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柯学养猫人 第299章 警校六人组的重聚


      当天晚上琴酒带着增山远连夜回到了东京,两人分别后,增山远没有回店里,而是趁着夜色去到了那家拉面馆。

      一路上增山远仔细检查了去往拉面馆的几个路口,发现只有东边有一个监控,而且监控的角度是对着街道上的,拍不到巷子里的拉面馆,只要注意别从街道上过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增山远检查完几个路口的情况后,天已经亮了。

      “该回去了,折腾了两天怪累的。”增山远喃喃自语了一句,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回到店里以后增山远并没有急着联系其他人,而是先给花间宫子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核实一下那家拉面馆附近的监控情况。

      很快花间宫子就给出了调查结果,跟增山远看到的完全一致,没有什么隐藏的摄像头。

      增山远这才松了口气,掏出手机给伊达航,松田阵平,萩原研二,安室透发送了邮件,约好三天后的中午12点在拉面馆见面。

      松田阵平第一个回复了邮件表示自己一定到。

      萩原研二紧接着也回复了邮件,上面的话跟松田阵平的一样。

      半个小时后安室透也回复了邮件,说自己也可以过去。

      而伊达航则是在吃午饭的时候赶到了增山远店里。

      “远,你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伊达航推门进来开门见山的问道。

      “没有,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大家好久没见了,想见个面。”

      “这样啊!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呢!”

      “话说你这段时间在干什么呢?搜查一课的人行动怎么总不见你?”增山远问道。

      “嘿嘿!因为我快要升职了,前段时间公安那边不是抓了刑事总务课的九条警部吗?还有神奈川警部补也辞职了,所以那边就空出来了两个职位。

      我现在的职位已经是警部了,只是因为目暮警部在搜查一课所以没办法所以职务没办法变动,正好九条警部被抓我就有了升职的机会。

      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跟上头写了申请,结果居然通过了,最近我在忙着交接搜查一课的工作,然后和刑事总务课那边对接,所以就没空出来了。”

      增山远闻言眼前一亮,伊达航要离开搜查一课了啊!这是个好消息。

      原著中伊达航的死虽说是因为捡警察手册,但这时候伊达航是在搜查一课工作的。

      如果伊达航离开搜查一课的话,他的生命安全应该就不用担心了。

      想到这儿增山远笑着说道:“那就要恭喜你高升了。”

      “本来我想着等我正式去到刑事总务课以后再把这个消息告诉你的,没想到你居然先约我见面,所以干脆就顺便说了。”

      “什么时候正式入职?”

      “搜查一课的交接工作已经办的差不多了,刑事总务课那边我正在对接,应该一周之内就能入职了。”伊达航想了想说道。

      “等你确定入职的那天我送你一份大礼。”

      “什么大礼?”

      “让你能在刑事总务课站稳脚跟,甚至是更近一步的大礼。”

      ......

      而与此同时,组织的酒吧里,琴酒和增山远联手抓捕一个叛徒居然失败的消息让众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琴酒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将当时的情况,以及两人是如何调查的告诉了众人。

      “梅洛的调查方向也不算错,但是效率太低了,这次任务失败他的问题比较大。”科恩说道。

      “没错,梅洛这家伙的调查方式还是太偏向警察的路子了。”伏特加附和道。

      “我觉得也是,琴酒你有必要给梅洛好好上一课了。”基安蒂也跟着趁机挑拨。

      琴酒直接无视了三人的话,在他看来他和增山远是一起行动的,最后任务失败锅不可能全让增山远去背。

      “够了!我把事情告诉你们不是让你们讨论这个的,现在你们都给我动起来,对东京的港口,机场,进行调查。”

      “大哥,大和芳子不是在千叶县吗?怎么要在东京调查?”伏特加小声问道。

      “经此一役后,那个女人肯定被吓破胆了,再加上她的同伴也已经暴露了,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日本。

      而千叶县并没有直接离开日本的航班,他们想要尽快逃走只能选择来东京坐飞机或者是坐船。

      当然,也不能排除这些老鼠为了避开我们绕过东京去大阪坐飞机。

      不过大阪那边我们调查不太方便,我已经让朗姆帮忙了。”

      “原来是这样,大哥你放心,只要那个女人在东京露面我们一定会能找到她。”

      视线来到诸伏景光这边,正如琴酒所想,诸伏景光想尽快把大和芳子送出日本肯定是来东京坐飞机,坐船比较合适。

      而且相较于轮船,飞机的速度肯定是更快的。

      如今最麻烦的就是怎么让大和芳子安全的登上飞机。

      诸伏景光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孤立无援,他也不能贸然联系公安那边,因为诸伏景光在死里逃生以后复盘了自己身份暴露的经过,他怎么想怎么觉得是有内鬼跟组织透露了自己的身份。

      所以对公安诸伏景光也不是那么相信,现在他最信任的就是增山远他们五个了,所以诸伏景光决定暂时先藏起来,等到三天以后在拉面馆见面见面时,在和他们一起想办法把大和芳子送出日本。

      大和芳子对此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毕竟她的命都是诸伏景光救下来的,再加上她在东京也没有什么能信任的人,跟着诸伏景光或许时她活命的唯一机会。

      随后诸伏景光带着大和芳子住到了东京郊区的一处寺庙里。

      这个寺庙位于僻静的山林里,香火不算鼎盛平常很少有人来,而寺庙的主持和诸伏景光还是旧识,作为暂时躲藏的地点在合适不过了。

      三天后,诸伏景光一大早就独自一人下山,赶往了拉面馆。

      这天天气阴沉,刚进到东京市里就下起了雨,诸伏景光在附近的商店里买了把伞,继续朝拉面馆赶去。

      雨越下越大,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诸伏景光的脚步却没有丝毫的变缓,离拉面馆越近,他的心就跳的越快。

      一想到即将见到那些许久未见的朋友,诸伏景光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

      穿过巷子,诸伏景光来到了那间久违的拉面馆前。

      说实话这家的拉面说不上有多好吃,但胜在量大便宜,他们经常来这家店的原因还是因为那时候的增山远。

      初见增山远的时候诸伏景光觉得他一定是一个很孤僻的人,因为增山远总是一个人待在教室的角落里,没有跟人接触的意思。

      诸伏景光不是喜欢热脸贴冷屁股的人,因此他也没有想跟增山远有什么接触。

      但后来各个诸伏景光发现增山远这家伙真的很厉害,每个人都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但增山远却像是一个全才,除了格斗课成绩一般外,其他科目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唯一能和增山远掰掰手腕的就是降谷零了,毕竟降谷零可是综合成绩A入学的代表。

      可后来射击课加入以后,降谷零也被增山远甩在了后面,其他科目两人互有胜负,唯独射击课,增山远的成绩高处了降谷零一大截,特别是在狙击科目上,增山远的成绩可以说是傲视群雄。

      这么厉害的一个人,让诸伏景光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和诸伏景光走的比较近的伊达航,松田阵平,萩原研二,降谷零也一样。

      于是五人一起尝试接近了增山远。

      起初增山远的态度很冷淡,就像是故意在避开他们一样。

      后来松田阵平发现了增山远的一个秘密,这家伙居然偷偷养着一只颜值超高的猫。

      只是这只猫好像身体不太好,看起来非常虚弱一天到晚都在睡觉。

      五人以这只猫为切入点,渐渐跟增山远熟络了起来,同时他们也知道了增山远所遭遇的事情。

      当时萩原研二还感叹增山远运气好,如果在迟一年赶上政策改革,增山远估计都没有上警校的机会了。

      那时候的增山远变卖房子的钱大多都给他姐姐请了律师,剩下的还了债以后,勉强够上学的学费,生活费都是靠自己在外面打工挣的。

      对增山远来说,来这家拉面馆吃一碗拉面就是难得的改善生活了。

      诸伏景光他们从来没想过资助增山远,因为他们知道增山远是不会接受他们的资助的。

      增山远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人,但凡他们有表现出一丝的怜悯,他们之间的友情也就结束了。

      所以5人很默契的把这家增山远偶尔来改善伙食的拉面馆当成了他们的“据点”。

      每次增山远来吃面的时候,他们总会跟着一起来。

      一来二去,来这家店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一个习惯。

      “4年没来了,居然没有一点变化吗?”诸伏景光看着眼前这家小店忍不住感叹道。

      诸伏景光迈开步子走到了拉面馆前,他本想推门进去的,但他转念一想,还是决定在这里等着朋友们的到来。

      增山远和众人约定的时间是中午,这会儿才上午10点多,诸伏景光一个人在雨中站了好久好久终于等到了第一个人。

      伊达航刚到巷子口就看着站在门口的撑着伞的男人,他眉头一皱小声嘟囔了一句:“不是说好中午12点的吗?哪个家伙这么早就有人过来了?”

      说完伊达航跑了起来想看看是谁冒着雨这么早过来。

      伊达航小跑着穿过巷子,他的脚步声传到传到了诸伏景光的耳朵里,诸伏景光转身朝伊达航这边看去。

      两人目光在空中相撞,伊达航的步子一顿,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人。

      “果然,我就知道,第一个来的肯定是你!”诸伏景光笑着说道。

      听到好友的声音,伊达航的鼻子一酸,他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诸伏景光面前,上下打量着他。

      “真的是你?”

      “是我!”

      “可你不是......”

      “这个事太复杂了,等他们都到了我再跟你们说明吧!”

      “所以你没有死了?”

      “当然没有了,不然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鬼吗?”

      伊达航没有说话,把伞一扔一把抱住了诸伏景光。

      “啧啧,这是干啥呢?怎么就抱上了你们两个不会......啪嗒~”刚刚赶来的松田阵平话说到一半突然看到了伊达航抱着的那个人是诸伏景光,他调侃的话戛然而止,手上的伞也随之掉落。

      一起过来的萩原研二见状默默走到松田阵平身边,把伞分给了他一半。

      “研二你看到了吗?那边那个是......”

      “啊!我看到了!”

      “可零那家伙不是说他已经......”

      “可能零自己也没搞清楚状况吧!”

      萩原研二话音刚落,身后的巷子里安室透也来了。

      “你们怎么站在这儿?还一起撑一把伞?”安室透迎上来问道。

      两人都没有说话,松田阵平伸手指了指那边的伊达航的诸伏景光。

      在看到诸伏景光的那一刻,一向镇定的安室透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他在组织里就听贝尔摩德说有人看到疑似诸伏景光的人了,但他却不敢相信,生怕再一次的失望,但现在诸伏景光就站在这里,活生生的站在这里!

      “阿拉~大家都到了啊!”增山远从对面的巷子里走了过来。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他,因为是他把他们叫过来的。

      “远,你这家伙是不是有早就知道景光没死?”松田阵平跑过来质问道。

      “你再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早就知道,我是前段时间听安室说景光可能没死,这才有所怀疑的,然后三天前正好还让我碰到了他。”

      “三天前吗?难道说琴酒口中那个救走了大和芳子的两个同伙就是你和景光?”安室透也走过来问道。

      “对,当时我本来是想从大和芳子那里套出她为什么被组织追杀的,结果一问才知道当年居然是她帮忙救下了景光,我那时候就下定了决心要救下她。

      结果她的行踪却被琴酒掌握了,我们两个和琴酒对峙的时候,景光突然开着一辆车冲了出来,我顺手打伤了琴酒,我们才能安全的逃离。”增山远解释道。



重要声明:小说“柯学养猫人”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