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抚宋 第三百四十五章:重逢


    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沿着山脚延伸向远方,往上,便是郁郁葱葱的林子,往下,灌木遮掩之下能看到水沟怪石嶙峋,有清澈水流淙淙而下,那些水沟当中的石头,却是早就被水流磨得光滑如镜了。

    耳边传来了鸟儿悦耳的叫声,随着马队的前行,清脆的铃当之声不时惊起路边树林之中一群群的飞鸟振翅而起,立时便显得聒噪起来了。

    “猴子!”坐在王柱怀里的赵安兴奋得东张西望,突然举起手臂,指向上方。众人循声看去,却见一株大树长长伸出的枝丫之上,一只长臂猿猴单臂悬挂在那里,正瞪着大眼睛瞅着他们,眼见着众人看过来,这猴子却是悠悠然将自己荡了起来,在半空之中冲着众人龇牙咧嘴怪模怪样地一笑,然后落入林中,不复见踪影。

    “赵公子,这山里不仅有猴子,便是大虫豹子熊罴也是不少的,只不过自从这条路修好之后,这些猛兽便避得远了些。”马队之中,护卫头领鲁深笑着道。

    “真的吗?”赵安兴奋地道:“以前家里后院里就关了一只大虫,没有豹子,也没有熊瞎子呢,能看到吗?”

    听了这话,一众护卫都是目瞪口呆,看着赵安的神色都有些不一样起来。只有罗纲,王柱以及李格等人不以为意。

    以前的荆王府之中,关上一只老虎算什么?

    李格打量着赵安,自从到了黔州之后,这位才总算不用再遮遮掩掩了,将他洗刷干净了,换上了一身新衣服,整个人的气象也就完全不同了。

    黔州已经是萧诚的地盘,没有谁敢再为难这个小家伙了。

    现在的黔州知州鲁泽,天南军统制李信,压根就没有半句废话,直接派了一队兵士护送他们前往邦州萧诚的住处。

    至于这几位是谁,对他们而言很重要吗?

    一点儿也不重要。

    他们的眼中,只有萧诚。

    就算是鲁泽,现在也对萧诚是服服贴贴,那怕现在萧诚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落了毛的凤凰,下了山的猛虎。

    想他鲁泽,辛苦一辈子,五十出头了才混了一个参军之职,这还是跟在马亮身后做牛做马换来的。而转换门庭之后,这才几年哦,自己便一路青云直上,先是当上了通判,在通判的位子上屁股还没有做热乎,便一跃而成为了权知黔州,现在已经是从五品了,再过上一两年,把那个权字去掉,妥妥的正五品官。

    在大宋朝,从吏入官是一个大坎,然后五品是一个大坎,再三品是一个大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成为五品朝官的鲁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爬了上来。

    而这,还是在萧诚在明面上看起来了倒了台之后替自己运作来的,他要是不倒台,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光景呢?

    当然,说萧诚倒台不太贴合,现在这一亩三分地之上,还是他萧二郎说了算呢!

    鲁泽决定老老实实地跟在萧诚身后,他很清楚,对方能运作他上台,当然也能更轻易地将他拉下马。更何况,他还有一个经大的把柄握在萧二郎手里呢!

    前任黔州知州便是他鲁泽亲自下手处死的。

    他永远也忘不了马亮死前那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的那一双死鱼般的眼睛。

    这就是跟萧签判作对的下场。

    鲁泽可不想成为马亮第二。

    现在在黔州,萧二郎想要弄死一个人,当真是不要太容易哦。

    明的暗的,哪里不是萧二郎的人。

    李格心中也只是暗叹,不过几个月没有来黔州,似乎萧二郎对黔州的掌控便又强了一些。比方说那天南军,原本的统制王文正听说骑马摔伤了腿,如今在自家庄子里养伤,自己去看了看,再聊了聊,心中便也是了然。

    王文正要是不断腿,只怕就要断命,这是一个识相的人呢!

    也难怪伯父如今对黔州这边装聋作哑,或者只有萧二郎扯起大旗造反,他才会把目光瞧过来吧,要不然,还是不要自找麻烦的好。

    反正以前这片地界儿,对朝廷也是爱搭不理。

    现在他们不但不互相打了,给朝廷的赋税也按时交了过来,夔州路的税收比起去年可是上长了一大截,对于李防来说,这就够了。

    罗纲到底是如何与王柱赵安混到了一起李防不得而知,不过王柱在船上那迎头一刀,却是让李格记忆犹新。

    这位被麻翻之后搬到船上的大汉,醒来的时间远比自己预估得要早,然后那抽刀一击,当真是势若闪电,压根儿就没有给自己半分反应的时间,所幸自己早有防备,将那赵安抱在怀中,那一刀才凝在了自己的头皮之上。

    但也足以把李格的三魂七魄吓掉了一半。

    然后,便是长时间的解释与自证了。

    直到罗纲醒来,终于让这条大汉相信了自己是萧二郎的朋友,将赵安还给了对方,双方这才算是完全解除了敌意。

    不过从那以后,这位王柱就不再吃他提供的任何东西了。

    一路之上,都是自己准备食物,倒是罗纲大气得很,毫不在意这一切。

    “这条路,也是萧签判来后这几年组织大家一起修的。很早以前,这只是一条羊肠小道,商人行走,只能使用驼马、驴子、骡子或者肩挑背驼,现在,却是能容一辆马车前行了,这大大地降低了运输的成本。”李格笑着对罗纲道:“这两年来,一直都在修路呢,便是本地人,尝到了有一条好路的甜头,也愿意出力气的。”

    “要想富,先修路嘛!”罗纲大笑:“在西北的时候,萧二郎也是这么干的。现在不过是把那时的经验用到了这里而已。”

    一行人有说有笑地,转出了这个大湾,却又是走进了新的一个大湾当中,不过景色却与先前有了很大的区别了。

    再也看不到那郁郁葱葱的树木和林中偷窥的猿猴猛兽,而是一道道的梯田,从山脚直接向着山上延伸而去,不单是他们的对面,便连他们这一侧,也是如此。站在他们这个位置,看着对面,那一摞摞的水田映着阳光,便如同一面面镜子一般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一个个庞大的水车正在缓缓转动,将水从沟底提到起,然后倒进上面的蓄水池中,这样一级一级地将水提上去,便是山顶,也不愁没有水可用。

    现在正是春耕时节,每道梯田里,却是都有不少人正在劳作,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挽着裤脚,手里拿着一把把的秧苗,正弯腰将一撮撮的青苗插到水田之中。

    好一副世外桃园的景象,罗纲勒马而立,看得不由出神了。

    不知是那一个山头之上突然响起了山歌之声,歌声悠扬,曲调宛转,便是没有丝竹伴奏,却也让人听得心旷神怡。

    一边山头之上歌声刚刚落下,另一边的山头之上却又是紧跟着响了起来。

    一边是清脆的女音,另一边却是浑厚的男声。

    “斗歌了!”一名熟悉本地风情的护卫笑着道:“好多年没有看到过听到过这样的事情了,也就是听老一辈儿说过好多年前有这样的事情,想不到今儿倒是让我们碰上了,几位公子,要不要歇一歇驻足听听?”

    “听听,听听!”罗纲连连点头。

    这样的景色,在汴梁之中可是怎么也看不到的。汴梁之中曲艺百家数不胜数,但雕琢迹象太浓,初看不错,但看得多了,便觉索然无味,而这儿,却是原汁原味的本色出演。

    “说起来不怕诸位贵人笑话,早前几年,这里可是穷得喝西北风,山贼横行,现在这些唱着歌的男男女女,几前年说不准就便是那股悍匪呢!”那名本地的护卫叹道:“也就是萧签判这几年慗饬地方,一边扫荡土匪,一边又弄出了很多发财的门道让大家安居乐业,才有了如今的光景呢!”

    “谁说不是呢!”护卫头领鲁深小鸡啄米一般地点着头:“我们黔州啊,说起来下辖了好几十个羁縻州,可那些独霸一方的家伙们,啥时候把我们黔州当块菜啊,弄得我们黔州地盘听起来硕大无比,可实际上那叫穷得叮当响,便是州府里的从吏衙役,也是过得凄惨无比。跟其它州路,那是完全没得比。但现在哈哈,州府里发出去的命令,那一个敢不听?哪一个敢不执行?过去那些自觉脑壳硬的,现在坟头上的草都比人高了。”

    “萧二郎走一地,便治一地,这份能耐,当真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啊!”罗纲摇头道:“汴梁的那些人,生生地把萧家两位麒麟儿逼成了现在这般模样,也不知看到了这里的景象,悔是不悔?”

    休息了半个时辰,听饱了山上的对歌,一行人再度启程,此刻,距离他们的目的地,也不过就小半天路程了。

    萧诚站在大门前,凝目远视着道路的尽头,在他的身边,左边站着同样身穿孝服腰系麻绳的江映雪,右边站着的却是韩锬,十八岁的韩锬如今的个头窜得太快,比起萧诚那是高了足足一个头,九尺大汉用在他身上,当真是名下无虚。现在的韩锬即是整个黔州商业联合会控制下的蕃军的统制,又兼任着萧诚的侍卫统领,日常便率领着一千左右的军队,驻扎在联合会的总部里。

    昔日的汪家大院足够大,一千人布置下去,却也是不显山不露水。

    蹄声得得,一行人出现在萧诚的视野之中,旋即,一马脱离了队伍,加速向着这边冲了过来,离着萧诚还有几十步的时候,马儿被猛地一勒,嘶鸣着减缓了速度,马上的骑士却是一跃而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却仍然是跌跌撞撞地向着萧诚奔来。

    “崇文!”罗纲张开了双臂,与同样张开双臂迎上来的萧诚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三娘子没了,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照顾好她!”

    罗纲肆意地放声大哭起来,一直来以淤积在心里的伤痛无人诉说,此刻终于有了倾诉的对象,顿时便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喷涌而出。

    一边的江映雪泪水长流,韩锬也红了眼眶,背着双手,抬首望天,竭力不让眼泪流下来,他们都对萧三娘子熟悉无比,平时大家都不在萧诚面前提起这件事,但此刻,这道努力隐藏起来的伤疤,却被罗纲给血淋淋的撕破了。

    萧诚流着泪,拍着罗纲的肩膀,好一会儿,才平静了情绪,在罗纲的耳边道:“放心,放心,总有一天,我会让那些人都付出代价的,善恶到头终有一报,欠了我的,我会一样不少的都拿回来,让他们悔不当初。”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三娘子再也回不来了!”罗纲哽咽难言。

    王柱是第一次见到萧诚,眉眼儿之间,与映象之中的那位满脸大胡子的将军有些相象,不过萧家大郎给王柱的映象便是一柄出鞘的利剑,锋利无匹却时时散发出一阵阵的杀气。但眼前这位,却好像是一汪春水波澜不惊,让人一见便心态平和,只觉得他和蔼可亲。

    “大哥哥,他便是我们这一次要来投的萧二郎吗?”身边,牵着他手的赵安小声地问道。

    王柱点了点头,牵着赵安,走向了萧诚。

    “定武军王柱,见过萧签判!”王柱向萧诚深深地弯下腰,直起来时,却是将赵安推到了自己的前面。

    “我知道了!”萧诚摸了摸赵安的脑袋,却是制止了王柱想要说的话,转过身对江映雪道:“映雪,你先安排王壮士、勉之他们住下来,再晚上安排一场宴席替他们接风。现在,我想与雨亭先说说话。”

    江映雪点点头,走上前来,却是先牵起了赵安的手,笑道:“小弟弟这一路行来,可是累坏了吧,咱们先去好好地洗个澡,歇上一歇,再吃一顿好的,行不行?”

    “好呀好呀!”赵安开心地道。

    江映雪直起身子看着王柱,李格等人道:“请跟我来吧!”

    “有劳江东家!”李格拱手道谢。

    王柱倒是一怔,他起初以为江映雪是萧诚的身边人,此刻见李格的礼节,便明白这女子只怕也不是一般人,当下也是随着李格拱为道谢。



重要声明:小说“抚宋”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