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我有一个魔神模拟器 第213章 血脉大成、大劫开端!


    大秦统一之势已定,无可挽回。

    四年后,赵国灭亡。

    又三年,楚国灭亡。

    大将项燕勇武过人,修为已至武神后期。

    但在百万大军的围攻之下,也只能饮恨当场。

    随着楚国的灭亡,维持了数百年的战国时代终于结束了。

    大秦时代,来临了!

    这一年,嬴政才40岁。

    在这个人均寿命百岁的世界,一位四十岁的君主算是很年轻了。

    但根据历史记载,此时距离嬴政死亡的日期,只剩下十年了!

    这些,只有后世者苏木知道。

    ……

    咸阳,观星阁。

    嬴政一身黑色龙袍,登高远眺、目光深邃,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但那威严霸气的姿态,却将千古一帝的风采展露无疑。

    突然,他身旁的空间一阵波动,一条颜色与他龙袍极为相近的大蛇冒了出来。

    看到这条大蛇后,嬴政面露喜色,很是惊喜。

    但他身后猛地出现了一道看不清面目的人影,一道凌厉无形的剑芒向那蛇妖刺去。

    “放肆!此乃寡人恩师,退下!”

    嬴政厉喝一声,身后人影瞬间顿住,而后隐没在了黑暗中。

    苏木瞥了那人一眼,赞道:

    “好可怕的剑气,当年楚国第一剑客就是死在他的手中吧?此等修为,可称剑尊!”

    秦皇的这位贴身护卫,实力与苏木相当,比楚国的那位青虹剑仙强出太多了。

    “恰有天赋,又有大秦雄厚国力支持,有这等实力也属正常。”

    嬴政不想过多的讨论身后的那名护卫。

    他和苏木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过面了,心中有太多的话想说。

    对于苏木而言,十几年不算长,真要闭关起来只是匆匆一瞬。

    但对于嬴政来说,十几年近乎是他人生的一半了。

    而且这些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随大胜连连,但心中难免有些疲惫。

    这位旁人眼中雄才伟略、英明神武、霸道凶残的帝王,是孤独的。

    从小缺失父爱母爱,生活在危机和恐惧之中。

    唯有苏木,让他有几分亲切之感。

    “师尊你看,这天下都是我大秦的了!”

    “当年承诺,亦可兑现!”

    嬴政指着观星阁下的苍茫大地,双目大亮的看向苏木,神采飞扬。

    当年,苏木救他性命、收他为徒的时候,他曾承诺过。

    只要大秦不倒,苏木便为永世帝师!

    今日,他终于有资格兑现诺言了。

    ……

    闻言,苏木的神色有些复杂。

    嬴政统一天下,成就大业。

    此时还沉浸在喜悦之中,丝毫没有察觉到危机。

    这些年,刺杀他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早些年刺杀过他几次的天庭,早就被他抛到了脑后。

    为了不干扰历史的后续发展,苏木忍下将天庭之事告诉嬴政的冲动。

    他笑了笑,对这位千古一帝说道:

    “帝师之位就不用了,我志不在此。”

    闻言,嬴政有些诧异。

    “师尊,大秦国力如此昌盛,必能千秋万代!为何……”

    嬴政有些想不通苏木为什么要拒绝。

    身为妖族,成为大秦帝师,不光能获得极致的荣耀与尊贵的身份,更有实打实的好处!

    即便苏木不懂如何利用国运之气进化血脉,但长年累月下来依旧能从中获得精进。

    另外背靠大秦,天下谁不敬他三分?

    并且嬴政打算抛掉“秦王”之称,成为九州大地的第一皇帝。

    他要开创帝制!

    苏木将是真正的帝师!

    ……

    见嬴政有这份心意,苏木欣慰的笑了笑。

    起码,他的身上还有当初那个少年的影子,没有变得让苏木完全不认识。

    想到这,苏木对嬴政说道:

    “这次来主要是看看你,并无其他所求。”

    闻言,嬴政一顿,喜色减少了几分。

    “师尊不打算留下?”

    苏木微微摇头。

    “我还有事情要做,没到能停下脚步的时候。”

    “你也一样,还得继续向前,新的敌人在等着你。”

    苏木暗中提点了一句。

    但嬴政并未体会到其中的深意。

    他罕见的叹息了一声,沉声道:

    “匆匆几十年,一切都变了。”

    “寡人、寡人……果然是孤家寡人,高处不胜寒。”

    这位千古一帝罕见的露出了一丝落寞之色,但很快便收敛了起来。

    苏木神色微动,认真打量了他几眼。

    曾经的那位少年,脸上已出现了些许皱纹,几缕白发外露,怎么也藏不住。

    尽管龙袍加身、霸气无双,但气血却有些衰弱。

    嬴政年少时没有打好修炼基础,回到秦国后忙着争权夺势,更无时间修炼。

    尽管有着大把的资源,他的修为也只是后天境界。

    这等修为无法延寿。

    就寿命这一点,他与寻常百姓没有太多差异,最多用灵丹妙药延寿个几十年。

    只可惜,这位始皇帝连延寿的丹药都用不上了……

    苏木心中有些感慨。

    接下来的十年,才是这个副本世界的关键!

    想到这,苏木深深的看了嬴政一眼,说道:

    “高处不胜寒?未必。”

    “或许,我们有机会并肩而战,一起面对新的风雨。”

    苏木再次暗示了一句。

    闻言,嬴政一愣,隐隐察觉出了一些异样。

    但苏木并未多聊。

    他咧嘴一笑,道:

    “好了,我要走了。下次见面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场景,你可要好好做自己的事。”

    说着,苏木腾空而起,向满是星辰的夜空飞去。

    “师尊!”

    苏木飞到一半,嬴政突然出生将他喊住。

    待苏木头后从怀中掏出了一面盘的油光发亮的护心镜。

    正是三十多年前赠予他的那一片蛇鳞!

    嬴政举着这面护心镜豪气一笑,意气风发的说道:

    “若有朝一日我师徒二人能并肩作战,定叫那日月换新天!”

    闻言,苏木不由畅快的大笑了三声。

    嬴政已表明了他的态度。

    他日天庭劫起,师徒二人必能勠力同心!

    “好好好,敢教日月换新天!为师等你,哈哈哈!”

    大笑声中,苏木的身形逐渐淡去。

    嬴政脸上带着笑意,眼神罕见的露出了一抹柔和。

    但很快,他的神色就恢复了冷漠肃杀。

    六国已灭,余孽尤存。

    天下,还未彻底安定。

    “这就是师尊口中新的敌人吗?可区区余孽,如何配得上?”

    嬴政看向夜色中的黑色大地,心中略有些疑惑。

    ※※※※※※

    一年后,魏国旧址的一座小镇中,正酝酿着什么。

    “哗啦啦——”

    天空下着瓢泼大雨,路上行人稀少。

    一些镇民藏在犄角旮旯里避雨,眼神有些阴冷。

    雨幕中,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并向镇子中心的酒馆走去。

    此人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看不清面容。

    垂下的右手握着一柄长剑,隐隐透出一股锐气。

    几个镇民交流了一下眼神,悄悄盯紧了他。

    只见这高大身影推开酒馆大门,走进去后大剌剌的坐下。

    酒馆中,坐着一些十几个人,男女皆有。

    若洞察力不错,便会发现这些人的身上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气。

    他们绝不是普通人!

    这十几个人全部看向那高大身影,眼神锐利。

    但他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察觉一般,脱下蓑衣斗笠后便对着店家大喊了起来。

    “来三坛桂花酒,再来一坛黍酒。黍酒要温,桂花酒不用。再来三斤牛肉!”

    听到这话,酒馆中的气氛为之一松。

    其中一个脸上有疤,头顶略秃的中年人大步向那身影走去,沉声问道:

    “阁下可是森罗剑客,苏林。”

    那人微微点头,道:

    “是我。”

    中年男子松了一口气,笑道:

    “苏林兄弟你可来了,有了你的帮助,这次任务定会马到成功。”

    一旁,一个膀大腰圆的女子站了出来,瓮声瓮气的说道: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细说一下这次任务的行动过程吧。”

    “那些秦狗,可不是好对付的。”

    “好!”

    秃顶中年人答应一声,而后将众人聚集了起来,开始议事。

    最后进来的名为“苏林”的剑客,则一言不发的在边上听着。

    ……

    这个苏林,正是由苏木扮演的。

    苏木如今已两百四十多岁了。

    经过十五次的血脉强化之后,他终于彻底进化为了九翼流云蟒。

    血脉大成!

    但苏木的境界并未突破至武神后期,卡在了中期圆满的层次。

    九翼流云蟒的潜力,已基本到顶。

    短期之内,他很难再提升自己的实力了。

    于是,苏木和嬴政分别后,塑造出了一个游侠的假身份,混在了反秦的队伍之中。

    发现地府的契机,让苏木觉得有必要混在市井之中,这样才能第一时间发现世间的异常变动。

    再说天下局势。

    虽然大秦已经一统九州,但六国都已存在了数百年,根基深厚,短时间内无法彻底清除。

    许多六国余孽潜伏在暗中,试图灭秦。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嬴政消灭了许多反秦势力,但依旧有不少藏于暗处。

    比如这一伙人,他们是魏国的余孽。

    这次打算暗杀一名秦国高官,毁去一些重要的军用物资。

    苏木的假身份,是一位先天圆满境界的游侠剑客。

    经旁人介绍,特来帮忙。

    不用怀疑,伪装成苏林时,他实打实的是在“反秦”。

    不然也不会只用一年多的时间就取得了这些反秦人士的信任,还闯出了森罗剑客的名号。

    刚进酒馆的那句话,就是他专用的接头暗号。

    只可惜,潜伏了这么久,苏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天庭似乎暂时沉寂了下来,也不知道何时会动手。

    ……

    正想着这一年多的经历,酒馆中的众人已经定好了计划。

    苏木不参与决策,只负责执行任务。

    不过他展现出来的战力已经接近宗师,是这群人中最强大,自然会受到尊重。

    为首的那个秃顶中年人客气的对苏木问道:

    “苏林兄弟,你对这次的计划有什么看法吗?要有的话咱们可以商讨一番。”

    “没有。”

    苏木淡淡的答了一声。

    冷傲孤僻,是他特意设计的人设。

    毕竟说的越多,就越容易错。

    秃顶中年人听说过苏木的性子,听到这回答也不觉得奇怪。

    “那好,我们过几天就开始行动。”

    “过几天?之前不是说好明天就行动的吗?”

    苏木一挑眉,有些奇怪的问道。

    “是这样的,沈杰小兄弟临近突破,距离先天境只有一步之遥。”

    “所以我们打算等他突破后再去执行此次任务,也算多了一分力量。”

    “不过你放心,最多三天他便能进阶,不会等太久的。”

    ……

    刚才那一会儿,苏木已经将这些人给记清楚了。

    沈杰是一个身材略有些瘦小的年轻男子,是那膀大腰圆的女人的弟弟。

    姐姐名为沈芳,比他大了七八岁,修为也高出不少。

    这两人都是农家弟子,师门曾在守卫国家时被秦军屠戮过,故而加入了反秦队伍。

    这种小事,苏木没放在心上。

    得知原因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吃着牛肉、喝着小酒,打发起了时间。

    他并不知道,劫难的开端就要来临了!

    …………

    第二天深夜,苏木正闭目小憩。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是沈杰的声音。”

    苏木猛然睁眼,身形一晃便从床上消失了。

    只有那剧烈晃动的房门,能证明他刚刚出去过。

    苏木和沈杰的房间相距较远。

    等他到时,已经有数人守在沈杰床前了。

    “小弟、小弟你怎么了?!”

    人群最前方的,是沈杰的亲姐姐沈芳。

    她焦急的呼喊着,声音中透出一丝不可置信的恐惧。

    沈芳体型太大,挡住了苏木的视线。

    他微微向边上挪了点,好观察情况。

    可当看到沈杰时,苏木瞳孔剧烈收缩,露出一丝惊骇的神色。

    ……

    能让苏木觉得惊骇的自然不是寻常小事。

    沈杰原本是一个略有些清秀的男子,可此时却完全变了模样!

    他盘坐在床上,身上被深绿色的树皮覆盖。

    双腿生长出许多树枝,和木床连接在了一起。

    身上同样长出了许多树枝,看着像新抽出的嫩芽。

    最恐怖的是沈杰的脑袋!

    双唇被藤蔓绞成了一团,根本无法张开嘴巴。

    双目被如同蠕虫似的枝蔓覆盖,乍一看如同两个黑洞,死死瞪着前方。

    沈杰的头顶更是开了一个大洞,长出一朵妖异的蓝绿花朵。

    花朵微微摇摆,花蕊中颤动的是沈杰的脑浆!

    这等异变,已让他失去了意识。

    盘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好似活死人。

    ……

    苏木之后,其他人也陆续赶了过来。

    见到沈杰的模样后,他们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神中露出惊惧之色。

    胡高朗,也就为首的那个秃顶中年人面色严肃的向沈芳问道:

    “你的房间就在旁边,刚才有察觉到什么异样吗?”

    眼见弟弟没了人样,连是否活着都不知道,沈芳满脸的痛苦和哀伤

    “没有异样、也没有察觉到敌人的气息。”

    “对了,刚才小弟体内的罡气剧烈波动,有突破的迹象。”

    “可紧接着就惨叫了起来,等我冲进来时就看到他变成这幅模样了。”

    闻言,苏木微微皱眉,说道:

    “看他这幅样子,有些像修炼的走火入魔了。”

    苏木眼界非凡,不是这群人能比的。

    他隐约看出了一些端倪。

    可就算修炼出了差错,也不至于修炼成这幅模样啊?

    苏木心中的疑惑并没有全部散去。

    他隐约嗅到了一股极其不详的气息!

    ……

    “走火入魔?不可能的!我们修炼的《回春经》中正平和,不可能……”

    说着说着,沈芳突然停了下来,双目不由瞪大。

    沈杰这幅模样,还真有点像木系功法修炼的出了岔子。

    只是,这岔子未免太大了些。

    “《回春经》?”

    听到这个名字后,苏木眉头皱的更深了。

    由于这个时代风气开放,几乎所有功法都公之于众,以便相互交流。

    所以苏木也阅读过《回春经》,对其有一定的了解。

    这功法是农家主修功法之一,非常温和,几乎没有走火入魔的可能性。

    “是啊,我和小弟修炼的都是《回春经》,好好的怎么会走火入魔呢?”

    “一定是有人在他修炼的时候害他!”

    沈芳脸上升起怒色。

    但苏木却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他将《回春经》在心中过了一遍,隐约觉得怪怪的。

    说不上哪里不对,但总感觉有些不协调。

    “《回春经》的功法,怎么有些奇怪呢?”

    苏木皱眉说道。

    “奇怪?不会的,《回春经》是我农家的主修功法之一,不知经过了多少大贤的改进,已至近乎完美的层次。怎么会有问题?”

    说着,沈芳一边念出了《回春经》的法决,一边跟着修炼了起来。

    可修炼一会儿,诡异的情况便发生了!

    沈芳的身上浮现出一抹暗沉的深绿色,在她皮肤下游动。

    并且冲击着皮肤,有钻出来的迹象!

    “快停下!”

    苏木察觉到了不对,立刻大喝了一声。

    被苏木这一提醒,沈芳也感觉到异样,但她却停不下来了!

    “怎么回事?我体内的罡气失控了。我没法……啊啊啊!!!”

    一句话未说完,沈芳的皮肤爆开,身体上疯狂的生长出了许多树皮和枝丫,四处蔓延!

    “砰!”

    一声闷响,沈芳的胸膛爆开,一朵妖异的花朵从五脏六腑中长了出来,在众人面前绽放!

    整个过程不过两三秒。

    等众人反应过来,沈芳已经失去意识、僵在了原地,化作半人半树的怪物。

    看着她胸口妖异的巨大花朵,众人呆在当场,只觉头皮发麻!

    一个大活人,当着他们的面被诡异的植物侵占,不知死活。

    这太诡异了!

    而且沈芳可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先天境的强大武者!

    ……

    众人目瞪口呆之际,苏木快步走上前去,仔细检查起了这对姐妹的尸体。

    见状,其他人也反应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接连走火入魔了?”

    “太诡异了!难道是《回春经》有问题?”

    “有可能,不然沈家姐弟不会出现在同样的情况。”

    “不应该啊,这可是农家的功法。”

    众人议论纷纷,神色惊疑不定。

    这时,苏木回过头去,神色凝重的说道:

    “不是《回春经》出了问题,而是所有的功法都出了问题!”

    “大劫,将至!”

    ……

    检查尸体的同时,苏木将《回春经》默念了几遍。

    那种违和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他确定,《回春经》的确出了问题!

    随后,苏木又将其他功法过了一遍,全部察觉到了异样!

    但他对这些功法并不熟悉,所以无法找出问题的所在。

    直到研究起自创的《化龙诀》,苏木终于可以确定他的感觉是正确的。

    他记忆中的功法,全部都出错了!

    《化龙诀》是苏木一点点创造出来,并经过数次修改后得到了独有功法。

    苏木对它实在是太熟悉了!

    只看了一遍,苏木就发现他记忆中的《化龙诀》,有三处地方不太对。

    其实只是极为微小的三处,就好比一间大房屋的三块砖。

    但这三块错误的砖,却足以让整间屋子扭曲、倒塌!

    苏木拼命回忆了好几次,可记忆中的《化龙诀》就是如此。

    仿佛本该是这样。

    “不对,这三处地方是错的。如果按照我记忆中的《化龙诀》修炼,绝对是出大问题的!”

    想到这,苏木的额头留下了一丝冷汗。

    有人修改了他记忆中的所有功法!!!

    虽然只是一点小小的改动,却在每部功法中都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祸根!

    若毫无发现的按照记忆中的功法修炼,就会出大问题!

    想到这,苏木不由看向了沈家姐弟的尸体。

    他们两个,就是下场!

    那么,又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修改众人的记忆呢?

    苏木的心中浮现出了两个字。

    他已经有答案了。

    并且苏木有一种预感,被修改记忆的不会只有他们几个。

    极有可能是全天下!

    全天下的修行者记忆全部出现了错乱,修行功法被魔改。

    想想就觉得可怕!

    这必会引起巨大的动乱!

    ……

    正当苏木凝重沉思之时,沈家姐弟僵硬的身体突然缓缓动了起来。

    一股邪异的生机,从他们的尸体上冒了出来。

    7017k



重要声明:小说“我有一个魔神模拟器”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