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深空彼岸 第八十二章 捋清旧术史


    老陈摇头,道:“我只是怀疑而已,没到菩萨那个高度,能指摘出他们有错误吗?很难。”

    他精研旧术,捋顺从古到今的一些脉络后,从中发现一些问题,但真要让他指出列仙错了,那就有些难为老陈了。

    但能有怀疑,并挑出可能存在的歧路,足以证明老陈用心了,当然这也和今时不同往日有关。

    古人受年代背景影响,有自身的局限性。

    如今是信息大爆炸的时代,黑科技层出不穷,变革剧烈,经受这样的洗礼,再加上老陈走在如今旧术领域最前沿,眼光确实超脱出固有的范畴了。

    王煊让将他有问题的地方都说上一遍,这对他很重要,将来他免不了会遇上一些古人的大坑。

    不管那些古人是否死了,但留下的陷阱与局还在发挥作用,必须得严加防范。

    “先秦时期,以根法为主,可谓极尽绚烂,影响至今,让所有踏上旧术路的人都受益。”老陈不急不缓,捋清脉络。

    所谓根法涉及到采气、冥想、内养等,对于提升体质与壮大精神,有着难以估量的价值,不可替代。

    方士利用根法,竟然进入内景地,这直接导致旧术的质变,跨过了天堑,真正升华与超脱。

    “方士,另一大成就是炼丹,主要是在丹炉中烧炼矿物,淬炼原液,提取精华,想求得最后的仙丹,从而长生不死。在那个时期,炼丹的矿物少有记载,但绝对都是天下奇珍、神物等。”

    王煊惊讶,方士不是炼药成丹?

    老陈道:“早期,的确是采炼秘矿,熔天上坠落的神物等,不取药草。”

    直到后来,继内景地后,天药秘路的发现,方士才开始考虑熔炼那些稀世大药!

    所谓天药,并不是现世中的药,老陈上次提到过一篇记载,强求难得大药,蓦然回首,它可能在那人潮人海、万丈红尘上的天边晚霞中。

    可以说,方士接连发现内景地、天药这两条秘路,导致旧术发生质的跃迁,走向辉煌极巅。

    那个时候,绝顶方士哪个人没有几头神兽、圣禽?出行动辄就是麟兽拉辇车,或者坐在不死鸟的背上遨游东海访友等。

    后人翻看这部分旧术路历史时,无不叹为观止,很难再现那种奇观了。

    因为,这天地间的神禽异兽,都被绝顶方士捕获、擒杀的差不多了。

    “那个时期,顶尖方士踏上羽化登仙路,接受雷霆轰击,着实有一批,但是随着这些人先后羽化,方士的璀璨也就到了末期,而且是倏地落幕。”

    老陈感叹,方士最为鼎盛时期刚过,居然直接就暗淡了,让他不得不产生各种怀疑与联想。

    “结合现在发生在你身上以及我也曾经历过的事,我觉得内景地的水很深,处处透着神秘,有些恐怖。另外,天药太难寻,极难采摘到。两大秘路都渐渐被堵死,这是方士衰落下去的根本原因。”

    老陈说出自己的猜想,道:“所以,后来秦皇让方士徐庶去采摘不死药,也就是天药,他只能出海避祸,估计他也知道,这个时期找不到了。”

    秦皇想长生,欲求不死药,到了那个阶段已不可能成功。

    “我怀疑,方士中的一些大人物出事儿了,所以才没落,甚至羽化登仙的方士最终可能意识到了什么。”老陈严肃无比,可惜,他的境界层次终究是差那些人太远,即便翻阅遍所有古籍,也只能有些有些猜测而已,找不到证据。

    王煊皱眉,旧术路的过去曾发生很多事,给人处处迷雾的感觉,需要不断变强,才能慢慢走近与探索。

    老陈继续讲:“到了方士落幕时期,他们已经开始接受现世的药草,炼丹时会多少会加入一些,与矿物混合萃取。也就是这个时候,道家承接,他们炼丹除却特殊的金石外,开始加入大量的芝草等。”

    按照老陈的理解,时代变迁,后来者发现了某些问题,开始向其他领域拓展。

    “道家早期重视心斋,也就是内心清虚宁静,修心为主,着重精神能量的积累。而在道教典籍中,认为大道至虚至静,期望以心斋来合大道。”

    说到这里,他叹道:“然而,这些过高过远了,对心性与精神领域的要求太高,很多人根本无法入门。试想,提出这种高远道路的人是谁?老庄啊!《道德经》中提及‘致虚极,守静笃’,而在《庄子·人间世》中明确阐释了这种秘法‘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可叹,普通人很难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王煊听的发愣,老同事说的靠谱吗?他赶紧用手机悄悄查阅,还真找到了,道家初期的修行的确是心斋、踵息等,后来又有了引导、吐纳等。

    果然,老陈又说到踵息,道:“心斋这种秘法,立的有点高,需要具体路径才好走,所以就有了踵息,指内呼吸功深,而达于踵。”

    《庄子·大宗师》曾有记:“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真人之息以踵,众人之息以喉。”

    后来,道教进行各种完善,从而也就了引导、吐纳等较为具体的法。

    不然的话,按照老庄那样的路来走,没有多少人能修行,其经文典籍立的过于深远,仅是起步阶段就会拦住绝大多数人。

    在此阶段,道家将炼丹术推向一个高度,以各种秘法烧炼丹药,服食后可化自身阴质,使之化为阳气,道家纯阳之说由此可见一斑。

    “在这个阶段,道家最重要的发现是,又找到一条秘路,堪比内景、天药,名为寻路!”

    所谓寻路,据说是要找到一条真实存在、可以在上面行走、可是正常人却又看不到的路。

    无需多想,真要寻路成功,那效果不亚于进入内景地,或者采摘到天药,奈何岁月漫长,淹没过往痕迹,而今没人能寻到了。

    王煊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按照老同事的说法,旧术路在不断变迁,纵然是璀璨的方士根法,有些也不见得适用了?

    “根法适用,一直未过时,后世法也由它而起,是为根基,所以始终绚烂。但先秦竹简法的中后篇,一般可做参考,不建议深入下去。我怀疑,在先秦时期很适用,但是后来可能发现了一些问题。”

    随后老陈又提及道家后面的法,道:“早期道家炼丹,采的是外物,炼的的外丹,日趋完善,所以称作外丹术。”

    随着道教兴起,逐渐鼎盛后,修行法门又变了,内丹术崛起。

    “龙虎胎息,吐故纳新为内丹。”这是古人对内丹最为直接的描述,内指身体内部,丹指人体精气神结合而成的产物。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旧术路又迎来一次变革,内丹演化,后来演变成金丹,可成就元婴等。”老陈一阵感慨。

    这个时期,代表人物就是钟离权、吕洞宾、陈抟等人。

    “钟离权考虑《参同契》,随后又结合司马承祯《坐忘论》,推演出内丹法。他的研究与功法记载在《灵宝毕法》、《钟吕传道集》中。”

    老陈相当的有研究,说的头头是道,让王煊与青木都听的入神。

    “再塑高峰,使之绽放绚烂光芒的自属吕洞宾,他留下《吕公金丹秘诀》,将内丹法发展到金丹大道。”

    王煊有些头大,他有些明白,为什么老陈早先不说境界了,旧术路确实复杂,多次拓展与变迁,各个时期的层次很难说清。

    “同时,道教除了金丹练养,也发展出画符等手段,变化多端,威能奇大,主要代表自然是以三山为主,龙虎山、茅山、阁皂山。”

    “在道教中后期也发现一条秘路,可惜,说的很模糊,记载不清。”老陈摇头,颇为遗憾。

    “剑修是在金丹大道以后出现的吧?”王煊问道。

    “是的。”老陈点头。

    王煊琢磨,这么算的话,女剑仙的年龄能大致估量一下,她明显算是后进,不是早期的老怪物。

    老陈道:“同样,我觉得后面的路也有问题,不然的话,不会到了近代就逐渐没落与消失了。”

    接着,他又提及佛门,一阵嘬牙花子,道:“老佛们,大多数都是弃肉身,这让我有些方!”

    甚至,他觉得对练旧术的人来说,有些忌讳,最终化虹而去,焚烧掉所谓的臭皮囊,总让人觉得不安。

    至于佛门所谓的“肉身菩萨”,留下的不过是死去的躯干,供后人瞻仰,并不具备超凡特质,现在有关部门的仓库里还收藏着一些呢。

    “我说的这些仅是旧术的主脉络,并没有说诸子百家等,比如疑似与方士同期的红衣女妖仙,明显绝世强大,估计根本不怕方士,甚至猎杀过最顶尖的羽化级方士。”

    老陈说完后进行总结,道:“所以说,旧术路最辉煌的年代,根本还没有到来,正在等着像你我这样的人崛起!”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青木觉得,自己的师傅以后少不了被毒打,万一那些古人还有活着的,不收拾他收拾谁?

    然而他还没有腹诽完,就看到王教祖郑重地点头,并且在那里开口:“有道理,古有旧约,以后我立个新约。”

    轰!

    一道惊雷在苍穹上爆炸开来,让老陈吓了一大跳,迅速改口:“老王,你懂不懂得尊重前贤啊?”

    王煊看了一眼窗外,乌云遮蔽了星月,居然阴天了,并开始下起大雨,他可不信那些鬼神。

    老陈发现,原来只是天象有变,又淡定的闭嘴了。

    王煊问道:“行了老陈,说一说你总结的境界层次,适应于古今的,该怎么划分?”

    “第一个层次为迷雾,第二层次是燃灯……”老陈告诉他,这些层次所对应的路具有普适应,从先秦时期到如今,各方都在走,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与隐患。



重要声明:小说“深空彼岸”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