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演员没有假期 第84章:蓝鲸行(中)


      不简单。

      打从见到关琛的第一眼起,潘绪就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

      在接到电话之后、见到关琛到来之前,她们五个人已经分配好了各自的任务。

      有的负责貌美如花,有的负责正面牵制,有的负责旁敲侧击,有的负责制造机会。

      潘绪原本不想参与,但被队友们勒令“负起责任来啊”,因此负责冷眼观察。

      女人一旦成群,胆子就会变大。

      她们讨论了诸多战术,想要看看关琛对她们姚知渔是个什么感觉。然后再看看关琛是不是所谓心智不成熟的“弱者”、有没有救、靠不靠得住、以后结婚了听谁的……在潘绪和姚知渔的制止下,三位队友才恢复理性,思维停止发散。

      【星云】出道三年多,平均年龄二十四五,大学即将毕业的年纪。但她们出入各种大小场合,开过数万人的演唱会,也面对过记者的轮番刁难,为人处世的经验,远超常人。应对一个关琛,想来是绰绰有余的。

      等这次接触完,不敢说能把关琛这个人摸透,但至少估摸出个大概的轮廓是没问题的。

      尽管网上已经有了关琛的一些相关事迹,一些履历和经历也能搜到,但她们做这一行的,最明白展现在镜头前的东西不能相信。她们只相信实际接触过的感觉。

      到达公司的时候,她们准备得已经差不多了。

      万事俱备,只欠关琛。

      但就连潘绪都没想到,关琛带了一只小孩过来。

      她们准备了这么多,关琛像只狡猾的猎物,直接把陷阱拱翻。所有的节奏,一下子被打乱。

      姚知渔几人好奇望向关琛身后的小孩,十分惊讶。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她们透过窗户看到关琛一个人站在路边,还以为他今天是单刀赴会来着。

      “这位小朋友是……?”姚知渔问。

      其他几个队友,思维活跃的,已经在对比关琛和小孩之间五官的相似度了。

      “我叫吴砚,今年八岁零7个月,是关大哥的小弟!”关琛还没讲话,吴砚就站出来自我介绍了。

      “你们是兄弟?”姚知渔惊讶。据她所知,关琛是独子,而且今年二十八,跟八岁的小孩相差有二十年。

      关琛拍着吴砚的肩膀解释:“街上认识的。之前我在街上卖书,他差点把我弄进派出所。后来再遇到,就认识了。”

      “江湖儿女,莫问过去与将来。所谓不打不相识。相识就是缘!”吴砚念乘法口诀一样。

      姑娘们都笑了。吴砚讲话一套一套的,也不知是跟谁学的。仿佛他真的认了个黑道大哥给对方当小弟。

      姚知渔笑着笑着,突然想起了什么。

      在《今晚可以去你家吗?》的开头前几分钟,关琛因为贩卖艺术类书籍,却被误认为对小孩强买强卖,兜售限制级刊物。导演和摄像被一个小孩领着路,去追拿关琛。

      关琛这个逃脱大师的“出道之逃”,姚知渔记得很清楚。所以被关琛一说,她马上认出了吴砚。

      “原来就是你啊!”姚知渔惊笑起来。

      “什么什么?你认识?”几个姑娘叽叽喳喳地询问。其中思维活跃的,已经在对比姚知渔和小孩之间五官的相似度了。

      姚知渔就给她们讲吴砚和关琛的渊源。

      潘绪在一旁听着,看着,默默叹了一口气。

      她也不是没想过队友们会掉链子,但实在没想到会这么快。原本布置好的战术,用都没用,从一开始就被抛到了脑后。

      只能说,造成这个局面的关琛,有点东西。

      跟异性第一次约会时,带一只小孩前往,是缓解尴尬、消除压力、活跃气氛的利器。同时还能塑造一个【喜欢小孩】的阳光形象。

      如果对方那边人数为复数,小孩可以分散注意力,吸引火力。

      关琛和吴砚这种有戏剧性故事的接连偶遇,冰释前嫌,最终成为忘年交。显得关琛气量很大,人很洒脱。

      但潘绪觉得此举真正的杀招,在于间接引出《今晚》这个故事。

      姚知渔当初去《警察》剧组拍戏回来,就跟大家说过了关琛,尤其讲到他的善良和勇敢,那边跟队友,更是让姚知渔她们回顾了一番他英勇救人的事迹。

      在短短这么几分钟,关琛的形象已经拔高了一截。队友们就算准备好了为难他,恐怕此时也得犹豫了。

      如果这个小孩,再有点什么悲惨的身世……

      “大哥听说这里的饭菜特别好吃,”吴砚说,“他看我就算回家了也没饭吃,所以带我一起过来了。”

      “没饭吃?”姚知渔她们不明白吴砚回了家为什么会没饭吃。

      吴砚顿了顿,语气稍沉:“我爸爸妈妈比较忙。”

      虽然吴砚说得平常,但姚知渔她们也不是傻子,透过少年生涩的掩饰,很容易就知道所谓的忙只是一种修饰。姑娘们立即心软了。她们走过去,一个负责牵住吴砚的手往沙发上带;一个负责去拿零食;一个负责活跃气氛,说食堂的饭菜的确很好吃,到时候一定要多吃一点。

      潘绪看着眼前的局面,在心里感叹了一声:【厉害。】

      他们从门口移到沙发,姚知渔在融洽的氛围里,给关琛介绍她的队友。而关琛也毫不露怯,虽然入行进圈的时间很短,参加过的综艺看到的都是黄进那样的人,莺莺燕燕的美人应该还没看习惯。但面对她们,关琛没有骤然见到漂亮异性的局促,他从容自如地打着招呼,视线始终很礼貌,不猥琐,不肮脏,让姚知渔她们感觉很舒服。

      当介绍到某位樱花国国籍的队友时,关琛突然伸出手,对着沙发挥来挥去:“都走都走。”

      姚知渔她们略有惊讶,不知道关琛为什么要赶人。

      樱花国队友笑了,扶在姚知渔的肩膀上解释:“他刚才是在用樱花国语让我请坐。”

      大家笑了起来。

      关琛说,他其实对韩高国的语言更熟练,因为他经常跟延边的亡命之徒打交道,所以能说上一口流利的骂人的话。至于樱花国的脏话太少,翻来覆去只有寥寥几句,因此语气就很重要。

      关琛说完就展示了一下弹舌,语气像极了黑道。樱花国队友兴奋地拍手鼓掌,惊叹怎么会那么像,简直跟真的一样!关琛谦逊地表示,这不算什么,若是想看,他意国的也会。大家就很好奇。然后她们就看到,关琛将双手举至胸前,五指指尖集中一点,并拢……

      大家都笑得非常开心。气氛变得颇为快活。

      潘绪始终没有放弃观察。

      她以往遇到高学历的人,总能明里暗里从对方的话里感受到炫耀的气味,但关琛罕见的没有这种油腻的表现欲,她知道关琛学历很高,学识丰富,但他却一反常态,像个初中才毕业没多久的学生,说塑料味满满的外语,跟小学生吴砚抢好吃的零食。

      【高手。】潘绪心想。

      无论是假装精英,还是假装接地气,都是颇有难度的事情。这个过程中露出的马脚,会令旁人感到别扭。

      但这个关琛,“自废武功”般更有人情味儿了,实在不简单。

      潘绪凝重地继续观察。

      “对啦,你在电话里说要问我事情,是想问什么?”姚知渔问关琛。

      关琛说,他想知道粉丝和偶像是怎么产生情感上的连接的。

      这个问题有些笼统,也有些学术。排除关琛在搞研究和调查的可能性,潘绪认为关琛在没话找话,只是找个理由,专门来接近姚知渔见她一面。

      姚知渔用手指挠着嘴角,无辜道:“我也不懂啊。应该就是,相互喜欢,所以才有连接,吧?”

      潘绪听得嘴角一抽。

      她看了看关琛,发现关琛竟然认真地点了点头,似乎很支持姚知渔把她那不值一提的想法再仔细说说。

      【不愧是演员啊。】潘绪十分感慨。

      姚知渔受到鼓励,就给关琛讲粉丝的种类。说,有的粉丝是因为外貌而喜欢她们。还有喜欢她们歌声的,喜欢她们舞蹈的,喜欢她们性格的。还有把她们当成女儿、、女友、妹妹、或者姨母的。

      关琛一边问,一边快速在小本子上记着东西,弄出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

      潘绪很疑惑,这种东西有必要记吗?不怕太刻意,导致人设崩塌吗?

      姚知渔拍着手,补充说:“还有一种比较特别,叫事业粉。”

      关琛问:“这又是什么?”

      “就是只关注明星的事业发展,以此对照,激励和提醒自己也要好好工作……大概是这样吧。”

      关琛听得不是很懂:“那这样的人,为什么不去关注国.务.院的政治家?”

      大家又笑起来。但潘绪却感觉到,关琛那个眼神不是在展示幽默,他好像……是真的好奇。

      一位队友笑着解释:“那当然还得看颜……”话没说完,就被一旁的潘绪一把捂住了嘴巴。

      那队友也不挣扎,因为这个举动她们很清楚,那就是慎言。

      不要因为觉得对方好笑,就放松警惕!潘绪用眼神警告了一下她们。

      潘绪打量了一圈周围,然后瞄了瞄关琛。

      神奇的是,关琛似乎知道她在找什么。他笑着用摊开的双手,代替回答,那意思是在说【我没有带录音的东西】。

      潘绪看懂了。于是觉得这家伙果然不是什么好货。

      潘绪按住姚知渔的肩膀,表示谨慎一点,接下来的问题,由她来问。

      潘绪问关琛:“你为什么想问这些?”

      关琛说:“因为我觉得自己缺少一种喜欢他人和被他人喜欢的能力。所以试试看,能不能像粉丝一样找到一个偶像,拥有这些能力。”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app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这话听着有点自恋,也有点莫名其妙,但关琛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真挚,仿佛真的受其困扰。

      但潘绪眯了眯眼,对于关琛的鬼话,她是半点也不相信的。

      她见识过一些万花丛中过的人渣,说辞都差不多是这套。什么自己不会再爱,什么不相信爱了,实际上他们这么说,要么是给情殇做铺垫,引人同情;要么是想激发女生的征服欲,等到告白的时候,说一句“我以为我不会再爱了,但是遇见了你,我发现我其实……”吧啦吧啦,让女生以为自己是特殊的,然后一头栽进陷阱。

      潘绪看到姚知渔她们几乎要信了关琛的鬼话,她明白,姚知渔那样的小白菜,是绝对驾驭不住关琛这种老手的。

      硕士、博士、各个品种各个领域的文艺青年她都交过手,区区一个云缦大学的本科毕业生,还没被她放在眼里。

      潘绪觉得自己已经摸清了关琛的套路,不打算给他勾引队友的机会了。她准备正面击破关琛。

      她对关琛讲:“粉丝对偶像的感情,或者一切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大概可以分为两种爱和欲。”

      “它们有什么区别?”关琛又拿出小本子来了。

      “爱是简单的,而欲是复杂的。简单的爱出自健全而丰满的人格。复杂的欲,则是因为人格各种不受控的残缺与匮乏。”潘绪说:“有的人追星,会成为更好的自己。而有些人追星,不一定是真的喜欢,他们也有可能只是把某个偶像当成了装饰品,用于点缀自己的形象,说出去让人觉得自己好有品味,好独特。当他们在说自己的偶像是谁谁谁的时候,就好像给人推荐一本书,他们真正推荐的,其实是读过这本书的自己。”

      关于【欲】的举例,她其实举得浅了。更深的内容,她不是说不出来,但那些话不适合她这个偶像来说。她也不知道关琛身上其他地方是否另有录音。

      关琛听完潘绪的话,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说:“大概懂了。你的意思是,人格不健全、不丰满的人,他们用来填补自我的【爱】,其实是一种【欲】?”

      潘绪点点头:“对,那种目的性明确的爱,就是欲。而对于欲,你越想要,就越是得不到。因为【越想】引发目标驱动,从而容易患得患失,形成认知上的偏差,导致无法客观评价自己。在推进这件事的过程中,由于主观意愿太强,无形中也会形成阻力。”

      潘绪就差没直接跟关琛说,你的借口已经被我拆烂了,爷们一点,你也别找偶像祸祸了。就算要找,也别来找她们【星云】的姑娘。

      她觉得以关琛的智商,应该能听懂这些话背后的潜台词。

      关琛果然陷入了思考,看起来还颇为沮丧。

      潘绪在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认为自己又一次地守护住了队友。

      【你们几个小傻瓜,要是没有我,你们该怎么办呐。】潘绪摸摸姚知渔的脑袋。

      姚知渔似乎从潘绪的手里得知了某种想法,她对着潘绪用力点了点头,然后转头跟关琛说:“你越想要就越得不到,所以,不如先加入我们【星云】的粉丝群呀,说不定无心插柳柳成荫,你就知道想要的是什么了。”

      樱花国队友立马接话:“你们刚才聊的东西,我听不太懂。但一个合格的偶像,对尽可能地争取每一个粉丝!”

      其他两个队友也从睡梦中清醒过来,高声附和,“对呀!对呀!”

      “你们……”潘绪一瞬间几乎绷不住冷静的表情了。她看看关琛,再看看队友们,觉得现在的局面是自己在一对五。没法玩了。



重要声明:小说“演员没有假期”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