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晚唐浮生 第十二章 渑池


    四千人、马如一阵风般向东驰去。

    每人携带三十个胡饼、少量盐豉和一袋豆子,沿着两京大驿道前行。

    华州素有京东第一州之称,西至长安,东至洛阳、太原,南通商洛,北上经同州可至鄜坊、夏绥,故一路上商旅极多,更有那扶老携幼的难民,从关东蜂拥而至,躲避战火。

    若邵大帅在此,又得装逼得来上一句,若无我,关中百姓此时也在逃难,河南百姓竟避无可避,皆死于道旁矣。

    杨弘望是有政治头脑的,他让人赶紧通知还在后面的铁骑军过来接收难民,送往华州马行安置。

    打一场无关紧要的胜仗,大帅未必会欣喜,但你若是救下了无数饥民,并将其送到灵夏、河渭的话,大帅可就记在心里了。日后争夺某个职位,两人战功差不多,大帅心里的那点倾向性就能起到关键作用。

    华州往东,其实还是有一些驻军的。东石桥、汉沈阳故城、兴德津、野狐泉店、永丰仓、渭津关等等,各有数十至百余名士兵戍守。好吧,与其说他们是镇兵,不如说是税吏,专盯着商旅要钱,对他们这支杀气凛然的骑军视若无睹。

    关中的朝廷军队,就是这么“怪”。好像是摆设一样,谁来都无所谓,都与他们无关。你随意逛,哪怕去大明宫里面逛也无所谓,咱们相安无事即可。

    或许,两年多前出城与王重荣交战,最后败亡的同州刺史郭璋,算是最后一个还有点责任心的地方军将了吧?

    豹骑都只花了一天时间就抵达了潼关。他们没有经关城,而是走旁边的小路进入陕州。

    关城,不可能完全堵住道路。

    如果守军只敢龟缩在城里,而不敢出战,那么这座雄关险隘就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

    因为敌人可以从容地在旁边运输人员、物资,就当你这座关城不存在。当然这是极端情况,一般而言,守城的军士没这么废,进攻方不可能放着你这座关城不打,至少也要派兵防着。这就是兵法上说的,中道遇大城,须下之或备之。

    潼关现在没多少守军,对从旁边路过的豹骑都根本就懒得理。他们只对路过的商旅感兴趣,军队、难民,你爱干嘛干嘛。

    杨弘望对这些废物般的军士大是摇头。今后大王若尽取关中之地,得把守御潼关的军士全换了,不然这就是任人随意通行的大道。

    四月初七傍晚,众军在潼关东南三十里的阌(wén)乡县(今河南灵宝阌乡)郊外休整。

    阌乡,已是虢(guó)州六县之一,离州治弘农县不过百余里。此地北距大河三里,有规模很大的驿站,太平时节商旅来往众多,是一处繁华所在。但在这兵荒马乱的岁月,入目所见的却全是拖家带口的难民。

    其实陕虢无法长期养活这些难民,想必他们自己也清楚。黄巢在河南肆虐那会,百姓们就往关中跑,貌似朱温之妻就跑到了同州。

    杨弘望到底年轻,见得这些百姓的艰难困苦,心有不忍。但他们随身也没携带多少吃食,只能嘱咐这些百姓继续往前,过了潼关后就能活下来了。

    “将军,有马行的人求见。”正打算给马喂些草料和豆子呢,突然有人过来禀报。

    “让他过来。”杨弘望将马丢给亲兵,说道。

    “虢州马行陶九见过杨将军。”

    “你们马行有多少人?竟然连咱们豹骑都的行踪都能发现。”杨弘望笑了笑,道:“若是朱全忠、李克用的兵马都这般灵敏,某倒要刮目相看了。”

    “杨将军说笑了,马行遣人至附近,看看能不能收拢到百姓,恰好遇到将军的人马,一来就被发现,差点被铁鹞子给杀了。”陶九讪讪而笑,道:“最近跑过来的百姓实在太多了,马行人手不足,漏掉的人很多,只能各条道多走走了,兴许就又能收拢个百十户。”

    “洛阳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张全义偷袭河阳,抓了李罕之家人。李罕之暴怒之下,举大军来攻,张全义屡战屡败,现在只能窝在城里面,拼死抵挡。洛阳城墙残破,若无外军救援,陷落是早晚的事。”

    应该说,张全义、李罕之早期的关系是比较好的。在孙儒退走之后,两人便占据了河南府及河阳镇,投靠了李克用,并由李克用分别表其为河南尹及河阳节度使——邵大帅也曾表张全义为河南尹。

    李罕之是乱世武夫,野心极大。稍稍站稳脚跟之后,便开始图谋富庶的河中。

    李罕之总共不过数千兵,但这厮喜欢赌博,也有一股子亡命之徒的狠劲,聚集全部兵马,猛攻绛州。绛州刺史王友遇抵挡不住,于是干脆投降。

    得了绛州后,李罕之又裹挟丁壮入伍,攻晋州。河中节度使王重盈率军与之交战,遏制住了这帮吃人凶徒的攻势,同时想办法联络张全义,打算夹攻李罕之。

    本来这事不可能成。李、张刻臂为盟,约为兄弟,互相扶持,情分非同一般。

    但李罕之飘了,对张全义的态度渐渐变得恶劣,不但频繁索要粮草,超出河南府的供应能力,同时还鞭打、责骂河南府的官吏,完全将他们当下属看待。

    张全义表面不动声色,曲意逢迎。

    李罕之骂他是“没用的庄稼汉”,他唾面自干。

    因为粮草供应不是很足,李罕之派人拘拿河南府的官吏,当众拷打,张全义还伏低做小,好言安抚,然后竭尽全力奉上粮草。

    简直就是受虐狂一般!

    但当王重盈的使者抵达洛阳后,张全义动手了。他聚集了周边几个县的兵马,趁着李罕之主力在晋、绛二州的有利时机,夜袭河阳。李罕之无备,狼狈逃窜,翻墙而走,但家人都被俘虏,吃了个大亏。

    张全义的军事能力终究弱了点。李罕之回到军中后,立刻反扑,张大败,退到河南府,再败,最后只能凭借残破的洛阳城坚守。

    王重盈这厮也不够意思。李罕之主力南下后,他只是从容进攻李军留守部队,试图收复失地,但却未派出兵马援救张全义。

    合着就是老实人吃亏!先后被两个盟友背叛,张全义此时的心情,一定很不一般。

    “宣武军没去救张全义吗?”

    “张全义将妻子送往汴州为质,向朱全忠求救,这事确实有。但朱全忠出兵后,发现可以玩一把大的,于是就撇下张全义,北攻怀州,试图北上占据泽、潞,切断李克用大军归路。”陶九说道:“康君立有七千骑,丁会则有三万多人,骑兵也不少,势大难制。最近康某发了疯地在河阳、泽潞征集丁壮,试图挡住宣武军。”

    “完全是李克用自己乱来搞出的麻烦。”杨弘望心高气傲一少年,对李克用令人匪夷所思的操作十分不屑,道:“也就是说,咱们进入河南府,遇不到李克用的人马了?”

    “河东军目前在孟、怀一带,朱全忠主力也在向那边挺进。咱们去河南府,也就只有李罕之的兵马了,或许还有一些秦宗权的兵马。”

    “秦宗权?”杨弘望一愣。

    “之前秦宗权陷郑州,彼时朱全忠正在与朱瑄兄弟交战,无心理会。从郓州败回后,朱全忠又与魏博起了冲突,秦宗权得以继续盘踞。此番得知河阳有变,宣武军主力杀至,秦宗权率军南奔蔡州,但在郑州、河南府一带,还有许多蔡兵流落乡间,四处奸淫掳掠。咱们马行的人一不小心,也被杀了不少。”

    “这帮蔡人!”杨弘望大怒道:“今晚且在此休息,明日某便率军入河南府。你们马行在哪收集流民?”

    “最近的在渑池县。”

    “渑池离洛阳不近吧?为何不至洛阳附近?”说到这里,杨弘望果断住口了。废话,当然是不敢了!

    洛阳现在就是战争核心区域,也是破坏最剧烈的区域,但偏偏也是张全义招揽流民屯垦最密集的区域。大通马行当然知晓越靠近洛阳,越方便捞取人口,但他们没这实力,如之奈何。

    “先休息吧,某在找两位副将合计合计。”

    四月初八,豹骑都千人继续东行。经盘豆驿、湖城县、稠桑店、灵宝县、新店至陕州,花了约一天半的时间。

    陕州有大通马行分部,面积极广。多年经营下来,人员众多,不过此时大多数人都不在,去了渑池、新安两座流民营地。

    陕虢镇的兵马大多数已经北调河中,此时陕州城内不过两千余人。豹骑都的大举涌入让他们有些慌,特别是西边也传来消息,又有约五千骑沿着大道开来,慌上加慌。

    若不是幕府提前传下消息,说有定难军要过境的话,可能已经征集各县民壮,打起来了。

    豹骑都在马行内休息了半天加一个晚上。初十一大早,补充完毕食水后,继续沿着大道进发。经硖(xiá)石县、石壕镇(《石壕吏》所指之地)、乾壕镇、胡郭村、土壕,于十二日午后抵达渑池县境内一个叫南馆的地方,这里便是大通马行设置的难民安置营地。

    而就在此时,一支人数上千的步卒也正朝着渑池营地快速开进。

    领头大将名唤李铎,隶河阳李罕之帐下。他们此番前来,正是听闻渑池这边有粮——是的,在战乱之地,人也是“粮”。

    走了足足三天,李铎所部随身携带的人脯且食将尽,远远看到南馆那破败的矮墙后,李铎松了口气,总算要有吃的了。

    “将军,你看!”副将何絪(yīn)策马奔了过来,指着西南方的一座小土坡,说道。

    李铎手搭凉棚,逆着阳光看去,却见那块土坡上立着数骑。

    骑士人马俱披重甲,在太阳照耀下,浑身闪耀着银光。

    兜盔很严实,看不清面容,手中举着长长的马槊,立在那里如同雕塑一般。

    “这是……”李铎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土坡上又冒出了十余骑,同样人马俱披重甲。

    很快,像变戏法一样,土坡两侧也转出了数十骑,且人数还在慢慢增加之中。

    “别是奔着咱们来的吧?”李铎放下右手,眼睛被刺眼的阳光照着几乎睁不开。

    “将军,他们动了!”何絪突然惊叫起来,同时飞快地抽出马槊,打算迎敌。

    面对阳光,不好打啊!

    “快走!”李铎也看清了,不过却没打算迎战,而是拉着何絪的马缰便走。

    两百余骑从土坡两侧奔涌而出。

    他们马匹的负重能力很强,体力似乎也很好,奔跑途中不断加速。

    他们甲胄的防护很坚实,手中的马槊更是寒气逼人。

    稀稀落落的弓箭射在身上,全被重甲挡下。

    马速已经提到极致,两百余人如同一把银色的刀斧,狠狠劈了上来。

    如击朽木,碎屑乱飞。

    这场战斗,对铁鹞子们来说,委实没有挑战。



重要声明:小说“晚唐浮生”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