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大明皇长孙 第417章:邸报的恐怖利润


    对于现在的大明来说,在朱英的眼中,主要的就是‘动’起来。

    这个动,并非单纯指人口的流动,更多的是关于百姓们有着更多的选择方向。

    社会的人口组成,其中有八成属于农户。

    那么一个农户,他大概是怎样的精神面貌?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沉重的生活,压弯了腰。

    勤劳什么的,没得说,因为懒惰的人,是真的会活生生饿死。

    家里的存粮,要精打细算,毕竟一家子,可不是后世眼中的三口人,随便都是六七口起步,甚至是十来口。

    而一大家子人,就靠着那几亩薄田过日子。

    什么未来的希望,太遥远了,能够每天都吃上一顿饱饭,就是最大的追求。

    这可不是少数人的想法,而是涵盖了几个大明疆域内,八成百姓。

    京师近边的某个小村里。

    “阿爹!阿爹!”

    一个十几岁的小伙,兴致冲冲的朝着自家地里跑去。

    老头抬头,骂道:“你个龟儿子,大清早就去村头看啥子热闹,存心要累死我这个老家伙吗。”

    小伙停下,喘了几口大气:“爹,村里头出了告示,要在咱们这边招工,不仅每天管两顿饭,一个月还能有六十文呢。”

    老头眉头皱起:“莫不是骗人的吧,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不仅管饭,还给六十文?”

    “这些家伙,是哪来的拐子吧。”

    见自家老爹有些不信,小伙连忙解释:“是官老爷来贴的告示诶,就在村头,说要办什么水泥厂,我也不知道这是啥。”

    “有人读了告示,我就在一旁听着,听了好几遍,确定是管饭,工钱每月六十文。”

    “只要有把力气的,都可以去。”

    老头听说是官老爷说的,不由道:“还真有这等好事?”

    小伙子急了:“爹,咱们的种下那些说能产很多粮食的种子,不也是官爷他们免费发的吗,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机会,错过了可就没了。”

    老头听完有些犹豫。

    现在家里有七口人,大儿子是唯一可以帮忙的劳动力,若是这般出去了,活全抗自己身上了。

    小儿子才八岁多,虽也能下地干活,但力气不够。

    犹豫了半晌,看了看大儿子眼里的渴望,老头牙一咬:“行,你便先去干,若是骗人的,那就赶紧回来。”

    小伙眉开眼笑:“好嘞,爹只管放心,到时候发了工钱,全都拿回家里来。”

    随着工厂的开房,许多劳动力开始涌入进来。

    有了最低标准的保障制度,进入工厂之后,几乎可以给家人带来的生活待遇,带来极大的改善。

    不难猜测,随着农户劳动力的涌入,粮食的价格也会上涨。

    这些都属于可控范围之内。

    在这个时候,就会发现一个事情,那就是许多人的精神面貌,在短短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死气沉沉,压抑的生活,看不到未来。

    现在的变化,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变化,哪怕是农田里耕作的百姓,似乎每一锄头挥下去,都更加有劲了。

    这还是只是乡村间,城池里的变化,几乎是每过几日就截然不同。

    随着邸报的传播,给京师造成轰动消息的事情,也就随着一起不断在全国上演。

    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十三个省份进行传播。

    不仅仅是在大明国内,哪怕是国外,那些朝贡的小国,甚至是草原部族,都开始看邸报的消息。

    邸报在当今年代,不算什么新鲜货,可普及开来后,几乎就是信息唯一的来源。

    加上如今大明的地位,可以想象,所有国家,所有贵族,都将会奋力的去收集邸报。

    三文钱的邸报,被送达到海外之后,最高甚至能达到三十两的黄金。

    这其中的利润,足以让普通的商人疯狂起来。

    “这也太夸张了吧。”

    得到这个消息的朱英,都有些懵逼了。

    明初的时候,朱元章规定,一两黄金等于四两白银。

    二十多年过去,因为朝贡贸易的关系,大批的外臣把白银运到大明,再换成黄金运出去,使得如今的黄金大约等于八两白银。

    也就是说,三文钱的邸报,运送的路途足够远的话,可以换成二百四十两白银。

    一两白银,可是千文呐。

    这其中的利润,堪称恐怖,简直骇人听闻。

    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朱英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找到老爷子,把这件事说出来。

    朱元章眼睛都直了:“大孙,一张邸报,三十两黄金,这是哪来的大傻子。”

    对于邸报的产出,朱元章是有了解过的。

    每天可是几十万份的印刷量,而且这个数据,一直都在不断的上升之中。

    听到这个消息,一开始朱元章怎么敢信,但是他更加明白,大孙是不可能骗自己的。

    朱英苦笑道:“爷爷,这等事情,孙儿也是没有想到的,那些番外之地,会对咱们大明如此景仰。”

    “想必三十两黄金,只是个例,但就普通而言,价格也不会低到哪里去。”

    “他们的消息闭塞已久,咱们京师邸报,还都是关乎到国家兴亡的大事,这些消息对于一些边缘疆域的小国来说,可谓是价值千金都不为过。”

    “虽说确实夸张了一点,也只是咱们低估了他们对于迫切了解大明最新动态的渴望。”

    朱元章沉思片刻后,对大孙问道:“关于此事,大孙可是有什么想法。”

    他可不相信在这么大的利益下,大孙会放任不管。

    果然,朱英毫不迟疑道:“首先,咱们一定要强力打击行商贩卖邸报的事情。”

    “主要针对的地方,就是在于边关地区,所有进出的行商,严格搜查,一旦发生,必须严罚。”

    朱元章道:“如此巨大之利益,定然会有不少人铤而走险,获取暴利,再者说这邸报不过一张纸,藏起太过于容易了些。”

    朱英笑道:“孙儿明白,打击是打击不干净的,不过这般也是限制他们,每次携带的数目。”

    “如此下来,邸报流露至外的价格,只会呈现上涨的趋势。”

    看到大孙这个笑容,朱元章便已经明白了大孙的想法。

    这分明是要借此机会,将邸报的价格抬高。

    当数目变少了,也就意味着邸报更加的珍贵了,在外面来说,也能卖得起好的价钱。

    朱元章笑呵呵问道;“大孙准备卖到什么价格去?”

    朱英心中盘算一番后道:“一两白银吧。”

    “哦?”朱元章有些惊讶,这可不符合大孙的脾性。

    朱英笑着开始解释。

    原来在看到这条财路的时候,最初也是打算高价出手的。

    但很快朱英就发现,这么高价,无异于杀鸡取卵,而且很难维持长久的买卖。

    心中算了一下成本,运输,在一两白银这个价,属于最是合理了。

    最为关键的是,朱英的目标,可不仅仅是那些大贵族,大财主。

    包括一些小国的富户,小贵族,也是在他的目光内。

    一两白银的价格,对于稍微富裕点的人来说,也是支付得起的,在知道大明的信息这么容易卖钱后,这个羊毛,必须薅。

    反正别人也是薅。

    完全可以大胆一点,直接在其他的小国设立一个联络处,专门用于运送邸报。

    只要控制好量,别的不说,在现在这种运输速度上,完全可以卖上十年,二十年。

    这几乎就是白捡的钱。

    邸报的刊发有多快?

    现在是三天就有一刊,一年最少有上百份最新内容。

    按照这个速度,看似不起眼的一两白银,实则每年可以带来百两。

    仅仅是一户。

    而一个小国,富人阶层和贫民阶层的差距是巨大的,少说也是上百销售目标。

    大明周边,这么多国,单单西域,就有多少?

    这其中的利润,只能用两个词来形容,恐怖!

    !

    一个不好,甚至能比得上如今大明的满年岁入。

    让国库直接翻倍。

    朱元章听完大孙的讲述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是虚假,梦幻,夸张。

    半晌,朱元章这才说道:“那咱直接下谕旨吧。”

    朱英重重点头。

    对于邸报的买卖,其中就草原上来说,最大的收益是谁?

    没错,便是晋商。

    他们通过自身的渠道关系,向各个草原部族的贵族,开始推销起京师邸报了。

    甚至因为语言沟通的关系,还配送识字的汉人,帮忙朗诵。

    可谓是极其贴心的服务。

    然而,仅仅半个月,眼看着生意越发红火起来,尤其是这里面的巨大利润,相当于白捡。

    这天,山西边关。

    “老爷,老爷,不好了,少爷带队被人给抓了。”

    一个奴仆,急急忙忙的朝着院子里大喊。

    这里便侯家的大院。

    候老爷子闻言,几步走出,一把抓住下人衣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文儿怎么可能被抓。”

    下人颤颤巍巍的说道:“老爷,是新来的官爷啊,他们根本不认咱们侯家,少爷带着商队像往常那般过去,就这么直接给抓走了。”

    候老爷子质问道:“他们是以什么罪名抓走的?”

    下人连忙答道:“说是不准对外销售邸报,少爷的马车上有很多邸报,因此就被抓了。”

    候老爷子面色阴沉,他没想到朝廷的反击来得这么快速。

    山西这边的卫所,被大量的抽调去了倭国征伐,新来的卫所短时间内,根本没法一下子建立沟通联系。

    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些卫所的长官,是不是有朝堂的锦衣卫潜伏其中。

    现在朝廷对于晋商的态度,非常之明确,几乎就是奔着赶尽杀绝去的,是以接触起来,便要小心许多。

    至少也得把底细打探清楚了才行。

    有些消息打探起来也不容易,军中虽有关系,可来回也是个时间。

    现在看来,事情可能就难办了。

    “走,马上备好马车,老夫得立即去一趟知县那里才行。”

    候老爷子吩咐道。

    并非是他舍不得这个儿子,毕竟下面儿子还是挺多的,死上一两个,还达不到不能接受的地步。

    关键在于要知晓目前的情况,朝廷这边到底是怎么一个方式,来进行审查。

    商人再是厉害,钱财再多,手头里也没有可直接掌控的军队。

    晋商八大家确实势力强大,可就明面上来说,随便一个卫所,就能轻易的将他们屠杀干净。

    现在的他们之所以难缠,主要就是隐蔽,还有其身后错综复杂的关系。

    许多曾经的族人,因为朝廷的安排,进行了大移民。

    也就改换了户籍。

    即便被人查了出来,之前是属于晋地,也没什么好担忧的,牵扯的范围太广,朝廷也无法一一针对过去。

    这一次的直接抓人,就有些被动了。

    这里是边关小城,整个小城加起来,也不过七八千户。

    晋商八大家之一的侯家,真正的核心族人,都是隐藏在这里。

    按理说,城内军士有所调动,没道理他这里候家家主不知道。

    搭上马车,便就匆忙赶去知县府衙。

    “停!”

    只是行到一半,候老爷子就喊停了马车。

    “老爷,有什么吩咐。”下人连忙问道。

    候老爷子看了看前方有些冷寂的道理,眉头皱起。

    这里跟平时没什么区别,但是他的心中,却有一种心季之感。

    稍稍沉吟一番后,就对马夫吩咐道:“你继续驾车,往知县府衙过去,老夫随后便到。”

    这里距离府衙,不过数百米的距离,绕过两个弯就是。

    马夫也不敢多问,只当是应下。

    “慢点驾车,别太快。”

    “好的老爷。”

    看着马车动了起来,候老爷子便在吩咐一个汉子快速跟上,查看动静。

    事情证明,候老爷子的谨慎,又救了他一命。

    只见在转弯的墙角,派过去的汉子像是看到了什么,大肆挥手,示意危险。

    “走!”

    候老爷子见此,头也不回,迅速离去。

    而在看不到的地方,那名马夫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即便尾随的汉子,也是身中数箭而亡。

    “该死,又让这个老家伙跑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皇长孙”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