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 第1081章 谁欺负爸爸,我就揍他(40/43) 7


    第1081章 谁欺负爸爸,我就揍他(4043) 7100字大章

    可话说回来,这么明显的抹黑他的行为举动很幼稚,实在看不出高明的地方来?

    从这一点来看,又不像是内部人士要搞他的样子。

    如果是那些善于玩弄权术的人出手,他们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一般人根本看不出蛛丝马迹来。

    越想越是迷惑,周文义干脆不想了,他琢磨着找夏泽凯吃个饭,私下里聊一聊,从他那边打听一下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回避?

    这个是不存在的,如果因为这么点小事就要回避了,有些人说不定更会借题发挥。

    汪宏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后,他也在思索这里边不对劲的地方。

    那个‘幕后之人’写这篇帖子的目的很显然就是想给夏泽凯抹黑,还是在他最‘巅峰’的时候撒了一把屎。

    这就有点恶心人了!

    在汪宏生看来,现在更可恶的是那些在真相还没有浮出水面时,就开始带节奏、恶意添油加醋的自媒体和个人,这些单位和自媒体人为了蹭流量,吸引关注度,真是连脸都不要了,也没有了所谓的道德底线!

    他正打算再给夏泽凯打个电话时,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汪宏生的手机亮起来了,屏幕上备注的正是‘夏泽凯’这三个字。

    他接通了后,就听到夏泽凯说道:“汪市长,我手机刚才掉了,刚找到一会儿,才看到你给我打过电话。”

    “夏老板,网络上攻击你的事,你知道了吧,伱有没有眉目?这是谁和你过不去?”

    “甭管是谁和我不对付,只要他发过帖子了,就会留下痕迹,我等会儿就找老梁安排人从这块查查他,我还就不信他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我早晚能锁定他。”夏泽凯很有信心。

    无论是宜出行也好,还是今日头条也好,两边都有很多IT方面的高手,他觉得做这么点事还是没问题的。

    他说:“另外,我已经让严总发公告函澄清这个事了。”

    “严总已经报警了,周文义同志也已经让公安局那边立案尽快调查了,我也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折腾。”汪宏生的语气里也带着情绪。

    他说:“还有一件事,网络上这回有不少带节奏的自媒体,这个我也建议你们如果有能力的话,一并处理了,打蛇打七寸,要不然就成了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夏泽凯就喜欢汪宏生这股‘恩怨分明,有仇必报’的爽快劲,他说:“我也不是吃素的,这个事他们这么恶心我,我一个都饶不了他们。”

    “不过我现在碰上点事,暂时抽不出时间来收拾他们,我会安排老严他们先调查着。”夏泽凯说道。

    汪宏生听到他说又碰上事了,就连眼前被人给抹黑的事都顾不上了,看起来他碰上的事更大,赶紧问道:“夏老板,你又碰上什么事了?”

    “我爷爷身体出了点状况,咱们这边的医院查不出病因来,我正在联系京城玄武医院的大夫,要是联系好了,我就准备带我爷爷去京城那边检查看看。”夏泽凯倒是没瞒着严静华,直接说出来了。

    汪宏生都没想到夏泽凯是碰上这种事了,这个他没有办法。

    但还是问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去?孙彦斌同志下一周就过来了。”

    夏泽凯想了想,何国明那边还没打通电话,现在还定不下来去京城的时间。

    孙彦斌要是能定下来周一过来的话,大概率是耽误不了的。

    想到这里,他给汪宏生说道:“耽误不了。”

    “那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汪宏生心里松了一口气,印象里,夏泽凯还没有放过他鸽子。

    “夏老板,这两天有没有时间,咱们找个地方坐下聊聊。”汪宏生问他。

    夏泽凯也没矫情,俩人定了明天晚上。

    ……

    到了下午三点多,何国明总算给夏泽凯回过电话来了,他一开口就说了几声‘抱歉’。

    “夏先生,实在对不住,我从早上就开始做手术,现在刚做完两台,出来歇口气。”何国明这般说道。

    他也看到刚发布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了,夏泽凯的最新排名位列第十,也是榜单上名次上涨幅度最大的一位,该说不说,夏泽凯在他心里的分量更重了。

    夏泽凯很佩服他:“何医生,你们做医生的也够累的。”

    何国明笑了笑,说:“吃的就是这碗饭,病人来了,人家相信你,总不能拒之门外吧。”

    俩人闲聊了一阵后,何国明才想起正事来,他问:“夏先生,你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何医生,不瞒你,我爷爷今天早上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当时昏迷不醒,刚才在我们这边的三甲医院做了检查,但没查出什么问题来。”

    “那病人现在醒了吗?”何国明问道。

    夏泽凯‘嗯’了一声,说道:“还没检查完就醒了,现在除了腿脚不便,其他的也没看出什么问题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夏先生下周带病人来一趟京城吧,我现在还在魔都这边,下周二回去。”

    “何主任这是在出差?”夏泽凯问道。

    何国明说:“这边医院有十几台比较严重的手术请我过来做的,还得耽误几天。”

    明白了,这是出飞刀了,何国明有这个资格。

    “要不是有两个病人不能再拖了,我就直接去一趟齐城了。”

    听到何国明这么说,虽然知道是客套话,可夏泽凯心里还是特别舒坦:“何医生,你就不用来了,我们这边的医疗设备还是差点事,关键设备再不全。”

    “另外我下周正好还有点别的事,也要再去一趟京城。”夏泽凯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何国明也没再说别的。

    这一忙活,时间就过去了大半天。

    辛永盛那边也已经写好了一份告知函函,他在这份函中严词抨击了幕后抹黑之人的无耻行径,同时对不明真相就恶意转载抹黑帖子的自媒体和个人都给予了警告,让他们站出来道歉,并赔偿静桐发展有限公司因为他们的‘无耻行径’而造成的损失。

    辛永盛还在这份函中很坚决的说,他们‘静桐发展有限公司’已经报警处理,如果24小时内未见到对方以任何形式的道歉,他们将奉陪到底。

    这个公告函一经发出来,也自带流量了,被传到了各大社区平台。

    有网友对此不屑一顾,他们还言之凿凿的说:“这就是对方玩的套路,上来就以大公司的体量和资本对‘宣传正能量’的媒体和个人进行抨击,企图让‘正义之士’屈服于淫威之下。”

    下边还有不少人都很认同他的这个说法。

    可也有人很冷静的客观分析了一番,觉得‘静桐发展有限公司’虽然没在第一时间出来发布澄清公告,可他们这个时候还敢报警,这就说明他们对自己很有信心。

    而且从这份公告函中就可以看得出来,静桐发展有限公司这回和这些抹黑他们的人势不两立。

    借用一个词来说,你死我活!

    一时间,网络上针对‘静桐发展有限公司’和夏泽凯到底有没有做过那一封帖子中所说的事,又有没有和政务方面的人进行利益的勾结,这时候冷静下来的吃瓜群众呈现了两种情况。

    但是也能看得出来,网络上在辛永盛发布了公告函以后,一些说‘静桐发展有限公司’仰仗自身实力和关系恶意打压媒体人的说法又冒出来了。

    这些评论说‘夏泽凯’这个富豪榜上第十的大佬不让一些‘正义媒体’发声,他刻意屏蔽了一些帖子。

    很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总是从先天上就同情‘弱者’,对‘豪强’深恶痛绝,而静桐发展有限公司和夏泽凯恰恰就站在了‘豪强’的位子上了。

    这个事还一波三折了。

    可你不得不承认,它也确实给静桐发展有限公司带来了很高的关注度和市场流量。

    哪怕这些流量现在还没有转换成公司的客户,可是可以预见,只要这个事真的平安过去了以后,对静桐发展有限公司来说,将会是一大波利好。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武家雷从别墅区那边拿过来的饭菜,夏泽凯和父亲,爷爷都吃饱了以后,这一天也没回家,就在医院里凑活着过了一个晚上

    晚上,齐城当地的新闻频道重点播放了这个事,同时齐城公安出了份初步的调查报告,他们调查取证了齐城多个区县下属的乡镇干果种植农户,发现根本不存在帖子中所说的静桐食品厂没有兑现承诺,甚至恶意对种植农户进行打压,争取以更低的价格收购干果原材料的行径。

    经过调查和比对,他们还发现静桐食品厂给予干果种植农户的干果原材料的收购价都比正常的原材料批发价格稍高一点。

    从这一点来看,它可是实实在在的良心公司!

    牟海涛作为齐城公安系统的一把手,其中的佼佼者,他还出面接受了多家正规媒体的采访,在采访中,牟海涛把他们出动了大量的警务人员,迅速调查取证的一些信息全部公开了,同时牟海涛还说了一句话,他随时欢迎社会各界爱心正义媒体和相关人士随时对齐城的干果种植农户进行采访调查取证。

    为此,牟海涛还立下了军令状。

    他说社会各界人士和正规媒体但凡从种植干果的农户那里确认有一例符合帖子中所说的情况,且和他们的调查取证不符的,牟海涛自请处分。

    针对牟海涛的这个采访,随后没多长时间就从新浪、微薄、腾讯新闻、爱奇艺视频、优酷视频、百度,今日头条、知乎网等等多个社交媒体渠道流传开了。

    看到这个采访后,那些原本左右摇摆的人这回真正冷静下来了,他们在琢磨着牟海涛所说的这番话里边的信息量。

    但认可有时候都阻止不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这一小撮人人又开始在网上发声了。

    好的坏的,什么话都有。

    还有些话一看就是故意恶心人的。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有些左右摇摆的人也看出点苗头不对了,那些评论不就是强词夺理吗。

    他们死咬着夏泽凯就是不干净,静桐发展有限公司就是个黑公司,这不明摆着居心不良,这一点让很多人心里反感。

    就好像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讲法律。

    你和他讲法律,他又和你讲道德!

    反正他都是对的,其他人都是错的。

    ……

    晚上,夏泽凯给梁汝波打了个电话,电话刚接通了,梁汝波就询问了他现在的状况。

    得知夏泽凯什么事都没有,梁汝波这才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在痛骂暗中搞出这一风波的那个人。

    “汝波,你能不能找人通过他最早发的那个帖子,帮我反向查一下他的个人信息?”夏泽凯直接问他了。

    梁汝波听完后就笑了:“夏大哥,这个不难,不过这个人确实很蠢,你恐怕猜不到他蠢到什么地步了。”

    “怎么说?”夏泽凯确实很纳闷,梁汝波说的是什么意思?

    随后,梁汝波就说道:“夏大哥,刚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我就安排人查了一下,这个帖子最早是从‘今日头条’上发出来的,然后被其他的媒体给转发到了其他平台上去了。”

    “夏大哥,这个事你直接问一鸣就行了,他那边能查到对方的IP。”梁汝波说道。

    听到梁汝波说竟然还有这么一出,夏泽凯有那么一瞬间真想说一句:“地狱无门闯进来!”

    “这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夏泽凯感慨。

    梁汝波也说不好,他说:“夏大哥,你先问问一鸣,找他了解一下情况吧。”

    夏泽凯和梁汝波挂断了电话以后,他接着又给张一鸣打了个电话。

    张一鸣好像已经提前预料到了夏泽凯的想法,他直接告诉了夏泽凯一个IP,和相关的信息。

    剩下的对夏泽凯来说就很好查了。

    张一鸣刚开始还担心这个IP是网吧里的个公共IP地址,但是随后的调查,夏泽凯才发现这还是用户个人的IP地址。

    这已经不是蠢了,而是把自己给悬挂起来了,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干的一样!

    或许这个发帖子的人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吧?

    毕竟,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很难能够想象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

    夏泽凯从张一鸣那里拿到了相关的信息后,他直接把IP信息发给了牟海涛,剩下的,牟海涛是专业的。

    但事情还没完,夏泽凯现在有空了,他又把目光对准了那些替他宣传的‘媒体和自媒体人’,相比较最初发帖的那个人,这些带节奏和用五花八门的方式抹黑他的媒体和个人更加不适什么好东西。

    就是这些人带起了第一波节奏。

    或许没有他们的话,也没有这么多事了。

    夏泽凯寻思着自己得好好和他们玩玩,别的不提,公司里这一天的损失都得给补回来,就算这些人倾家荡产也得赔偿自己。

    他夏某人什么时候干过吃亏的事。

    ……

    社会上总不缺乏一些热心的人。

    当天晚上,从其他的网络平台看到了正规新闻媒体对齐城公安一把手牟海涛的采访之后,有些人心里就秉承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他们想给大众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

    这一波人里边,行动迅速的,当晚就开始启程,朝着齐城进发,他们都是悄悄的过来,准备实地采访一下齐城当地的干果种植农户,想要据实了解一下他们究竟有没有被‘威胁’过,或者被恶意压价等等。

    也有正义满满的人想着过来了解一下这个地方到底是不是如同网络上所说的那么黑,是不是真的有人可以在这里上演一手遮天。

    总之不管怎么样,也不管中间到底有多少困难,他们都一定要查出真相的。

    给所有关注这件事的人一个‘说法’。

    有个叫郭欣强的自媒体人,他是在微博和今日头条上都注册了自己的账号,然后专门编辑一些热门的社会新闻发布出去。

    微博和今日头条都会根据他所发布文章的点击率和热度,给他标准不等的稿费。

    除此之外,郭欣强还会把稿子投给报社,赚取一定的稿费。

    他开着一辆捷达来到了齐城周城区以后,也没有目标,随便选了一个方向,然后直接开车扎过去了。

    到了田间地头,他发现这边一眼望过去,基本都在地里种植着干果。

    金秋十月,干果树上还有挂果的,地里正有人头上戴着一顶草帽,或者用毛巾把头发给包起来,身上穿着不太合适的校服上衣,要么就是一件灰扑扑的粗布瓜子,这些庄稼汉子正在忙着把摘下来的果子往地上的筐子里放。

    郭欣强过去的时候,两男一女三个人正忙着摘果子,都没人有时间搭理他。

    而郭欣强也不着急,他很机警的左右扭头看看,想找找这边有没有形色异常的人,万一就像网友说的那样,田间地头上说不定就有人在放哨,监视这些种植农户,不让他们随便说话哪!

    观察了足足有三分钟,郭欣强这才回过神来,他心里想着可能考虑的有点多了。

    旁边的农田里,也有农户在忙着收果子,但就是没有发现行为一场的人在监视他。

    又等了几分钟,刚才摘果子的三个人总算忙完了,他们歇口气喝口水的工夫,这才注意到旁边不远处站着的郭欣强了。

    其中一个中年男性问道:“大兄弟,你有事吗?”

    郭欣强听到他询问,顺嘴问了一声:“大哥,您贵姓。”

    “嗨,什么贵贱的,我姓张,弓长张,叫张波。”中年男人很热情的介绍了一下自己。

    看出来了,他很质朴,没那些花花肠子。

    郭欣强又问道:“张大哥,我叫郭欣强,我想问一下咱们种的这个干果,收成怎么样啊。”

    “你想问哪方面的?”张波倒是没有多想。

    毕竟他们村周边十里八乡现在很多人都在种干果,像他们镇上,能干得动活的,基本家家户户都会种上干果树。

    除非那些一门心思带着全家人在外边打工的,他们在外边呆的时间长了以后,基本都在城市里安家置业了,哪怕干果种好了,一年能挣不少钱,这些人也不回来捯饬这玩意了。

    郭欣强想了想,才问道:“张大哥,像咱们地里的这种果子,顺利的话,这一棵树一年能有多少产出啊,这一亩地一年能挣多少钱?”郭欣强问了些最实际的问题。

    听到他这么问,张波还是没瞒着他,还从自己兜里掏出一盒因为干活积压才导致干瘪的烟来,他带着泥土的手指头从烟盒里扒拉出两根烟来,一根朝郭欣强递了过去,一根自己夹在嘴唇上了。

    “郭兄弟,别嫌弃啊,咱庄稼汉子也没抽什么好烟。”张波说道。

    可郭欣强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烟,虽然自己不怎么抽烟,也知道这盒烟20多块钱哪!

    这中年人看着都没多大的心理波动,这只能说明他收入很高,一盒20块钱的烟都不在意了。

    心里头还在想着这个问题,就听到张波给他点上烟以后,说道:“郭兄弟,你就说我刚摘的这棵树吧,我们一家字能从这棵树上摘下来80斤左右的果子,明年的话,产量会更高一点,我这一亩地里是标准的13棵树,一亩地差不多就能产千把斤干果吧。”

    这么一算账就很透明了,郭欣强心里头盘算了一阵,他又问了一句:“张大哥,那你们这一亩地能挣多少钱?”

    张波笑了笑,又看了郭欣强一眼,他问:“郭兄弟是从其他地方过来的吧!”

    “张大哥怎么这么问?”郭欣强纳闷了,这人到底是警觉还是确实很有学问?。

    张波说道:“郭兄弟要真是我们当地的,你肯定不会问这个问题。”

    他指着框里的干果说道:“这玩意收购价格都很透明的,你出去随便问一个人,他们都能告诉你。”

    “品相好点的16块3毛一斤收,品相差点的15块1毛一斤,我们整个齐城到哪里都是这个价。”

    “算下来,一亩地万把块钱是有的。”

    “啊,这个还要控制价格呀,那你们这个价格是高还是低了?”郭欣强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么个事。

    干果种植农户张波又瞅了他一眼:“比外边的收购价要高。”

    张波又深吸了一口烟,颇有感慨,他说:“我这么说吧,静桐食品厂仗义,静桐食品厂的夏老板为人也仗义,给我们的价格比当地的市场批量收购价还要高一些,而且还不用我们送过去,人家到时候就安排人过来拉,结账也痛快!”

    “静桐食品厂可是我们当地数一数二的大企业,你根本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郭欣强原本还想问一问静桐食品厂是不是刻意压他们的价格了,可没想到人家给这些农户的收购价比外边的还要高,他就有点纳闷了,那静桐食品厂到底赚什么?

    难不成这就是他们的成品产品比市场同类产品卖得价格要高一点的原因?

    “老张,快点趁着凉快摘果子了,要不然等会儿就热了,你自己干啊。”不远处的另一棵树下边,有个中年妇女喊了一嗓子。

    张波指了指那边,给郭欣强说道:“郭兄弟,我得去忙活了,你要是不急着走,咱们中午喝一杯,我给你好好说叨说叨”

    “张大哥,我帮你一块摘吧!”郭欣强寻思他帮人家干点活,顺便聊聊天,也好说话吧。

    他们双方‘打成一片’看,最后是不是就能够拿到第一手‘绝密’的资料哪!

    这一天,郭欣强不单单给张波帮忙了,他从张波这里了解不到新的内容后,就又去了其他的干果种植农户那里,了解到了一些信息。

    但是仔细看会发现这些信息的内容都差不了太多,无论从哪个方面,随便找任何一个人采访,最后得出的结论都是静桐食品厂和夏老板很仗义。

    一个人这么说可能有假,两个人这么说可能也是提前准备好的,但很多人都这么说的时候,这就是真事了。

    郭欣强心里头有数了,他准备先找个地方休息一天,然后编辑一下稿子先发出去再说。

    他要抢在其他的个人自媒体前边把信息发出去,这样他才能够蹭到更高的热门流量。

    ……

    医院里那边,夏泽凯办完手续后,和常树彬主任告辞,带着爷爷回家了。

    爷爷夏善德现在除了腿脚不变,其他方面都很好。

    刚一进家门,桐桐就跑过来了:“爸爸,老爷爷,你好了吗?”

    瞧着小家伙脸上关心的表情,夏善德苍老的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夏泽凯招招手让小家伙跑到自己跟前来。

    夏泽凯问他“桐桐,爸爸昨天没在家,你在家里调皮了吗?”

    桐桐摇头:“才没有,妈妈说了,有人欺负爸爸,我想着练好功夫,到时候谁欺负爸爸,我就揍他!”

    今天一万了,我慢慢的逐步恢复,然后进入状态,多写给你们看!

    马上又要下雨降温了,我心情自然而然的就好了。

    现场太热了,一天都维持在44°,我一上午能喝三四瓶藿香正气水-_-||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