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昆仑第一圣 后记3


    “母后会不会不见我们?”

    在外等待的敖龙雨抱着蛋儿子忐忑不安。

    江澜在边上,微微摇头:

    “不至于。”

    师姐的母后,从以前开始就不怎么认师姐,也就是说在她眼中,她们之间没什么母女情分。

    以往她可以随意拒绝见面,尤其是在龙族时。

    可现在不仅在昆仑,他们也已经不再是几百年前的他们。

    因为大劫暴露身份的缘故,师姐的母后,不敢将他们二人拒之门外。

    也就竹清师叔因为小雨偷过东西,直接就不然进密室。

    担心有了天尊夫君变本加厉。

    “不过...”江澜犹豫片刻道:

    “提出那个要求,就不好说了。”

    “夫君提的,跟我无关。”敖龙雨立即撇清关系。

    因为面对自家母后,敖龙雨不敢有丝毫放肆。

    有些事,只能让江澜帮她提。

    江澜:“......”

    他也不知自己为何要陪这条龙胡闹,闹到最后,不知好不好收场。

    按理说不会有大碍,事实上需要看这些人的反应。

    少顷。

    有人出来请他们进去。

    刚刚进门,就看到冉净仙子跟敖师师走出来迎接。

    “母后。”敖龙雨低头问好。

    江澜也同小雨一样,低头问好,叫了声母后。

    “这是你们的孩子?”冉净仙子与江澜打好招呼,转头看向敖龙雨手中的蛋儿子。

    养蛋儿子跟养植物蛋不同,植物蛋一点反应没有。

    偶然浇浇水就好,蛋儿子长时间不理,就会发脾气,不停的闪烁。

    偶尔也会陪着敖满他们玩。

    “嗯,还没出来。”敖龙雨往前几步,把蛋儿子给母后看。

    敖师师又惊慌又无措。

    眼前的人如此客气,让她有些担忧。

    能让眼前的人客气,整个大荒也没有几个。

    她有幸见到,又感觉荣幸。

    “先进来吧。”冉净仙子碰了蛋外孙几下,发现对方会回应她,多多少少有些意外。

    片刻后。

    江澜跟敖龙雨坐在座椅上,冉净仙子跟敖师师也坐在对面。

    蛋儿子被放在桌面,时不时碰一下,都会得到回应。

    蛋似乎很开心。

    聊了一些家常,冉净仙子就望向江澜跟敖龙雨道:

    “突然前来是有些事吗?”

    敖师师紧张的看着江澜,最希望听到的是没事。

    然而事与愿违。

    江澜点点头,如实道:

    “确实是有一些事想询问下龙族的意见。”

    龙族...

    别说是敖师师,冉净仙子都多在意的了两分。

    敖龙雨低眉,不敢看母后。

    “愿闻其详。”冉净仙子迅速恢复平静。

    边上敖师师呼吸缓慢了半拍,在等待结果。

    对方认真模样,让江澜有些开不了口,可师姐头还低着,他只能硬着头皮道:

    “八太子年岁不小,不知龙族有为他寻找婚配的打算吗?”

    突然的问题,让冉净仙子颇为意外。

    敖师师也是疑惑,是说八太子的事?

    很快她们心里就有了预感,江澜要插手八太子的婚选?

    “并未有所婚配。

    仔细想来,敖满确实不小了,也该为他找一门婚事。

    你们有适合的人选吗?”冉净仙子顺势问道。

    敖龙雨连忙抬头,只是望到母后的脸,又默默低头,不敢说自己的想法。

    “确实有个人选。”江澜直接开口,在冉净仙子跟敖师师疑惑的目光下,继续道:

    “你们应该认识。

    正是经常在客栈出现的大地麒麟族,焰惜云。

    不知道可否适合?”

    听到大地麒麟族她们还没有什么,可听到焰惜云脸色就变了。

    一时间不曾做出反应。

    见她们不置可否,江澜只是安静等待。

    敖龙雨偷偷抬眉望了母后一眼,并未从母后那里,得到任何收获。

    平静些许时间后,冉净仙子率先开口:

    “确实适合。”

    敖师师张了张口欲言又止,不适合,一点不适合。

    话音落下,冉净仙子补充道:“只是,并不容易。”

    “龙族有难处吗?”江澜轻声问道。

    他言语上客气,可他的身份意味着让人无法拒绝。

    冉净仙子摇摇头,解释道:

    “并非龙族有难处,是大地麒麟族不一定会答应。

    可能需要你们走一趟,他们过些时日应该也会过来。”

    “好。”江澜点头,道:

    “等他们过来,我会第一时间过去,届时也会第一时间把消息传过来。

    让你们安心。”

    “如此甚好。”冉净仙子笑道。

    又逗了一会桌面的蛋,她才送走了江澜夫妇。

    等那两位离开后,敖师师才小声道:

    “八太子怎么能娶焰惜云?

    大地之女,两人血脉处于一个高度。

    届时龙族就无法传承挥动天刀的血脉,大地麒麟族也会失去大地之女的血脉。

    这是双输的局面。”

    “那拒绝吗?”冉净仙子问道。

    一时间敖师师戛然而止。

    拒绝吗?

    要知道这是超越大荒的天尊在牵红线,谁敢拒绝?

    天道都无法违背他的意愿,他的念头甚至可以决定世界走向。

    哪怕他不会觉得龙族不识时务,可只要一个念头在,整个龙族都未必承受的了。

    反而让他觉得龙族识时务,龙族后续就会容易很多。

    昆仑第一圣,整个大荒谁敢拒绝?

    又有谁拒绝的了?

    “一切都能有其他替补,不算什么大事,大地麒麟族也会应下。

    这件事就默认了吧,再则,他们也是长时间留在这里。

    与那两位关系不一样,不一定都是坏事。”冉净仙子平静道。

    她早已设想好了一切,利弊也均做衡量。

    不算太大的事。

    敖师师点头,确实如此,虽然可惜但不影响龙族根基。

    傲龙三刀甚至都可以传给其他人。

    很麻烦,也未必有人选,可这需要等很久很久以后再说。

    八太子只要还未老去,就无需担心这件事。

    先拖着吧。

    ...

    “母后真的觉得适合吗?”

    离开后敖龙雨问江澜。

    “假的吧。”江澜摇头道。

    龙族不希望与大地麒麟族焰惜云联姻。

    没有好处的事。

    一个在水,一个在海,完全不一样的领域,合作必要都没有。

    “母后会不会觉得我在故意捣乱?”敖龙雨问道。

    不是吗?江澜在心里反问。

    不过这龙一向没有自知之明。

    别人觉得不好,是从族群方向考虑,而小雨是从个人方向定下婚事。

    对龙族跟大地麒麟族来说,没有半点好处。

    对八太子跟焰惜云,倒没有什么坏处,只是他们还太小。

    肯定会有所怨言。

    但也不算什么。

    他跟小雨也是这样过来的,挺好的。

    “大地麒麟族那边就师姐说了。”江澜说道。

    “嗯,师弟记得站我身后。”敖龙雨给自己打气。

    这些时日他们倒也没有事做,在第九峰过着平静的日子。

    偶尔第五峰跟第一峰的人,是来学习阵法。

    没有人会来桃花林。

    有时候小雨会抛弃她的蛋儿子,跟林思雅聊天。

    大致是学一些奇奇怪怪的知识。

    每次江澜都能感觉到。

    这一日江澜用木剑戳着蛋儿子,发现它害怕的想哭。

    这让他不由得好奇,师姐都不怕木剑,为何蛋儿子会怕?

    尤其是还有一半人的血脉,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蛋儿子不是纯粹的龙,反而像纯粹的人。

    没有理由害怕才是,难道...这种表现是开心?

    又挥动几下,江澜发现换了这种思想,就能感觉跟蛋儿子玩的很开心,一闪一闪的。

    他手持木剑,随即刺出,蛋光忽的变得长亮。

    江澜缓缓收回木剑,站起来打算再来几下,只是刚刚挥动,突然感觉山下有一股气息出现。

    意外下,木剑缓缓落下,险些碰到蛋儿子。

    只差一寸。

    此时蛋儿子长亮了下,又突然灭。

    咚咚!

    敲了两下蛋壳,不见反应。

    望着木剑,江澜觉得自己可能理解错了,刚刚或许不是开心。

    收起木剑,他转身往外走去。

    眨眼之间属于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蛋儿子也跟着消失。

    ...

    旧酒客栈。

    少年正打扫卫生,门突然被敲动。

    咚咚!

    一位青年男子,一袭白衣,平静无波站立在大门处。

    看到少年转过头来,他客气道:

    “客栈有客房吗?”

    少年立即打起精神,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门口的青年男子。

    红雅从后院走进来,看到少年杵在那里有些意外,跟着望向门口,也是震惊。

    “有是有。”少年呼了口气回答道:

    “但是你这样的大人物,不去昆仑吗?”

    来人,云霄圣人。

    “借着天尊之师成婚,过来见识一下昆仑。

    乃不请自来,只能在客栈逗留。”云霄天人来到柜台前问道:

    “这里是收银子还是收灵石?”

    “灵石。”少年来到柜台回答道。

    “那一晚要多少灵石?”云霄天人面上不带任何表情,平静的出奇。

    却又不让人有违和感。

    似乎与天地契合,乃自然之道。

    “三块灵石一晚。”少年按规矩收费。

    “好,我一天天付。”说着云霄天人在柜台放下了三块灵石。

    这时柜台上突然多出了一颗蛋,接着一道人影出现在柜台边。

    正是江澜。

    刚刚一瞬间,他感觉有圣人靠近,过来看一下。

    果然是天人族云霄天人。

    “见过天尊。”云霄天人低头客气道。

    不管是什么修为,或者什么辈分,见到仑灵天尊,行礼是必然的事。

    江澜微微点头,道:

    “是为我师父婚礼而来?”

    “是,也不全是。”云霄天人轻声道:

    “婚礼只是给了我一个机会,过来是想顺便看看昆仑,以及见一下天尊。”

    “见我?”江澜望着云霄天人。

    自己跟对方见过几次,不算熟悉,倒有些仇隙。

    尤其是跟天人族。

    “是来感谢天尊。”云霄天人恭恭敬敬行礼道:

    “感谢天尊不与天人族一般见识。”

    江澜沉默片刻,倒也不是他不打算送天人族上路,只是因为大劫导致他不再适合出手。

    倒也有些对不起风迹等人,说好的送天人族下去,不知他是否还在路上等待。

    暂时是无法完成约定了。

    “是你自己争取来的。”江澜轻轻摇头,这一切确实都是云霄天人自己争取来的。

    顿了下,他继续道:

    “既然来参加婚礼,就进去跟他们说一下。

    你的身份确实特殊,不过羲禾帝君化身也在里面,不会带来麻烦。”

    一尊圣人,在哪都是特殊的。

    昆仑目前为止,还未有人成圣。

    或许最有机会成圣的是植物蛋,不管是第一峰师伯,第八峰师伯,以及师父,都难以成圣。

    圣人并非看修为力量,而是需要天地认可,举世功德。

    几位师伯还有师父,根本不去做这些,就无法成圣。

    江澜还记得自己还欠师父一个千年七彩祥云,可早已失去作用。

    师父在大劫时,入了半圣。

    这些气运对成圣有些作用,可师父没走在成圣路上,就显得可有可无。

    所以他决定留着,或许有一天师父跟师娘会有个孩子,送给未来的师弟师妹吧。

    云霄天人前往昆仑,江澜便转头观察蛋儿子。

    红雅在跟蛋儿子玩耍,光亮一闪一闪,应该是很开心。

    这么快就亮起来了?江澜心里疑惑。

    刚刚出来时候,明明都亮不起来。

    是被区别对待了吗?

    “姐夫?哎呀我的小外甥。”八太子带着猎物回来,看着蛋外甥一脸兴奋。

    少年拿了一壶酒到蛋跟前道:

    “我给咱外甥酿了婴儿酒,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浇一下?”八太子问道。

    “试试?”少年养了植物蛋很多年。

    觉得浇一下应该没有问题。

    江澜:“......”

    感觉还是别让蛋儿子靠近这两个人为妙。

    犹豫了下,江澜道:“八太子来昆仑多少年了?”

    “快一千年了。”八太子立即回答道。

    “成年很久了啊。”江澜又道。

    “我一出生就成年了,先天仙灵。”八太子有些得意,顿了下他又补充道:

    “但是跟姐夫没得比。”

    “有没有想过找个未婚妻?”江澜试探的问道。

    哐当!

    八太子手中提着野味的天刀当场掉落在地。

    “姐夫,你,你不会给我找了未婚妻吧?”八太子一脸害怕。

    “那倒没有。”江澜微微摇头,只是八太子一口气还没松出来,他又继续道:

    “小雨给你找了。”

    砰!

    八太子跪倒在地。

    是他的错,最近没给姐姐请安。

    ————

    月底最后几天了,月票要过期了。



重要声明:小说“昆仑第一圣”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