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苍天当死 第二十九章 金戈铁马入梦来


      杨戈和王家安将雷虎与官二代他们送入众安一院急救室一阵操作后,三人很快就转到了住院病房。

      用急救室主治大夫的话说:得亏送来得及时,要再迟点,说不定伤口都愈合喽!

      可杨戈明明记得,刚处理完那头红袍厉鬼时,官二代和老刀这俩人都还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嗝屁的要死不活模样!

      武者体魄的强大之处,由此可见一斑!

      三个伤员出急救室没多久,吴大少等人就闻讯赶来。

      他们围着王家安和杨戈好一顿埋怨,然后就强行将满脸油光,站着都直打瞌睡的二人给撵出了医院,让他们哪凉快哪呆着去。

      杨戈奔波了一夜,心神俱疲,早就快撑不住了。

      出了就径直驱车回酒店休息。

      但等他躺到柔软的酒店大床上后,却又怎么都睡不着了。

      明明困得眼珠子发涩。

      就是死活都睡不着。

      他瞪着一双熊猫眼直勾勾的盯着洁白的天花板目不转睛的看了好一会儿,昨夜发生的一幕幕,走马观花的在它心头掠过。

      “鬼大爷,这里没人,出来咱们爷俩儿聊聊呗?”

      他小声说道。

      然而空荡荡的房间里,迟迟没有任何声音响起。

      也不知道是天亮了,鬼大爷已经离去。

      还是鬼大爷根本就不屑于跟他这个不孝孙说话……

      “您不愿开口也没关系,我代我自己,和我那三位老大哥,跟您老说声感谢。”

      “感谢您救我们狗命。”

      “也感谢您替我们战死的兄弟报仇……”

      杨戈轻叹了一声,喃喃自语道。

      他相信,鬼大爷听得见……

      不一会儿,他的呼吸渐渐变得匀称、悠长。

      轻微的鼾声在房间里响起。

      他实在是太累了……

      一阵微风轻轻拂动水晶吊灯,倒映出一道浑身黝黑、手扶腰刀的挺拔身影。

      腰刀上那一抹亮眼的鲜红,似也在随风飘荡。

      他就立在落地玻璃前,怔怔的望着下方车水马龙的喧闹都市,黝黑的脸上透露着说不出的茫然……

      ……

      朦朦胧胧中,杨戈又做了一个梦。

      他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却怎么都醒不过来。

      梦里。

      天色昏黄。

      黄沙漫天。

      他骑在战马上,手握一杆似戟非戟,似戈非戈的长柄兵器。

      在他身前,一杆灰扑扑的破烂“李”字战旗,逆风猎猎飘荡。

      在他身后,无数兵甲破烂,赤膊黑皮的士卒前赴后继。

      “将军!”

      “将军,长安已在眼前!”

      “将军,建功立业,封妻荫子,就在今朝!”

      “杀啊!”

      “杀啊!”

      到处都是声嘶力竭的咆哮声。

      到处都是山呼海啸的喊杀声。

      他往前看,是一眼望不到头的人山人海。

      他往后看,是一眼望不到头的人山人海。

      茫然间,一股“问世间谁是敌手”的豪雄之气涌上心头,他一挥大槊,咆哮道:“众儿郎,随吾破此贼寇!”

      ……

      空荡荡的房间内。

      杨戈突然一个鲤鱼打挺一跃而起,怒目圆睁,双手虚握,扎马作冲刺状。

      “杀啊!”

      “杀啊!”

      “杀他妈的!”

      他将一口钢牙咬得“铿铿”作响,凶厉的咆哮却不停的往外蹦。

      就见他跃起,从柔软的大床上跳下来,抽风似的在宽敞的房间里瞎几把蹦跶。

      嗯,准确的说,倒也不是全是毫无章法。

      他左突右撞。

      左突之时,双臂必向右摆。

      右冲之际,双臂必向左攻。

      前进之时,双臂的动作更是大开大合,将左右与前方尽皆笼罩其中。

      脚下更是稳打稳扎,每一次落脚,都会在厚实的羊毛地毯上踏出一个大洞!

      就好像,他手中当真有一柄所向无敌的丈二长兵!

      就好像,他当真率领着千军万马在乱军之中厮杀!

      他的喊杀声越来越凶暴!

      气势越来越磅礴!

      双臂间的动作也越来越灵活!

      仿佛,无数尘封的记忆,正从历史的长河之中归来……

      ……

      “醒醒、醒醒!”

      剧烈的抖动中,杨戈疲惫不堪的撑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丁猛那张精瘦剽悍的瓜子儿脸。

      王威站在丁猛身后,抱着两条胳膊,用一种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瞅着自己。

      “猛哥、三哥!”

      他呐呐的向二人打了声招呼,挣开丁猛的双手想要站起来,却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无一不疼。

      就像被人给暴打了一顿!

      “我这是……怎么了?”

      他迷茫的四下观察,就发现整洁的房间就像遭了贼一样。

      茶几、椅子、酒杯……全部烂成了渣、散落一地。

      “你怎么了?你刚才都杀疯了!”

      王威“呵呵”的怪笑道:“要不是我们来得及时,你都已经把人家酒店的房子给拆了!”

      “什么?”

      杨戈愣了,震惊的指着自己的鼻子:“这些都是我干的?”

      丁猛回过头看了王威一眼,哭笑不得的说:“老三,少说两句,羊子昨晚才从鬼打墙里逃得一条性命,有点后遗症是正常的,当初你从查那个人肉汤锅案子,不也好久都见不得荤腥吗?”

      “猛哥你先等等!”

      杨戈不敢置信的打断丁猛:“这些真是我干的?”

      “你别胡思乱想,这些……真是你干的。”

      丁猛表示理解的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我们俩进来的时候,你还在睁着眼乱杀,叫都叫不醒。”

      “要不是老三开天眼确定你身上没鬼气,我们都要以为你这是鬼附身了。”

      “老弟,梦游不是什么大事,但你这,最好还是去找个靠谱的心理医生瞧瞧。”

      “要不然等你以后娶了媳妇再来这么一下子,说不定就得出大事!”

      说道这里,他还在心头嘀咕了一句:也就是我,换个人,连你的身都近不了!

      方才王威有试过用道家符箓定住杨戈。

      结果他的黄符一落到杨戈的身上,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弹开了。

      丁猛只得强行出手制住他,将他唤醒……梦游的人是不能强行叫醒的,容易失魂。

      也是在下手拿住杨戈之后,丁猛才发现,杨戈的力量和内功级数,都不对劲!

      这绝不对不是三级武士应该有的力量和内功级数!

      ……

      听完丁猛的话,杨戈努力想了想,终于记起先前自己做的那个梦来。

      只是先前梦中还真切得像是身临其境的画面。

      现在再回想起来,已经是镜中水月,雾里看花。

      他只记得起自己做了一个很真切的梦。

      其他的,完全没印象。

      也不知道是不是回忆得太过用力了,杨戈的脑袋突然一痛。

      旋即,数十套枪法、戟法,凭空出现在他脑海中。

      他痛苦的捂住额头,心头恶心,难受得就像是原地转了几百个圈圈,想吐!

      “怎么了?”

      丁猛关切的扶了他一把。

      杨戈本能的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但他的目光扫过丁猛时,眼前一花,突然看到几把长枪、大戟洞穿了丁猛的咽喉、胸口、腋下、下阴等等要害部位,鲜血四溅!

      他猛然一惊,使劲儿眨了眨眼再看向丁猛……丁猛分明好好的,身上什么都没有。

      杨戈愣了愣,恍然大悟。

      自己方才看到的,是丁猛身上的破绽。

      是假如与丁猛作战,丁猛先前的姿势,用枪该用什么样的招式捅他,用戟又该用什么招式戳他。

      都是一击毙命的杀招!

      他心头甚至有一种迫不及待要握一握点钢枪的冲动!

      眼见杨戈面色痛苦,王威也顾不得再调侃他,凑上前来关切的问道:“怎么样?哪儿不舒服?要不要上医院?”

      杨戈只是摇头:“没事儿,没事儿,让我休息休息就好。”

      二人扶着他,到我房外的沙发坐下。

      ……

      王威关切的看着杨戈:“好些了么?”

      脸色还有些苍白的杨戈,将手里的水杯轻轻放到茶几上,点头道:“没什么了,可能是昨晚和厉鬼战斗留下的后遗症,休息休息就应该没事了。”

      事实上,他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枪法和戟法这会儿虽然都已经消退了。

      但他心头那股子想要拿起点钢枪找个空旷的地儿耍一耍的冲动,却是更加强烈了!

      他自己寻思着,难不成这些枪法,戟法,也是扶弟魔留下的?

      可他怎么记得,扶弟魔是练剑的呢?

      王威老实,当真以为杨戈这是受了什么暗伤,还郑重其事的说道:“你可别大意,最好是医院检查检查,有问题早些调养,别等到严重了才后悔!”

      杨戈敷衍的点头:“嗯嗯,我回头就去医院看看……”

      这时,一旁叼着烟盯着他上下打量的丁猛,突然插嘴道:“暗伤不暗伤的回头再讲,你是不是应该先跟我们说说,你是怎么一夜之间,从三级武士爬上一级武士的?”

      旁人不清楚杨戈的实力如何,他可是清楚!

      昨天杨戈练《三阳劲》,还是他手把手教的。

      “卧槽?”

      王威吃了一惊,不可思议的在丁猛和杨戈之间看了一圈:“猛哥,你说啥?羊子一级武士了?那岂不是和我一样强了?”

      “呵呵,那你可太看不起羊子了!”

      丁猛叼着烟,皮笑肉不笑的说:“刚刚你还没发现吗?你的黄符对羊子压根就没什么用,真打起来,羊子估计能打十个你!”

      “卧槽!”

      王威怪笑着蹦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丁猛:“猛哥你说笑吧?”

      丁猛朝杨戈扬了扬下巴:“正主儿在这儿,你问我干鸡毛!”

      王威当即扭过头,目不转睛的盯着杨戈。

      “呵呵,这个、哪个……”

      杨戈干巴巴的笑着胡说八道:“也没猛哥说的那么夸张,可能、可能,我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绝顶武道天才吧!”

      王威冷笑:“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丁猛无语:“九年武道义务教育错过了你这条漏网之鱼,还真是天大的损失啊!”

      杨戈也不知道该编什么理由,他总不能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有一个扶弟魔姐姐,他还死而复生过吧?

      编不出来,他索性就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厚颜无耻的一摊手:“对不起,我这么优秀,让你们贱笑了!”

      王威:……

      丁猛:……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当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