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从李元芳开始 第1050章 真假陶半妖


    @@“你的主人姓安培么?”

    灵体熟练地成为俊杰后,李彦稍加询问,得到了一个颇为意外的情况,控制这个灵体的阴阳师有姓氏,还姓安培。

    中国古代,姓氏是贵族才拥有的,到了汉朝在中下层逐渐普及开来,百姓这个词才算名副其实,至今已有一千五百多年,而倭国人直到现在,普通的子民都没有姓氏,有姓的全是贵族。

    灵体的主子有姓氏,已经证明出身高贵,姓氏是安培,更让人立刻联想到赫赫有名的安倍晴明,在阴阳师里面的地位绝对不一般。

    关键在于,这位为什么出动呢?

    陶隐目前只是小妖,杀了五十不到的真倭,对方不该是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一个送么,怎的就一下子来了安培级别的异人?

    如果意识到自己的威胁性,也不会派出一只很怂的探路型灵体,雷音一震,就直接红豆泥了。

    然而当李彦再细问,灵体却是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这种“灵”虽然学会了真倭的语言和技巧,但毕竟不是真正的人类,连鬼魂都算不上,智慧有限,问得急了,只知道鞠躬。

    李彦确定灵体不是伪装后,就失去了兴趣,丢给小倩,第六识的感应开始波动:“危机不是来自于这里陶隐还没有回来么?”

    小倩用头发卷着灵体,将它抛来抛去玩,闻言轻咦一声,担心地道:“是啊,陶半妖不会出事了吧?”

    李彦道:“他已今非昔比,就算撞上阴阳师,也能脱身,不过此事确实有些古怪,我们去看看吧。”

    小倩有些激动:“要出去么?”

    李彦微笑:“你不是喜欢宅在这里么?”

    小倩伸出手,把生无可恋的灵体提起,兴致勃勃地道:“跟着主人出去,不怕!”

    李彦点头:“静极思动,也该出去走走了。”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除了换头捉妖外,居家修炼的时间占据大部分,倒也不觉得烦闷,只是闭门造车总觉得进度慢了些,法术也需要试验的对象,如今有红豆泥到来,正合其意。

    李彦关闭丹房,大袖飘飘,走了出去。

    屋外灯初上,夜市熙熙攘攘,尤其是杭州最繁荣的御街、荐桥街和后市街一带,人流依旧密集。

    按理来说,李彦这般的相貌出去,依旧是瞩目的焦点,但他身形似缓实急,穿梭在人流中,如同鱼儿在水里畅快游动,不可思议地行走在视觉盲区里面。

    前后左右的行人只觉得眼前微花,有人似乎穿梭了出去,但又无法细看,稍加恍惚间也就继续往前走动,没有引起丝毫骚乱。

    小倩借助黑夜的遮蔽,跟在后面,都看呆了,喃喃低语:“主人比我还像鬼”

    人不知我,我独知人,仅仅是唯识劲身识的正常体现罢了,李彦心境平和,目标明确,穿过人群,朝着陶隐所在之地而去。

    “佛寺?”

    陶隐身上至今还有限制妖气的金丝银针,不必担心莫名失踪,只是当李彦带着小倩循着气息,遥遥望向目的地时,不免有些奇怪。

    此处是西湖边上的灵隐寺。

    这座寺庙背靠北高峰,面朝飞来峰,始建于东晋,传于后世近两千年,就算是在现代也是杭州著名的旅游景点,而在明朝,它的日子不太好过。

    明朝初创之时,崇尚佛法,不久后以整顿为名,对各大寺庙采取种种限制措施,灵隐寺害怕灭佛,主动把宋廷所赐的两地一万三千亩田交换朝廷,朱元璋很是赞赏,又赐了部分田地下去,却终究大不如前。

    后来经过失火、雷击,种种天灾人祸,这座在宋朝时曾经大兴的佛寺,早已不复原来的规模,嘉靖朝又是崇道抑佛的巅峰,此时这座寺院远远看去,都没什么灯火,一片冷冷清清。

    “你的主人也在附

    近么?”

    而此地不仅有陶隐的气息,灵体的目光也随之波动起来,李彦探手将它抓了过来,开口问道。

    灵体露出由衷的畏惧,用倭语叽里呱啦说了好几句,见李彦稍稍皱眉,又开始猛鞠躬。

    “看来是了.”

    李彦心头有了数,袖子一张,将这灵体罩住,同时小倩也没入他的影子里,朝着灵隐寺走去。

    到了天王殿前,他步伐缓了缓,气息变得微不可查,再往前一步,一层涟漪在周身荡漾开来。

    眼前灯火耀起。

    正如南京朝天宫,外面的道观、文庙、府学与内部核心的修行之地,是相互隔离的,既受人间香火,又脱离世俗,灵隐寺也有类似的福地灵区。

    只是这里整体上依旧处于凋敝状态,李彦更是嗅到一股浓郁的妖气。

    “她是我娘,你是假的!!”

    “她是我娘,你才是假的!!”

    清晰的怒骂声传来,李彦往前走去,到了大雄宝殿之外,朝里面看去,眼睛微微眯起。

    小倩也从影子里飘了出来,看了后就怔住:“怎么有两个陶半妖?”

    是的殿内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陶隐,对峙大骂。

    其中一人的身边,站着一位身材高大,骨骼粗壮的赤袍女子,浓郁的妖气正是从她的身上传出。

    赤袍女子身后不远处,则站着一群打扮怪异的矮子。

    李彦率先看向左侧的陶隐,这位独自一位面向对方一群,体内窍穴更插着金丝银针,基本可以确定是真正的陶隐。

    他目眦欲裂,咬牙切齿:“怪不得娘亲都不来寻我了,竟是你们这群倭贼从中作梗,你们从哪里弄来的妖人,胆敢冒充我?”

    能倭的这么整齐,当然是出自倭国,不过相比起之前那些只会塔塔开的真倭士兵,此次出现的倭人衣着丽,丝绸所制,更有峨冠博带,晴明桔梗,正是标准的阴阳师打扮。

    在这群阴阳师里面,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排众而出,用熟练的汉话道:“我们与妖王是朋友,你不要污蔑!”

    陶隐皱起眉头。

    不单单是因为对方无耻的言语,还因为这个人直接剃光了眉毛,脸上涂抹着厚厚的白粉,牙齿则莫名其妙地染成黑色,与之前所见的倭人大不一样。

    实际上,染黑齿、抹白粉和把眉毛,都是倭国人爱美的传统习俗了,如平安时代,黑齿标志着成年和婚配,就像是中国女子换了妇人发髻,后来染黑齿和抹白粉则逐渐变成了“御用”,不仅是女子使用,男子也追捧这样的风气,并且只有贵族才配拥有如此妆容。

    到了战国时期,许多公卿都有染黑齿的习惯,目的是为了彰显身份的高贵,鼓舞麾下的士气,最典型的就是丰臣秀吉。

    当然现在的丰臣秀吉,刚刚十几岁,还是无法冠姓的下层阶级,要等到三年后,才去投奔织田信长成为家臣,再等十年才能崭露头角,就算想把牙齿染成黑的,都没有资格。

    “你这丑鬼,扮成这样,首级都换不了赏银.滚一边去!”

    而这个倭国人以为很高贵的造型,让陶隐更加愤怒,再看向赤袍女子,又痛心疾首地道:“娘亲,你不认得儿子了么?”

    赤袍女子有些懵,仔细看看陶隐,觉得气息既亲近,又有股数不出的陌生:“你身上连妖气都没有,岂会是老娘的儿子?”

    对面的陶隐叫道:“娘亲说得没错,你分明是人,还敢冒充我?”

    陶隐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总不能说自己给人当个几个月的试验品,效果还挺不错,收放自如的妖化状态比最初强大多了,只能委婉地道:“娘亲,我是被那位李道医带走了,在这段时间有了些磨砺,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赤袍女子想了想:“道医?是不是那个在南京

    城内偷袭你的人?老娘当即就追上,将其杀了,把你夺了回来啊!”

    对面的陶隐拍手附和:“娘亲神威!”

    陶隐则脱口而出:“这根本不可能,那人极为厉害,深不可测,娘亲岂能杀得了他?”

    赤袍女子大怒:“老娘奈何不了区区一个人类?便是那朝天宫、神乐观的道士,也留不住老娘,更休想阻止老娘接下来水淹杭州,为我儿出这口恶气!”

    对面的陶隐笑道:“娘亲神威,淹了杭州,让天下人都知道我族的本事,再也不敢轻视!”

    殿外聆听的李彦目光一冷,小倩变色,陶隐则喝道:“我们要报仇雪恨的是天师陶氏,是陶仲文那妖道,与杭州何干?”

    赤袍女子脸色沉下:“你帮着人说话,还装作是我的儿?莫不是那杀害我族炼药的逆子,没死干净,化作了你?”

    陶隐沉声道:“我早已不是昔日的我,知道如何才是真正的报仇雪恨”

    他深吸一口气,从腰间取出避毒丹,熟练地丢了一枚在口中,四肢开始妖化,身躯飞速膨胀。

    “娘亲即不信,就休怪儿子,用最直接的方式证明了!”

    瞬息间,妖化陶隐已经扑到那个一模一样的自己面前,浓郁的毒气伴随着滚滚煞气充斥殿宇:“杀了这个假的,屠尽这群倭贼,看谁还敢冒充我!!”



重要声明:小说“从李元芳开始”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