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钢铁火药和施法者 第三十六章 伟大联盟向前进(二十一)


    洛松失去了第二匹战马。

    太阳西斜,河谷村北方的旷野上,亲吻过相同图案的旗帜宣誓效忠的骑兵们挥舞马刀和短枪,殊死拼杀。

    悬挂着四象限战旗的教堂钟塔尖顶消失在土岗的棱线背后,那里的人看不见骑兵主力的碰撞,骑兵们也无从得知主战场的战况。

    或许会战已经分出胜负,或许河谷村的枪声已经消散,但是那些现在无关紧要,因为混战中的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生存挣扎。

    雷群郡骑兵的绝命反扑大大出乎新垦地派遣军骑兵的意料。

    原本像猎物一般被追杀的雷群郡骑兵突然转过头,不要命地迎面冲了过来。新垦地派遣军骑兵耗费大量时间精力练习的半回旋战术,压根没有发挥的机会。

    萨内尔麾下的新垦地派遣军骑兵,脱胎于帕拉图常备军骑兵残部的残部,后又吸纳了亚当斯新募的四个中队,最终膨胀到上千骑兵的规模。

    但其核心力量,仍旧是诸王堡政变以后,大议会接收联省提供的军械,拼凑手头仅剩的常备军骑兵和各地巡防骑兵,快速武装起来的手枪骑兵部队。

    萨内尔视其为掌上珠、心头肉,开战以来一直扣在手里不放,甚至允许他们他们下马卸鞍休息。然而受迫之下,萨内尔不得不将他们投入计划之外的战场。

    两军骑兵如同两股巨浪拍向彼此,只有最初是枪声和火舌,剩下的全都是刀光剑影。

    就是在最初的阶段,洛松失去了他的第二匹战马。

    一个迎面冲向他的议会军骑兵对着他连开两枪,第一枪打在他的胸甲上,第二枪正中他胯下战马的额头。

    胸甲上的那一枪只留下一处深深的凹痕,正中马儿额头那一枪却当场要了马儿的命。

    马鞍头挡了一下,使洛松没有被甩出去。但上尉还是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摔得眼前一黑。

    某一个瞬间,洛松觉得不如就这样死掉算了。但是又有一些东西让他强迫自己清醒、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强迫自己站起身。

    奋不顾身冲上来救援上尉的洛松部下,与想要阵斩敌方军官的新垦地派遣军搅杀在一起。

    一名雷群郡骑兵翻身下马,毫不迟疑地将自己的坐骑让给上尉。

    洛松也没有说什么忸怩作态的废话,他接过缰绳,举起马刀,再一次冲向离自己最近的敌人。

    战斗以传统的骑兵战形式进行,强弩之末的雷群郡骑兵对上以逸待劳的新垦地派遣军骑兵,任谁也没想到,竟然是新垦地派遣军骑兵先吃不住劲。

    有联省的兵工厂做后盾,诸王堡大议会阔绰地给每名骑兵配备了两把簧轮手枪和一柄马刀。

    被拉进白刃战的新垦地派遣军骑兵要做的事情,就是打空两支手枪、把手枪插回枪套、再拔出马刀肉搏。

    然而就是如此简单的三个动作,绝大部分新垦地派遣军的骑兵都没能完成。

    因为白刃战发生得太快,两支手枪没打空,敌人已经冲到面前。

    新垦地派遣军骑兵根本来不及拔出马刀,许多人不得不把昂贵的簧轮枪当成别扭的锤子,勉强抵挡挥舞马刀的雷群郡骑兵。

    换上第三匹战马以后几个来回,洛松就让三个敌人失去了行动能力。

    他机械地大力劈砍,棕衣服的敌人每次都会举起短枪架挡,但每一次都挡不住长刀的威势。

    刀刃推着枪身一直向下,刮出星星点点的火花,最终毫无悬念地落在敌人毫无保护的肩膀。

    洛松也挨了两枪托,裹着铁的枪托重重砸在他的胳膊、后背的盔甲上。很痛,但是比起身体其他部位的疼痛,根本算不上什么。

    棕衣骑兵冲锋前的一轮射击将许多雷群郡骑兵从马鞍打落,但是进入白刃战之后,他们很快落入下风。

    洛松四下环顾,两军骑兵捉对厮杀,最后留在马背上的都是自己的部下。骑兵战首重马术,在上尉看来,敌人的马术着实差劲。

    而打空两支短枪的新垦地派遣军骑兵,则无不想要甩开敌人,重新装填弹药再杀回来。

    脱离战斗,重新装填弹药再杀回来。手枪是他们最有效的武器,却也使得他们无形间变得过于依赖手枪。

    个别新垦地派遣军手枪骑兵想要甩开敌人重新装弹的行为,诱发了更多的新垦地派遣军骑兵脱离战斗。

    当所有人都在回避白刃战的时候,暂退演变成了后退,后退演变成了全面撤退。

    这就是骑兵战,爆裂又迅速,来得快,结束得更快。当一方选择撤出交战区,另一方几乎无法阻止,只能选择是否追击。

    棕衣骑兵像海潮一般涌上来,又像鸦群一样四散逃离。战场就像被大水冲刷过的树林,只剩下孤零零的大树似的雷群郡骑兵和白山郡骑兵。

    白山郡的勒热纳中尉第一时间找上洛松上尉。

    中尉脸上的血水和汗水已经变成了泥一样的东西。

    “要追吗?”中尉问。

    “撤。”上尉的回答简单直白。

    还能行动的白山郡骑兵和雷群郡骑兵只在收集无主战马上花了一点时间,旋即载着伤员撤退。

    他们来不及也没有力气带走战友遗体,只能把他们和敌人的残尸一同抛弃在战场。

    ……

    [一刻钟以后]

    “雷群郡骑兵需要再次出击。”博德上校对洛松上尉说。

    洛松没有说话,站在钟塔顶层,战场的局势一目了然。

    雷群郡和边江郡的骑兵部队建制完整地撤回了西岸,但是雷群郡和边江郡的步兵部队却被困在东岸不得脱身。

    从中军支援右翼的新垦军派遣军两个步兵大队,正在不断将联军左翼向北推,迫使一步步朝着远离河谷村的方向后退。

    联军左翼的战线已经被挤压得弯曲、变形,快要从一条线缩成一个圈。

    唯有那面漂浮在硝烟中的银边军旗,证明边江郡与雷群郡的部队还在奋战。

    联军右翼同样与中军脱节,原因则与左翼恰好相反白山郡的部队攻入东岸,追上了交替后撤的议会军左翼三个方阵。

    战斗在东岸农田的边缘爆发,河谷村与联军右翼暴露出一个巨大的空当对于议会军而言同样如此。

    “仗打到这个份上。”博德上校对上尉说:“已经不是看谁能赢,而是看谁先输。我们、他们,都在等一个信号,一个总溃败的信号。”

    洛松抿了一下嘴唇:“光靠我的骑兵不够。”

    这句话听起来很像是怯战,但是博德上校明白上尉只是在陈述事实。

    “所以我给你准备了一支生力军。”博德上校的目光如炬:“最后一支生力军。”

    ……

    洛松踏镫跨上第四匹战马。

    他戴上头盔,挥了挥鞭子,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走吧!”

    最后的雷群郡骑兵和边江郡骑兵策马驰下大炮轰出的土坡,呼啸着冲向北面的战场。

    白山郡第二步兵大队、白山郡第六步兵大队、雷群郡第二步兵大队紧紧跟在他们身后。

    就在联军投下最后一支生力军的时候,在整个战场的最南端,一支从未出现过的部队出现在地平线上。



重要声明:小说“钢铁火药和施法者”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