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苍天当死 第二十八章 圣母婊


    眼见红袍厉鬼朝自己冲过来。

    杨戈扭头就跑。

    但他刚刚转过身,一道耀眼的火光,便将幽暗的废弃工厂照得恍如白昼。

    “羊子,走啊!”

    杨戈猛地回过头,就见雷虎周身烈焰真气澎湃,凌空一刀劈向红袍厉鬼!

    却是红袍厉鬼将注意力转移到杨戈身上,鬼打墙出现漏洞,叫雷虎抓住了破绽。

    雷虎后发先至,红袍厉鬼再想避已经来不及,只能放弃近在咫尺的杨戈,回身掏。

    大如货车的乌青鬼爪一闪而过,烈焰刀气轰然爆炸,锈迹斑斑的工棚碎裂一大片,黯淡的天光中破洞倾泻下来,恐怖而惊悚的乱葬岗鬼打墙一阵阵摇曳,越发的虚幻。

    就见火光倒卷,雷虎喷出一大口鲜血,魁梧的身影倒飞出去,撞开两排废弃的车床后再次喷出一大口血,光头一垂,昏死过去。

    而那红袍厉鬼亦没能好过,一身妖艳的红袍被烈焰刀气燎去大半,活像只秃毛的火鸡。

    更丑了!

    红袍厉鬼大恨,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纵身朝雷虎掠去。

    杨戈见状,想也不想的跳着脚大喊道:“嘿,孙子!你敢杀你大爷吗?”

    红袍厉鬼听到杨戈的嘲讽,身形一顿,迟疑了一秒。

    然后又像是明白当前最大的敌人是雷虎,身形一动就又朝着雷虎冲了过去。

    杨戈只能硬着头继续开嘲讽技能:“喂,丑鬼,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把孩子扔了,把胎盘捡回去养大了?”

    “要不然就是你小时候,你妈找不到榔头,拿你的脸开核桃了?”

    “你但凡生的有我百分之一帅气,也不至于死得这么早……”

    他拿出菜市场大妈骂街的气势,越骂声音越大,越骂肢体语言越丰富,两片嘴唇上下翻飞,芬芳是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往外吐,偏生又快得跟放鞭炮一样,又急又清晰。

    连他自己都有些诧异,原来自己脏话竟然说得这么溜的嘛?

    红袍厉鬼都扑倒雷虎身前三米开外了,愣是被杨戈给骂得弃了雷虎,扭头鬼喊鬼叫朝着他扑来。

    一袭红袍带起残影,眨眼间就扑倒了杨戈身前十米之内。

    快得他连躲避的念头都生不出来!

    强烈的阴风,刺激得他全身鸡皮疙瘩直冒。

    “砰砰”狂跳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一把拧住,心悸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本能的闭起双眼,歇斯底里的大喊道:“鬼大爷,搞他!”

    “唉!”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原因,杨戈觉得自己真像是听到了一道低沉的苍老叹息。

    剧烈的阴风,由后向前从他双耳边刮过。

    “叮当叮当”的清脆金属撞击声,从他身后向身前延伸,响成一片。

    杨戈等待了好几秒,迟迟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感,才壮起胆子撑开一只眼。

    就见到两条阴气缭绕的黑沉沉铁索,自他身后之上延伸出,将那个已经扑倒他身前三米之内的红袍厉鬼捆得结结实实。

    任由那红袍厉鬼如何的挣扎,嚎叫。

    都无法挣脱这两条儿臂粗的黑沉沉铁索!

    就见两条绷得笔直的铁索上突然荡开一道波浪,漂浮在空中的红袍厉鬼登时猛然下坠,“轰”的一声重重砸在了地面上。

    下一刻。

    伴随着清脆的长刀出鞘声,一道苍老,低沉,自带低音炮的雄浑声音缓缓响起:“阴人扰乱阳间秩序,杀害阳间公门中人,依律……”

    漆黑的身影,双手持刀自杨戈身后跃起,雪亮的刀身仿佛一汪秋泓,又像是刺破黑夜的闪电!

    黑影落下,一记力劈华山,带起片片绚烂刀光,一刀便将还在疯狂挣扎的红袍厉鬼头颅斩下,顺畅得比德芙还要丝滑!

    “当诛!”

    那半蹲马步,双手持刀下劈的剽悍背影,简直……

    帅到炸裂!

    杨戈按耐不住心头激荡的情绪,声嘶力竭的大喊道:“大爷,牛逼!”

    红袍厉鬼迅速烟消云山,磅礴的阴气一半归了黑影,另一半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头的黑色能量一口香了。

    刹那间,温吞吞的三阴劲再一次化身脱缰的哈士奇,强行将这一股比它本身还要强大无数倍的厉鬼引起卷入《三阴劲》第二重的行宫路线图中。

    黑色能量干起了保姆的活计,遍布它全身,一边压制着凶厉的厉鬼阴气,一边给只顾自己快活连家都快拆了的二哈三阴劲收拾烂摊子,修补被它们破坏的经脉和脏器!

    就黑色能量那股“在我的地盘,就得听我的”的霸道气势,令杨戈不得不怀疑,就算那厉鬼真冲到他的身前,也极有可能是给它送外卖!

    反正直到现在,杨戈都还未弄清,自己丹田内的黑色能量的极限在哪里。

    但凡是和能量沾边的事儿,它是阳气还是阴气,黑色能量都像是无所不能!

    那黑影老鬼,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战利品被杨戈掠夺了一大半,微微偏过头深深看了杨戈一眼。

    杨戈注意到了黑影老鬼的讶异眼神。

    他也觉得,带人家来当打手,还巧取人家的战利品,是有点太不地道。

    他强忍着体内内劲疯狂运转的不适感,向前一步,就要解释。

    但就是在这时候,他忽然感到体内剧烈一痛,体内的膨胀感就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样迅速平复了下去。

    他停住脚步,略一感知体内的情况……

    哦?

    这就又突破了吗?

    这就一级武士了吗?

    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

    杨戈只觉得索然无味……

    等他索然无味完了,再定神往前看去时,鬼大爷又双叒叕的不见了。

    鬼大爷,您生前也曾戴过光荣的红领巾吗?

    ……

    红袍厉鬼魂飞魄散。

    鬼打墙自然也就破碎。

    黯淡的天光从工棚的破洞中垂下,照亮破旧的废弃工厂时,所有的幸存者都感到恍如隔世。

    “官二代、官二代你怎么样?”

    “我还撑得住,老刀,你怎么样?”

    “我也还死不了……大哥、大哥?”

    “大哥,你怎么样?”

    “羊子,你还愣着做什么?等着给我们收尸吗?”

    杨戈陡然回过神来,连忙小跑着朝他们冲过去,一边奔跑一边摸出手机拨通王家安的电话:“狗哥,搞定了,赶紧叫救护车!”

    电话那头的王家安立刻回应道:“救护车早就就位了,我这就命令他们马上过来!”

    他一句话说完就匆忙挂了电话。

    杨戈拿着手机冲到官二代和老刀身旁,一一扶着二人慢慢坐起来。

    这俩人都挺惨的,官二代都到了必须有手捂着腹部的窟窿,肠子才不会顺着窟窿流出来的程度。

    但他们到底都是不弱的武者,只要没有当场要了他们的老命,通常都能挺过来。

    “行啊老弟,有秘密啊!”

    官二代血糊糊的手抓着杨戈的衣领,换了一个舒服点的坐姿,痛苦得脸都抽搐成一团了,还有心思跟他开玩笑:“不考虑考虑杀人灭口吗?”

    一旁的老刀跟着一边怪笑,一边吸冷气。

    杨戈先听到他说“有秘密”三个字儿的时候,心头还“咯噔”了一声,听到他说什么“杀人灭口”的时候,他心里反倒什么都没有了。

    他没好气儿的轻轻拍了拍他捂着血窟窿的手:“都伤成这副逼样了,还这么能瞎咧咧,你是五行缺钙、命里犯贱吗?”

    秘密?

    多大的秘密,能比这老哥儿几个的老命还重要啊!

    “咝!”

    官二代疼得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张口就骂:“狗贼,我与你势不两立!”

    杨戈摸出三根烟,喂进嘴里点燃,给这俩重伤员嘴里一人怼了一根儿,然后站起身来不屑的冷笑:“老子等你伤好了,找我单挑!”

    官二代忽然笑了笑,叼着烟扭头对老刀说道:“你瞅瞅、你瞅瞅,前天儿还一口一个‘豪哥’,今儿个儿就老子幺儿满天飞!”

    “哈哈哈……哎哟哎哟,你狗日的莫逗老子笑!”

    一旁的老刀乐的满地打滚儿。

    杨戈懒得搭理这俩惫懒货,转身去检查雷虎。

    雷虎还处在昏迷中。

    杨戈检查了他的脉搏、口腔,以及背部……刚才他可是看见雷虎撞飞了两台废弃的机床,要搁普通人,早就没有检查的必要了,直接就可以送火葬场了!

    但杨戈检查完雷虎,却发现这货除了身上的几道深可见骨的爪痕有点麻烦,还有内腑估计有点创伤,其他的愣是没啥大毛病!

    就他们仨一起进医院,最先出院的肯定是雷虎。

    “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猛啊!”

    杨戈在心头嘀咕道:“以二级武英之身,跟神武级的厉鬼打了这么久,竟然就受了点皮肉伤!”

    他甚至怀疑,雷虎还藏着什么可以翻盘的底牌!

    就方才雷虎与那头厉鬼拼命时的架势,猛是猛,狠也是真的狠,但杨戈总觉得少了点歇斯底里的味道。

    “嗯,也有可能是拼命拼成拼多多,早就麻木了。”

    杨戈叼着烟寻思道。

    顿了顿,他扭头四顾:“不还有位老哥吗?人呢?”

    那边的官二代叼着烟朝着天上扬了扬下巴:“不搁哪儿挂着呢吗?你看,他跟你摆手打招呼呢!”

    杨戈顺着他的目光一抬头,就见到天上的吊扇上,挂着半拉尸体,至死都没松开手里的战刀!

    他的脸色顿时就黯淡了许多。

    “拉着张脸做什么?瓦罐不离井边碎,将军不离阵上亡……疯子是泰安搜查员,死在和鬼物的战斗中,死得…其所!”

    他说得倒是挺豁达,但说到最后,他也还是忍不住哽咽了。

    杨戈撇了他一眼,没有点破他眼角溢出的泪水。

    就在这时,沉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杨戈一回头,就见到一颗亮得发光的光头。

    那是一个身穿一袭白得发光的僧袍,清俊得自带柔光滤镜的年轻和尚。

    他看了看悬挂在吊扇上的那半拉尸体,很认真的双手合十,对杨戈行了一个佛礼:“和弥陀佛,小僧这是……来迟了吗?”

    他的疑问句,令杨戈与官二代,老刀三人知道,他就是总局派来的支援。

    三人叼着烟,面面相觑,突然一齐笑出声来。

    “和尚……咳咳,你觉得你来迟没有?”

    老刀一边笑,一边剧烈的咳嗽。

    官二代也是笑得眼泪纵横,擦都懒得去擦。

    年轻的和尚看了看满身血污的三人,再抬头看了看吊扇上那半拉尸体,沉默了许久,最终什么都没有再说。

    他就地盘膝坐下,轻生念诵往生经。

    他就地盘膝坐下,轻生念诵往生经。

    “别白费力气了,他死在厉鬼的手下,三魂七魄都被厉鬼都吞了!”

    官二代大笑着,对和尚说道。

    殷红的鲜血,随着他的大笑涌出,又染红一大片地面。

    年轻的和尚仿佛没听见,自顾自的认真念诵着往生经。

    “我他妈让你……”

    官二代笑着笑着,陡然暴怒,抓起身边散落的一颗螺母,朝着年轻和尚砸过去:“别念了啊!”

    螺母砸在了年轻和尚的光头上,留下了一个灰扑扑的印记。

    年轻的和尚终于停了下来,他回过头,望着暴怒的官二代,认真的说道:“地府大门关闭,往生经早已无法令亡魂往生……但总能,让他们更安宁一点吧?”

    杨戈看着他,淡淡的问道:“听你话里着意思,是不是连那些害人的恶鬼,你也要给他们念上一边往生经?”

    年轻的和尚沉默着,再次合上双手,默念往生经。

    “哈哈哈,竟然还是个圣母婊……”

    老刀再度大笑。

    笑得歇斯底里,撕心裂肺。

    明镜的朝阳,此刻才姗姗来迟……

    又是一夜太平众安啊。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当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