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第六百七十一章 勇敢救女谢安石


    “王国宝把这个金戒指交给微臣,让微臣帮他给琅琊王殿下传递消息,请殿下尽早营救他’牛虎照实说道。

    “这个恶胚!‘

    “他竟然还在做梦!’

    司马曜勃然而起,几个大步就奔下了台阶,要是王国宝现在就站在他的眼前,司马曜掐死他的心都有!

    或许,这样做也算是省了那些刽子手的事了!

    “本来微臣也是这样对他说的,可是这厮狂妄至极,一直不肯就范,自从被押入天牢,王国宝就一直没有消停,在监牢里还要摆世家子弟的派头,动不动就要耍威风。”

    “微臣见朝廷上正式的处置还没有下来,也就容忍着他。可是他偏偏要拉琅琊王下水,口口声声说殿下一定不会扔下他不管,等到他出去了,就要给微臣好看。”

    牛虎洋洋洒洒的说了一通,一旁跟从的元宝,唾水吞了一口又一口。这位将军,真敢说啊

    原本这个多踩王国宝几脚的差事,元宝打算自己揽过来的,并且以三不五时敲几句边鼓的方式完成,却没想到,现在居然有人代劳了。

    无心之举,最为致命。

    牛虎也不是故意拉踩王国宝,诬陷他,他完全是被王国宝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气到了。天底下岂有此等狂妄之人?

    都已经身陷囹圄,能保命就已经是大幸运了,王国宝却还在向侍卫们耍威风。

    被他的威风扫到的可怜侍卫,抓到机会,哪里能不顺带着踩他几脚?

    “这厮居然还是这样狂妄!”

    “他还说什么了?”

    “尤其是与琅琊王有关的?’

    这个问题的指向性就很强了,大晋朝廷孱弱,弱主干,强枝干,想要除掉一位一等豪族的子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司马曜现在能做的,也不过是把王国宝先行关押起来,挫一挫他的锐气。

    至于以后要怎么处置,老实说,我们的皇帝陛下还没有想好。

    牛虎是個实诚人,虽然憎恨王国宝,但是完全无凭无据的话,他也说不出来。

    这一点就和机灵善变的元宝形成了鲜明对比。

    同样的一件事,若是落到元宝的手里头,现在的王国宝说不定都已经死过一次了。

    “没有,确实没有。”牛虎沉思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呢?

    王国宝在天牢里已经关押了五天了!

    五天!

    以他那个嚣张跋扈的个性,怎么可能不怨天怨地,骂东骂西?

    “自从进入大牢,王国宝确实时常出言不逊,行径十分乖张,还经常挑衅我们看守的侍卫,我们对他也是不胜其烦。’

    “一开始他还时常摆架子,让我们给他买酒买菜,要照顾的好,让他吃好喝好。”

    “这些无理的要求,我们当然不会答应,这之后,他就经常吹嘘他和琅琊王关系好,大王一定会救他出去之类的。

    “平常都很呱噪,我们只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不搭理他就是了。”

    “陛下可有什么吩咐?”

    原来不过如此。

    那枚价值连城的金戒指,被司马曜套在手指上,不停的转来转去。

    此刻司马曜的想法,非常复杂又极端矛盾。

    牛虎的汇报,显然没有达到他的目标。他想听到的消息,绝对不止于这些。

    可是,究竟什么是他想听到的,什么是他不想面对的,司马曜也理不出一个头绪。

    现在摆在眼前的形势是,王国宝和司马道子一定在暗中勾结企图扳倒司马曜,另立新君。司马曜只要还是皇帝,就绝对不会对这样的事情视而不见。他可不是他爹司马昱,每天都想把皇位让给别人,整天战战兢兢,最后自己把自己吓死。

    皇位握在手中,司马曜绝对不可能拱手让人。

    但是,司马道子的反叛之心,又让他难以抉择。如果重处王国宝,必定会牵连司马道子。而司马道子到底要不要被牵扯上,司马曜现在也很犹豫。

    朝局未稳,几大世家全都虎视眈眈,这个时候,他们老司马家再起内讧的话,岂不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抄家!”

    “给朕狠狠的抄!”

    “抄王国宝的家?’

    “可是陛下,他家已经被抄过一次了!”元宝上前进言,司马曜脸面红涨,显然是被气的不轻,

    真怕他是被气糊涂了。

    “抄过又如何?’

    “就不能再抄一次了?”

    “坐牢居然还能拿出金戒指贿赂侍卫,朕看来,他就是太有钱烧的!”

    “抄!’

    “给我狠狠的抄!”司马曜发狠道。

    一时半刻杀不了你的人,还能动不了你的财物?

    若是连抄家之事他都做不了主,那这个皇帝不等别人来抢夺,司马曜自己就做不下去了!“是,微臣领命。

    牛虎接下了旨意,却没有立刻拔腿就走,一些话,他想说又不敢说,司马曜现在气急败坏的样子,让他吃不准他的脾气。

    便向元宝投去了求助的眼神,元宝了然,上前问道:“陛下,抄家是仅限于王国宝一门一院,还是可以拓展到整个太原王府?”

    这个范围的拿捏十分重要,王国宝的父亲,是前任中书令,鼎鼎大名的王坦之。

    王坦之个性刚直不阿,是难得的名臣,早些年也曾经和谢安合作,联合把持晋朝朝政,大有能名。

    只是,相比谢安,王坦之寿数不长,十年以前就已经故去了。而王国宝就是他的儿子。可以说,在司马曜当政的前期,也是靠着王坦之的扶持才有今天。

    王坦之也算是司马曜的恩人,司马曜是绝对不会忘恩负义到这种地步的。

    但是,所谓的抄的干净,还能如何操作?

    当真需要皇帝陛下给一个示下。

    太原王氏根深叶茂,家中钱财山积,如果皇帝陛下是想打劫一次,当然还是把整个太原王府都列入查抄的范围效果更好。

    如果还只是查抄王国宝这一门一户的话,牛虎只能遗憾的告诉他,真的没有什么好抄的了。

    油水不多。

    “不必查抄整个王府,朕为政宽厚,对事不对人,不过,这一次方法要有所不同。’竟然还是不动太原王氏的根基吗?

    元宝遗憾的叹了口气,还以为这一次气得失心疯了的司马曜能硬气一回呢!

    看来,还是火候不够。

    “还请陛下明示。

    “先把国宝家的余财抄没,再籍没人口,王国宝一门一院所有的家口,奴婢全都押入掖庭充作奴仆!”

    抄没人口?

    这一招够狠!

    看来,这一次司马曜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牛虎不悲不喜,连忙领命,他刚要离开,却又被司马曜叫住:“籍没人口之后,把这个消息告诉王国宝!’

    “看他还猖狂!’

    司马曜要的并不是把王国宝置于死地,而是要打击他的嚣张气焰。

    这帮世家子弟多年以来一直把司马家的皇帝当做摆设,玩弄于股掌之间,他的亲爹司马昱就是遭受了这样的命运。

    这个皇帝,你是想当也得当,不想当也得当,由不得你!

    于是,现在是时候,挫一挫世家的锐气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进来!

    世家那么多,能闯祸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谁让他王国宝偏要第一个跳出来呢?

    没办法了!

    都是他上赶着送人头,司马曜若是再不动手,他就不是个爷们!

    被王国宝连累的太原王氏,有良心的,有脑子的,也该知道,拖累他们的罪魁,不是别人正是他家的好儿郎王国宝!

    “快!”

    “快扶老夫上车!”

    “阿翁这是怎么了?’

    “忽然这么着急?”

    谢明慧才刚刚梳洗完毕,换了一身衣衫,就看到一向沉稳的谢安,竟然换上不常穿乌皮靴-路小跑着奔上牛车。

    慌慌张张的,连贴身的小书童谢襄都来不及等一下,再等谢明慧追到大门的时候,却见谢安都已经要登上牛车了。

    “阿翁,慢点,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她提着裙子,连忙迎上前去,谢安急的豆大的汗珠,一个劲的往下掉,看到谢明慧追过来,也顾不上这是自己最疼爱的孙女,指挥着谢襄,怒道:“快把娘子送回去!’

    “今天乌衣巷上会非常乱,看好家中老幼,别让他们出来乱走动!’

    谢襄和谢明慧两人是相向而行,谢明慧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谢安焦急的神色,命令的口吻,她从来也没见过。

    她不顾谢襄的阻拦,还是冲到了前头。

    一把拽住牛车的缰绳,车夫简直被她这个大胆的行为给吓到了。

    “娘子,这可使不得啊!”

    “快放开!”

    牛虽然不及马性子烈,但是以谢明慧瘦弱的身板,这样的行为还是很危险。

    谢明慧却不管那车夫是如何与他抢夺,愣愣的冲到了车厢的前头,急急追问:“阿翁,到底出了什么事?’

    “明慧,你先回去,我要去救人!’

    “快让开!‘

    “救人?’

    “谁出事了?”谢明慧一时打愣,缰绳就被车夫夺了过去,下一刻,晃晃悠悠的牛车已经全速飞奔向着乌衣巷的另一头跑走了!

    跑起来了!

    是真的!

    牛车也能飞奔!

    谢明慧都看傻了,她长这么大也没见过牛车能跑的这样快,没有见过腿脚这么利落的青牛。

    这简直就是一头神牛!

    “明慧,快回来吧!’

    “别耽误大兄办事。’

    谢石走上前,把谢明慧带回了谢府,对这个机灵古怪的小娘子,不只是谢安喜欢的紧,就连谢石也是疼爱有加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阿翁为何这样着急?’

    “以前从没见他这样。’

    谢明慧没见过,那只能说明她还太年轻,早些年,谢安还在仕宦之外的时候,也时常有仗气使性的时候,脾气也大着了!

    “你不晓得,太原王家又要被抄家了!”谢石语气轻快,这个“又”字说的就很灵性。“又抄家?”

    “前几天不是刚刚被抄过了吗?

    虽然太原王氏并没有受到牵连,被抄的只是王国宝这一门一户,但是在消息互通的乌衣巷上,还是闹起了不小的波澜.

    就连谢明慧这样的小娘子都知晓了,但是,即便如此,谢石也还是继续向她透露消息。在谢家的年轻一辈里,谢石对明慧也是另眼相看,很多朝堂上的事情,谢明慧喜欢打听,他也愿意透露给她。

    “这你就不懂了

    “上一次是查抄钱财,这一次是抄人。’

    “抄人?”

    “要籍没家口了?”

    这么严重,一向喜气洋洋的明慧也不自觉皱紧了眉頭,擔忧起来。

    “正是。”

    “看来,這一次陛下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呐!’

    “这么说,阿翁是要去王府把姑母接回来?’

    能让一贯云淡风轻的谢安如此焦急的,也就是这件事了。其实,前几日谢安就已经有这样的打算,但那个时候,谢女王国宝的妻子却在和亲爹闹别扭,不肯回家。

    却也不是她还眷恋着王国宝那帅哥,不肯离开王府,她只是在埋怨谢安,为何早些年不肯让她和王国宝离婚。

    那些谢安的侄女,谢安的孙女,和太原王氏结亲的,和琅琊王氏成婚的,最后全都被谢安搅散了。

    实际上,其中不乏有过的很好,很恩爱的夫妻,就是因为谢安和这些家族有政治上的分歧,他便从中作梗,将人家好端端的夫妻拆散。

    这些也都罢了,毕竟木已成舟无可回改。

    可是,谢道晦却偏偏没有这样的福气。

    明明她才是谢安的亲生女儿,又从来不招王国宝那烂厮的待见,这些事情,桩桩件件谢安全都知情。

    可是他在辣手摧婚的时候,却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抛到了一边,不肯让他们离婚。

    谢道晦又苦苦挨了好几年,受尽了王国宝的冷眼。

    现在大难临头,谢安居然还想起她来了!

    真的是一件奇迹!

    谢道晦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呕吐。

    谢安接到女儿驳斥的书信,也是心里不痛快,他当然知道在真正的危机之前,还是要搭救女儿,但是,前几天看来,真正的危险不是还没有到来吗?

    他也就稍稍磨蹭一点,迟疑了一点。

    而现在,抄财之后的抄人真的来了,谢安便坐不住了,身为大晋朝廷的第一世家,谢家的消息网不是吹的,那邊司马曜刚刚发出了旨意,牛虎还没能将抄家的士兵集结完毕,谢家这边就得到了消息

    谢安连滚带爬的奔上了牛车,一路直奔着太原王府而去。

    7017k



重要声明:小说“大晋捡到一只战神”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