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影帝从签到开始 098 未来可期(跪求月票)


    18岁的我,凝视世界,准备拥抱。

    世界凝视着我,向我抛来满眼的问题。

    ……

    …………

    “诶,慢点,慢点!”

    打捞队如火如荼地工作,沉入江底的出租车,慢慢被平台上的吊车托起。

    哗啦,出租车里的水倾泻而出。

    叶秦,跟蒋文丽远远地站在摄像机前,站在车祸案发现场,两眼无神,直愣愣看着撞得面目全非的车。

    爸爸死了?

    他穿一身的黑,右肩别着“悼”的肩章,在江风里微微飘动,本就茫然的心瞬间抹上一层黯然的灰色。

    掌镜摄影师稳稳地将这一幕的面部表情收录,眉毛,眼神,佝偻的背,不知所措的手死死地捏着裤腿。

    章一白在监视器前,看得头皮发麻。

    能接住蒋娘娘的戏,无声无息间照样情感输出。

    这他娘是十九岁?

    这演技,要搁九十年代那会儿,也许没夏宇什么事,《阳光灿烂的日子》非他莫属!

    前提,他必须模子里像小时候的姜闻。

    “这遍过啦!”

    “又是一条过诶。”

    “第7场啦,蒋老师,还有那个叶秦,状态真好。”

    “这状态,不会一串到底吧,那明天的戏都能挪到这会儿拍!”

    剧组工作人员议论纷纷,讨论蒋文丽的演技,连带着叶秦。

    “秦子,试戏就觉得你这孩子不错,想不到演技这么不错。”

    自从飞车入江以后,叶秦在蒋文丽刷了不少好感度,而今天,第一天对手戏,能演得让蒋文丽大呼过瘾,好感度蹭蹭上涨。

    简直默契得真如银幕母子,直接改口叫“秦子”,就差没喊“儿子”。

    依稀间,叶秦感觉到有一丝丝渺小的机会正在诞生。

    但不敢过分热情,免得着想,依然坚持叫“蒋老师”,笑道:“能不拖累您就好。”

    “蒋老师,你别听他谦虚。”

    章一白挺着大肚腩,双手负背而来,表扬道:“叶秦可是去老宅体验6天,回来的时候,给我足足交了一份二十页的观察日记。”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蒋文丽惊异道。

    叶秦挠挠头,我这个无名小卒哪轮得上蒋娘娘关注。

    他体验生活的事,除了章一白,专程送钱的助理导演,其他人一无所知,就晓得自己早早地回来报到,却莫名其妙地消失6天,再出现时,就像修炼成《九阳神功》的张无忌。

    面对蒋文丽,她强由她强,清风拂山岗。

    “蒋老师,知道才不好,我演的小川,孤独,封闭,没有多少朋友,一个人走走停停,才能培养出这种感觉。”

    “对,没错,是这个理儿,叶秦的悟性很强。”

    章一白竖起大拇指,然后道:“接下来咱们换场,上渡轮演,你们两位有晕船的吗?”

    ………………………………

    俗话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没有找到尸体,就不能断言人死了。

    站在甲板上的小川,如是想到。

    哗啦,哗啦。

    弥漫在江上的水雾飘荡,渡船行驶在江水里,越来越远离车祸现场。

    蒋文丽饰演的凡丽,已经委托沿岸承接打捞业务的捞尸人,搜寻丈夫吴涛的尸体。

    然而后面的戏份里,一天两天,几天十几天,依然迟迟没有消息。

    小川越发地笃定父亲并没有死,以致于往后的日子里,总是戴着潜泳镜,心里忍下一种潜江寻父的冲动。

    “你爸要是有良心的话——”

    蒋文丽眺望远方,语气无悲无喜,没有失去丈夫的痛哭,没有失去亲人的崩溃,很是平静。

    演砸了吗?

    恰恰相反,哀默大于心死。

    演血肉亲人突然离世的戏码,痛哭流涕,嚎啕不止,那是一种外放的演绎。

    噩耗犹如雷霆闪电,轰得人脑袋空白,哭不出,也感觉不到难过,这是一种内敛的演绎。

    叶秦对这场哭戏的理解,也是趋向后者。

    他紧拧着眉头,一样没有眼泪,一样没有哽咽,因为支撑他心理支点的,是笃信父亲吴涛没有死。

    蒋文丽平淡地说道:“就应该浮上来,让我们看他一眼。”

    叶秦紧抿着嘴,他不允许蒋文丽盖棺定论,直接认定父亲死了,可翕动嘴唇,欲言又止。

    他该歇斯底里如小马哥咆哮,“我想要大叫,我觉得我快喘不过气来”?

    不,迷茫的少年凝望着茫茫的江水,如果《阳光灿烂的少年》的马小军是站在东方红的太阳下无措躁动,那么小川,就如他的名字,在阴晦的江流里沉闷平静。

    掌镜摄影师李为劼慢慢将镜头,从人像移向江景。

    “嗨,行,这条也过。明天思春的戏份挪一些到今天,回南岸吧!

    章一白鼓了鼓掌,然后跟李为劼凑一块观看监视器。

    李为劼,《让子弹飞》的摄影!

    叶秦稀奇地站在一旁,面前的画面并不能看到完成的成像。

    胶片电影时期看回放,除了直接看取景器,还有一种是在摄影机光学取景器的光路连接一个分光器,然然后输出一段信号,传输到监视器上。

    果然,画面效果够阴间,不愧是第六代。

    第六代导演的作品风格,各有不同。

    像西北圈晋西帮的贾科长,从《小武》,到巅峰的《三峡好人》,惯用大段的长镜头、空镜头,朴实平顺,直白写实。

    但从《天注定》开始,叙事节奏、视听语言掺杂商业气,聚焦的虽然是小人物,却丧失他深厚的那份质朴。

    娄夜倒坚持自我,屡次禁拍,屡次叛逆,无论是《苏州河》,还是后来《浮城谜事》,从一而终。

    镜头或拉或推,画面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始终坚持肩扛手持,不停晃动,诉求纪实片的质感。

    而商业风格最鲜明的宁昊,主要突破在电影叙事结构。

    早年学习借鉴盖·里奇的《两杆大烟枪》,打破线性,构建环形叙事,不同镜头、时间、角度平行剪辑构成一个戏剧效果。

    不过,三人的电影色彩,跟章一白趋于类似,灰色、黯淡、阴郁,烘托心理灰暗,画面满满的粗糙颗粒感。

    当然,画面的最终效果,并不是完全由导演说了算,还是要以摄影指导(DP)判断,所以摄影也是有潜力转行当导演。

    就比如,蒋文丽的老公,顾常卫,京圈陈铠鸽,西北圈章国师,两位大佬的御用摄影师。

    渡轮靠岸,剧组陆陆续续下船。

    “秦子,你这身演技从哪学的,中戏、北电的学生都很少见有你这样的。”

    看完回放的蒋文丽,赞不绝口。

    叶秦摘下晦气的“悼”字臂章,摆摆手道:“您甭夸我,要是觉得哪儿不妥当,您多指教。”

    “谦虚,这个品性好,要保持!”

    蒋文丽毫不吝啬地夸赞,转而拉下脸:“还有,秦子,娱乐圈里,专情可是一个难得的好品质,不能丢啊,不要像某些人,家里红旗还没倒,巴巴想外面彩旗飘飘。”

    蒋娘娘,您说的是您老公顾摄影吧?

    叶秦总感觉蒋文丽的眼神像在防贼,无奈道:“蒋老师,我只能管好自己。”

    言下之意,您倒管管您家倒霉孩子吧!

    叹气的工夫,就见接下来跟自己演戏的马思春,径直跑来,自打漂移、飞车、跳江,这丫头对自己这一身特技,兴趣十足。

    “小姑,你还在啊?!”

    马思春笑容一滞,像被揪住狐狸尾巴。

    “蒋老师,对不住,清场啦,麻烦您到片场外来!”安寒瑾高喊着。

    “你们年轻人,要有分寸感。尤其是你,马思春,当心我告诉你妈。”

    蒋文丽睨了一眼,摇头离开。

    “呼,小姑真是的,我又不是不知道!”

    马思春拍拍胸脯,长舒一口气道:“叶秦,我特意买了一件死库水哦,拍完戏你什么时候开车,带我去飘移兜风,然后去跳河游泳?”

    艹?

    你这味,也太夏树吧!

    叶秦意识到不对劲,落荒而逃,一路向北,甩下一句:“咳咳,我演的不是藤原豆腐店的小子。”



重要声明:小说“影帝从签到开始”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