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抚宋 第三百四十章:杀人如屠狗


    从包袱里掏出张大饼,卷了卷,狠狠地咬了一口,用力地咀嚼了起来。

    吞咽有些困难,罗纲提起腰间的皮囊,喝了一大口水,轻抚胸前,这才感到那团东西从喉管流到了腹中。

    一直以来,罗纲都认为大宋还是很富足的。

    跟着萧二郎在边疆走了一遭,见到了那些衣不蔽体食不裹腹的百姓,但那毕竟是边远地区,而且又是常年战火不息的地方,困难一些也能理解,但这里还是京西北路啊,离着汴梁可也没有多远呢,怎么就有这么多的流民了?

    耳边传来咕嘟的吞咽口水的声音,罗纲循声望去,只见到一个糊得没鼻子没眼儿的大约五六岁的小娃娃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手里的大饼,喉头一上一下。看到罗纲看过来,那孩子却有些羞愧地转过头去。

    看来是饿坏了。

    罗纲站起身来,向那男孩走了过去。

    刚刚靠近,牵着那孩子手的一个男人却陡地转过头来,一双鹰隼一般的目光瞧向了罗纲,同时手一扒,已是将小孩子揽到了自己身侧。

    看着对方警戒的目光,罗纲道:“孩子饿坏了吧?我这里有饼。”

    他从包袱里又掏出了一张大饼,递给了那个男人。

    那男子瞪着他看了片刻,再瞧瞧身边那个眼巴巴地男孩,向罗纲抱拳拱手说了一声谢,接过大饼,递给了那孩子。

    “吃吧!”

    那孩子接过饼,立时便狼吞虎咽起来。

    “别噎着了,喝口水吧!”看着那小孩子被大饼噎得直翻白眼,罗纲赶紧又递过去了水囊。

    “多谢!”那孩子就着水囊喝了一口水。

    看着孩子,罗纲不由得一怔,眼光也狐疑了起来。

    这孩子只有五六岁的模样,但一口牙齿却白净亮丽,整整齐齐,与他脸上那些乌七八糟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现在的罗纲可不是当初那个京城的纨绔子弟了,跟着萧二郎先去河北,再去陕西,这一路之上,长的可不只是做事的能力,还有广博的见识。

    普通人家的孩子,怎么可能有这么一嘴好牙齿?

    再瞧了一眼那汉子,罗纲思忖着,这家伙该不会是拐带了某些富贵人家的小孩子要去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吧?

    “小哥真懂礼貌,跟着你爹出门呐?”罗纲笑着问那小孩子。

    “他不是我阿父,他是我大哥哥!”小孩子一边啃着饼,一边童声稚气地道。

    罗纲笑着瞥那汉子,接着道:“怎么不在家玩儿,而是跟着大哥哥出来闯江湖呢,瞧这模样,要是你爹娘看见,还不得心疼死。”

    伸手去孩子脸上擦了擦,擦去了一些污垢,露出内里的肌肤,罗纲却是更加确认了自己的判断,这孩子,以前绝对是非富即贵。

    他看着那汉子,脸上虽然还笑着,但手已经按上了腰里的佩刀。

    “阿娘说他们不能陪我了,让我跟着大哥哥走!”小孩子却是无忧无虑地一边啃着饼,一边道。

    罗纲一怔。

    “这位大哥,多谢你的饼。”坐在那里的汉子看着罗纲,道:“他爹娘都死了,临死之前托附我带着这小孩子去投亲。你多虑了,我可不是什么拐带孩子的坏人。”

    被那汉子这么一说,罗纲倒是不好意思起来。

    “那怎么?”

    “本来出门还带了一些银钱的,可是花光了。”汉子叹口气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我倒也罢了,这孩子却是没吃过苦的,以后怎么办,我现在也是一筹莫展了。”

    “兄弟要去哪里啊?”罗纲有些好奇地问道。

    “本来准备去陕西那边的,可是现在也去不成了,听说那么乱起来了,哎!”汉子显然是没了主意。

    “现在那边的确是很乱!”罗纲摇了摇头。“最好还是不要去那边。”

    “可是我们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汉子叹口气,“只能去碰碰运气,要是运气不好,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哥要去哪里呢?”

    “准备去南边走一走,看一看!”罗纲站起身来,道:“我有个好兄弟在那边,听说出了事,我得去找一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兄弟是个义气人!”汉子点了点头。“你那兄弟肯定也会没事的,吉人自有天相。”

    “这世道可说不准,也许不但没有天相,反而会惹上祸端!”罗纲的神色一下子垮了下来。

    罗纲的话似简是戳到了那汉子的痛处,那人竟然是深有同感一般连连点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话,当真是没有说错的。”

    两个俗不相识的人,偶遇之下,竟然说得投机起来了。

    正自说着,耳边却是突然传来了马蹄之声,循着马蹄声看去,十数骑如飞而来。远处却是传来了惊呼之声,不少正在歇脚的人站了起来,亡命地向着两边逃去。

    “马匪来了,马匪来了!”有人骇声大叫。

    “光天化日,郎郎乾坤,从哪儿来的马匪?”罗纲有些不可思议地站了起来。

    但马上,看到的一切,就刷新了他的认知。

    一个脚有些跛的汉子让路稍许慢了一些,飞驰而来的马上骑士手中寒光一闪,那跛脚汉子顿时便扑倒在地,随着身体的抽搐,血一股一股地冒了出来。

    “杀人啦,杀人啦!”到处响起了惊慌失措的声音。

    荒效野外,却是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马匪虽然只有十多骑,但马术着实不错,战马来回奔走,片刻之间便将四散逃走的人都兜了回来,围在了一处,几个逃得远的,更是被马匪纵马而去,竟是一刀一个了结了性命,然后下马在身上搜刮一遍。

    一个铁塔般的汉子哈哈大笑:“都老实一些,洒家只要银钱,不伤性命,识相些的,交出身上钱财,否则,爷爷请你听板刀面!”

    什么叫不伤性命?那几个血糊糊躺在地上的人,已经是给出了答案。

    马匪头子走近了人群,一眼便看见了罗纲。

    被他们圈进来的人有上百,但几乎上都是逃荒的百姓,只有罗纲一人,虽然奔波多时,也还勉强算得上鲜衣怒马,一看装束,那就是有钱的主儿,更何况,跟着罗纲的那匹马,可是正儿八经的千里良驹。

    从相公府里出来的马儿,又怎么会差呢?

    那马匪头子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那汉子,过来!”马鞭指向罗纲。

    罗纲按了按腰中刀,深吸一口气,看着那汉子,他自然不是那束手就擒儿的主儿,只不过眼下有些寡不敌众罢了,那汉子要他过去,却是正中他下怀,要是能擒贼先擒王,一切便妥了。

    正要往前走,手臂却是一紧,一回头,却是那落魄汉子拉住了他。

    “这伙人我听说过,最是杀人不眨眼,向来是钱也要,命也要!”汉子道:“撞上了他们,就没有活口留下来过。”

    “总不能束手就擒!”罗纲道。

    “吃了你一张饼,这件事便交给我,算是我还了你的情!”汉子深吸了一口气,探手到了身边的一个包袱之中,“你的马儿不错,借我一用,帮我照看一下孩子。”

    罗纲一愕之下,那汉子已是抢过了马缰,牵着马儿向着那汉子走去。

    看着汉子牵着马儿走过来,那马匪却是大笑起来:“你这汉子识趣,好好,把钱、马都交出来,爷爷便放你一条生路。”

    那汉子呵呵一笑,突然一跃上马,手一抖,声如裂帛,包袱皮从中被一剖为二,一柄寒光凛冽的刀,出现在他的手中。

    “给你!”两腿一夹,战马长嘶声中,猛然向前窜去。

    只是一刀,那名刚刚还威风八面,视众人为鱼肉的铁塔般的大汉的狂笑声便戛然而止,一个斗大的头颅冲天而起,战马掠过,喷浅而起的鲜血却是一滴也没能掉到汉子身上。

    罗纲愕然之余,猛然伸手,捂住了身边那小孩的眼睛。

    那马匪头子的尸体倒撞下马的那一刻,汉子已经纵马快速冲向了其余的那些马匪,直如虎入羊群,毫不费力,一刀一个,那些儿个马匪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一个接着一个地被那汉子劈下马来。

    现场惨叫声、惊呼声连绵不绝,流民们拼命地挤成一团,瑟瑟发抖,他们何曾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那汉子下手极狠,每一刀下去,对手都是身首异处。

    残存的几名马匪已是被吓破了胆,带马便向远处逃去,那汉子大笑声中,摧马穷追不舍,罗纲的那匹马,却是匹如假包换的千里马,岂是那些马匪的劣马可比?转眼之间便追了上去,一刀一个给了结了。

    杀了人,汉子跳下马来,在那些死人身上一阵子摸索,不过片刻功夫,已是提了十来个钱袋子走了回来,看起来也是收获颇丰。附近的流民一个个像看阎罗王一般地看着他,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去,避之如蛇蝎一般,那汉子也丝毫不以为意,一跃也马,走回到了罗纲身前,笑道:“当真好马!”

    罗纲微笑:“当真好刀,好汉子!”

    那汉子哈哈大笑,把马缰递给了罗纲,罗纲却摇摇头道:“这马也是一个朋友送我的,是上过战场的真正良驹,我骑却是辜负了它,你瞧瞧它现在的模样,兴奋莫名啊,送你了。”

    汉子有些惊讶。

    罗纲一笑,走到一边牵起那个马匪头子的马笑道:“这马也还不错,我骑它就可以了。宝马赠壮士嘛,别跟我客气。”

    那汉子却也爽利,拱手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位兄弟,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罗纲指了指地上的那马匪:“这些匪徒,在官府那里肯定是有悬赏的,兄弟不若去官府那里领了赏再走嘛,我看你手头也拮据,这小兄弟也不像是吃过苦的,有了钱,路上便也松快一些。”

    汉子却是微笑着摇摇头,伸手抱了那孩子,放在了马鞍之上,道:“不去了,有了马很多事情便好办得多了,实在不行,有这柄刀,也不缺了盘缠。”

    罗纲一听,不由连连摇头,也是翻身上马,跟了上去,道:“这位兄弟,既然如此,不若我们便一路同行。”

    “我往南,你往北,南辕北辙!”

    “兄弟,听我一句劝,你也不如跟着我往南去吧!”罗纲看着对方,微笑着指了指他怀里的孩子,道:“萧大郎已经扯旗造反了,只怕用不了多久,他麾下的那些夷族头目们便会捧着他做个皇帝也说不定,你带着这娃娃去不便当,搞不好连性命都保不住,那岂不是辜负了托你的人的心意。”

    呛的一声,雪亮钢刀再度出鞘,汉子看着罗纲的眼神宛如看到鬼一般,嘶声道:“你,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找萧大郎?”

    罗纲叹了一口气:“刚刚捂这孩子的眼睛,怕他看到了血腥的场景,不想却在孩子颈间看到了一块小玉牌,顺便再问了一嘴这孩子姓啥,大概也便知道了,刚刚我让你去官府领那些马匪的赏格,也就是试一下你,你果然不敢去。你,应当是定武军的王柱吧?”

    汉子眼中杀气凛然的盯着罗纲,被罗纲一口叫破了名字,即便是他,心头也是微微发颤。

    “你可知道你现在是朝廷钦犯吗?秦敏价值一万贯,你,八千贯!”罗纲摇头道:“别去北方了,跟我去南方吧!”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出卖我们?”王柱下意识地搂紧了怀中的孩子。

    罗纲叹了一口气,“我是去找萧家二郎的。你该知道这个人吧?”

    王柱点了点头。

    “此刻往北,一路之上不知有多少探子在往来穿梭,整个陕西路往横山更是岗哨云集,你带着这个孩子,很难穿过去。”罗纲道:“再者这孩子的身份太敏感,真到了兴庆府那边,对他不见得是好事。”

    “萧二郎就能护住他?萧家现在不也是钦犯了吗?”王柱嘶声道。

    “萧家兄弟的能耐不是我们能比的。”罗纲道:“只要找到了萧二郎,这孩子必然便能保住,不管未来怎么样,至少性命无忧。”

    “你是谁?为什么对萧家二兄弟这般熟悉?”王柱问道。

    “我姓罗,名纲,字雨亭!”罗纲道:“是萧二郎的兄弟。”



重要声明:小说“抚宋”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