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柯学养猫人 第300章 死里逃生的真相


      “等等!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组织?琴酒?把我都给搞晕了。”松田阵平打断了二人的谈话一脸懵逼的问道。

      安室透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不该说的话,放在平常安室透是不可能犯这种错误的。

      但现在得知诸伏景光还活着的消息后安室透的情绪有些激动这才犯了这种错误。

      “算了,既然已经说漏了,那就告诉他们吧!”一旁的增山远说道。

      安室透眉头一皱,说实话他不想把组织相关的事情告诉他们,一方面是因为组织的情况很复杂也很危险可能会把他们拖下水的,另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公安那边的保密条令了。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但现在他们见到了景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已经被搅和进这件事情里了。”

      听完增山远的话安室透叹了口气,他转头朝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说了组织的一些情况,以及他和增山远现在正在组织卧底的事情。

      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听完都觉得非常震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日本居然还有势力如此庞大的地下组织。

      “所以当初景光他出事也跟这个组织有关了?”松田阵平回过神来后问道。

      “没错,景光其实跟我们两个一样都是潜入组织的卧底,只是他被人出卖这才暴露了身份。”增山远回答道。

      “等等!远,你说景光他是被人出卖的?”安室透一脸震惊的问道。

      增山远点点头把之前从贝尔摩德那里得到的情报告诉了安室透。

      安室透听完后脸色瞬间变的阴沉起来,他之前就怀疑过,诸伏景光的暴露太不正常了,现在得到答案后,安室透内心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了。

      “这些该死的蛀虫,远你那边就没办法收拾他们吗?”安室透朝增山远问道。

      “我也想解决他们,但是没办法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甚至除了笛口晟和三原财阀以外我都不知道具体是谁跟组织有联系。

      不过三原财阀那边我已经在布局了,他们也不是那种愿意屈居组织之下的角色,他们暗中培植了属于自己的势力,我现在就在等一个契机。”

      “什么契机?”安室透问道。

      “挑起三原财阀和组织争斗的契机,三原财阀这些年暗中在东京的地下世界培植属于自己的势力,他们已经悄悄联合了十多个帮派组织,实力不容小觑。

      如果他们能和组织正面对抗的话,一定能让组织暴露出一些东西来,到时候我们再出手,这样最省事了。

      用华夏的话来说这就叫做:鹬蚌相争渔人得利。”

      “三原财阀吗?没想到他们暗地里居然做了这么多事,我居然都没察觉到。”

      “这还不是某些官员收了他们的钱,暗中袒护他们?”

      “有官员跟他们勾结?”

      “何止,前段时间宫子抓的人好多都是三原财阀那边的。”

      “等等!宫子?远,你说的是花间宫子?”松田阵平又一次打断了增山远的话问道。

      “对,宫子她是我在公安的后辈,从她入职的第一天就是我带着她。”

      “我去!难怪你敢拿着花间宫子的名头吓唬人,原来是这样。”

      “以后你们也可以用宫子的名义摆平一些事情,如果宫子来找你们的麻烦直接报我的名字就好。”

      “这么厉害?花间宫子的名头都能随便用?远你不会就是警备二课那个很少露面的警视吧?”萩原研二试探着问道。

      “确实是我!”

      听到增山远的回答,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这会儿已经彻底麻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早就离开警察系统的增山远居然不声不响的爬到了警视的位置,还是公安警备二课的警视。

      “行了行了!我的话题就到此为止吧!今天的主角还是景光。”说完增山远带头走到了诸伏景光身边,其余众人立马跟上。

      几分钟后,6人和多年前一样坐在了拉面馆里,面前摆着当面他们最喜欢的面。

      “话说景光你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我当时明明看到......”

      “这个说起来多亏了远,7年前远突然找到了我,说是想和我去抓两个犯人。

      当时我也没多问就跟他一起行动了,然后那天我们两个一起在路边抓获了炸弹犯,后来我才知道这两个家伙埋设的炸弹正是松田和萩原拆除的那两个,关键是他们手里还握有引爆器,我们也算是间接救下了松田和萩原。

      当时远提议要让松田和萩原请客报答我们两个的救命之恩......”

      “我想起来了,那天你们两个家伙挑了一间顶级寿司店,一顿饭吃了我半个月的工资。”松田阵平说道。

      “当时付账的是我。”一旁的萩原研二说道。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

      “呵呵!松田那你还记得我们当时聊了什么吗?”增山远笑着问道。

      “这种事情谁还记得啊!”

      “貌似是说了一个fbi的搜查官,当时远手边正好有他的资料还给我们看了一下。”萩原研二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我也记得,看来我们四个里只有某人的脑子不太好。”诸伏景光略带调侃的说道。

      “所以说在7年前景光你就看到过赤井秀一的资料了,然后通过资料知道了他的长相对吗?”安室透问道。

      “算是吧!然后我在组织身份暴露的时候,第一个追过来的就是赤井秀一,我知道他是fbi的人,所以想让他帮忙把我的手机交给你。

      谁知道他却说现在还没有到必死的局面,于是我们两个打了个配合,我把手机放在胸口的口袋里,赤井秀一开枪射击。

      只是他射击的角度故意偏了那么一点,没有正中心脏,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在一艘轮船上了,当时我体内的子弹并没有取出来,我也不能乱动。

      当时大和芳子在我身边说明了一下情况,但她没有告诉我,她到底属于是什么势力,又是怎么把我带到轮船上的。

      后来轮船停靠在了美国,我也被人接去医院进行手术,这才活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那你又是怎么加入的fbi证人保护计划的?”安室透追问道。

      “说实话,我不太确定给我安排假身份的是不是fbi的人,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他们的长官,从头到尾跟我联系的都是当地警察局的人。

      然后我就获得了一个新的身份,还被送到了加州的一处农场里。

      这样的处理方式我感觉像是fbi的证人保护计划。”

      听完诸伏景光的话增山远眉头一皱,他觉得帮助诸伏景光的人不一定是fbi,因为在增山远的视角里fbi的人里大概率是有内鬼的。

      原著里fbi的行动就多次受挫,从一开始的抓捕琴酒,到后来红与黑的碰撞时,赤井秀一用假死成全基尔处处都透露出了问题。

      特别是赤井秀一用牺牲自己让基尔重新回到组织,按理来说基尔杀掉了组织最为忌惮的fbi探员,这一波已经成功洗黑了自己的身份,回到组织以后即便没有受到重用,至少也应该恢复以前的待遇吧?

      但事实上,基尔在组织的处境却是异常的艰难,受到了非常严密的监视,她给赤井秀一传信每次都只能发个酒名。

      种种迹象都表明基尔的身份还是受到了组织的怀疑,甚至说可能已经被识破了。

      赤井秀一的假死堪称天衣无缝,大多数自己人包括朱蒂和卡迈尔都不知道真相,就连安室透一开始都被瞒过去了,这么缜密的计划如此简单就被识破了,很难不让人怀疑fbi那边是有内鬼的。

      至于说为什么组织不直接杀掉基尔,其实理由也跟简单,因为基尔一旦死了,组织在fbi的卧底也就暴露了,相较于处决握在手里的基尔,明显fbi的卧底更为重要。

      而且这个卧底的身份也并不难猜,赤井秀一的假死计划一开始只有柯南,赤井秀一,基尔三人知道。

      但后来赤井秀一的上司詹姆斯发现了赤井秀一手上的涂层,得知了赤井秀一的假死计划,这个另外多出来的人就是唯一的不确定因素。

      当然,这些都是增山远自己的猜测,没有什么直接证据,詹姆斯到底是黑是白还不能下定义。

      但增山远觉得即便不是詹姆斯,fbi里也一定有其他内鬼。

      如果诸伏景光的证人保护计划是fbi操作的话,这会儿他大概率已经死了,赤井秀一说不定也会因此暴露,而受到牵连。

      所以增山远觉得帮助诸伏景光的不会是fbi而是其他势力,至于是哪个势力增山远也不太好确定。

      增山远左手边的安室透也没有说话,他跟增山远的想法一致,觉得不太像是fbi的人帮了诸伏景光。

      “那景光你是怎么被发现的?”增山远继续问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自从我被送到农场以后就很少出门了,基本每隔三天会出去采购一次生活物资。

      我一直保持这个规律生活了四年,直到一个月前,有一个警察找到我,交给了我一封信。

      信上的内容只有一句话: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组织的一位核心成员看到了你。

      看到这封信后我一开始还不太相信,但我很快发现,农场附近多了好多陌生人,甚至我还遭遇了两次刺杀,至此我才相信我的身份是真的暴露了。

      事到如今我也没办法了,于是我果断选择返回日本,反正身份已经暴露了,至少要从组织手里救下当初帮助我逃离日本的人。”

      “大和芳子那边你不用担心,我想办法把她送走就好了。”安室透连忙说道。

      “行!那就交给你了。”

      “那景光你打算怎么办?”伊达航问道。

      “先躲藏一段时间吧!”诸伏景光想了想后回答道。

      “我给你推荐一个人,你去找他,就说是我让你去跟他学变装的。

      以后街上的监控摄像头会越来越多,你一出门就可能会被监控拍到,想真正的隐藏自己你就要学会如何变装。”增山远说道。

      “远,你还认识会变装的人?说起来变装不是怪盗基德和贝尔摩德才会的吗?”安室透皱着眉头问道。

      “谁说只有他们两个会了?十几年前的那个大明星工藤有希子也会变装,我也会一点。”

      “远,难道说你要介绍工藤有希子给我认识?我可是看她的电视剧长大的,她是我的童年女神。”诸伏景光有些激动的问道。

      “想多了!我给你介绍的一个高中生。”增山远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高中生啊!靠谱吗?”

      “变装说白了是一种魔术手法,这个高中生的父亲是一个非常著名的魔术师,他继承了他父亲的诸多魔术手法,包括变装,你跟他学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了。”增山远解释道。

      “这样啊?这个高中生叫什么名字?”

      “黑羽快斗。”

      “黑羽?这个姓氏,远他不会是那个大魔术师黑羽盗一的儿子吧?”伊达航闻言有些激动的问道。

      “没错,他就是黑羽盗一的儿子。”

      “黑羽盗一可是我最喜欢的魔术师了,我以前有幸看过他的一场表演,到现在都忘不了当时的场景。

      远,能不能顺便把我也介绍给他?”伊达航兴奋的问道。

      “你就算了,快别给人家添乱了,再说了你不是要忙着升职吗?还有空去学习魔术?”

      “升职过后就能去了!”

      增山远摇了摇头拒绝了伊达航,如果不是诸伏景光的情况特殊,增山远甚至不想给诸伏景光介绍黑羽快斗。

      毕竟黑羽快斗的隐藏身份就是怪盗基德,他的这些同伴,除了伊达航神经毕竟大条以外,其他人的逻辑推理能力都非常强,稍有不慎黑羽快斗的隐藏身份就有可能曝光。

      以黑羽快斗的能力,在一个人面前遮掩自己的身份还不算太难,再加上一个的话说不定就会翻车了。

      所以增山远怎么也不可能同时介绍诸伏景光和伊达航给黑羽快斗认识。



重要声明:小说“柯学养猫人”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