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道祖是克苏鲁 第二百六十五章 照实说


    眼见刘承宗一头栽在地上,生死不知。

    被骂了一晚上的显化道君也摸了摸胡子,满意得点了点头,然后突然一甩袖口,往李凡当面一罩。

    李凡猝不及防,只眼前一花,下个瞬间,他发现自己站在一间地牢里。

    周围是光滑的石壁,只有一尺见方,透气的小窗,周围根本一丝一毫的灵气都没有,而且明显是被悟道级别的禁制,彻底加固了!

    李凡心中一沉,发现连神识也被封住了,连神庭里元婴剑丸都没有半点回音!卯足力气一拳揍过去,手骨差点给墙面震断了,连个声响都没有!

    妈蛋!这瘪三!投名状都交了还是翻脸!逼着他出手敲了一砖,怕不就为了伪造犯罪现场!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罪名都要栽到他头上!还有那个刘承宗也是!一晚上都和智障一样!丢人现眼!得意忘形!真是坑死爹了!啊啊!淦!这显化真踏马不是玩意!

    “骂的好骂的好!显化真踏马不是个玩意!”

    突然从小窗口外传出人声来,李凡猛得一惊,扑到窗口,“外头是什么人!”

    那人似乎被关在隔壁,似乎也扒着窗大吼,“我不是人!我是显通!你是谁啊!”

    李凡心猛得一沉,几乎是尖着嗓子叫道,“显通道君!!你是那个勾结神教的蓬莱叛徒!”

    完了完了完了,这地方居然是用来锁道君的!这下玩球了,这回是真的步子太大劈了叉,一车翻到阴沟里了!

    外头那显通气的破口大骂,“呸呸呸!哪个勾结神教了!败坏本座的名声!放屁放屁放屁!”

    李凡也是难得遇到了彻底被碾压的绝境,此时想不出办法托身,正心乱如麻,隔壁的神经病还在哇哇哇吵闹,也是气急怒道,“给老子闭嘴!你冤枉我还冤枉呢!都是你勾结魔教惹出来的破事连累了老子!淦!”

    显通也骂回来,“呸呸呸!我不冤枉!我才不冤枉呢!我勾结魔教我认罚我乐意!我勾结魔教我痛快我开心!我勾结魔教!但我没勾结神教!你才勾结神教!你全家都勾结神教!呸呸呸!呸呸呸呸呸!”

    李凡真是气极了,“焯!你个老疯子!魔教不就是神教!神教不就是魔教!啊呸呸呸!”

    显通也呸回来,“啊呸呸呸!小傻子!屁都不懂在这和老子顶!神教拜神主的!魔教是拜虚星的!哈哈哈!没听过吧!傻哔了吧!哇哈哈哈!呸呸呸!”

    “卧槽?”李凡真的傻哔了,“……你勾结的魔教是那个魔教?靠!你特马居然是罗教的!”

    “咦?小傻子你居然还知道罗教?对了对了!”显通呱呱呱得大叫道,“新来的小傻子我问你!可知道我义兄的下落!他正是那鼎鼎大名的北辰叛徒!雁行云!

    你听过没?雁!行!云——!你听过没!”

    “嘶……雁,行,云!”李凡猛得一惊,正要叫出声,突然脊背一凉,脖子后的汗毛都竖起来,登时警觉,眼珠子一转,当机立断,“没听过!”

    “卧艹!我义兄雁行云的大名都没听过!你个废物!”显通梆梆梆得用头撞着墙大叫,“啊有了有了!北辰剑宗!北辰剑宗你总听过吧!现在剑宗的掌门是谁!是不是姓雁!”

    “北辰剑宗……”李凡瞄了一眼手背上倒竖的汗毛,深吸一口气,“北辰剑宗早没了,灭门有五百年了,剑宗的弟子早就死光了。”

    “啊啊啊!你骗我!你骗我!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义兄不会死的!显化!显化你给我滚粗来!随便找个傻叉就想坏我道心吗!显化!!!”

    果然下一刻,显化道君的声音响起来。

    “哼。他说的是真是假,师弟你听不出来么。姓雁的早就死了,他不会来救你了。”

    擦,这老鳖三真是喜欢听墙脚……

    显化道君猛得从小窗口露出脸来,瞪了他一眼。

    李凡赶紧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装泥菩萨。

    “呸!我不信!假的!假的!就是假的!我知道了!你嫉妒我们兄弟之义!故意用这傻子气我!想骗我出卖义兄!哈哈哈!我不上当!我偏偏不上当!气死你!气死你!”

    显化道君看来也是一阵无语,“……师弟,你还要我和你说多少次,罗教已经覆灭,姓雁的已经死了,你何苦还在这替他们守天书?你不愧对太上上真宫的栽培吗?”

    显通听到上真宫似乎语气软了些,“我知道!我有愧!一人做事一人当!蓬莱给的修为我还给你们!我自己坐化了就是!绝不会连累宗门的!”

    显化道君又苦劝道,“你这又是何苦?信也好,不信也罢,如今时过境迁,天下大乱了。我蓬莱正是用人之际。

    这样吧,我也不逼你把天书交出来了,只要师弟你誓言与那姓雁的决裂,再不踏足中原。我愿替你在九大玄门面前作保,放你到海外,替宗门新开一座道场。

    岱舆也好,员峤也罢,总之让我蓬莱的弟子多个修行的去处,避难的退路,也好过你在这枯坐,一举多得,如何?”

    “恩……”显通好似被说动了,“显化,既然你这么推心置腹,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

    显化道君凑过去,“哦?说出来听听?”

    “其实……你爷爷就是我爸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凡,显化,“……”

    哈哈哈的疯笑突然被消了音似的掐掉。

    显化道君的脸又出现在窗口,盯着李凡,“你呢,想出来吗。”

    李凡狂点头。

    显化道君摸着胡子,“好,等会儿放你出来,见了诸宫的神君,他们问话,丹坊是谁炸的,刘承宗是谁杀的,为什么你要用砖砸他的头,你照实说就是。”

    “……照实说?”李凡眯起眼。

    显化道君点点头,“照实说。你试试。”

    李凡怀疑得看着他,“……丹坊是你炸的,刘承宗是你杀的,你叫我打的。”

    显化道君笑笑,扭头就走。

    焯!老鳖三可真不是个玩意!

    “哎哎哎!好了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掌门给个机会给个机会!掌门!再给个机会呗!”

    于是显化道君的脸又回到小格子里,幽幽得瞪着他。

    李凡叹了口气,由衷而发,“丹坊是刘承宗炸的,人是我杀的,因为他是勾结魔教的叛徒……”

    “什么!刘承宗居然勾结魔教!”

    太上九真宗正殿,李凡立在大堂中央,周围一群面目隐藏在神光庆云中的神君,听他招供证词,正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反正李凡是把和显化道君对过的口供如实讲了,大致就是刘承宗拉拢他入伙,说要做什么大事,他虽然拒绝,可后脚丹坊就炸了,后来见刘承宗趁夏承明重伤之际刺杀,因此认为对方是勾结魔教的叛徒内间,就一砖砸过去,谁知道一下就把人干倒了,实属误杀。

    问话的神君则一边掐算,一边皱眉道,“此子所说属实。并未撒谎。”

    李凡不由一脸迷茫得瞅着他,淦,原来老子说的是实话啊?

    “且慢!这只能说明他心里觉得承宗是勾结魔教,不代表承宗真的是!你说!为什么你一个外门,昨晚会出现在工坊核心的!”

    李凡眯起眼,“……去救火?”

    “你一个才入外门不满一个月的这么积极!而且你怎么能追踪承宗不被发现的!”

    “承学帮他炼了一炉丹,关心则乱吧。当时烟火甚大,场面混乱,或许迷路了也不一定。”

    这好像是一思神君的声音。

    “第二次进丹坊,就这么巧迷路了都能给他闯进工坊的禁地?他怎么会对里头了如指掌的!还偏偏给他目击了内门相残?”

    “你这话什么意思!弟子关心宗门的安危协助救火,你还要质疑他的动机!还是你在说,是我神真宫的弟子炸的丹坊!你是不是还要搜他的魂!”

    “我可没这么说!我只说此人来历不明不可轻信!”

    “此人初来乍到就为我蓬莱屡立大功,但就是来历不明就不可轻信!有些人是不是见不得蓬莱的好了!”

    “就是就是!没法待了!干脆散伙!”

    “你们神真宫不要在这胡搅蛮缠!等承明醒了一问就清楚了!”

    “承明醒了!他说爆炸之后身负重伤!却被承宗突然出剑偷袭!幸得这李唐所救!”

    “什么!居,居然!”

    “那看到了吧!都看到了啊!到底谁是功臣!谁是卧底都看到了啊!”

    “我瞧了承明的伤势,确实是被上乘剑光所创……”

    “承宗居然会下毒手残害同门!”

    “难道……他真是魔教卧底?”

    “那承阳送来那些,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们是滥杀无辜,坏我蓬莱的名声……”

    “肃静。”

    坐于首座的显化道君一甩手,喝止了争执中的诸宫长老,面无表情,不露喜悲,

    “炸炉也是常有的,丹坊耽误一时,但也可以重修,本月耽误的长春丹,还有修缮的费用,就由我至真宫出了,承明受了重伤,承志不在山中,新丹就由承学负责炼制。

    魔教的事情要紧,先招承阳他们过来本山,查问清楚,再议不迟。”

    见显化道君难得‘秉公执法’一次,诸宫长老一时也没反对意见,纷纷作辑道。

    “遵掌门法旨。”

    “至于你。”

    显化道君和李凡对了一眼,曲直一弹,一道金光闪过,落在李凡面前,正是那块金砖。

    “我也不问你,这化神七品的法宝你是从何处得的了。各有各的机缘,我蓬莱也不贪墨你的东西,还给你了。

    此次你害了承宗却也救了承明,是赏是罚,等其他的事情论定,再做决断。回去神真宫清修,无令不许离山。否则逐出师门!”

    “是……谢掌门……还我……”

    这算是……封口费?可虽然是烫手赃物,但如果真是化神的法宝,那好像赚了啊?

    李凡欲言又止得,把‘他的法宝’拾起来,揣在怀里退出了大殿。

    还不等他反应,身后就有四个神君走上来,其中有见过的一思,还有三个老头,大概是神真宫的居思,居睿,士明三位神君老祖了。

    “跟着来。”一思神君直接剑光一裹,把李凡卷起,四人护着他落入神真宫山门。

    华光直落入中宫大殿之中,一思和另一个神君联手,布置起法阵结界,罩住整个神真宫。

    而另两个老头则一左一右,屁股往在李凡面前一坐,还给他也扔了个蒲团。

    “坐下说话。”

    看来他们就是神真宫一脉,甚至九真宗辈分最高的老头,居思,居睿两位神君了。

    李凡抬头看看道宫里的玄女像,咽了口唾沫老实坐在蒲团上。

    “那砖给我瞧瞧。”左边的老头直接伸手。

    李凡老实把金砖递过去。

    对方把金砖托在手里,用斗鸡眼仔仔细细反复瞄着看。

    其他神君完成了布置,也凑过来,到李凡身边围坐着等结果。

    斗鸡眼老头品了一番,点点头,“看着好像是衡山道友的手艺,旧东西,器灵以前也叫人打散过,降了一品,还在睡着没缓过来,问不出什么道道。

    不过确实是化神的法宝,你小子还挺有福缘的。”

    李凡汗一个,“就……路边随手捡的,使得趁手……而且喜庆……”

    “恩恩,路边捡的。”“确实喜庆。”“毕竟是实打实的金砖嘛。”

    老头们用懂的懂的,不用解释了你这山贼的眼神瞧他。

    “居思师叔祖是炼器大宗师,自然不会看错,只是……”另外三个神君换了换眼神,一思神君辈分最小,于是由他先开口问了。“难道刘承宗,真能被这么一块砖撩死?”

    居思神君直接摇头,“此宝到底是化神七品,确实足以打坏真人道体,但凭承宗的本事,难道连元婴都逃不出么?大概是承明伺机下了杀手,显化护短,找这憨货背锅了。”

    于是老头们转移视线,李凡也跟着他们一齐看右边那个,大概是个算子的居睿神君。

    居睿神君也掐指算了算,片刻后摇头道,“天机给人混淆了。我推不出,估计又是显化这杂碎回护他的门人,还把火拱到我们这来,不过冲着承学得了机缘,这哑巴亏也得咽了。”

    李凡惊异,这几位很了解掌门的为人啊,虽然算不出还是猜的八九不离十……淦,不过做掌门做到这份上也太失败了吧……

    “小李啊,别紧张,我问你,昨晚上刘承宗和你说了什么,你去救火,又看到了什么?照实说。”

    又来照实说?

    不过看他们四个化神只能根据人品推测,实际根本算不到显化的骚操作,那李凡估计他们水平是还差点,自己也只能‘照实’说了。

    反正瞧这样,刘承宗说的那些事情,蓬莱内部的分裂,这些老头也都是玄门真传的人精,肯定都有数。

    于是李凡又把之前会审的说辞,照实背了一遍。

    当然,对显化道君还是只字不提,只不过这次到底是神真宫内部来问,他就把刘承宗给的长春丹也拿出来了。

    老头们听他说的出入不大,还主动拿出丹药来,也很满意。

    “这些你自己收着吧,我神真宫虽然不是很宽裕,但还没到卡要小辈的地步。”

    “哼,这些年也让的够多的了,若是连下边的人都护不住,说出去简直惹人笑话。”

    “你放心吧,在我神真宫,就算显化那厮亲至也不能拿你怎么样的。”

    “师叔祖们说的是。”

    虽然老头们是这么信誓旦旦保证的,但李凡后脚给放出来,一回屋,连萧玉娡还没摸着呢,抬眼就看见蓬莱的那厮掌门,又在院子里蹲他了。

    “卧槽有完没完啊……您到底还想怎么样啊……哦,你是不是想要回这砖?给给给……”

    显化摇了摇头,“我要你寻机秘密离山,替我办三件事。”

    “……不是,您想玩死我就直说……”

    李凡真的累觉不爱了。就想闭口叫救命啊,显化又来整人啦。

    可显化道君全不理会,自顾自地说,“第一,他们说的那个魔教崽子,我已算到他的所在,你去抢过来。试试此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恩?李凡下意识闭口。同时怀里一模,手上多了一枚玉简,哇塞又往老子怀里乱塞东西……

    “第二,如果我没算错,徐承阳应该是玄门的高人转世,混入我门中偷功的内间,但还没有十足的把握是哪家派来的。你去半路截他,打他一砖,瞧瞧什么反应,回来告诉我。”

    艹,你给人打一砖还能有啥反应,拼命呗……不是,老兄你是不是太高看他了?蓬莱的一号种子耶!转世的玄门内奸耶!打一下就看看反应还行?要死人的噻!

    “第三,之前你去过的玉麟庄,再去跑一趟,应该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东西没出世,去附近用心找找,若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即回来报我,不许擅入。”

    李凡感觉到怀里又多出了什么,伸手摸出来一枚鲜红的玉佩……

    “这是神主玉,是十绝神教的联络信物。一旦有神教中人遇险,以秘法求救时,神主玉就会有感应,引导周围护法前去援手,你带着此物,试试能不能把门中那个潜伏的叛徒找出来。”

    显化道君幽幽得看了李凡一眼,“你不就是想搏个出人头地的机会么,机会我给你了。三件事都办成了,我给你记一大功,收为亲传弟子。

    可若是办事失手,被人给逮住了……就照实说,你懂么。”

    李凡看看手里的神主玉,面无表情了,“懂了。若被抓到了,那个叛徒就是我了。”



重要声明:小说“道祖是克苏鲁”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