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我有一枚两界印 第895章 粉商没有风情


    第895章 粉商没有风情

    这也是陆征不愿意暴露身份,不愿意主动承担责任的原因。

    现在这样多好,想干啥干啥。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以后暴露身份了,陆征也不会主动去承担什么让群众生活更好的责任,太累,而且也没人感激他。

    社会管理,那是政府的责任,不是神仙的责任,把所有矛盾全部都集中到一个人的头上,那是傻瓜才会做的事情。

    他的责任就是好好生活,偶尔救死扶伤,看心情行侠仗义,谁敢惹他他就把谁人道毁灭。

    比如偭北,陆征才不去管那里的群众怎么生活,反正你贩粉害我家国,让我不爽了,那我就去杀一阵。

    不担责任,就不怕骂声,也不会心寒,这样一来,才能保证自己的主动权,不会因为责任而影响心境。

    ……

    好吧,说白了,还是懒!

    ……

    陆征帮林婉脱下大衣,挂在了门口的衣架上,然后将她迎入大厅,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她。

    “谢谢!”林婉说了一声,喝了一口,缓了一口气。

    然后又忍不住攥了攥拳。

    陆征拍了拍林婉的肩膀,“你也是老刑警了,见惯了生死,这次怎么这么失态?”

    “因为那个粉贩子竟然扒了他的墓,扬了他的骨灰!”林婉眼中凶光一闪,狠狠的道。

    “他们找到了他的墓碑?那他的家人呢?”陆征眼神一闪,立刻把握了重点。

    林婉摇摇头,“他是孤儿,只有一个女朋友。”

    陆征眉梢一挑,“那他女朋友?”

    林婉点点头,“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据说他的女朋友也失踪了,我担心……”

    “你想去一趟西南?”陆征问道。

    林婉眼中厉色一闪,恨恨的道,“我要杀了那个粉商!”

    “我和伱一起去。”陆征点点头,“将偭北丛林里的粉贩子和私人武装再清理一遍。”

    不就是杀人嘛,陆征熟得很!

    “好!”林婉点点头。

    “我和林婉出趟门,晚上不一定回得来,你是点外卖还是……”

    姒灵曦放下手机,无奈的道,“我可以辟谷。”

    “呃……”陆征挠挠头,感觉姒灵曦说的好有道理。

    “快去快回。”姒灵曦说了一句,就听到手机“叮咚”一声,来消息了。

    “好。”

    陆征点点头,然后挥手给自己和林婉施展了隐身术,然后就飞出了窗户,直往西南而去。

    ……

    路上,林婉沉声说道,“程颐是半年前被害的,因为还涉及到其他卧底,所以并没有通报消息,我也是最近才知道。

    消息被内部通报的同时,有同事说去上坟时发现他的墓被挖开,骨灰盒被砸碎在了一边。”

    “挖坟扬灰!”陆征眼神冰冷,冷冷的道,“知道了,我会让那些人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不得好死!”

    “你知道那个粉商的身份吗?”陆征问道。

    “当然。”林婉点点头,拿出了两张照片,一张照片上,是一个酷酷帅帅的男子,棱角分明如塑,眼神犀利有光,另一张照片里,则是一个看起来干干净净却带着一抹艳丽的女孩。

    “粉商叫荆霍州。”林婉说道,“警方早就盯上了他,只不过一直没有证据。”

    陆征嘴角一狞,“幸好咱们不需要证据。”

    “正是。”林婉点点头,然后又看向女孩的照片,“我只希望这个叫安言的女孩子没有出事。”

    若是粉商查到了程颐的墓,当然有可能查到他的身份,若是深挖,说不得就能找到安言,虽然安言只是程颐的女朋友,但天知道那些疯狂的粉贩子会不会打击报复。

    “先去杀人,然后去程颐家里找一找安言的东西,就能找到她。”陆征说道。

    ……

    荆霍州并不难找,他的各种资料都在国际刑警的资料库内,只不过,当陆征和林婉找到他的时候,却是不由得目眦欲裂。

    因为荆霍州正躺在床上,而他身边躺着的女人,就是安言。

    “禽兽!”林婉眼中冒火,就要动手,然后安言的一句话,却让她仿佛被兜头浇下了一桶凉水。

    “阿州,你金盆洗手吧。”安言搂着荆霍州,“我们去过普通的生活,我们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他也能像所有的孩子那样,有父母的疼爱,有美好的人生……”

    安言看向荆霍州,眼中显露出明显的温柔,“我想,我是愿意跟你那样生活一辈子……”

    “咯吱!”

    一声轻响,陆征回头,看到的是林婉正在咬牙,“程颐和安言,是青梅竹马……”

    安言眼底的爱意瞒不过林婉的眼睛,她是真的爱上了荆霍州。

    林婉面色冷然,挥手之间,别墅里其他人全都眼前一黑,倒地而死,然后她就显出身形,出现在别墅二楼卧室的阳台上。

    “吱——”

    一声轻响,荆霍州和安言一起回头,就看到了一身休闲装的林婉,推开了阳台上的玻璃门,缓步入内。

    “你是谁?”

    荆霍州立刻从腰间抽出手枪,打开保险,指向林婉。

    林婉冷冷的看向荆霍州,“你杀了程颐。”

    荆霍州两眼一眯,冷冷的道,“一枪爆头,骨灰都被我扬了,怎样?”

    床上的安言脸上显出一抹痛苦,双手抱住了头,然后就看到阳台上的女人看向自己,冷冷的道,“看来你知道。”

    “是……我知道……”安言嘴唇轻颤。

    “但你还愿意和他过下半辈子。”林婉淡淡的道,“和杀了你的青梅竹马,并把他挫骨扬灰的仇人。”

    “不!你别说了!”安言猛然摇头,却并没有否认林婉的话。

    荆霍州嘴角一狞,直接开枪。

    “砰!”

    一声枪响,让安言吓了一跳,急忙抬头时,却看到那女子依然安安稳稳的站在原地。

    荆霍州瞳孔一缩,继续开枪。

    “砰!砰!砰!咔哒!”

    林婉淡淡的松开手,七枚子弹就从她手里依次跌落。

    “叮叮叮——”

    荆霍州瞠目结舌,安言目瞪口呆。

    “还有遗言吗?”林婉淡淡的看着荆霍州。

    “别杀他!”安言喊道。

    林婉回头,就看到安言急忙说道,“我有荆霍州犯案的证据,可以将他绳之以法!”

    林婉嘴角一抹,看着安言阴晴不定的俏脸和闪烁游移的眼神,冷笑着道,“你对程颐的情谊,还不如我这个只和他见过一面的同事。”

    安言脸上闪过一道痛苦,但是看向荆霍州的眼中却难掩关心。

    “你是警察?”荆霍州眨眨眼,有些不可置信的道,“你要杀我?”

    林婉看了安言一眼,对于荆霍州的怒意更深了一层,“我不只要杀你,我还要将你抽魂炼魄,把你的神魂放在程颐的墓前受苦百年!”

    荆霍州还没理解林婉是什么意思,就感觉眼前一黑,翻身就倒。

    “阿州!”

    安言忍不住惊呼一声,就冲到了荆霍州身边,然后就看到一道和荆霍州一模一样的透明影子,从他身体上冒了出来。

    “阿州?”

    只见透明的荆霍州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安言,看了看地上自己的尸体,一脸震惊,“我死了?”

    下一刻,一道吸力传来,透明的荆霍州瞬间就被吸进了林婉手中的一个小玻璃球里。

    “啊啊啊!!!”

    荆霍州的惨叫声就从小玻璃球里传了出来。

    “这里面有一丛炼魂神火,一缕噬魂罡风,一道戮魂剑气,一道灭魂雷霆。”

    一道清朗的声音从林婉身后响起,安言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帅气干净的男子走了出来,“里面还有一团养神云,让你神魂不灭,百年估计达不到,可能也就九十九年吧,取个吉利点的数字。”

    林婉点点头,“这九十九年,我会将你埋在程颐的墓前地下,让他亲眼看你受折磨,这是你欠程颐的。”

    “我不欠他的!”荆霍州的声音从玻璃球中传来,声音凄厉,“杀了我!神仙,求求你们,杀了我!”

    “不,你欠他的!”林婉说这句话时,看向的却是安言。

    安言浑身颤抖,看向林婉和陆征的眼里全是震惊和害怕,“你们……你们……是神仙?”

    眼前的一切,颠覆了她的三观,让她如在梦中。

    “神仙又如何?”

    “那你们……你们……能不能让程颐复活?”安言嘴唇颤抖。

    林婉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微松,不过陆征却玩味的看向安言,“你真的想让程颐复活?你确定你现在还可以面对他?”

    安言瞳孔骤缩,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话。

    林婉眼神一眯,陆征却呵呵一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让程颐复活,和让荆霍州不再经受折磨,给他洗脑让他改邪归正,金盆洗手,你选一个吧。”

    “啊啊啊!安言!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金盆洗手!我再也不做恶了!我愿意和你生一个孩子!”

    荆霍州的惨叫声从玻璃球中传来,让安言忍不住蹭着地板后退,退到了床边,眼神惊恐,“我不选,我不选!求求你们,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林婉银牙一咬,“你不配当程颐的女朋友!”

    两人都看出来了,从安言收集荆霍州的犯罪证据来看,也许她是为了给程颐报仇而接近荆霍州。

    只不过……她却在报仇的过程中爱上了自己的仇人。

    要是程颐知道了,估计都能从坟墓里跳出来,你哪怕不报仇,开始新生活呢,程颐想必也不会想让自己的女朋友有危险,可你爱上仇人是个什么鬼?

    “我也不想,我也不想的!”安言痛苦摇头,“爱情是无法控制的。”

    这一句话,差点气的林婉爆出了粗口,什么逻辑,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

    陆征撇撇嘴,然后又遗憾的摇摇头,“可惜罪不至死,而且杀了她反而是让她解脱,那不如就让她在白天忘了这一切吧。”

    “不要!”安言豁然抬头,她不想忘记程颐,更不想忘记荆霍州。

    “你以为我就是简单的让你忘记一切,让你重新开始?你想多了。”

    陆征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会让你在白天清醒时忘了这一切,但噩梦会一直缠着你,你每天晚上睡觉做梦都会梦到这所有的事情。

    而且我还给你加了点料。

    你会梦到自己和程颐以前的生活画面,你会梦到程颐被荆霍州一枪爆头、挫骨扬灰的画面,你还会梦到被荆霍州害死的那些警员和普通人的凄惨画面。

    程颐每天都会满身是血的来质问你为何会狼心狗肺的爱上仇人,还要为将他挫骨扬灰的仇人生孩子。

    这些画面,你每天晚上都会经历一次,但是你一觉醒来,却什么都不会记得,而只会记得自己做了一夜噩梦,直到再次入梦,你才会回想起每天都会面对的程颐和这一切。

    你既然选择了背叛,说什么爱情是无法控制的,那就希望你对这个荆霍州的爱,能给你面对这些画面的勇气。”

    “你既然爱上了这个人渣,就要承担他的因果。”陆征冷冷的道,“这是你理应付出的代价。”

    “不!!!”

    这才应该是他们的结局:一个被炼魂折磨百年,而不是为了爱情一死了之;一个一生都被噩梦折磨,而不是养育着恶魔的孩子,怀着对恶魔的爱和怀念过一生



重要声明:小说“我有一枚两界印”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