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第一百章 大年初一


    “嘭嘭嘭……”

    绝美的烟花绽放在窗玻璃上。

    有些烟花太大太近,爆炸产生的声波震得玻璃颤抖。

    小姑娘无力的躺在床上,桃子缩在她的身边,一人一猫扭头盯着窗外。

    烟花倒映在了眼睛里。

    “嗡嗡!”

    小姑娘拿起手机。

    姐夫:姐姐太过分了!!!

    宁霁:姐夫对不起,我没想到姐姐早有防备,下次再补给你吧……

    姐夫:emmm……

    宁霁:怎么了?

    姐夫:/纠结

    宁霁:?

    姐夫:还是算了吧

    宁霁:没事的

    姐夫:疼吗

    宁霁:不疼

    姐夫:姐姐打的你哪啊

    宁霁:屁股

    姐夫:真可恶!

    宁霁:姐夫还不睡吗?

    姐夫:快了

    姐夫:你也睡吧,明天早点起来给爸爸妈妈拜年

    姐夫:也给姐姐拜一个

    宁霁:我才不给他们拜!

    宁霁:姐姐也不!她打我!

    姐夫:此言差矣

    姐夫:向宁总多要点压岁钱,攒起来,以后到玉京上大学了,用钱的地方多了,你想买什么都可以买

    姐夫:至于姐姐……

    姐夫:姐姐刚刚才打了你,你不气啊?这不得多骗她点钱?

    宁霁:有道理!

    姐夫:晚安啦

    姐夫:明天早上和姐姐过来吃汤圆,反正宁总和安馆长也不给你们做吃的

    宁霁:好

    宁霁:姐夫晚安

    小姑娘捧着手机,继续扭头看着窗外的烟花,时不时瞄一眼屏幕。

    姐夫没有再回她了。

    应该是睡了。

    十分钟后,小姑娘才关掉手机。

    又和桃子看了一会儿窗外的烟花,直到烟花因为夜深而逐渐变得稀少,她才起身,准备将窗帘拉上。

    可走到窗边又忍不住打开窗户,将头探出去往旁边看隔壁窗户还亮着光,光芒不算强,是台灯吧,这么晚了可恶的姐姐还在看书呢。

    小姑娘重新把窗关上,拉好窗帘,回到床上,抱着桃子,和它面对面,一双眼睛在黑暗中对视着。

    “啪~”

    桃子轻拍了她一巴掌。

    作为一只人类,大半夜的不睡觉,你以为你是猫吗?

    小姑娘渐渐闭上眼睛。

    ……

    陈舒睁开眼睛。

    今天他起了个大早,但心里却是空空落落的,有点罪恶感。

    因为昨天没有每日修行。

    说起来昨天虽然不忙,但有些清闲也是不可避免的,从早到晚都有事做。本身按照以前的习惯,他就算熬到半夜也是要完成每日修行计划的,或者至少完成三分之二,这样才能保证习惯的延续。

    如果某一天不修行的话,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每日修行之前,他都会想到不修行的那一天的安逸,心里就会有个小懒魔一直劝说自己再休息一天。

    平常无事还好,如果恰好某天又有些忙,就很容易完成自我说服,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直到习惯再次养成。

    昨晚没有熬夜是因为今天又要起早,所以接下来就要重新养成习惯了。

    “嘭嘭嘭!”

    陈舒用力的拍响了陈半夏的门。

    里头很快传来她慵懒的声音:

    “干嘛呀”

    “陈半夏,我看今日天气不错,我掐指一算,又正逢新春佳节,不如你我出来吟诗作对,岂不美哉?”陈舒说完等了几秒,才有问道,“姐姐你意下如何?”

    “有~病!”

    “emmm……”陈舒决定以后对孟兄温柔一点,然后继续喊道,“快点起来包汤圆!”

    “你包就是……”

    “给我说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给我发红包!”

    “等我睡醒……”

    “你已经醒了。”

    “我没有!”

    “唔……”

    陈舒无所谓的离开了。

    一分钟后,陈半夏穿着睡衣、很不高兴的走了出来,开始洗漱。

    陈舒笑呵呵的对她说:

    “新年快乐。”

    递出一个收款码。

    ……

    小姑娘朝宁总递出一个收款码:

    “新年快乐。”

    宁总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手机上的收款码,掏出自己的手机。

    扫码,输入8888,支付。

    “新年快乐。”

    宁总说完便迈步想要离开。

    然而刚迈出一步,就有一只小手揪住了他的衣服,宁总扭身低头一看,那只手白白嫩嫩,攥得紧紧地,这种做法不由让他皱起了眉,抬眼对小姑娘说:

    “不要贪得无厌!”

    “这笔钱当压岁钱够了。”小姑娘也没什么表情的对爸爸说,“但保密的话,还差一点。”

    “你最好不要惹我心烦。”

    “你最好不要惹我生气,我生气就会告诉妈妈。”小姑娘争锋相对,语气坚定,稍作顿了下,“而且你刚刚的语气已经惹到我有一点生气了,所以要多给点。”

    “……”

    宁总默默把刚收起的手机又掏了出来。

    付钱,离开此地。

    恰好这时姐姐从楼上走了下来。

    小姑娘看着手机银行里的余额又涨了一小截,心里喜滋滋的,但表面依然不动声色,看着姐姐走过来,刚想对姐姐说句新年快乐讨个压岁钱的,便听姐姐率先开口:

    “陈舒和陈半夏刚刚把汤圆包好,如果我们现在出发的话,可以刚好在汤圆出锅的时候到达。”

    “……”

    小姑娘张了张嘴,没说出口,只得任由姐姐从她身边走过。

    默默跟上去。

    穿好鞋子,抱起桃子。

    “嗡嗡!”

    小姑娘连忙掏出手机。

    是姐姐发来的红包。

    小姑娘不动声色的把手机收起,跟着姐姐一起走出家门。

    早晨的空气很清冷,伴随着沉淀了一夜的各种花香,混杂成了沁人心脾的味道。

    姐姐跨上摩托车,小姑娘还在忙着戴头盔,等她坐上去后,紧抱住姐姐的腰,便见姐姐摁下了启动按钮。

    ……

    啪嗒一声。

    火焰燃了起来,舔舐锅底。

    陈舒站在灶台前,打了个呵欠,脸庞被温度极高的灵火烤得暖烘烘的,这时候就格外想睡觉。

    二十五颗大汤圆。

    每人吃四颗,每猫吃一颗。

    再加半包珍珠小汤圆做点缀,加上醪糟藕粉,小姑娘和陈半夏都喜欢吃,陈教授和魏律师也十分喜爱。清清虽然从来没有评价过,但每次都把汤也喝完了的。

    对了,荷包蛋也不能少。

    每人每猫一个。

    煮到一半时,收到了陈教授和魏律师发来的红包,金额不大,但是态度很好,值得表扬。

    汤圆出锅,分装七碗。

    “笃笃。”

    门外恰好传来了敲门声。

    秘宗恐怖如斯。

    陈舒朝着屋里喊了声:“陈半夏,来端!”

    随即跑去开门。

    一分钟后。

    六个人刚好将一张长桌坐满,桃子蹲坐在任何一个桌角都行。

    七个碗里冒着热气,有六个碗都一样,标配四颗大汤圆及小汤圆若干、荷包蛋一个、醪糟甜汤半碗。剩下一个低配版包含一颗大汤圆三颗小汤圆,汤一丢丢。

    陈舒看着小姑娘被冻得缩着脖子,不自觉的发抖,有些心疼,对宁清说:“早晨这么冷你还骑车过来,潇潇又还没有开辟灵海,你不知道打个车吗?”

    宁清淡淡瞄他一眼,不想说话。

    低头想先喝口汤,又嫌太烫,于是端起碗来,感受着碗里传来的温暖,小口吹气。

    ……

    呼!

    碗中热气腾起。

    张酸奶把一颗汤圆扔进嘴里,烫得她直呼噜,但是她知道自己是五阶强者,再烫也烫不坏,于是硬着头皮开始飞快的嚼动起来,并强行将之吞下。

    真鸡儿好吃!

    她现在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大石头上用古朴厚重的字迹刻着“剑宗”两个大字,她正好坐在“剑”上。

    眼前是无边的云海。

    这云如大海一样泛着波涛起伏,仿佛绵延至世界的尽头,又如大海一样有着岛屿,那是其它的高峰,勉勉强强的将最高的峰头探出了云层,便成了这海中的群岛。头顶则是山下绝看不见的完美蓝天,蓝得很纯粹,一点儿没有被吞噬,一点儿没有被遮蔽,像是一个半圆形的蓝色罩子,其大无穷尽也,边沿全是挺展展的,紧扎扎的将云海罩了个结实。

    只东边有轮朝阳,没有丝毫遮挡的、赤白的朝阳,像罩子上破了个洞,透出外头的光。

    张酸奶吐气成白烟。

    这地方太冷了。

    不晓得这垃圾宗门的老祖宗怎么想的,跑到这么高的一个地方来建宗门,难道是为了激励弟子修行?只有努力修行才能扛得住这寒冷,只有努力修行学会御剑,才不用辛辛苦苦的爬山下山?

    奇葩思维。

    张酸奶手托着碗底,手中汤圆热气腾腾,她将二郎腿一翘,表情美滋滋的。

    喜迎新春。

    赶在汤圆冷掉之前将之吃完,她把碗搁在巨石上,缩着脖子掏出了手机,找到室友的飞信。

    张酸奶:新年快乐

    张酸奶:/烟花

    张酸奶:/爆竹

    张酸奶:/庆祝

    张酸奶:/炸弹

    宁清:同乐

    这个室友比山上的气温还冷。

    还是那个沙雕群好玩些,就是有个沙雕群友老爱拆自己马甲。

    不过张酸奶也没有那么生气啦,有时候想到自己的马甲被彻底拆穿后,那些沙雕群友们得知英俊帅气得无人能敌的自己原来是个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大美女,那意外的表情,她还会兴奋得geigeigei的笑出声来。

    马甲这个东西,存在的意义就是被拆穿。

    但是就这么被那个沙雕群友拆穿、自己毫无反抗之力的话,好像也憋屈得很。

    于是昨夜张酸奶日思夜想,想到了一个有些作弊的办法

    青菜可可和自己一个学校,这点应该不会错。他们经常在群里闲聊,青菜可可对自己的学校很熟。有一次还发了在潋滟楼吃饭的照片,而且她还在潋滟楼偶遇了宁清来着,还说明年……哦今年,要吃长湖里的鱼。

    如果她是别的学校的人的话,那也太大费周章了。

    所以她一定是灵安学府的!

    灵安学府,大一新生,身材很好,天赋强到足以加入这个群,这些条件还不够明确吗?

    首选是学校的学工信息。

    教务处的老师能查到。

    张酸奶知道有个校教务处的老师是自己的师侄,过两天找个机会去和那个师侄吵一架,沟通下感情,明年就可以借由她的账号进入学工系统查了。

    就算那个小学妹像自己一样,平常隐藏了自己的天赋和等阶,可表现出来也至少是优秀水平吧?

    就算学工系统进不去,排除掉大部分专业,光靠打听,也是比较容易的吧?

    就是有点作弊……

    张酸奶内心内疚了一秒,然后立马就喜滋滋的决定下来

    就这么干!

    这时远处有剑光划过,像蔚蓝天幕下的流星。

    张酸奶连忙拿上碗,跳下巨石。

    宗门规定,不准弟子践踏这块石头。要是被人发现了,这个鸡儿宗门的人可没一个讲义气的,哪怕举报同门对他们没有一丁点儿的好处,他们也是乐意之至。

    碗已变得冰冷了。



重要声明:小说“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