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晚唐浮生 第八章 荔枝道


      “你准备把大营设在哪里?”铁骑军正副军使折嗣裕、刘子敬二人很快来了,邵树德与二人交谈了一会,明确了目标后,又问道。

      “暂先设在永丰仓。”折嗣裕看着地图,说道:“仓城内应无什么存粮,也无几个守军,待收集到粮食后,可存放于此。后面就要进入多雨时节了,有个仓城会好办许多。。”

      永丰仓西距华阴县35里,当渭水入河之口,有渭津关、渭津渡。东面三里是潼水,潼水以东一里便是潼关。

      关南依潼山,北临大河,与风陵渡相对。从陕虢入关中,必经此路。

      “永丰仓不错,可以设为临时行营所在地。”邵树德赞许道:“关中兵力稀少,神策军不堪一击。各州县、关隘守军若不出来作梗,便不用理会。尔等但可深入郑、华阴、下邽、潘、渭南等县,收集粮草,以备难民所需。尤其是华州三县,户口极丰,当可有大收获。唔,注意下军纪,不要自己直接去抢,给地方大户、士绅派捐,让他们自己去想办法。若有劫掠民人者,斩!”

      “遵命。”折嗣裕、刘子敬二人答道。

      折嗣裕、刘子敬二人离开后,邵树德又唤来了杨弘望、折从允、王崇三人。

      忠勇都的卫慕鼎利、白珪二人还在富平以东,邵树德让他们直接前往同州五县收集粮草,后面接受华州行营的指挥。

      豹骑都,一人三马,即日常赶路的骑乘用马、驮载食水器械甲胄的驮马,以及厮杀用的战马。战马平时不载人,不装运任何东西,就为了保持体力,在厮杀的时候状态上佳。

      一匹马的食量是人的三倍。多了两千匹马,就等于多了六千个吃饭的人,即便按照夫子的标准来算,一个月也要消耗1200斛粮食。

      不出征时还好说,可以用草料,爱惜战马的士卒会额外加餐,一般是麸子、豆子以及草原上常见的野生谷物。但出征之后,就必须喂粮食了,定难军的习惯是喂豆子,草料为辅,消耗还是不小的。

      至于说马匹从头到尾喂粮食,不吃草料,那太奢侈了,暂时还玩不起。

      “杨十将,铁鹞子有二百多骑了吧?”

      “回大帅,瘊子甲、马甲俱全者,已有249骑。”杨弘望答道。

      攒东西可真不容易!

      绥州都作院下辖龙泉、大斌两个作院,夏州都作院下辖朔方东、西、北三作院,灵州都作院辖回乐、怀远两作院,去年八月又新成立了怀远新城作院,一共八个作院,五千余官方工匠、一万多学徒,全力打制各种器械。

      步槊、长枪、短枪、横刀、砍刀、盾牌、铁甲、马甲等等,这些战争机器所需的养分,都需要由他们一一打制出来。

      能攒到249骑铁鹞子,已经非常不错了。而且,今年的产能应该会有一个很大的提升,明年会提升得更快,因为前些年招募的徒工有些人陆陆续续可以独立打制器械了,这解放出了相当部分老手,可以让他们集中精力打制极其耗费工时的瘊子甲、马甲。

      地盘已经不比西夏小多少了,但底蕴还是不如。无论是人口还是工匠数量,都大大不如啊。明年可以出台一个政策,让党项、吐蕃各部轮番派规定数量的工匠到三大都作院值役,帮忙打制器械。

      圣人都能要求各州派工匠、乐师什么的到京城值役,青天子难道不行么?

      “去了河南,知道怎么打仗吗?”

      “回大帅,豹骑都上千将士苦练经年,便是为了临战摧锋破锐,杀贼于立尸之场。”杨弘望大声道。

      邵树德一笑,道:“少年郎有此勇气,我很欣慰。但现在就急着与朱全忠、李克用开战,没把握。”

      杨弘望听了脸色一变,立刻回道:“末将绝无擅专之意,但凭大帅吩咐。”

      “此番东去,听折指挥使将令,首要目的便是捞取人口,集中到陕虢安置,然后分批北送灵夏。某的地够了,甚至太多了,不需要占更多的地,然急需人口。总之,招揽流民是第一要务,谁若阻止,便杀了,无需犹豫。李罕之也好,张全义也罢,甚至李克用或朱全忠的人马——皆可杀!”邵树德说道:“谁敢与我抢人,便是不共戴天之仇人。”

      其实,邵树德已经与折嗣裕详细交待过了,气势一定要做足,一定要摆出一副不要命,谁都敢杀的做派,但具体行事时,则要有分寸。尽量避免战争,实在没办法了再打。打的时候也要挑软柿子立威,省得与李克用、朱全忠正面撕破了脸,回头难看,不好收拾。

      骑军们陆续出发之后,邵树德带着铁林军继续南行,三十日,全军渡过渭水,抵达了长安以北区域。

      这个时候,杨复恭坐不住了,朝廷也坐不住了,纷纷派来了使者。

      “还请灵武郡王退兵。”张绾是最先赶来的,甫一至渭南大营,便哭丧着脸说道。

      “杨枢密使可有何说法?”邵树德手指在地图上划来划去,漫不经心地问道。

      “……”张绾愁眉苦脸,不知道该怎么作答。

      “既无话说,便回吧。”邵树德继续盯着地图,研究幕僚们献上的行军路线。

      路线源自萧氏提供的图籍档案,即著名的“天宝荔枝道”也。

      杨贵妃幼长于蜀,“好食荔枝”。受宠之后,盛产荔枝的涪州(今重庆涪陵)便成了贡地。天宝年间气温比这会略高一些,远高于五代及北宋。白居易便曾言“荔枝生巴峡间”,距长安二千里。

      国朝驿传速度为“日行五百里”,考虑到是送荔枝这种生鲜,又是杨贵妃所嗜之物,自然不能以普通速度运输。五百里是不够的,得玩命,一天七百里,三天刚好送达,味道还算新鲜。

      至于从岭南送,那是不可能的,基本就是唐人黑杨贵妃,故意这么说。算算距离就知道了,再玩命也不可能将新鲜荔枝从岭南送到长安。

      这条道路,如果从长安这头算起点的话,那么就是先至子午关,然后翻越秦岭,入子午谷,这段六百余里。出了子午谷之后,很快便能抵达洋州理所西乡县(今县南)。

      从西乡县往南翻越巴山,至通州之宣汉县(今宣汉与万源之间),再往南走,可至开州理所盛山县(今开县),这一段八百余里。

      也就是说,定难军可以不经凤翔镇,直接入子午谷,便可杀入洋州、通州、开州。此三州,要么是武定军的地盘,要么是诸葛仲保所据之叛州,都是要攻取的。

      只是——子午谷啊,邵树德莫名想起了一些三国时的旧事。

      幕僚们也把这条“荔枝道”的优劣都写了出来。优势是路途近,出其不意,也不用经过凤翔镇的地盘,劣势是路险、山险,一旦出点意外,大军有倾覆之忧。

      铁林军九千步骑,是邵大帅的心尖尖,战斗力强,士气高昂,兼且忠心无比。如果面对面拉开架势与人野战,他一点也不担心,怕的就是损失于各种意外之中。

      老子不想冒险!不过,可遣一支偏师走子午谷。

      想到此处,他已经有了一个计划:第一层、第二层……第五层……大气层。

      “灵武郡王明鉴,枢密使欲请朝廷下诏,封大王为夏王。”张绾说道。

      杨复恭这么骄横的人,愿意用王爵来收买我,呵呵,已是心虚。

      不过,虚名于我何重?还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当我是李克用么?那么好说话?

      “天下丧乱,诸镇侵攻不休,吾亦只得保境安民,只是薄有微功,安得封亲王耶?”邵树德放下地图,冷笑道:“使者请回吧,某明日便挥师入城。”

      张绾脸色一变,想了想后,又道:“灵武郡王息怒。枢密使有言在先,若不愿受爵,还可再商量。”

      “那还不滚回去商量?”

      张绾一脸晦气,躬身行礼后便走了。

      邵树德站起身,思绪完全没放在长安这边,半晌后,下令道:“给杨悦传令,火速至岷州,任岷州行营诸军指挥使,统领新泉军及白、拓跋诸部,借道成州,攻武定军之兴凤二州。另,让没藏结明过来见我,党项山民,需要用到他们了。”



重要声明:小说“晚唐浮生”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