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假如被巫女缠住 177.冬日里的太阳


    走出火锅店,雪还没停。

    三人下意识仰望天空,洁白的雪花,漫无边际地从无色透明的天空飘落,美得无法言说。

    走着回到白山神社,源清素在火炉边躺下。

    “这辈子没有遗憾了。”他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应该还有很多目标吧?消灭妖怪、消化小蛾、给御子带去幸福、替我报仇、守护......’

    “头又疼了?”神林御子看着源清素。

    “嗯。”源清素揉着眉心,声音却很清醒,“神林小姐,我忽然发现,你十分钟内只能说五句话这点,其实很好。。”

    “莫名其妙又说什么。”神林御子说了一句,手放在他额头上。

    温暖的金色神力,像热水一样裹住源清素的脑袋,暖暖的,舒适得让人想睡过去。

    “啊,好难过。”姬宫十六夜手捂着肚子,伏在源清素胸口。

    “你怎么了?”源清素睁开眼,问她。

    “吃多了,肚子疼。”但她的表情没有任何痛苦,反倒像一只坐垫上打瞌睡的猫咪,除了脸有点红。

    源清素笑了一声,将手放在她肩上,轻轻安抚。

    ‘一个骗一个,你们两个狐狸精,净知道欺负御子!’

    这时,北海道巫女走了进来,看见三人的姿势,思考了三秒,躺在了源清素膝上。

    “......”三人,不,四人看着她。

    “原来如此,这样是挺舒服,但不能一直这样,会浪费时间,让人堕落。”六出花自顾自地点评。

    有着华丽金发、个子高挑的公主,穿着吊带裙,边挠着肩膀, 边走进客厅。

    对关系混乱的四人视而不见, 拿了吃的就走。

    四人目送她离开, 沉默了一会儿。

    “起来。”神林御子拿开手,对源清素训斥。

    源清素恋恋不舍地坐起身,北海道巫女也坐直身体, 但看见姬宫十六夜依然靠在他肩上,也学着靠上去。

    源清素手掌捂住她的脑袋, 柔软顺滑的白发紧贴掌心, 心里有些触动。

    他稍一用力, 把她推开。

    “嗯?”北海道巫女捂着自己的头,歪着脑袋, 不解地望着他。

    依旧靠在源清素肩上的姬宫十六夜,露出一种看热闹而又讥讽的笑容。

    源清素看了眼神林御子,想着是不是把大御所的事说了。

    “有事和我说?”神林御子一眼看出他的心思。

    “过完年再说吧。”源清素想了想, 还是先不提了。

    他手一招, 被随手搁在客厅书架上的本州神主的神权印章, 飞了过来。

    除了印章, 大御所还将东京大神宫给了他,作为神主的办公场所。

    而在关西, 京都之主把伊势神宫给他,作为关西的据点。

    摊开印章,将两张图缓缓凑近。

    在四人, 不,五人的注视下, 撕裂的地方流过一道太阳光,两张图合二为一。

    源清素用手轻轻拂过, 感觉不出曾经破损过。

    “要现在试?”姬宫十六夜问。

    源清素没有回答。

    他右手食指与中指在脸前并拢,念诵封印咒, 同时也是一首神乐歌。

    “纵几度寒霜,神日尤未熄,神鸟如火焕生机。”

    神权印章上的红日开始发光,璀璨却又不刺眼的红光中,乌鸦眼珠一动,缓缓振翅,像是要飞起来。

    乌鸦通体漆黑, 但每一根黑油油的羽毛边缘,都描了一层金边。

    双眸炯炯有神,透着不知道说是智慧还是狡黠的光芒。

    客厅外像是变成了黑夜,太阳落进了客厅里, 大放光明。

    神林御子、北海道巫女、玉姬,都好奇地看着这一幕,姬宫十六夜依旧靠在源清素肩上。

    源清素咒印不变,又念道;

    “盖天坐地,神日之上神乌繁,飞来侍神前。”

    “咕呜!”,一阵虚幻又威严的鸣叫,八咫乌挣脱印章的束缚,冲入源清素脑门。

    无形中像是听见轰隆一声巨响,源清素一时间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去多久,耳边传来嘎嘎的乌鸦叫。

    他“看见”漫天飞雪,东京台场整齐排列的黑色出租车;

    百合海鸥线行驶在高架上,远处的跨海大桥灯火辉煌;

    浅草寺、银座、涩谷天空;

    有乐町刚从汉堡店出来的女高中生、表参道撑着透明雨伞的情侣、代官山缓缓行驶的白色面包车......

    视线拉远,离开东京。

    往西。

    神奈川县,横滨中华街一家叫‘崎阳轩’餐厅,玻璃门上贴着灌汤包的宣传图;

    京都,鸭川永不停息的河水,两个小孩正在河边吵架;

    大阪,天王寺公园光秃秃的树枝上,缠满了的圣诞彩灯;

    广岛,5号线电车,准备从广岛站出发,正在上车的两名西装男子,商量着去广岛港;

    往北。

    福岛县,大内宿的风光,有点像从前去过的云南,生机勃勃的自然风光;

    山形县,银山温泉下着冷雨,民楼中间的河流湍急而清澈;

    一直到青森县,白神山地十二湖的木制小屋,草木枯黄的山道;

    源清素心里一动,从青森县朝大海望去,轮渡拉响汽笛,正从港口出发,准备穿过津轻海峡,前往北海道函馆。

    他睁开眼,缤纷的景象、缭乱的声响,全都消失了。

    “成功了?”姬宫十六夜问。

    “嗯。”源清素点头,依旧沉浸在刚才不可思议的体验中。

    “怎么了?”神林御子关心道。

    源清素回过神,语气里带着沉吟地说:“我没事,只是新得到了一个能力。”

    “什么能力?”姬宫十六夜好奇道。

    “操纵本州所有的乌鸦,看到它们看到的,听到它们听到的,谁家今晚吃了什么,笹冢站花坛开的什么花,三四郎池死没死鲤鱼......乌鸦看见听见的,只要我想,无一不晓。”

    “挺厉害的,”话音一落,姬宫十六夜又取笑道,“你不会拿来偷窥吧?”

    “放心,有人监视我。”

    “谁?”

    “你们啊,还能是谁?”源清素回答。

    主要是玉姬。

    这个话痨,像是要把十六年积累下来的话,一骨碌全倒出来,整天在源清素心底念叨,想不听都不行。

    又不能和她们抱怨。

    要是让神林御子、姬宫十六夜知道了,还怎么亲密?

    源清素也不适应,但玉姬要是一辈子都留在他身体里,他难道要一辈子不和她们亲近?

    他洗澡之类的,也会被看见,再多也无所谓。

    玉姬要是在这方面多嘴,他可以用她小时候尿床的事取笑她,不给任何面子——在尿床这点上,源清素压倒性地占据优势,他没尿过床。

    七月的时候,绫子以“从小就不一般”为开头,对两位巫女小姐说起过这件事。

    雪下了一会儿,到了晚上就停了。

    地面打湿,像是下了一场雨,只有窗台上积了少许雪。

    十二月二十四日,学校放假,圣诞节前夜,扔生活垃圾的日子。

    会记得今天是扔生活垃圾的日子,是因为乌鸦们记得,每到这天,它们会撕开垃圾袋,将里面的垃圾翻一遍。

    同时涌进脑海的,还有被家庭主妇们拿着扫帚追赶的片段。

    抛开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源清素思索穿什么衣服。

    犹豫了一会儿,穿了一件灰色的无帽休闲卫衣,下半身是简单的黑色休闲裤。

    ‘怎么样?’他事先询问玉姬的意见。

    ‘勉强,男人的衣服也就这样。’玉姬说。

    这副打扮,和源清素神主的身份不符,但他今天是二十岁的大学生,正要和喜欢的女孩约会,恰好合适。

    离开卧室,来到客厅,白子和小蝴蝶正在擦地。

    “我出去一趟。”源清素说。

    “谁管你。”白子将手帕在水桶里洗了洗,“出去做什么?午饭回不回来吃?”

    “明天不是要回四国嘛,去给母亲买点礼物,中午不回来。”

    源清素四处打量,没看见神林御子。

    “走了。”他双手插在裤兜里,朝山下走去,两人约好了在白山站见面。

    假期的白山站,人比平时稍微多了一些。

    ‘玉姬阿姨,约会去哪好?御子喜欢什么地方?’

    ‘我怎么知道?’

    ‘我看您年轻的时候,简直是东京的地头蛇,每天前呼后拥,带着一大群人串街走巷。’

    ‘......你看见了?’

    ‘什么?’

    ‘我的记忆。’

    ‘没有。’

    黑色的器量之海,玉姬双手捂着脸,慢慢蹲下来,好长时间动也没动。

    ‘我又不说出去,你也没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有必要吗?’源清素说。

    ‘你不会懂的。’

    ‘我的记忆你不也看过吗?我怎么不懂?’

    ‘被自己女儿喜欢的人,看了自己的记忆,你懂什么!你明白我的感受嘛!’

    源清素还真不明白。

    ‘玉姬阿姨,没时间给你难过了,快告诉我御子喜欢什么。’

    ‘不知道!’

    ‘您是她母亲,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死了十六年了,上哪知道!’

    ‘那您说说看,要是您约会,最想做什么?’

    ‘把你杀了。’

    ‘别闹了。’

    边在心里说服玉姬帮自己,源清素去车站的小商店里买了口香糖。

    他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学会如来咒后,姬宫十六夜甚至说过,他的口水是饮料,很好喝,但他还是去买了口香糖。

    有点紧张。

    从女大学生兼职的店员手里接过口香糖和找零,源清素看了眼手机,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他往嘴里塞了一片口香糖,觉得时间紧迫。

    ◇

    十二月二十四日,期末考试结束,寒假的第一天。

    因为十点要和源清素约会,神林御子七点结束早课,泡了一个小时的温泉,八点开始,一直纠结穿什么衣服。

    把平时买来、几乎没怎么穿过的衣服,全部试了一遍。

    眼看时间来不及,才终于下定决心,穿平时上课穿的衣服。

    一件女式白衬衫,胸前有漂亮的褶皱,经典造型的修身牛仔裤,外面套一件米色风衣。

    九点半,她挎着一个小包,离开房门。

    不着痕迹地左右看了看,没看见源清素,心里松了一口气。

    “我出去一趟。”她对正在和小蝴蝶讨论中午吃什么的白子说。

    “御子大人也要出去吗?”白子愣了下,问。

    “也?”

    “半个小时之前,猪仔出去了。”

    神林御子点头,平淡地说:“明天要去四国,我去买些礼物,你们有想要的吗?”

    “葡萄!我要葡萄!”小蝴蝶举起手,拍打的翅膀停下来,差点掉地上。

    “礼物?猪仔也说去买礼物。”白子奇怪地看着御子大人。

    她心里不是很认可源清素这个花心的混蛋,但御子大人很喜欢,既然如此,要买东西,两人不是应该一起吗?

    神林御子从白子的眼神里看出了这层意思。

    源清素居然撒谎,直接说和她约会不行吗?需要瞒着别人吗?

    “他买他的,我买我的。”她冷淡地说。

    “哦。”白子似懂非懂,“我没什么想要的。”

    神林御子点了下头。

    “对了,”白子喊住正要出去的神林御子,“御子大人,中午回来吃饭吗?”

    “应该...不了。”

    “猪仔也说不回来吃饭。”

    神林御子假装没听见,反正已经说完五句话。

    她忽然理解了源清素之前说的,只能说五句话未必是坏事,果然如此。

    一边朝山下走去,她一边在心里想:待会儿见了面,该说什么?

    意识到这个问题,心情沉重起来。

    平时两人都聊什么了?

    逼问他和十六夜之间的事?这是约会吗?

    脚步不由放缓了。

    ◇

    ‘说些笑话不就好了。’

    ‘御子不喜欢轻浮的人,花言巧语不行。’

    ‘那就稳重一点,靠细节博取她的欢心。’

    ‘稳重和沉默寡言的界限在哪里?会不会让她觉得无聊?’

    ‘你谈恋爱还是我谈恋爱,我跟你聊了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

    源清素拿出手机一看,果然,已经十点了。

    他扭头朝车站入口看去,穿着简单,但看起来格外好看的神林御子,正挎着一个白包走进来。

    双腿修长,黑发在身后微微飞扬,清雅洒脱。

    整个人闪耀的像是太阳舍不得离开,跟着她进了车站。

    源清素深吸一口气,走上前。

    “你好,不是,你来了。”

    神林御子简单‘嗯’了一声,问:“等多久了?”

    “刚来,五六分钟吧。”源清素双手潇洒地揣在兜里。

    神林御子点点头,又问:“打算做什么?”

    “保密,先走走路,今天天气不错。”

    今天天气是不错,冬日温暖的阳光,把街道晒得像被窝一样温暖,很多人都在惬意地散步。

    源清素看着那些亲密的情侣,万分不解,到底要经过什么样的程序,才能在独处的时候这么自然呢?

    他瞥了眼神林御子白净的手。

    ‘牵不牵?’他问玉姬。

    ‘怕什么,牵!’

    得到鼓励,源清素深吸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神林御子忽然伸出手,挽住他的手臂。

    “没什么想做,一起给绫子阿姨买礼物?”

    “哦,好,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居然被你猜到了,我们两个果然心有灵犀。”

    心脏砰砰砰地跳起来。

    太阳太大了,有点晕。



重要声明:小说“假如被巫女缠住”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