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诸界第一因 第652章 可战武圣否?!


    第652章 可战武圣否?!

    潮起潮落,万物湮灭。

    当世之中关于远古之前的记载,其实并不多,多是来自于各地的仙魔幻境。

    模糊不说,还零碎。

    比如,曾有白泽为魁星坐骑,此事,若非命图处窥见一角,杨狱怎么都想不到两者间还有这样的渊源。

    他这不经意一眼,云泥道人眼皮就又是一跳,只觉对面的眼神说不出的怪异。

    这不似是看人的眼神……

    “杨大人,这是兴离二州的官员名录,将校名单……”

    余景上前,递上名录。

    他自然知道杨狱手握生死簿,对于兴离二州的情况了若指掌,但这仍是不可免。

    “余先生辛苦。”

    杨狱接过名录,自也是要翻阅,虽然兴离二州的官员他心知肚明。

    没有过多寒暄,余景疲累至极,简洁汇报了几句,就回房休息去了。

    “云泥道长,又见面了。”

    杨狱这才看向对面的老道。

    云泥虽是锦绣榜上末尾,可这不过因为其人神通并无攻杀之力,而非其潜力不足。

    事实上,不说其暗藏的白泽位阶,单单是符水道传承的神符书,就可堪了得。

    诚如张玄霸曾言,其人积累若足,甚至可以与他一战。

    符箓之用,本也看人。

    同样的万重金刚阵,加持大宗师,与加持武圣,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结果。

    更不要说,云泥道人所掌握的符箓,远远不止是金刚符一道而已。

    “福生无量天尊。”

    云泥道人面无表情:

    “成王败寇,自古如是。老道虽不知你如何做到,遥隔万里咒杀于我,可败了,老道自然会认……”

    他的发丝几近全白,气息不稳,寿元的亏损,让他此刻比之离开大衍山时还要虚弱。

    不过,他纵然心里已然认栽,可到了此时,却仍是无法低下头去,神情僵硬。

    杨狱随手一抬,一个蒲团就自飞了过去。

    “这一路上,老道曾思忖过,你不杀我,只有那么几个可能,或是兑命损耗颇大,

    或是要老道为你效力,再或者,就是看上我符水观秘传神种神符书……”

    云泥道人立的笔直,眼神不离杨狱左右,沉声道:

    “是也不是?”

    “若是,又如何?”

    杨狱淡淡的看着他,心中则在思忖,自己此刻几招可以打破他那三千金刚符阵。

    至于云泥的话,他自然不惊讶,因为,本也没有什么其他可能性。

    “我符水观与国同休,世受皇恩,名为出世,实为入世,为伱效力,自是不成。

    至于神符书,此乃门派传承,你非我观中人,自也不可予你……”

    “都这时候了,你还要打机锋?”

    冷哂声打断了他的话。

    气浪陡起,杨狱五指箕张,纳罡风于五指,只随手一拍,演武场都不由嗡鸣一声:

    “看来,你是真不知道叫什么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等等!”

    狂暴的罡风几乎将道袍撕裂,掌印及体那一刹,云泥终是开口,冷汗自鬓角滑落。

    眼前这人,居然真个没留手。

    他几乎可以确定,若自己不开口,这一掌,真会将自己头颅拍进胸腔里……

    “一刻钟。”

    杨狱收掌,眼神冷淡。

    他从来不是个咄咄逼人的人,只是符水观,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武林宗门,历任观主,其实更像是达官贵人。

    这样的人,混迹朝堂多年,心思深沉多变,非逼迫到极限,绝不会与你好生说话。

    他的时间宝贵,没有与之打机锋,慢慢扯皮官话的心思与耐性。

    “好!”

    牙似乎已然咬碎,云泥道人的胸膛起伏,双手都在发抖,这对画符多年的他来说,太过罕见。

    却是气到极点,也憋屈到了极点。

    他是什么人?

    当世绝无仅有的画符大家,未成十都前,都可与当朝公卿平起平坐,与太子藩王平等论交。

    何曾有过被人如此对待的时候?

    但他仍是生生忍了下去,憋着气将路上揣摩多时的说辞道出:

    “我观中,有道果两枚,人元大丹一十二枚、法螺丹九枚、法酒十三坛、精金两百斤、千锻神兵三口……”

    一开口,就是巨富。

    和尚道士都一样,有穷困潦倒,也有豪奢巨富。

    杨狱还记得当年曾遇到过的,活不下去才下山的摩云门道士,同是道士,符水观何其之富?

    当然,云泥道人一符千金,又地处神都繁华地,有此家私,也并不奇怪。

    只是……

    见杨狱无动于衷,云泥咬牙加了一句:“……此外,老道也可立誓,再不与你为难。”

    “符水观再富,也富不过一道之地,些许财货,就要买命,你是瞧我不起,还是觉得自己价贱?”

    杨狱眸光冷淡,自不会动心:

    “你想离开西北道,只有横着出去,没有商量的余地……”

    十都同武圣,任何一尊成就,都是天赋、气运的汇聚,缺一不可。

    他能拿下云泥此次,还是因着生死簿,若离开西北道,那除非他能一统天下,否则基本没有可能第二次抓住他。

    放他离去,自然不可能。

    “果然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老道长叹一声,似越发苍老了:

    “唯神符书,不可予你!老道残命一条,只有你不逼迫我与朝廷厮杀,那么,寿尽之前,尽可为你画符……”

    说罢,他闭上眼,却再不可能退后一步。

    “好!”

    他本已不抱希望,却不想杨狱竟满口应了下来,让他再睁开的眼神中有些惊愕。

    “你可书信一封,唤你门人前来西北……”

    没有多说什么,杨狱一抬手,自然有兵卒上前,领这老道下去。

    呼~

    微风中,林道人突兀出现,看着远去的云泥:

    “我还以为你定要逼他拿出‘神符书’。”

    “神符书虽好,却与我不搭。”

    杨狱摇头。

    十都位阶图,可以容纳一枚道果,三枚神种,四门神通,此外,每多一枚道果,则更多一门神通。

    极道魁星乃是极少见的三道果位阶,能够比之寻常神通主多出两门神通。

    而此刻,他已然身具四门神通,擎天撼地合而为一,却仍是占了两个名额。

    加之早已在计算中的地魁星神通,他其实只有那么一个名额。

    神符书固然不差,可比之五脏观食谱中,极可能与传说中的大神通有关的‘先天一气大擒拿’相比,却又不值一提了。

    他的目的,只是要留下云泥,并让其画符而已。

    “可怜云泥堂堂十都,一着不慎却沦为阶下囚……”

    林道人喟叹一声,有些感伤。

    看着此刻的云泥,他不由想起了自家老师,若当年……

    “若你我败落,下场绝不会比他更好半分。”

    杨狱很平静。

    满手血污,他从来不是个好人,更不会对敌人有什么同情心。

    若无真言道人、生死簿残页,不必黑山老妖,两年多前的云泥、聂龙天足可将他追杀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成王败寇,无甚好说。”

    林道人自非心慈手软之人,一念闪过就自按下,转而道:

    “神种易主,古来罕见,撼地擎天皆入手,你如今感觉如何?”

    他,有些好奇。

    一步踏出,天地大不同,晋位武圣之后,他增进不知几何,但此刻看着杨狱,他居然也察觉到一丝危险。

    “不好说,不好说……”

    提及擎天,杨狱的神情微妙。

    神种易主,自不会连同修持一并转移,他所得之擎天,自是一重,但合以撼地,两者迭加的威能,却要远大于之前。

    他增进如何,其实不好说,但此刻的林道人,或许,他可以碰一碰?

    心思转动,杨狱不由得有些心动:

    “试试手?”

    ……

    ……

    夏去秋来,转瞬又是一年冬来到。

    这一年冬,塞外更寒几分,冷到交战双方都无法再动手,长达一年余的攻防战,暂时告一段落。

    呼呼~

    酷烈的寒风吹过天空,带着鹅毛大雪撒遍大地,目之所及,尽是白茫茫一片,万物肃杀,生死暗藏。

    此刻,天色不过蒙蒙亮,正是一日里最为寒冷的时候,但龙渊城外,却是挤满了人。

    以龙渊王府、道衙为首,锦衣卫、六扇门、驻军将校、大小官吏、乡绅士族……

    几乎整个龙渊道城的上层,全都迎出了二三十里地,并在寒风中等候了长达两个时辰。

    期间,张文安连连咳嗽,心头有些忐忑,也有着烦闷,但见自家嫂子面无表情的立于最前,也只得耐心等候。

    直至午时前后,人群才突然骚动起来。

    一众人纷纷抬头,就看到了蔚为壮观的一幕,万余飞鹰横贯而至,犹如乌云遮天。

    正中处,千尊力士以举鼎之势,托起一方紫外内金,遥看也富贵逼人的道宫。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待得飞鹰缓缓下降,山呼海啸也似的声浪,已然遥遥冲上天去。

    着一袭道袍,乾亨帝凭栏而望,任由寒风吹卷,赶路多日的烦闷,这才去了几分。

    “大风吹卷……”

    他极目远眺,只觉天地一色,风景极美,本想作诗一首,但被这山呼海啸之音惊扰,不由得微微皱眉。

    “呱噪!”

    大家晚安哈……



重要声明:小说“诸界第一因”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