既起到了震慑的作用,又显得很是大气。

    同时也不让人升起反感。

    “以往刘皇叔光芒太盛,遮蔽了很多东西,现在看来,这刘皇叔的弟弟,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这番手段儿,可是漂亮的很,许多人都做不出来。

    而他,一个未曾加冠的少年,却云淡风轻的给做了出来……”

    酒楼之中,三楼包厢之内,有人出声这样对身边的人说道……

    酒楼外面的大街上,吃痛的闷哼不断响起,没过多大功夫,这八个闹事的人,就被伙计们装货物一般的给丢在了拉菜的牛车之上,胡乱的堆积在一起。

    四肢都是软踏踏的。

    有管事的跟着,一路往京兆尹而去。

    包括之前的打断四肢,以及现在的被粗暴对待,这些人都没有痛呼出声,不是这些人都是好汉子,而是他们的嘴巴都被堵死了……

    重新回到房间里的刘水,脸上带着一些笑。

    只是这些笑容显得有些冷。

    当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出来了!

    真以为自己大哥失势了吗?

    如此也好啊,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能够初步分辨了一下了……

    京兆尹是司马防,这是老京兆尹了。

    在得知这事情之后,立刻亲自接手。

    很快就将这些人打进了死牢,并且仅仅只隔了一天,就将这八个闹事的人给公开处斩了。

    效率不可谓不高。

    仅仅只是前往酒楼闹事,自然罪不至死。

    但这些人本身就不是什么多干净的人,很容易就被司马防查出来了一些别的违法犯罪的事情,然后就将这些人给咔嚓了。

    当许多人都觉得这事情就此告一段落的时候,事实证明,这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

    这个世上,从来都不缺少头铁的机会主义者。

    且还非常容易出现一个错觉。

    这个错觉就是觉得自己能行,觉得自己与别人不一样。

    在司马防将这八个人处斩之后的第二天,就有人对司马防进行弹劾,说司马防处事不公,谄媚权贵。

    那些人去酒楼闹事,固然不对,但是却罪不致死。

    说司马防为了讨好刘成,居然滥用手中权力……

    这事情发生之后,董卓勃然大怒。

    立刻下文书对司马防进行斥责。

    董卓的态度,释放出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立刻又有两个官员跳出来,对司马防进行攻击,不仅仅攻击这一次的事情,翻出来了另外一些事情对司马防进行攻击,言语之中有提及到刘成。

    董卓再一次动手,撤掉了司马防京兆尹的职务,让其代行京兆尹的事务。

    董卓这样的反应,令得一些人更加欣喜。

    有之前隐藏的比较深的人,也忍不住的冒头,开始跟进,迫不及待的想要分一杯羹。

    担心下手晚了,刘成留下来的东西,会被别人给瓜分殆尽。

    而这一次,他们攻击的主要矛头,已经不再是司马防,而是通过司马防,尽可能多的往刘成身上,以及刘成名下的淘宝酒楼,以及商号上面扯……

    “这些人,胆子可是大的很啊!

    抵御关东联军的时候不见他们的踪影,稳定关中的时候,不见他们的踪影,征讨益州的时候,也一样不见他们的踪影。

    现在克德出长安了,却一个个都冒头出来抢夺东西,比谁都顺手,比谁都积极,比谁都能干!”

    董卓胖脸上都是冷笑,出声这样说着,拳头不自觉的就握了起来。

    又耐着性子等了三天,见没有别的人跳出来了,董卓也就不再隐忍,直接向李儒下达命令,让李儒下手。

    然后这些跳的极为欢实,觉得自己等人可以发大财的人,就懵逼了。

    直接就被抓了。

    不仅仅是他们,连带着他们的家人,都被抓了起来。

    审问都没有,直接安了一个谋反的罪名,拉到长安城外去砍头。

    在这个过程之中,也有一个人想要营救。

    不过并没有什么效果,直接被李儒给弄成了同伙。

    不仅仅没有救到人,反而是连带自己,以及家人都给折进去了……

    长安城外的雪地里,跪了三百多口人。

    李儒带着人亲自监斩。

    随着一声令下,这里顿时头颅乱滚,血液乱飞。

    猩红的血染红了积雪,看上去像是朵朵红梅绽放,很是刺目。

    众多尸体倒伏在地,顿时就让长安城为之一静。

    很多人都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如同之前那样随意行事。

    那些想要朝着刘成产业伸过去的爪子,要么是被斩断,要么是之前的时候稳了一手,还没有暴露出来。

    这一段儿时间以来的按规矩行事,让一些人忘记了董卓的蛮不讲理。

    这时突然再次施展血腥手段儿,顿时就让许多人清醒了过来……

    “真是鬼迷心窍了……”

    荀爽的老仆,摇着头出声说道,半分同情都没有。

    荀爽道:“人的眼珠子是黑的,钱财是黄的,钱财掉进眼珠子里,眼就变红了……死了也是活该啊,就是连累了家人。”

    荀爽老仆道:“家人也不算无辜,平日里享受着他们所带的种种好处,这时候出事了,陪着这些人走上一遭,也不算冤枉……”

    在祭出了屠刀之后,一段儿时间没有大动作的董卓,再一次前往了刘协的后宫。

    此时,刘协还沉寂在之前出招见血的快感之中没有出来。

    不过,在听闻董卓再次前来后宫之后,他很快就从这个状态之中走了出来,面色变得有些发白。

    哪怕是在动手之前,就曾料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此时他还是忍不住的有些颤抖。

    这该死的董卓贼子,又来淫乱后宫了!

    哪怕是他距离成年还远,面对董卓这样的行经,也感到分外的屈辱。

    不过,心里面也有些庆幸,他年纪还小,没到娶妻的年纪,后宫之中,严格意义上来说,并没有他的女人。

    他的母妃这些,都死了,剩下的最多的都是宫女,以及几个自己父亲曾经宠幸过的人……

    正这样想着,却忽然听人说,董太师朝着他这里来了。

    通过自我安慰,心情刚刚有些平复的小皇帝,顿时就又慌了。

    不知道董卓这一次想要干嘛。

    以往的时候,董卓淫乱后宫,是从来都不给自己见面的。

    这一次怎么过来见自己了?

    这是在弄什么幺蛾子?

    他的心里,急速转动。

    想对着应对之法……

    “见过太师,太师您日理万机,怎么有空来这里见孤了?”

    站到殿门前的刘协,见到董卓撵车过来,连忙加快速度过去迎接,并对董卓施礼。

    董卓皮笑肉不笑的道:“天子如何能够对我施礼?”

    刘协道:“太师非比他人,乃是擎天白玉柱,自然……”

    董卓听刘协说了一阵儿奉承的话,当下就摆摆手,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

    他在侍卫搀扶下,下了撵车。

    “天子之前所做的事情,与所言的事情,可是完全不一样啊。”

    董卓望着刘协笑着说道。

    一句话就让他额头见汗。

    他连忙出声解释,董卓也不再出声打断,任由他在这里说着话。

    只是在护卫的保护下,一路脚下不停的走进了宫殿,来到了刘协的寝宫。

    “把咱们的天子按住。”

    来到刘协寝宫之后,一路上都不曾说话的董卓,忽然开了口。

    随着他的开口,边上的护卫,顿时就动了起来。

    走出来的四个人,不顾刘协的惊恐,直接就将他给控制起来了。

    “太、太师,你、你莫非是要弑君不成?!”

    刘协望着董卓,出声质问你,显得色厉内荏。

    他现在是真害怕,毕竟在他眼前的这位,可是什么事情都弄得出来。

    真的将他这个皇帝杀了,也不是不可能!

    在此之前,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董卓会因为这一次的事情而杀自己

    最多也就是对自己进行训斥,并前来后宫留宿。

    而且,那人也对自己说过,自己这一次的做法,确实算是顺着董卓的意思来的。

    有可能不仅仅不会遭受到董卓的报复,还会得到一些好处。

    但是,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将他心中所想,尽数打碎。

    死亡的恐惧,从他的内心之中,无限的延伸……

    “弑君?我怎么会弑君呢?

    我可是大汉的忠良,是大汉的太师,弑君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我又如何会做?

    陛下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董卓笑着说道,声音有些冷,又带着一丝玩味。

    “不是弑君,那、那你这是做什么?”

    听到不是杀自己,刘协又恢复了一些镇定。

    在他想来,没有什么事情,比死亡更可怕了。

    董卓笑道:“人做出了事情,总是要接受惩罚的,不然就不会长记性。

    陛下你没有了父母兄长,又贵为天子,别人没有办法惩罚你,也就只能是由老臣代劳了。”

    董卓口中这样说着,就朝着刘协走来……

    ……

    两个时辰之后,在皇宫之中小睡儿了一会儿的董卓,在侍卫的护卫下,呵呵笑着走出刘协的寝宫,坐上撵车,在天色将要黄昏的时候,离开了皇宫。

    而刘协,则呆愣的坐床上。

    泪水不住的往下滑落,整个人都充满了屈辱。

    狗贼!

    狗贼啊!

    枯坐了大半夜之后,刘协忽然趴在了床上,用被褥盖住自己的脑袋,呜呜的哭了起来,身子在颤抖……

    刘成没有了军权,震动最大的,其实还不是长安城,而是军队。

    尤其是那些跟着刘成征战的军队。

    刘成都快要成为其中不少人的信仰了!

    跟着刘成,他们立下了诸多功劳,体验到了什么叫带飞。

    在他们的心目中,刘成就是战神一般的存在。

    原以为立下这样多功劳的皇叔,在成婚之后,过上一段儿时间,还会再一次带领着他们出征。

    就算是不出征,至少也应该是享受他那赫赫战功所带来的荣耀。

    结果现在,才结亲没多长时间,皇叔居然就被剥夺了军权!

    很多人都在心里面憋了一股劲。

    分外的愤怒,替皇叔感到不值。

    如果不是在皇叔兵权在被剥夺之前,曾经下令,让他们听从命令,不许妄动,只怕已经有不少人都要采取上一些暴力的行动了!

    华雄、徐晃、李进等人,得到的消息,要比寻常兵卒更多一点,但也模糊不清,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

    但也隐约知道,事情似乎有隐情,因此上,也都在压制约束手下兵卒,不让他们乱来。

    不管皇叔此时在进行什么事情,既然他传达过来了这样的意思,那他们就按照皇叔的意思来。

    皇叔是那样的厉害,战斗上,战无不胜,内政上面,也极为有一手。

    相信皇叔此时,有着自己的想法与谋划。

    这个时候不要乱来,不给皇叔添乱,按照皇叔的意思来,就是对皇叔最大的帮助……

    在经历了杀戮和对天子的惩罚之后,董卓看起来火气消了很多。

    开始下令,放松了对长安的监视,和对散布流言者的追查。

    并且,也允许那些滞留在长安的使者离开。

    这一次,算是进行的驱逐,限时五天,让这些使者们,全部离开长安,年前离开关中……

    李儒自然知道自己老丈人在皇宫之中,做出了什么事情。

    不过,刨除了对方是天子这一点之外,其余的事情,李儒都觉得稀松平常。

    毕竟这个时代,这样的事情一点都不稀奇。

    往往是层次越高的人,玩的越花……

    长安的纷纷扰扰,与离开长安之后的刘成无关。

    他离开了长安那个一不留神,就能够将人给吞的血肉不存的大旋涡。

    刘成一路踩踏着积雪,来到了玉山。

    冰雪下的玉山,当真是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满目洁白。

    且因为落雪,遮蔽了棱角,让它整个看起来都显得圆润,很有些玉器的温润……

    哪怕是已经来到了玉山脚下,此时人烟已经稀少,前面还是有着不少人,对刘成进行迎接。

    这些都是本地的百姓,在闻听与他们分田的刘皇叔从这里经过之后,自发赶过来的。

    很多人都带着东西。

    有自己家蒸的馍馍,有几颗鸡蛋,有老母鸡,有扫帚,有编制精美的芦花鞋……

    他们听说曾经与他们分田的刘皇叔,他们的大恩人刘皇叔如今落了难,不用人多说,就自己过来了。

    这些东西,落在董白的眼中,都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很多都显得粗陋。

    若是以往,有人拿着这些东西给她,她嘴上不说,心中也必定嫌弃,推辞不要。

    但是现在,看着那一张张淳朴的脸,听着他们所说出的淳朴的话,这样的感觉,她心中再也升不起来。

    只觉得无比骄傲,心里面装的满满都是。

    这种感觉,这种体验都是她的夫君带来的,是她之前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过的体验。

    这种体验,让她觉得分外美好。

    “姐姐,这个看起来很好吃,你尝尝。”

    董白捏起一个还带着一些麸皮的馒头,递给了蔡琰,口中如此说道。

    这馒头并不是普通馒头的形状,而是被手巧的妇人给弄成了蝴蝶的样子,整个看起来都非常的好看。

    给了蔡琰一个,董白自己也拿起一个放在嘴边轻咬。

    这带着一些麸皮的馒头,自然是远比上她们平日里所吃的白面馒头。

    但二人谁都没有嫌弃,反而是吃的很开心。

    见到衣着华贵的夫人,一点都不嫌弃自己这些穷苦人做出来的吃食,当众就吃了起来,这些百姓,顿时就变得更加欢喜起来。

    对刘皇叔一行人的好感,变得倍增起来。

    对于这些东西,刘成一开始的时候,自然是推辞不要。

    他自然知道,这些看起来不算什么的东西,对于这些生活在底层的百姓来说,是极为珍贵的东西。

    只是却架不住的百姓们的热情,只能是将之收下,亲自对百姓们表示了感谢之后,又拿出铜钱,进行回礼。

    百姓们哪里肯收?

    只是说若不是皇叔之前想出、并亲自施行关中三策,他们早就饿死了。

    他们的命都是皇叔给的,这些东西是他们的一些心意。

    这样说着,他们就一窝蜂的往回跑远了。

    生怕跑得慢了,刘皇叔会给自己钱……

    “真是一群可爱人啊!”

    赵云出声感慨。

    此时白马银枪,银凯银披风的赵云,造型看起来很是奇怪。

    在他的身上,挂了不下十双的芦花鞋,或者是其余的一些鞋。

    左手拿着银枪,右面的胳膊还夹着一只老母鸡。

    老母鸡不时还咯咯的叫几声。

    有鸡毛飘落在他的铠甲上,一切看起来都显得比较怪异。

    但一向都很干净的赵云,这时候不仅仅没有半分的膈应,整个人都非常的欢喜。

    荀彧的脸上,也都是淡淡的笑意,觉得自己之前的决定非常正确。

    只有跟在皇叔身边一起行走在关中大地之上,才能够真切的体会到,刘皇叔在关中的影响力有多大。

    箪食壶浆迎王师之类的事情,荀彧听说。

    这事情怎么说呢,大部分其实都算是作秀。

    百姓们大多都不是真心去迎接,而是有当地的官绅这些组织的,带着强迫性的。

    但是现在,他却能够看出来,这些对皇叔进行迎接的百姓,与那些百姓,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都是真心实,自发进行迎接的。

    能够得民心如此,这样的人,岂能是将兵权剥夺了,就能够限制住的?

    ……

    一行人一路来到了玉山的山脚下,这里有着一处大院子。

    这是刘成之前的时候,安排人在这里修建的。

    玉山这里,有着水泥厂,还有一些别产业,刘成早就有意在玉山这里,进行一些别的发展,所以提前就让人在这里修建了院落,此时刚好能够用上……

    看看那正在在雪地里撒欢一般,追着被减掉翅膀上长毛的老母鸡跑的小花狗,再看看这皑皑白雪中宁静的山峦,蔡琰的嘴角露出笑容,忍不住伸手牵住了刘成的。

    刘成则一左一右的将董白她们两个拥入了怀中,觉得心情特舒畅……

    ……

    凉州,一个面似银盘一把的少年,一枪钉在了雪地里!

    “胆敢觊觎凉州,需问问我手中的枪同意不同意!”



重要声明:小说“开局就杀了曹操”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