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 第241-243章 论,如何让公主彻底爱上我


    (算是李念香这条线的一个重要心理描述点。当驸马的情节在紧锣密鼓的设计中了,应该蛮好玩的。

    不容易啊,第一个真正的娘子马上到手了。傲娇小受的公主殿下应该会很有趣。

    当然,之后就准备陆陆续续写里番了。这边是肯定不能放的,到时候会弄个半全订群放里头。)

    “余司长一人就够了,不敢占用太多,公孙部长你们忙你们的就成。”李念香回道。

    “既如此,就听公主殿下的。”公孙嫣点头,继而看着余乾,“余乾,你陪公主殿下走一趟吧。”

    虽然不知道李念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余乾没想太多,只是抱拳道,“是部长。”

    继而,余乾对李念香说道,“公主殿下,我交待一些事情,能稍等会嘛?”

    “嗯,好的。”李念香轻轻颔首。

    余乾先是对公孙嫣说道,“部长,张相的府邸就劳烦你们围查一下,像崔府一样的流程即可。如果有发现的话,可以飞鹤传书给我。”

    “嗯,知道了。”公孙嫣轻轻的点了下头。

    继而,余乾又对杜晦和纪成两人说道,“杜部长,头儿。等相府结束之后,就劳烦你们二人对两具尸体的彻查了。

    他们既然死在了这里,就说明之前一直蜗居在太安城里,住在这就一定会留下痕迹。咱们调动全程的捕快加上咱们自己的人,将他们二人的画像分发下去,全力调查,应该会查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一定要全面细致,这点你们都比我有经验,我也就不班门弄斧了,一切就拜托你们二位了。等会我这边忙完了就直接回大理寺。”

    杜晦和纪成双双轻轻点头,“明白。”

    “好的,我就先跟公主去了。”余乾笑着说道。

    “公孙部长,我们就先走了。”李念香笑着跟公孙嫣说了声再见,然后就一点不生分的拽着余乾的手臂就往公主府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纪成和王校尉等人神色古怪的看着被公孙嫣拽的踉跄的余乾,心里都犯起了嘀咕、

    这确定是过去办案?

    这公主光天化日之下是欺负我们没跟姑娘谈过感情不成?

    “公主殿下,这大庭广众的,你这拉拉扯扯的不怕被人说闲话?”被拽的有些难受的余乾问了一句。

    李念香顿了一下,松开手,大声道,“本宫这是事态紧急!”

    余乾倒是真的好奇了,还以为真有什么大事,这李念香从刚才就奇奇怪怪的,于是赶紧问道,“什么事啊?”

    “回府再说!”李念香撇过小脑袋,很是骄傲的撂下这句话。

    其实,哪有什么事。无非就是见余乾接连查封赵王和秦王府,要是一般的府邸,李念香也不会管,毕竟大理寺的名头摆在那。

    但是王府性质绝对不一样。说不准,这余乾就被两个王府的人记在心里,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李念香就抱着最为纯粹的心态来帮余乾,帮他站台。

    大庭广众之下,直接亲自稍显亲昵的邀请余乾去她府上,相当于另类的放出信息。

    余乾是我罩的,我很看重他。我是天子最宠爱的长公主,希望你们眼睛擦亮一点。

    就这么简单纯粹的帮忙方式。对李念香来说,不难,也很难。

    因为她是公主,这么拉拉扯扯很容易传出谣言的。不过这不重要,因为是余乾。不顾公主仪态这点对李念香来讲就不那么重要了。

    能帮到他就好。

    还好余乾自己没往深处想,否则要是知道无形之中自己被追着喂软饭,他又会感慨自己的魅力。

    很快,李念香就带着余乾大摇大摆的走进公主府。

    再次步入这熟悉的公主府,余乾笑道,“公主殿下,你要我帮忙做什么呢?”

    李念香尬了一下,眼珠子转啊转的,最后轻轻咳嗽一声,说道,“本宫的小白不见了。”

    余乾愣了一下,“小白是?”

    “本宫养的猫。”李念香解释着。

    “哈?”余乾愣了一下,有点不敢相信的问着,“猫?公主殿下,就这个小事嘛?”

    “什么叫小事?你懂不懂小白的分量?”李念香认真说着,“它是父皇赐给我的!”

    余乾满头黑线。他深吸一口气,正欲详细问细节的时候,一只通体白色的小猫咪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然后轻轻的跃入李念香的怀里,在她怀里撒娇、

    余乾再次愣在当场,“这不会就是那只小猫吧?”

    “是的。”李念香一边撸猫,一边开心的回答着,“不错,你能力很强,一进府就帮本宫找到了小白。”

    余乾,......

    他心态彻底崩了,你特么搁这耍猴呢?

    要不是在公主府,周围这么多下人,余乾高低要撸起袖子给李念香的屁股啪啪一顿狠揍。

    欺人太甚!

    自己好歹是一位司长,竟然敢戏耍我!

    余乾深吸一口气,舔着笑容,“在下恭喜公主殿下了,区区小事,不值得挂齿,下次还找我。”

    “算你识趣。”李念香骄傲的抬起下巴。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余乾最后说道。

    “余司长,既然来了,就陪本王聊会,有些天没见余司长了。”

    上头传来一道声线,余乾抬头看去,是四楼之上的李简。

    “见过代王殿下,殿下相邀,在下自然遵从。”余乾作揖说着,然后迈着步子朝阁楼方向走去。

    李念香将怀中的工具猫丢下,拍拍手,也跟了过去。

    一路来到四楼之上,余乾看着这四面通透的阳台。视野极好。内城本就是太安最豪华的地方,能住在这里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

    所以这边的建筑也多是考究型的,看着极为养眼。街道干净整洁,绿化突出,偌大的宫廷城墙更是伫立在不远的北方。

    李简正靠在栏杆上磕着瓜子,余乾雍和的走了过去,抱拳道,“见过代王。”

    “余司长就别和我客气了,都是朋友。”李简笑着说道,连自称都只用我来代替,一点不生疏的样子。

    “那我就放肆了。”余乾一点不矫情的笑道,眼角的余光顺着空旷的视野看了过去,赵王府的方向清晰的落在眼里。

    就是距离有些远,看不太清细节,余乾视线又落在栏杆台子上的两个千里望上,顿时就恍然过来。

    这两兄妹不会搁这偷窥自己吧?

    难怪这李念香突然冒出来,偷窥完还出来奔现?

    真是变态的女人。

    李简瞧见余乾的视线,直接戳破坦诚,“方才文安看见你带队围府,就过去帮你撑场子去了。”

    余乾讶异,赶紧抱拳,“在下何德何能,多谢公主护佑。”

    李简视线戏谑的看着余乾,眼神里的东西很明显。你小子搁我这还装傻?

    “你要是真闲的话,麻烦请你回去!”刚走上来的李念香就听见李简在那编排自己,又急又恼的说着。

    李简淡淡一笑,轻飘飘的转移这个话题,继续朝余乾说道,“余司长高升,之前没有第一时间祝贺,现在也不算晚。”

    “代王折煞在下了。”余乾作揖道,“小小成就,不值一提。”

    “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李简将手中的最后一粒瓜子嗑掉,然后直接拍拍屁股走人。

    余乾和李念香两人显然都没有料到李简走的这么干脆,甚至连挽留的话都没有说出口。

    刚才李简呼唤自己,余乾还以为是想询问自己案子的事情,现在却什么都没有问就直接走了。

    自己这我大舅子可真是妙人?

    所以,他这是在给自己和李念香创造良好的私人空间嘛?

    这貌似成了唯一的可能。

    他的身份很适合的留下自己,然后带到这么个高的且清幽的地方让自己和李念香独处。

    这里视野风景好,世面通风,周围也根本就看不到这里。

    既空旷,但是更隐私。

    这种刺激性的地方,让男女独处,很微妙的。

    简直就是男女之间促进感情的圣地好嘛。

    余乾的心思瞬间开始活络起来了。

    大舅子这么给力,自己可不能错失这么好的机会啊。

    余乾从来不是一个瞻前顾后的人,僚机这么给力,他一般都是直接上的、

    一边的李念香显然也是没有想到李简会走的这么干脆,看着这偌大的四楼就只剩下自己和余乾在这。

    没来由的李念香有点心虚,尤其是感受到余乾那有些赤裸裸的视线之后,公主就更虚了。

    “看什么?”李念香用声音来掩饰这种心理。

    “公主,练剑嘛?”余乾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啊?”李念香也下意识的撅起臀部,“本宫不练剑了。”

    看着对方那条件反射的姿势,余乾陷入了沉思,自己之前的苦心调教看来有了明显的成效了。

    反应过来的李念香耳根子瞬间也红了,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姿势相当不雅。不怪自己,都怪当时练剑时候留下的反应。

    余乾轻轻笑着打破文安公主那害羞的小心思,直接站起来,深深作揖道,“谢过公主殿下大恩。”

    “什么大恩?”李念香有些愕然的看着余乾,一时之间没明白他在干嘛。

    余乾解释道,“我方才得罪了赵王府和秦王府,但是公主殿下仗义出头,让人知道我是公主的人,我又如何不感激公主殿下。”

    “呸。”李念香大声道,“什么就你成了我的人了?”

    余乾却直接笑道,“公主殿下,为了聊表寸心,我要送你一份薄礼。”

    “薄礼?”李念香端坐身子,努力让自己不在意的样子,轻飘飘的问着,“什么啊?”

    说话的同时,视线飘忽不定,大多数时候都是隐晦的落在余乾那个方向,期待对方能拿出什么东西。

    于是,余乾从怀里拿出一个竹雕。

    是的,还是那个经典的竹雕,李念香此人正栩栩如生的刻在上面。

    狗男人余乾早就给每个姑娘都雕了一个,这种不费心思却能换来千百倍回报的小玩意,余乾根本没有任何理由不多搞一些。

    还有比这性价比更高的玩意?

    他余某人迟早要这竹雕流芳百世,之后但凡有人提及,都会想起自己和其他姑娘们那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李念香见余乾从他怀里掏出这么个贴身的物品,当即脸色就顿住了,瞬间又爬上一些红晕。

    余乾在干嘛啊!

    偷偷雕刻自己,还把它放在胸口里,怎么可以这样!

    “公主殿下,在下技艺浅薄,只能说是精心雕刻了一个竹雕。时间花的不多,七天七夜罢了。

    我一点都不累,因为想着是在雕刻公主殿下你。”

    余乾的声音平淡而又诚挚,“公主殿下,喜欢嘛?”

    李念香抬了下眼睛,又收了下来,小声的问了一句,“那上面是血迹嘛?”

    余乾看了眼竹雕底部的自己故意蹭上去的鸡血,正义的说道,“公主殿下,雕刻时候不小心的区区小伤罢了,不算什么。”

    “放那吧。”李念香再次很努力的装出不在意的样子,随手指着桌面,最后犹豫的加了一句,“有心了。”

    见李念香这副样子,余乾的心思瞬间活络起来。将竹雕放下,正想继续趁热打铁的时候,李念香的表情瞬间变了,变的冷了起来。

    早已熟悉李念香诸多变化姿势的余乾瞬间明悟过来,大号上线了。

    索然无味。

    失望的余乾直接摊开双手,在椅子上瘫坐下来,然后磕着刚才李简剩下的瓜子。

    “姐姐,你怎么出来了?”余乾问了一句。言语之间对两人的关系已经有了清晰的界定。

    “我出来是让你走的。”李念香冷声回道,视线瞥了眼桌子上余乾呕心沥血刻出来的竹雕。

    余乾有些无语,他知道李念香在惧怕什么,不就是担心公主把持不住自己嘛。

    当然,以余乾自己那厚实的脸皮,他怎么可能就这么直接离去,而是笑道,“姐姐,先别急着赶我走呀,我有事要问你。”

    “问。”李念香言简意赅。

    “找到两具南疆血巫的尸体了,姐姐知道南阳王一共派了多少人来嘛?”余乾问道。

    “不知道。”李念香摇着头,“我说了,和南阳那边只是有过浅性的合作关系,对方具体想做什么,我怎么可能知晓。”

    “可惜。”余乾轻轻的摇着头,继而小声的问道,“姐姐,南阳王陈兵三十万在并州边境,此事,你知道嘛?”

    “嗯。”李念香点着头,“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只是好奇。”

    “南阳王的心思,我不知道。”李念香继续摇着头,“他行事素来怪异,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你一个大理寺的人,关心这些干嘛?”

    余乾拱手,“告辞,先走了。姐姐你变了。”

    李念香顿时愕然住了,稍稍些许懵的看着余乾突然离去的背影,突然出声喝到,“你这话什么意思?”

    这下轮到余乾愕然了,他有些愣住的回头看着李念香,“我就是随口一说,不要在意。”

    李念香严肃的说道,“我警告你,南阳王这个人的野心非凡,他早已有自立之心,这次在太安搅乱浑水,不排除促进这个目的。

    你要抱有敬畏之心,不要仗着自己是大理寺的,自己在太安就可以无所畏惧。

    你要是真破坏别人好事,南阳王这种级别的人,在太安城里取你首级绝非难事。”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关心。”余乾很是真挚的说着,然后又折身回来,坐在李念香对面。

    乖巧的给她沏了一杯茶,恭敬的端到她面前,说道,“我为刚才的话语抱歉,姐姐对我始终如一。”

    李念香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顺手接了过来,她刚抿了一口,就放下茶杯,沉吟半晌,说道。

    “其实我现身留你下来,是为了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余乾好奇的问着。

    李念香直接说道,“你当驸马这件事,接下。”

    “啊?”

    余乾当场呆滞住,手里的茶都添的溢出去了都没有发觉。

    事情来的有点突兀,余乾觉得自己得缓缓,主要是对方现在一副太过正常的姿态,搞的余乾以为在聊什么正常的话题。

    这像是一个一个女儿家在讨论自己终身大事的该有的姿态?

    这不科学。

    李念香神色跟平常时候全无差别,清清冷冷的样子,只是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下,绞在一起。

    在余乾看不见的角落里绞的有些发白。

    “你是在跟我说话嘛?”余乾迟疑且小声的问了一句。

    李念香自顾自的继续说道,“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韦贵妃单方面对你做文安驸马这件事非常满意。

    甚至可以说,这个点就完全是她提出来的。不仅是她,李简也是这般,对这件事同样是抱有赞成的意思。

    不能否认他们母子二人没有就这件事进行过多次探讨。现在,这件事天子也知晓在耳朵里。

    虽然他还未表态,但是从你上任司长就直接接手这两件案子来看,他也是充分有这方面的意思的。

    只要你不出太大问题,想来你当驸马这件事是抛不开的。”

    说到这,李念香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之前也没想到事情会往这个方向走去,后来我想了想,这或许是更好的方向。

    我们两人若是有夫妻这一层关系罩着,也是极好的,会大大方便我们之间的交流隐秘程度。

    不用担心任何被发现的风险,否则的话,我们两人的身份差别毕竟摆在这里,若是经常私下交流,难免不会落入有心人的眼里。

    最关键的就是,我也到了成婚了年龄,若是你不当驸马,别人就当了。到时候对我们更不方便。”

    “不行。”余乾想都没想就直接一口否决。

    “嗯?”

    “我是说,当别人的驸马不好。”余乾补充了一句。

    “所以,你是答应的?”李念香绞在的一起的手指愈发的用力了,脸色依旧如常。

    “咱们先不讨论我愿不愿意这个问题,我想问你愿不愿意。”余乾认真的看着对方。

    “我?怎么说。”李念香罕见的有些发愣的表情。

    余乾解释道,“文安公主本人愿意这件事,我是能判断出来的。但是你,我判断不了。所以我问你自己愿不愿意。”

    “这有什么区别嘛?”对方又问了一句。

    “区别很大。”余乾很是认真的回答这个问题,“在我眼里,你和文安公主始终是两个独立的个体。

    有着截然不同的性子,我一直是把你们当做两个人来看的。现在一个人同意,一个人不同意,我不喜欢这样。”

    “文安公主不反对就成,我的意见不只要。”李念香摇着头说道。

    “不,很重要。”余乾继续说道,“你是你,她是他,我说的很清楚了。”

    “那我愿意。”李念香点头道。

    “不行,太敷衍了。”余乾摇着头。

    李念香满头黑线,“你到底想干嘛?”

    “念香、”余乾直接凑了上去,“我若是当了驸马,那我们之间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我不喜欢我的妻子不是真心喜欢我。

    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我这个人虽然有的时候无耻下流的一点,但我很重视感情,很重视精神世界。

    表面夫妻这种,我没有任何兴趣。我反正是愿意当这个驸马的,因为,我发现自己还是喜欢你的。

    所以,你呢?”

    余乾的眼神平淡真挚并且带着绝对的炽热,不知道为什么,对上余乾的这种视线,李念香直接将头稍稍流转。

    不敢对视余乾的眼睛,有股子心慌。

    良久,她才清冷说道,“我希望你能认知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利益方面的合作,和感情无关。”

    “抱歉。”余乾耸耸肩,“我这人公私分明,合作归合作,但是成婚必须带着感情。还请你能明白我这点。”

    “那你想我怎么做才行?”李念香问了一句。

    余乾轻轻笑着,“很简单,我想进行一个简单的测试。”

    “什么测试?”李念香不解的问道。

    “你全面配合就好,可以吗?”

    “行。”李念香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余乾点头道,“好,现在,你放松身心,绝对不要动用任何修为来控制自己,纯靠本身反应,可以嘛?”

    “好。”为了大计,李念香直接点头,任由余乾进行那所谓的测试,自己配合就是。

    余乾将手指搭在对方的脉搏之上,眼神继续诚挚而又热诚的直视对方,“你愿意同我成亲嘛?”

    李念香再次避开余乾的视线,轻轻的嗯了一声。

    看着对方些许露在外面的雪白脖颈,看着那在夕阳下精致的不像样的侧脸,余乾清晰的感受到手指头上的脉搏跳快了许多。

    “真的是个人愿意嘛?”余乾继续追问。

    “嗯。”

    脉搏又快了几分。

    这时,余乾突然动了,只见她直接迅速的将脸凑了过去,在对方脸前的寸许位置停了下来。

    余乾的这突然动作让李念香下意识的肩膀后缩,眼神瞬间慌乱起来。

    手臂被余乾死死的抓住了,动弹不得。

    指尖处的脉搏跳动的厉害,堪比将军令。

    方才李念香听从余乾的话,将修为死死的压在金丹中,现在的她可谓是一个弱女子。

    按理说,遇到特殊情况的时候,应激反应会让她直接调动修为。可是在这一刻却失灵了。

    她依旧是那个柔弱的姑娘,半点修为都没有调动,就这么微微颤动着身子,后缩着肩膀。

    像无数女孩被自己喜欢的男孩突然袭击时候的那种反应。

    余乾的呼吸温热且粗重,轻轻的喷洒在自己的脸蛋上,犹如催化剂一般,将李念香的修为压的更死了。

    整个人更是差点软了下来,全靠坚强的意志力在那撑着。

    余乾终究还是没有贸然亲上去,自己只有一条命,他不敢赌对方会不会因为突然的冒犯而一掌拍死自己。

    但是现在,余乾有了答案,自己刚才就算是真的亲了上去,也不会死。

    吗的,都怪自己太胆小,错过了大好机会。

    这李念香的种种反应都充分说明对方的心里有自己的位置。

    还是那个理由,余乾深谙心理学。他刚才的过程纯粹就是心理博弈罢了。

    李念香虽然聪慧,但是受时代视野所限制,根本想不到自己会用心跳的频率来确定某些事情。

    所以,她的脉搏完全就是凭借本心产生的跳动。再加上她刚才特地压了自己的修为,更显真实性。

    从自己问话到突然动作,又快又急促,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全是下意识的反应。

    而这些反应都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那就是李念香还真的心里有自己的位置。

    因为女生这种生物最会伪装,也最坦诚。

    在面对自己有好感的人的时候,很多东西她们是控制不住的,尤其是心跳这种硬性指标。

    若是她们讨厌的人突然这么亲昵的凑上去,她们只会有恶心和吓一跳的念头,这种惊惧也会引起心跳加快。

    但是因为恶心和不喜欢的加持下,很快就会平复,然后推开。

    若是她们喜欢的人突然这么亲昵的凑上去,结果就会相反。

    不会推开,只会自己稍稍缩肩后退。而且那种喜悦,激动,惊吓害羞等等纷杂扰乱的思绪会让心跳短时间难以平复到正常水准。

    李念香现在就是明显属于后面这种情况,心跳猛烈且杂乱,肢体动作缩紧,一副柔弱可欺的样子。

    种种迹象都表明了她对余乾至少是喜欢起步这种级别的。

    得到答案的余乾终于还是退了回来,没有更进一步的亲上去之类的。

    过犹不及。

    这是在古代,观念不一样,恰到好处叫浪漫,强行更进一步叫恐怖。

    这个道理放在什么时候都一样,跟一个女孩子尤其是喜欢你的女孩子接触,彼此之间的距离推进程度和速度非常关键。

    不是说仗着对方喜欢你,就直接霸王硬上弓,那样很低级,而且会使的女孩可能会直接将感情转为厌恶、

    物极必反就是这个道理。

    除非,你遇到的是一个很骚的。但都很骚了,当妻子就不那么合适。

    所以,什么事都要讲究一个度,其中的尺寸拿捏非常有讲究,落实到每个人身上都是一样的进度条。

    这个无法用三言两语讲清楚,只能说是经验的那种积累和本能会自然而然的知道。

    很不巧,余乾就是此中高手。

    对于李念香这种内心坚定,意识强大,独立人格超群的女孩子来说,必须要一步一步落实。

    余乾的绅士停手就是符合这个理念。

    绝不是因为怕被对方的条件反射给捅死。

    果然,余乾的突然抽身离去,让李念香松了口气,心思有些怅然,最后很快脸色就恢复刚才的清冷。

    看着对方这么迅速的回过神来,余乾还是有些感慨的。

    其实尝试之前他也没有把握,可是当结果证明出来,又似乎在意料之中。

    两人认识的时间虽然说是不长,但是因为接触非常多。其实已经打下了极为厚实的基础。

    优秀的俊男靓女长时间的接触下难免互生情愫,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从某种意义来讲,余乾和李念香是同类人。

    两人都是“寄生”的关系,都是在太安城这边有着漂泊的属性。黑暗中的人总会下意识的相互依靠在一起。

    从之前余乾发现自己和李念香独处时候就有股子很放松,很舒服的感觉就该能感觉的出来这一点的。

    两人有着共同且绝密的秘密一起守护,这种就完全就是感情的催化剂。

    想必,李念香也是如此。

    在某些不知不觉的时刻,两人的心脏其实已经在慢慢的相互靠近了。

    更何况还有公主本人那份长久的喜爱一直加持着。

    余乾刚才的试探就直接揭破了这层面纱,他自己也真正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你...这就是你说的试探?”李念香问了一句。

    “是的。”余乾温醇的笑着。

    “然后,答案呢?”

    “我非常愿意当这个驸马。”余乾继续笑着。

    李念香沉默了,之后,“为什么。”

    余乾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你的心跳告诉了我答案,所以我非常愿意。非常愿意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或者说,我们的合作关系以另外一种方式呈现。”

    说完这句话,余乾直接站了起来,“我先走了,还有事。”

    他要以最潇洒的姿势先退场,给李念香自己留下足够遐想的时间,足够的个人充足回味的空间。

    看着余乾突然走了,李念香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在原位坐了好一会才带着难以言明的神情站了起来。

    她现在的神情非常复杂,摸着自己隆起的胸脯、

    她在感受自己的心跳,余乾刚才最后说的那句话所指的心跳。

    扑通扑通的跳着。

    一股从未体会过的感觉突然袭向全身。

    很快,她赶紧摇头,将某些想法和念头甩了出去。

    她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儿女情长...并不适合现在的自己。

    她不由得走到栏杆边上,看着下面余乾远去的背影,眸子里有些复杂。

    她有些茫然了,挑中余乾是一件很正确的事情,可是同时又好像是一件很错误的事情。

    这一刻,她由衷觉得自己和文安公主共享这份独特的心情。

    一个人,两颗心,又为另一个人同时跳动。

    (我觉得我可以求一波月票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