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修仙模拟器从低武开始 第一百二十章、岛上生活


    早饭在一种奇异的气氛下吃过,李清和圣女两人都不说话,小竹和阿绿阿英自然不敢多说

    吃完饭,李清砍下了一根粗树,而后就给圣女三人搭起了屋子。

    屋子的位置选在了石屋的对面,在湖泊的另一侧,湖泊是长条形的,李清特意选择了最远的那一角搭建,与他的石屋整整隔了好几百米。

    搭建木屋的时候,圣女和两个侍女就在一边看着,李清不让他们插手,他自己一人就搞的定。

    而且还有小竹在一边帮忙,木屋搭建的很快,早晨动工,不到上午时分,一间足够住三人的木屋就搭建完成,而后圣女几人进去参观。

    “如何?’

    李清在她们身后问道。

    “多谢李师兄。”圣女没说好坏,只是感谢了一句李清

    而李清听到这句后,就默认她们满意了,而后就要离去,忽然圣女又叫住了他,似乎还有话对李清讲。

    “凌道友,要是还是昨天的话语,我想就不必说了。”李清此时说道。

    圣女看着李清嘴角微微一笑,却是没管李清的话,继续说起了昨天的话语:“李师兄,你还是回去吧,你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宗门什么都能答应你。’

    “哦?‘

    李清此时上下把圣女打量了一番,圣女此时似乎想起了早上的事,脸庞微微红了起来。“真的什么都答应我?”李清说道

    “嗯!’

    圣女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好,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答应我让我不回去。”李清笑着说道。

    “李师兄,你.”圣女一时被李清这个弯拐的没说出话来。

    “哈哈!’

    李清此时哈哈一笑,离开了木屋。

    小竹跟在他什么,也气宇轩昂的迈着步子离开,身后圣女的两个侍女嘴巴都嘟了起来。“诶!’

    圣女却是叹了口气,看来要劝李师兄回宗,可真是个任道重远的活啊。

    圣女的到来并没有让李清的作息发生改变,他依旧每天重复着之前的事,仿佛圣女的到来不过是岛上的天空多了几片云彩一般,虽不容忽视,但也并不能遮盖了整个天空。

    至于那天在竹风亭的事,李清和圣女谁都没有再提起,李清事后还对自己的行为思讨了一番,认为那不过是睹物思情罢了,并不是自己真的被圣女所打动了,也就没有再多想。

    时间一点点过去,圣女倒是没有再提起让李清回去的事,每日只是如李清一般重复着生活。

    岛上的生活相比外面,要安静的许多,如果不是日月的更替,根本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只是不经意间的一朵竹花落下,才会让人感叹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

    这夜,已是中秋月圆之夜,李清洗漱过后,坐在自己床前,床头的桌子上一盏油灯照的屋子明中带暗,暗中带明,亮光随着油灯的火芯交错不定,思绪也随着这光亮忽而飘远,忽而飘近。

    李清望着油灯,将手缓缓伸到了自己头后。

    缓缓一抽,已不知在他头上插了多久的竹花簪被李清取了下来,看着此个簪子,李清用手指将其上下翻转,每一处都看的仔细。

    看的久了,李清已不知自己在看些什么,忽然间,他抬头望着屋外,一轮明月正挂在云边,明月之光如丝线一般,点点的穿过窗口,进到屋内。

    《明月夜》

    “一道两道三道光,点点丝光入得窗。

    一寸两寸三存心,分分存心为君伤。

    抬头一望月明光,此光应有千日长。

    但愿此光能承载,穿过万里,入得君窗。

    李清自言自语间吟完了小昭当初留给他的这首诗,李清忽然懂了,时间过了一百五十余年他忽然懂了小昭。

    “当初,你也是在这般月光下为我写的这首诗吧。”

    李清望着月光喃喃的说道。

    往事不堪回首,回首已是月明中;往事不堪回首,回首已是故人秋,往事不堪回首,回首已是,

    李清今夜的思绪,一时萦绕在两百多年前离去的那个夜晚小昭的那双手,又一时萦绕在师妹当初执意要为自己削出竹剑的那一幕,两种思绪如同两道钢索一般将他紧紧缠绕,但这钢索又如同蚕丝一般,是那么的容易挣破。

    但又挣不破。

    夜深了,灯渐渐熄灭,安静的等待下一个夜晚的来临,再次放出它的光芒。

    而在湖泊的对面,李清为圣女三人盖下的屋内,此时却灯火通明。

    不大的屋子内,正摆着几张写着诗句的纸张,因为年久的关系,这些纸张都略微有些陈旧但又因为收藏得当的关系,这些平常的纸张并没有一丝破碎。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读着一张纸张上的诗句,圣女与两侍女都陷入了一种美好的沉思中去,这种沉思很难被自己打破,如同膏蜜吸引着野熊一般,这些诗句也让圣女三人无法自拔。

    即使,已过去了这么多年。

    “诶!

    过了恒久,圣女叹了口气,她有时真的难以想象,李师兄是如何能写下这般诗句的,这等诗句,恐怕就是过上千年,也会被人传颂的吧。

    而现在,这些诗句却安静的躺在自己的身前。

    这是一个无眠夜,月夜星辰明亮无比,恰如那心中的点点思绪,在不断的放着光。

    到了第二天,因为没有睡去的缘故,圣女与侍女的眼睛都有些通红,吃过早饭,圣女和侍女一同在竹林中走动,看着风景。

    不知不觉又来到了那处竹风亭,看着亭子依旧孤单的耸立在竹林中,圣女的心中就非常好奇,这个亭子绝不想表面的那么简单,一定隐藏了什么,但她又无从得知其中的奥秘,这让她越发的对这个亭子重视。

    走到跟前,亭子的名字起得格外合适,此时周围的竹子微微摇动,不知是风让竹动,还是竹刮起了风,一阵微风与竹叶一同飘入了竹风亭中,亭子怡然不动的承接着这两项与他名字相关的事物。

    “竹与风!’

    圣女认真的念到。

    “主子,你昨夜都没睡,要不这会回去睡一觉吧。”一边的阿英此时说道。

    圣女摇了摇头,而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说道:“我要沐浴。’

    “沐浴?”阿绿有些奇怪。

    “在这里吗?”阿绿看着周围说道。

    圣女点了点头,指向了竹风亭:“就在那里吧,你们准备一下。

    “哦,好。”阿绿与姐姐阿英开口答道,而后两人从储物袋中拿出了自家主子备用的浴盆放入了竹风亭中,而后又准备起了热水。

    一切完毕,圣女褪去衣服,踏入了浴盆中。

    热水让圣女闭上了眼睛,一边阿绿与阿英服侍了起来,周围风依旧没停,只是这风,此时吹得人昏昏欲睡。

    过了不知多久,一道身影出现在竹风亭不远处,透过竹林望着热气重蒸下的竹风亭,这道身影却是不动了。

    “主子,主子..

    圣女睡梦中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睁开眼是阿英,而此时她自己正躺在浴盆中,原来她不知何时已睡了过去。

    “怎么了?”圣女开口问道。

    阿英悄悄用手指向圣女躺着的身后指了指,而后小声说道:“主子,有人偷看。”

    “偷看?是李师兄吗?”圣女没有回头说道。

    阿英点了点头。

    圣女一笑,此时说道:“好了,我也洗够了,回屋去吧。

    说完,圣女径直从盆中站了起来,盆不高,直到圣女的膝盖处,瞬间整个后背都露了出来。

    李清望着这一幕,手指掐紧了身边的竹子。

    “这是挑衅,这是对他赤裸裸的挑衅!

    早在当初,李清就告诉过圣女几人以后别到这来,没想到今天他们竟如此大胆,还在其中搞这些事,这让李清心中气愤。

    但此时的景象,却让李清无法冲过去,他只能站在原地。

    很快圣女穿戴完毕,回头看去,却早已不见了李清的身后,圣女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

    圣女去睡了,两个侍女此时却在屋外的湖泊边,逗着其中的灵鱼。

    阿绿拿着一块馒头不时掰成小块喂着鱼,这些灵鱼倒也不嫌,一个个把馒头抢的不亦乐平

    姐姐阿英在一边看着妹妹,而后开口说道:“阿绿,你说主子为什么不告诉他呢。”“告诉什么?”阿绿一心喂鱼,没转头说道。

    “还能告诉什么啊,当然是那事了。”姐姐阿英又说道。

    “什么事?”阿绿此时转头奇怪的问道。

    看到妹妹这番表情,阿英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还能是什么事啊,主子不是说,即使要嫁给李师兄也要让他回宗的嘛,现在却一直不说出来,李师兄还以为一直我们待在这干什么呢。’

    “哦,这事啊,可是是主子不想嫁了吧。”阿绿没多想就说道。

    突然,阿绿又摇头:“不对,主子不想嫁今天也不会这样,那为什么呢。”

    “诶,可能是没搞懂李师兄的心思吧。”阿英有些惆怅的说道

    她们已经在岛上住了有大半年了,却毫无进展,这不由让阿英担心。

    妹妹阿绿此时却丝毫不在意自己姐姐想的事,她喂鱼已经喂的有些上瘾了,此时一心看着水面,姐姐阿英无奈也跟着看着水面,忽然阿英在水面中发现了一个鸟儿的图像

    鸟怎么会在水里呢?

    不对,这是倒影,阿英刚生起这个念头,而后就朝天上一看,不知何时,小竹已经变成一个巴掌大的鸟,正停在她们头顶,显然已经把她们的话全部听了进去。

    此时见阿英发现自己,小竹喳喳一笑,就朝李清的房中飞去

    阿英却是立刻站了起来,想拦住鸟,却不知如何拦的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竹将她们刚才的话,去汇报给李清。

    石屋内,李清刚修炼玩,就看到小竹飞了进来,似乎还很欢喜。

    “怎么了,小竹?”李清开口问道。

    小竹此时落到李清肩膀上,先是笑了一下,而后小声的对李清说道:“主人,我已经知道她们为什么不走了。

    “哦?”李清听到这话,有些好奇。

    “主人,我刚才听到她们说,只要你回去,她们的那个圣女就要嫁给你。”

    “嫁给我?

    李清仿佛听到了什么荒谬的事一般发出了笑声,而后又摇了摇头。

    “这不可能,她是个金丹后期又是宗门圣女,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小竹开口说道,“主人,你可是炼丹大师,她还配不上你呢,而且要不是这,那她们为什么要待在这不走呢。

    “这

    李清犹豫了,回想这么多天来发生的事情,尤其是今天,李清忽然觉得,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但,

    “好了,小竹,别乱说了

    李清开口制止了小竹,

    小竹有些不高兴的飞走了,李清却是在屋内想着什么。

    却说飞出李清屋子的小竹,一眼就看到在湖的对面阿绿与阿英正急切的看着她,显然她们都意识到了这事的严重性,即使要告诉李师兄,这也不该由她们来说才是。

    此时看见小竹出来,阿绿与阿英挥着手想让小竹过去,小竹没有多想就飞过去了。

    “喂,你刚才偷听我们说话了吧。”阿绿此时问道。

    “当然。”小竹答道

    听到小竹肯定的回答,阿绿与阿英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担忧。

    “那你..那你把我们的话告诉你主人了没有?”阿英又问道

    “当.”正要回答时,小竹此时看着两个焦急的侍女,却是起了戏弄的心思,是闭嘴什么都不说了。

    “怎么不说了?”阿绿问道。

    “是啊,快说啊。”阿英也说道。

    小竹此时站在岸边,不说话,身形慢慢膨大,转眼就成了一个一个比两个侍女身形加起来都要大的鸟

    看着两个侍女,小竹开口道:“要我告诉你们,你们给我把羽毛都擦干净。

    “你!’

    阿绿听到小竹的话顿时怒气冲冲的,但一边的阿英按住了自己的妹妹。

    “好,我们给你擦干净,不过你可要告诉我们。

    从储物袋中取出丝巾,阿英带着不情愿的阿绿用着湖水给小竹擦起了身上的羽毛,小竹闭上眼,一幅享受的模样,

    看着小竹的这个模样,阿绿小声嘟囔道:“明明是个母鸟,还这么流氓。

    “你说什么?”小竹转头看向阿绿。

    “没..没..”阿绿连忙摆头,小竹才转过头。

    两个侍女能为小竹擦了一刻钟,小竹的羽毛才擦干净,而后站在湖边抖了抖,小竹展开翅膀飞到了空中。

    “诶,你还没告诉我们呢。”阿绿在底下喊道。

    小竹在空中一盘旋,而后发出了一声轻笑:“喳喳,当然是告诉了。’

    “你!”阿绿气愤不已,

    而此时他的姐姐却伤心的低下了头:“这下可惨了,把底牌都交出去了,也不知接下来会怎么办。

    “没事,他能把我们怎么样嘛。”阿绿不在意说道,但她略带慌张的表情已经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给透露了出去。

    不过她们不知的是,李清即使知道了这点,也并没有其他的想法,他只想让圣女几人赶快离开,

    傍晚时分,圣女从睡梦中醒来,两个侍女小心翼翼的将此事告诉了圣女,圣女倒也没多慌张,只是问了李师兄有何回话没有,听到李清没有任何回话,她倒还有些失望。

    两个侍女早已做好饭,在吃过饭后,圣女让两个侍女去睡下,侍女一天一夜未睡,都听话的去睡了。

    而圣女借着晚霞坐在湖边,却也同白天的侍女一般看着湖水出神。

    不过她并没有喂鱼,只是看着湖中鱼儿游动,不时露出几丝笑容。

    “喳喳!’

    忽然传来一声鸟叫,圣女抬头看去,在离她不远处的树上,小竹正看着她。

    “怎么了?”圣女开口问道,

    小竹没有回答,依旧这么看着她。

    圣女有些不解,站起了身,来到了小竹的树下:“你是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听到圣女的话,小竹此时有些不知如何回答了,他根本就没事,只是随便叫的,谁知道此个圣女还以为他有事了。看着一脸认真的看着他的圣女,小竹此时忽然起了个坏心思。

    小竹张嘴一笑,而后小声说道:“我家主子说了,你要嫁给他也不是不行,不过以后要服侍他,给他做饭,给他洗衣,可不能摆架子。

    “这是自然。”圣女点头,“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我自会做得。”

    “.”小竹接下来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李清也没告诉过他应该说什么,这会都是小竹自己在编。

    而后小竹发动脑筋想了想说道:“我家主子还说了,你要嫁给他,你..你两个侍女也得嫁给他。‘

    “他真这么说的?”圣女有些疑惑,因为如同她嫁给李清的话,侍女自然是跟着她嫁过去的,为什么还要这么说呢,

    小竹见圣女的表情,以为是自己问错了话,连忙错开了话题:“我家主子还说了,你..你要嫁给他,现在现在就给他去锤腿。

    “锤腿?”圣女更加的不解,此时她已经明白过来,这些都是面前的小竹在乱说了。正要离去,小竹却又说道:“你看,屋子灯都亮着呢,等你去呢。’

    看着李清的石屋,里面果然亮着灯,圣女有些迟疑,虽然知道大概率都是面前的小竹在乱说,但...万一是真的怎么办。

    圣女有些犹豫不决,而小竹此时却振翅一飞,飞走了。

    湖泊旁,两个侍女早已睡下,小竹也不见踪影,只留圣女一人独立湖边,看着对面的李清房屋,圣女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过去。

    此时已是夜晚,圣女轻轻敲响了李清的门。

    “谁?”屋内的李清警惕的问道。

    “是我。’

    圣女小声的答道,李清并没有立即回答。不过圣女此时已经发现李清的屋子没有锁门,一推就开。

    “我进来了。

    圣女想到刚才小竹的话,自己推门走了进来。

    门被推开,圣女的脸就陡然一红,好巧不巧,李清此时正在屋内的澡盆中洗浴,一双臂膀裸露在外,眼睛直视着她。

    推门而入圣女,又将门缓缓合上。

    -个浴盆隔住了李清与圣女,李清看着灯光下越显美丽娇柔的圣女,他开口问道:“你来何事。

    “我我.’

    圣女此时已经明白小竹是在欺骗她了,但现在已经进来,又要离去,这恐怕有些不妥。

    圣女想了想,决定还是用老生常谈的话说道:“李师兄,你为何不愿回宗门呢?”

    听到又是这事,李清真有些无语,这整天想着自己回去,就连洗澡也不安宁,自己回不回是自己的事,关你何事呢,

    忽然李清想到小竹给他说的话,他一时眼神却又变了。

    看着圣女,圣女此时被澡盆的热气遮掩,慢慢变得模糊起来,这让李清的眼前出现了重影圣女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

    圣女此时却走近了李清,看着在澡盆内的李清,圣女大胆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按在了李清的肩膀。

    “师兄,回去吧,宗门什么都愿意答应你,真的。’

    李清没说话,感受着肩膀传来的感觉,慢慢闭上了眼睛。

    “师兄,宗门上下对你都十分尊敬的,要是回去,立刻就是宗门长老,而后要是能突破到元婴期,师兄你可为宗门门主,玄道门上下都归你驱使。’

    李清依旧没说话。

    “师兄。

    圣女此时却没再说了,一双柔荑顺着李清的肩膀向上,慢慢按摩起了李清的额头,李清舒服的更加不愿闭上眼睛

    过了恒久,澡盆中的水已凉,圣女才开口问道:“师兄,您是怎么打算的呢?”

    李清陡然睁开了眼睛,从澡盆中站了起来,顿时水滴从他的身上滑落,而后李清转过身来看向圣女。

    圣女此时已经脸红的不像样了,不敢看站在自己身前的李清。

    “李师兄,你这是..

    不等圣女多说,李清大步跨出澡盆,而后一把抱住了圣女,朝着床上走去。

    “李师兄,这不妥。’

    圣女又说道,不过在李清的怀中她并没有挣扎。

    正当圣女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李清已经将她放在床上,然后俯身向下。

    “呜!”圣女再也说不出话来。

    清风拂过,带走了一阵异香。



重要声明:小说“修仙模拟器从低武开始”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