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晚唐浮生 第十三章 安休休


    李铎、何絪二人双手被缚,踉跄前行,像极了以前被他们抓来的河南百姓。

    一同被抓获的还有数百兵卒,他们有的垂头丧气,有的惶恐不安,有的则怒目而视,但没有一个人敢作死闹事。

    吃人肉,不把别人的命当命是一回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怕死。

    对于如何处置这些人,杨弘望、折从允、王崇三人产生了分歧。

    折从允觉得干脆宰了算了,这些人太残暴,桀骜不驯,留着浪费粮食。

    王崇则觉得现在缺人缺得厉害,而且杀俘不降,不如将其收编,化为己用。

    到最后还是主将杨弘望一锤定音:先留着,让他们在营地帮忙做杂役,撤退时再带回关中,交给大帅定夺。

    南馆全名渑池南馆,在瀔(gǔ)水(今谷水)北岸,离县城不是很远。

    选这样一个地方做营地,也是深思熟虑的。首先,离陕州—洛阳间的驿道不远,难民要走的话,可以很方便地上路离开。其次,临近河流,饮水方便,如果有防疫要求,需要人洗澡沐浴的话,也方便取水。第三,从安全角度来看,有河水挡着,来自南方的威胁将变小。

    大通马行在这边的主事人叫李法,曾经的河阳马行会办。

    他苦着一张脸,不住唉声叹气。看到豹骑都三位主将到来,就拉着他们诉苦,说自己如何如何艰难,先是被逼着去见吃人魔王孙儒,然后又呕心沥血,收拢孟、怀二州流民送往绥州,现在又被派到渑池县来担惊受怕。

    杨弘望不耐烦听他这些废话,便到营地内随意转了一转。所见所闻,颇有些触目惊心。

    “战事骤起,乱兵肆虐,粟麦麻豆粒不及种,便走哩。”

    “俺家也来不及种。去岁张使君遣人至各县张榜,要俺们垦荒种地,还特意留了种呢。今春刚要下种,李罕之、秦宗权的兵就都来了,只能跑了。”

    “种子都让俺家六口人吃光了,不然也跑不到这。左右是没法回去了,只好去灵武郡王那碰碰运气啦。”

    以上是老实巴交的农夫的话。

    “街市米价暴贵,数十缗一斗,与昔年巢贼陷东都时一般无二。”

    “春来便有兵灾,简直涸泽而渔。”

    “水、旱常数,尧、汤所不免,此不足以招人虑也。然这般打来打去,为祸甚于水旱灾祸。”

    “黄巢走了来秦宗权,秦宗权走了来李罕之,再来几次,百姓无孑遗矣!”

    以上是读书人的话。

    “不打了,不打了。本来是想混口饭吃,可谁成想当了兵还吃不饱。”

    “今日战,明日战,日日战。一起从军的乡人死得不剩几个啦。”

    “不修稼穑,修刀兵。这些大帅们也不想想,田地都荒芜了,百姓都逃散了,谁来给他们当兵?”

    “谁能给俺一月发一斛粮,让俺家小吃饱,命就卖给他了。从蔡州到陈州,再到郑州、河南府,打了多少年,俺也记不清了。这世道,唉!”

    以上是开小差跑路的军士们的话。

    杨弘望一边转悠,一边与人交谈,所见所闻,无不让人叹气。

    这营地,如今已经收拢了万把人了,几乎全是从洛阳、河南、偃师、缑氏、巩、颍阳、寿安、新安等县跑过来的。

    有那瘦骨嶙峋,仿佛只剩下一口气的孩童。

    有那营养不足,奶水不丰,但仍徒劳地喂着怀中婴儿的妇人。

    有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有眼珠还在勉强转动的老人。

    更多的,则眼巴巴地盯着营地中的锅灶,挣扎着想要吃上一口。

    饥饿,折磨着这些人。更有那无数兽兵,还盯着他们这几两骨头,想掠去充作军粮。

    灵武郡王想救活这些人,想带他们走,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生活,让他们免于饥饿和刀斧加身的痛苦。

    杨弘望突然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今后谁若想让灵夏也变成这副鸟样,老子就宰了他,不死不休!

    “陈副使来了!”刚刚离开营地,折从允便来报告。

    只见远方驰来数十骑,为首一人正是定难军节度副使陈诚。

    “见过陈副使。”杨弘望等人上前行礼。

    “哎呀,路上便听说杨将军击破一股贼军,保全了营地。”陈诚翻身下马,笑着说道:“豹骑都的威名,定让河南诸路兵马震怖矣。”

    “豹骑都止一千人,还不够。得等铁骑军、忠勇都八千精骑上来后,才算稳妥。”杨弘望道:“陈副使,方才听李会办提起,渑池营地一日便需粮二百余斛,然营中存粮不过八千,仅够月余所需……”

    “无妨。”陈诚道:“某先后跑了陕虢、河中两地,王重盈父子已同意出粮五万斛,解咱们的燃眉之急。河南百姓送至陕州后,所需由当地供给,直至华州。”

    大帅可欠了王氏父子不少粮了。杨弘望暗自腹诽,上回河阳、泽潞百姓两次过境,估计就欠了四五万斛,这次又借五万斛,怕不是累计欠十万了。

    仿佛看出杨弘望在想什么,陈诚又道:“王重盈父子并据两镇,然抵挡李罕之便甚是辛苦。与身家富贵相比,钱粮又算得了什么?某此番前来,便是送粮过来的。裴通裴总办带了六百党项骑兵,正押运着一万斛粟米前来渑池、新安,陕虢还派夫子帮着转运。若不够,后面还会再运两万斛粟麦过来,粮米之事,勿忧也。”

    “陈副使,敢问需要咱们做什么?”

    陈诚惊讶地看了一眼杨弘望,这个少年倒是问到了问题的本质。

    “需得帮着打一打李罕之。”陈诚说道:“李罕之实在太过分了。在晋、绛二州大肆掳掠,裹挟丁壮,老幼杀之充作军粮。河中王帅攻绛州,屡战不克,便想让咱们帮忙了。”

    “河中军怎会如此无用?”杨弘望这话说得很不客气,但也是实情。

    就在五年前,王重荣还带着三万河中大军,屡破黄巢,勇不可当。两年多前的移镇风波,王重荣又带兵而至,击败同州刺史郭璋,逼近长安。

    河中军,就这么不行了?废了?

    “王帅故去后,镇内诸将争权。后来落到了其兄重盈手里,然诸将多有不服,军中士气有些低落。”陈诚解释道:“杨将军也别想东想西了。大帅已允准此事,待收拾完此间局面,尔等便听折将军指挥,北上洛阳。陕虢王珙,亦会亲自带兵前来,共击李罕之。李克用不严加约束此辈,河中上下大失所望,只能自己动手了。”

    杨弘望拱手应是。

    李克用这人的想法真的让人猜不透。按说河中上下对太原够恭敬的了,时时奉上钱粮财货,礼数不缺。但关键时刻,竟然死保李罕之这等残暴之徒,不但令张全义投降汴州,还令河中上下离心,这是不想好了吧?

    陈诚在杨弘望、李法等人的陪同下,仔细巡视了一番营地。

    “再养两三日。四月十六日挑一些体力恢复者,举家送往陕虢。那边有人安排接应,后面再分批送往华州,经同州、鄜坊至夏州。”陈诚召集营地主要骨干吩咐道:“河南人多,各路将帅们不爱惜。定难诸州人少,大帅宝贝得紧。此番能运几人便运几人,越多越好,粮食的事情慢慢想办法,还能让这些百姓都饿死不成?”

    说完这些,陈诚又去看了看被抓获的俘虏。

    “李铎、何絪,如今便给你二人一个活命的机会。”

    “但请吩咐,吾等无不从之。”

    “李罕之残暴无比,四处树敌,面临着诸镇围攻,死期不远矣。尔等明日便跟着杨将军所部东行,招揽散处于各地的李罕之部众,甚至秦宗权部溃兵亦可招揽。若能招来两千人,便赦免尔等死罪,若招来三千人,便有赏,可明白?”

    “明白。”二人连忙应是。

    这是要收拢人马补充兵力不足了,二人心里门清。

    他们现在也搞清楚了,袭击他们的原来是定难军。不过人数不多,且基本都是骑卒,如今应是需要些步卒来厚实兵力了。

    在河南大地上,兵少了可不行,指不定啥时候就让人围杀了。

    十三日,陈诚亲自带着豹骑都东进,李、何二将带着五六百人随行。经千秋亭、峡石堡,一日间便抵达位于瀔水北二里的新安县。

    这个县当东都西道出口,北周年间筑城,县内还有汉代函谷关旧址。

    大军在入夜时分抵达了县东南的慈涧店,位于少水入瀔水处,有大通马行所设之难民安置营地。

    营地的负责人是刘三斗。

    这是一个十分彪悍的男人,曾经向东深入四十里,至洛阳近郊招揽流民,胆子大得令人惊讶。

    “刘会办,营内这几千人,这两日便往后送,先至渑池,然后再送往陕州。”陈诚是代表邵树德而来,他的命令就是邵大帅的军令,刘三斗立刻应是从命。

    “人送走后,这个营地便不要招人了。你带马行的骑手往南,至寿安县再建一营地。那边有秦宗权的散兵游勇肆虐,不少人逃山里去了,衣食无着,能招多少便招多少。”

    “遵命。”

    吩咐完了这事后,陈诚又对杨弘望道:“杨将军,打仗的事某不懂。如何对付洛阳城外的李罕之,还得你拿主意。”

    “末将今晚便派斥候东出,收集情报。”

    “杨将军”陈诚想了想后,又道:“大帅对豹骑都寄予厚望,凡事一定要慎重。王珙的兵马尚未进入河南府,咱们没必要现在就替他出头。”

    “末将省得。”

    陈诚吁了口气。在他看来,河南的这些军阀都挺狠、挺能打的。

    淮南那边,杨行密刚被孙儒杀得丢盔弃甲,扬州也丢了,一路不敢停留,奔回庐州。豹骑都勇则勇矣,但都是一帮未及弱冠的少年郎,正面厮杀或许问题不大,但李罕之也是宿将了,若是被其凭借丰富的经验打败,那损失可就大了。

    大帅攒点铁鹞子,容易么?

    四月十六日,豹骑都基本已摸清楚了洛阳那边的情况:李罕之兵近万人,几乎都是步卒,已围攻洛阳二十余日。

    十八日,铁骑军五千人抵达了慈涧店。而也就是在这一天,新安县方向突然奔来了大股骑兵,足有六七百骑。而在他们身后,还有更多的骑兵紧追不舍。

    已全面接管营地的折嗣裕面色凝重。他让人在营中挂起了自己的将旗,表明身份,省得跟这帮人稀里糊涂地杀一场,虽然他根本不惧。

    “定难军的兄弟,快帮某抵挡一下。”在前方奔逃的骑卒见到营中的将旗后,大喜过望,远远吼道:“某是河东安休休,后面追兵是朱全忠的人,快帮某挡一挡。某愿投灵武郡王,愿投矣。”

    他身边的士卒见状,也纷纷高呼:“愿投灵武郡王,快让我等进营。”

    “嗯?”在营中高台上瞭望的折嗣裕一拧眉。



重要声明:小说“晚唐浮生”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