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第0875章 哥们,你信这世界上有外星人么?


    华南财经学院,赵学延来的轻松,离去时更轻松,他也没想到因为买比特币的事件,自己还被学校领导看上了?看重了?

    甚至出面挡下了外界富二代的追责压力。

    你说高尔夫球会事件,陈卓和季卫红两人真是无妄之灾,打球打的好好的一个人捅两小刀,还中了两枪,另一个也不差太多?

    可那件事表面上,赵学延是受害者啊,他全程正当防卫,所有被打的混混拉出去做伤情鉴定,一个轻伤标准都没有!

    这事真是可大可小,说好听叫正当防卫,说不好听就互殴……你还手了。

    相关领导愿意发动关系出面挡下,的确帮他减少了一部分麻烦。

    校园外,赵学延走上路边的五菱宏光时,黄希才担心道,“怎么样,你没事吧?”

    赵学延摇头。

    黄希松了口气,然后就诡异道,“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你竟然只是一个大一学生,这也太……”

    她昨天才认识的赵总,短短一天一夜,不管怎么想,赵总的行事作风、为人处世等等,怎么也不像大一新生啊。

    赵学延没理她,抓起手机就拨号了,号码打通后,他才开口,“虎哥,是我啊,昨天拍录你犯罪视频,勒索你那个。”

    “不,别误会,筹钱交易是一周后嘛,这打来不是问你要钱,就是问下你,你知道绿藤市孙兴的联系电话么?”

    “不知道?虎哥你这也太逊了,孙兴怎么说也是大客户,嗨粉吃药什么的,没少买你们的货吧,你帮我打听打听,就这样,等你消息。”

    等他挂了电话,才看到黄希正一脸兴奋和期待看着他。

    “怎么了?”

    黄希眼都有点放光,“就你昨天说那个各种套路放贷,坑正经女性的孙兴?你要他联系方式做什么?”

    “不是说等我卧底进去,拍他犯罪证据么?”

    赵总摆手,“让你拍特殊照片隔着网络借贷,你舍不得,直接回绿藤去卧底,那你风险太大,还是先联系他试试。”

    “看能不能让他来鹏城。”

    黄希被噎住了,拍特殊照片借贷,那代价太大了好不好。再说举着身份证拍,她自己也没法拍啊,谁拍?

    等赵总发动五菱远去,还没回家,就接到了韩富虎的短信,短信内容很简单,孙兴的电话。

    赵学延把车子停在路边,想了想,就兴奋的开始给孙兴发消息了。

    “你好,我是一名失落在地球的外星智慧生命,你们地球碳基生命俗称的外星人,现在我的宇宙飞船需要修理,要借用你们地球的一些材料设备拿来改造。”

    “所以我需要一千万启动资金,我在茫茫人海中选中了你,只要你转五十万元到XXXX账户,等我修复宇宙飞船成功,就给你记一大功。”

    “等我离开地球时,会赠送你一份不属于这个地球时代的高科技器具,让你成为21世纪10年代的时代弄潮儿。”

    短信编辑成功,赵总就发送了出去。

    然后,从他打字开始就凑过来旁观的黄希差点喷饭,强忍着喷什么的冲动,她目瞪口呆,“不是,你在搞笑?你发这样的短信,你以为孙兴是三岁小孩?”

    赵总淡定道,“少见多怪,万一他智商不高上当呢,能不能搞到钱是一回事,他要是真上当,以后醒悟过来肯定会越想越气,吃不下这个亏,然后就可能来鹏城找我算账了。”

    他的解释才是搞笑。

    在黄希没关注的角落,赵学延已经随着短信发送,捏碎了一张符箓,就是“我有一张神奇的符箓”里,用1点人道功德刷出来的茅山符箓,“天文符”!

    和一般的神通、技能甚至一些状态类情况不同,天文符是随着文字发动效果的。

    换了民国时代肯定只能随着书信、榜文之类发威,但科技时代……短信这东西,效果如何,赵学延其实也没试过。

    毕竟茅山符箓种类太多种多样了,若是单纯为了整蛊孙兴,他不至于专门耗费一张符箓,而是以前……岁月流逝中各种无聊或像是开宝箱一样,刷符箓,开出来的数量和品种都太多。

    多的大量符箓就囤积在随身空间里,没什么用武之地。

    现在想起来就是试验一下,天文符的效果。

    顾名思义,当一些文字伴随天文符展开,落入映入一些人眼中,那对方就会把文字内容当做天音天意一样去对待、执行?

    若是你不执行,则可能遭受一些玄幻侧天意天音打击,直到你幡然醒悟,开始用心真诚聆听天音法旨。

    天文符的描述效果就是这样。

    具体的,得看远在绿藤市的孙兴啊,毕竟那也算是赵学延第一个实验目标。

    天文符附着在短信文字上,而不是古代书信榜文……效果有没有衰弱也不好推断,不过理论上,古代书信,不也是会慢慢慢慢,送出去很远??

    书信可以使用施展,短信也不会太差吧。

    淡定解释后,他发动五菱宏光就走了。

    ……………………

    上午十一点多。

    绿藤市,凤凰夜总会顶楼大办公室。

    孙兴从上百平的大房间醒来,揉了下发涨还微疼的额头,挥手拍了拍和他一起睡在地毯上的姑娘,就赶走了对方。

    自己起来喝了瓶矿泉水,简单洗刷一下,就抓出了手机。

    手机上先是有不少未接来电和短信、以及VX消息,等孙老板双目无神一个接一个查看,看着看着,又猛的手指一划拉,把一个已经翻过去的陌生号码短信,重新翻了出来。

    在看着这短信,看了一遍,孙老板笑的前仰后合,拍着沙发大笑,“卧槽,外星智慧生命、外星人,还开宇宙飞船,送我划时代的高科技器具??”

    “这是从哪蹦出来的沙雕,他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么?”

    孙兴被这个短信给逗笑了,一大早就把他笑的差点岔气,当笑声传播,有门外的小弟敲门来看情况时,孙兴才抓着手机丢了过去,“来看看,现在的骗子好张狂,重金求子之类的都不流行了么?”

    “改冒充外星人了?”

    等两个小弟轮番接过手机,看了一遍,这两位本身也是笑的不行,差点笑趴下。

    笑的差不多了,孙兴收起手机,对左右道,“走,出去吃饭。”

    等他带着小弟下楼上街,走向附近一家饭店的路上,孙老板已经把短信的事给忘了,边走边张望,欣赏着美好的街景。

    直到快抵达饭店了,迎面走来一个没牵狗剩却溜着两条大型犬的老人,那两条狗边跑边嬉闹,因为体型大,都让孙兴猛的眉头大皱,让开了点路,还看向身后小弟。

    小弟甲恍然,对着前面开喷,“老头,你特么有没有素质,出来遛狗不知道牵绳子么?”

    对面正走的大爷不爽了,“年轻人怎么说话呢,懂不懂礼貌?我家迈克和托尼不咬人!”

    说到这里大爷还不屑的瞪了三人一眼,“亏你们白长这么大个子,三个大男人怕什么狗啊,那是觉得你们狗都不如么?”

    “迈克、托尼,回来,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孙兴,“……”

    小弟甲勃然大怒,卧槽,平时他们都是各种压榨逼迫普通人,主要是女性,骗了对方借贷不管是嫂子、白领还是媳妇,借着借着就忽悠对方下水,然后各种威胁、甚至用强。

    这走在路上还能被一个老头欺负了?

    当他大怒着上前,小弟乙同样气势汹汹的上前时,迈克和托尼惊了,都是竖起毛发,龇牙咧嘴冲着两人低呜呜。

    大爷笑了,“就你们两个小毛孩,还和大爷我斗?赶紧滚蛋,不然我家迈克和托尼咬死你们,别怪我没提醒。”

    两个小弟更怒了,不过看着同样在发怒的两条大型犬,他们心里多少也有点毛毛的……然后,两人感觉被架住了,下不来台了。

    都是大混混,跟着孙哥吃香的喝辣的,为所欲为的主儿,要真是大街上被一个老头带着两条狗吓得怂了,以后还怎么混?

    这里也距离饭店不算远,十一点多……人来人往的,附近已经有不少人了。

    惊怒中,小弟甲从后腰抽出一根伸缩警棍,猛的伏身要吓唬大型犬时,叫托尼的那个,一矮身子,然后嗷呜一声就蹿了出去,没咬两个小弟。

    是冲着孙兴窜出去了。

    “卧槽……”

    孙兴惊得急忙逃窜,但他没有托尼快,几个眨眼就被托尼追上,狠狠一口咬在了小腿上,疼的正躲闪的孙兴直接跌到,惨叫。

    两个小弟也惊了,快速上前驱赶托尼,大爷都惊了,“托尼快松口,不能咬人啊……”

    孙兴在剧烈的疼痛和恐慌中,莫名其妙的,脑海中就闪出了某一条短信的内容!

    而且伴随着托尼下嘴越来越重,越来越疼,他脑海中其他念头想法几乎都消失无踪,只剩下那一条短信消息越来越清晰!

    ……………………

    某医院外。

    当孙兴包扎好伤口,也打过了第一针疫苗,骂咧咧被小弟推着轮椅走出来时,才走到路边打算上车。

    就见道路后方急速开过去一辆车,还有人从车厢里猛的向外一甩,丢出来一件东西。

    啪叽一声。

    东西贴在了孙兴脸上!

    不怎么疼,就是脑子微微晕眩一下,孙兴刚张口要大骂,张口瞬间一股恶臭就传了出来。

    等他火急火燎伸手抓下东西丢弃,一边小弟甲忍不住惊骇,“兴哥,是尿不湿……”

    小弟乙也崩溃道,“卧槽,这是拉了??兴哥你脸黄了!”

    孙兴张张嘴,一些污秽顺脸向下流,他猛的拉过小弟的短袖擦脸,嗖的一下就从轮椅上起身,看向前方,“卧槽你特么停车,有种停车啊,有没有素质?!!”

    回应孙兴的,是已经开出去几十米的某轿车上,有人从后车厢窗户伸出一只手,对他竖了根中指。

    当孙兴气得一瘸一拐向前冲,那车子跑得更快了。

    等他气呼呼,又疼又气瘫坐在马路沿上大喘息时,两个小弟才跑了过来,一脸讪讪之色不知道该说什么。

    喘息十几秒,孙兴才开口,“记下车牌没?”

    小弟甲,“啊??”

    小弟乙也不说话,垂着头呐呐无声。

    他们一时间太过于震惊,竟然有人敢向兴哥脸上丢尿不湿包裹着的米田共,那到底是蓄意,还是无意中的巧合??

    所以忘了记车牌了。

    孙兴气得脸都绿了,猛的窜起来蹦着往两个小弟头上、脸上掴耳光,等他打累了,主要也是蹦跳着腿疼了,又瘫坐在马路沿看向左右,“快,快给我调监控,特老姆的!!”

    又一段时间后。

    等孙兴发动关系,找到了某路段监控,看到了某辆车,眼中正放着绿光神神叨叨中,一个男子走来,略尴尬道,“孙老板,查了,这个车牌对应的不是这辆银白色大众,是一辆黑色奥迪。”

    “可能是套牌车”

    孙兴瞪大了眼,“套牌车??套牌车就可以这么无法无天?”

    来人一脸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孙兴气得跺脚,又低骂几句才瘫坐在了椅子上,不过这一刻,莫名的。

    脑海中其他的所有想法思维都突然消失。

    某条短信上的东西,又一下子变的清晰无比,还越来越深刻。

    孙兴,“……”

    等他重新回过味来,又喘息着看向左右时,表情都多了几分诡异。

    ………………

    绿藤某小区。

    当孙兴回到家里打算好好休息时,吃了点药,刚睡下,一阵剧烈的装修噪音就响了起来,吵的他像是受刑一样难受。

    抓起电话拨号,喊来了几个小弟,等小弟们抵达后。

    装修噪音没了。

    孙兴指挥人去左右和楼上楼下查,查来查去,不是附近几家。

    再次骂咧咧赶走了小弟,刚睡下,装修噪音又响了。

    孙老板气得想杀人。

    等他气急败坏走出家,走廊上正走着,一下子踩在一块香蕉皮上,重重摔了一跤,差点晕过去,起身后疼的不像话。

    等着120来的过程,孙兴躺在地上,又稀里糊涂的,想起了某个短信内容,依旧是越来越清晰的内容,清晰的让他仿佛忘记了一切,只剩下那个短信。

    孙兴真被抬上120担架时,人都懵逼了。

    120嗷呜嗷呜远行时,他才猛的撑起身子,看看车厢里的医生和护士,拉了医生一吧,“哥们,你信世界上有外星人么?”

    医生,“……”

    懵懵盯着孙老板看了几十秒,又看看左右,他才一脸沉思的盯上了孙老板的脚踝,你摔了一跤崴脚了,脚踝肿胀,应该是扭伤筋了。

    怎么,脑子也出问题了??

    ………………

    两天后。

    赵学延新买的家里,他还正在电话联系某些人继续交易比特币,就见黄希一脸激动且震惊的抓着一个手机走来,欲言又止。

    黄希早就可以回中江省绿藤市,向电视台交差黑美容美发店的新闻了。

    她就是要走之前,被韩富虎打给赵总的一通电话给惊动……电话里虎哥说七天两个亿,他真的拿不出来,想还价,当时赵总也没避讳她。

    旁听一番后,得知了某件事,黄记者更激动了,感觉这新闻可比美容美发店更劲爆的多,就软磨硬泡又留下了。

    等赵总打完这次电话,黄希激动的送出手机,“哎,孙兴回你短信了,他在短信里说真的给你打了五十万??”

    “天啊,你收到钱了么?要是真的收到了,他这种智商还有救么?这么逊这么low爆了的骗术,他也相信?还真的打款了?”

    赵学延操作了那么多事,肯定不只有一个手机一个号码,当初也是在港岛各种银行洗澡,洗来洗去很嗨皮的。

    黄希此刻拿的就是两天前,他给孙兴发短信那个。

    赵总看了手机上的回信,又拿出之前打电话的手机,随便拨弄了几下,就笑道,“还真收到了,50万,哈哈~”

    笑声里收起收款手机,拿走黄希手中的,他也开始回信,这次回信内容很简单,“沙雕,这也信?”

    “以你的智商在这个社会上混太险恶了,赶紧回幼儿园重造一下吧,不亏虎哥说你就是绿藤最大沙雕。”

    等回了这个信息后,他就把这个手机号注销了。

    看完所有操作,黄希看的目瞪口呆,“你在坑虎哥?”

    赵学延淡定道,“像是孙兴那种,让他和韩富虎那样的毒枭斗一斗,难道不是好事?”

    黄希无语,沉默几十秒点头,“我还是不敢相信,韩富虎和上次那个大嫂,竟然真是毒枭。”

    “这世界也太疯狂了,看着也不像啊!”

    ………………

    差不多时间里。

    绿藤某医院,收到回信的孙老板气得摔了手机,在病房里破口大骂,这两天他过得容易么?

    遇到的倒霉事,在住院之前已经不说了,住院后……被打错针有没有,差点被推错病房,和一些感染性比较强烈的病患一起住有没有?

    差点上错手术台有没有?

    他都怀疑这是一家黑店了!

    还有隔壁家患者的熊孩子,打闹着跑过来闯进他病房搞事。

    等等等。

    而每一次出事,最后他都会想起某个短信,还越来越清晰深刻,搞得他没办法不疑神疑鬼,五十万,反正也不多,孙老板就试了。

    试验后就算对方不回消息了,骗一波就跑,他也无所谓了。

    五十万对他不多,手下几百个姑娘赚钱,一顿好酒唱唱歌就上万几万了。

    可他想不到,对方会这么光明正大嘲讽鄙夷他。

    骂咧咧砸了不少东西,孙兴才暴怒着低语,“哪个虎哥?卧槽,还是团伙作案啊!!”

    ………………

    11月初。

    羊城某看守所,余罪和傅国生、焦涛等人一起出狱时,才打了一辆的士离开两公里。

    就见一辆五菱宏光从后方超车,别停了的士。

    的哥看看前方,再看看三人,一辆狐疑道,“几位,不是找你们的吧?”

    的哥可是记得很清楚,他是在看守所附近拉上这三位的,而且三人除了傅国生多少带着点儒雅老实气质,不管焦涛还是余罪,一看都不简单。

    这两位混社会气息比较浓烈啊。

    话语下,三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五菱上下来几个黑衬衣青年,手里还拎着棍棒,后方同样有一辆五菱宏光停下,快速走下来几道身影。

    “下车!”

    “快特么给我下车!余小二,别以为你借了钱躲进牢里就可以不还,给我下车!”

    “废什么话啊,连车一起砸了!”

    …………

    余罪一脸懵逼且炸毛,“卧槽!”

    的哥反应更快,打开驾驶座大门就跑了下去,跑出去十多米,一辆忧伤的看着自己的车,还要抓出手机打电话,没拨号呢就被一个冲来的棒球棍男吓唬的停下了动作。

    的士附近,一片混乱。

    七八个棍棒男围殴余罪和傅国生三人,别说傅国生了,焦涛这略微能打的,也挨了不少棍棒。

    等两辆车子的男人们放下一些狠话,限期让余罪还钱,否则下场会更糟后,才纷纷上车逃离了。

    的哥见状,也忙不迭跑回去,开着车子就跑了。哪怕打架过程他的的士多少受了点损,对于这种社会人,他也不敢追究了。

    等余罪三人坐在马路沿上休息时,余罪才无奈吐槽道,“姆的,这追债也追的太紧了,老傅,连累你了。”

    傅国生揉着发青发涨的额头,一脸无力,“小二,改天还是把钱还了吧,欠债还钱,你就是报警用处也不大,报警,这种群殴性质可以阻止,甚至抓他们。”

    “但等那些家伙用上其他招数,就不好使了。”

    原余罪故事里,余罪入狱后能和傅国生处成好关系,一个是当时心态绝望,真以为自己误杀了人一辈子前途没了,绝望中爆发,靠临死也要拉个垫背人的狠劲,赢得了同牢房他人忌惮和尊重。

    另外就是救了傅国生一命……

    经过赵学延蝴蝶效应影响的世界,余罪那种狠劲没了,但是呢,原轨迹里买凶进去想杀傅国生取而代之的郑潮,依旧买凶了。

    你说郑潮也欠债了,欠了不少钱,还接近小金库破产?那他更需要钱,更需要取傅国生而代之,赚更多钱啊。

    还是意外救了傅国生一命,双方关系才好了起来。

    经过私下里和许队等人商讨加特殊运作,三人才一起出来的。

    伴随老傅的话,余罪一边无力点头,一边在心下吐槽,这群黑网贷真是无法无天啊,群殴的他真疼!

    话说现在他也不确定,当了这个卧底后,前路,到底怎么样,这条路不止没那么好走,对他帮助也不大。

    他最初当卧底,最大心愿是查清楚帮人借贷的赵总,到底是什么人……和臭屁文、小李一起蹲那么久,一点没查出来啊。

    歇了一阵子,三人重新拦车,直接让司机去最近的医院了。

    只不过走着走着,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时,傅国生突然摆手,“司机,停车!”

    正在摇上车窗的司机顿时皱眉,“不是吧,老表,在这里停车?我再向前走走。”

    说完他还嫌弃的看向路口一个流动小摊贩,恶心感直翻腾,“特么的,到底是谁发明了这一个黑暗料理?臭豆腐榴莲炒酸奶,最近在羊城经常能看到。”

    “做的不好吃的,真是比米田共还难吃多了。”

    傅国生震惊,和焦涛、余罪面面相觑后,老傅才开口,“这样的小摊?很常见?城管不抓么?”

    司机前行中大声吐槽,“抓啊,但是撵走或没收小车,抓一波,要不了多久又会蹦出来一波。”

    “那股味简直给羊城丢脸!我还听小道消息说,幕后大老板是几个中江人,淦~这是闲的没事跑来祸害我们羊城来着?”

    丧心病狂啊!!

    傅国生再次无语,直到司机在前方路边停车,他们三个也下车后,看了几十米外的路边小车摊,那个摊子不止向外散发着浓烈的气味。

    摆好还没有开炒的臭豆腐、榴莲和酸奶,也是那么的醒目和拉风。

    说那小吃摊是净街虎都差不多了。

    他们看着看着,还没靠近,就见有穿着制服的人跑来,然后小吃摊主推着车子就跑。

    一追一逃闪远了,余罪才摸着下巴道,“不对啊老傅,虽然听说臭屁文他们都吃了这样的黑暗料理,但是他们说,那东西超级香超级好吃的。”

    “可不是像之前的哥说的那样,比米田共都难吃……”

    “话说他是怎么知道,比米田共难吃的?细思极恐啊。”

    傅国生忙不迭扇鼻头的空气,“你先别说了,我倒是好奇,中江人是什么鬼,你说,这是那伙悍匪改行做小吃生意了?还是一个个被坑的黑网贷集团,来用这种方式钓鱼?”

    “想钓出来那个口味独特的悍匪团队??”

    余罪狂翻白眼,“这我哪知道啊,我才出来啊老傅,你也一样,要不咱们上去尝尝??”

    傅国生吐了。

    ………………

    差不多时间,羊城某酒店。

    孙兴撒出去一笔钱,安排几个小弟继续招募摆流动小吃摊的人员时,一个小弟凑了过来,小声道,“兴哥,今天又有一波人来接触我们,不过好像和我们一样是受害者!”

    孙兴抓起书本就砸了下去,“受害者,我让你受害者,槽,前前后后借出去近百万,全特么是羊城吃臭豆腐榴莲炒酸奶视频的……”

    孙兴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他从绿藤跑来坐镇,就是不止上次用外星人骗他的人,疑似是粤东的,他手下集团被某些视频放出去近百万,欠债人几乎也全是粤东羊城的。

    他不介意亏钱,但受不了这个气啊!!!



重要声明:小说“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