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 第416章 皇朝困局,位格之争


    第416章 皇朝困局,位格之争

    洛京,皇宫,乾元大殿。

    封瑜站在大殿的门口,抬头看着天空,眉头紧皱,双目之间满是凝重。

    “博远,我以前一直以为皇朝气运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没想到,皇朝气运也有入不敷出的一天。”

    原来的皇朝气运,犹如一滩死水,不入不出。

    当封瑜当上皇帝,开始修炼皇武之道,吸收皇朝气运修炼的时候,才发现,皇朝气运只是有一个阀值,当气运减少时,它还是会自动补充的。

    补充的速度要远超他练功消耗的速度,这才让他有了一种皇朝气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错觉。

    但是,当他为了胜利,连续三次动用皇朝气运,施展最新领悟出的领域境秘术之后,消耗大于积累时,封瑜才如此直观的看到皇朝气运。

    周博远知道封瑜只是想找一个倾听,所以,虽然他有很多疑问,却也没有问出口,只是静静的站在旁边,侧耳倾听。

    封瑜也没有要周博远回答的意思,接着呢喃着说道:“虽然,我知道气运诞生的原理,与民心向背息息相关,但是,没想到,关系这么紧密,我在民间的名声只是差了一些,皇朝气运的诞生就下降了十倍。”

    直观,所以才震撼。

    若是看不到,或许,也不会那么震撼了吧。

    “而且,这才是开始,等民间舆论成型,我估计下降的会更多。”

    封瑜原来以为这次是惨胜。

    但是,这发现皇朝气运的变化之后,封瑜苦笑一声,原来还是他太乐观了。

    这根本就是两败俱伤。

    而且,伤的还是他的根基。

    封瑜知道,自己不能再无所作为了,不然,他的根基一毁,万事皆休。

    封瑜瞬间进入了战斗状态,回过头,看向周博远道:“民间对我不利的舆论,你可知是何人所为?”

    周博远自然有关注此事,立刻回答道:“虽然没有实证,不过,种种迹象表明,此事应该是世家所为。”

    封瑜眯着眼,悠悠的问道:“渭水秦氏可有参与?”

    周博远沉思了片刻,摇了摇头道:“暂时未发现。”

    封瑜这才松了一口气。

    渭水秦氏没有参与,那就不是最坏的情况。

    至于秦翌,他就是不那个性格的人,这种事,根本做不出来。

    不用问也知道,此事没有秦翌参与。

    “不过……”周博远吞吞吐吐,似乎有难言之隐。

    封瑜皱头一皱道:“何事不能言?尽管说!”

    周博远立刻道:“不过,封氏有一部分人,参与了其中。”

    周博远没说的是,这些人可能还是主力。

    封瑜的身体一滞,眼神一呆,很快恢复过来,转过身,望着皇宫上方,他代表着大烽皇朝的气运,苦笑一声道:“我行事有所偏差,他们怪我,也属正常。”

    就像皇武宗,那些个堂主长老,宁愿回归祖地,也不愿意留在皇武宗,为他效力。

    经过他和崇明帝的这一场内斗,皇宫的实力减少了五成,皇武宗的实力减少了六成。

    他收了皇武宗之后,实力不增反减。

    这和他的预期,差距太大了。

    封瑜望着皇朝气运悠悠的说道:“只是,他们这么做,是在自断根基啊,难道他们不知道吗?”

    不止是气运。

    皇帝的名声差了,对皇族的统治,有什么好处?

    周博远暗自摇了摇头,心中暗道:“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哪里会管皇族的死活?”

    泾水封氏成为皇族已经三百年了,度过灵潮之劫之后,未来更是可期。

    之前有灵潮之劫压着还好,现在,没了灵潮之劫的压迫,他们自然更加放飞自我,更加注重自己的利益了。

    封瑜也知道,自己的话有些一厢情愿了,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发动我们的力量,想办法扭转民间舆论。”

    “是,陛下。”

    封瑜正想再叮嘱两句,突然感知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混元宗的方向,惊讶的道:“那是,气运波动?混元宗的气运怎么会有这种程度的波动,这是……”

    封瑜心中有了猜测,不由的脸色一变,也顾不得叮嘱周博远了,匆匆的对周博远说了一句:“你先下去吧,我去秦翌那里一趟。”

    周博远听后,顿时大惊,赶紧大声阻止道:“陛下,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您现在和以前的身份不同了,岂能再亲身前去拜见青玉王?”

    封瑜正要御空而去,听到周博远的劝诫,身体不由的一滞,沉默片刻,对周博远道:“你不放心秦翌?担心他会对我动手?”

    周博远语气一滞,摇了摇头道:“这个,可能性倒是不大,不过,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封瑜摇了摇头笑道:“那你认为,若是秦翌想对我动手,我呆在皇宫里和站在秦翌的对面,有什么区别吗?”

    想到秦翌阵法宗师的身份。

    想到秦翌强大的实力。

    周博远呐呐道:“总还是有些区别的。”

    封瑜摇了摇头道:“只是几息的区别罢了,何必如此自欺欺人?”

    封瑜一眼复杂的看向混元宗的方向,呢喃道:“整个人族的历史上,能够做到一人敌国的,除了文圣,恐怕只有他了。”

    可是文圣早就仙逝,而秦翌却刚刚起势。

    封瑜对秦翌的实力和地位的感触更深。

    封瑜叹了口气道:“虽然不想承认,不过,不得不承认,秦翌现在就相当于当年的文圣,已经拥有了一言可以左右人族大势的力量,就算是我,贵为皇朝之主,一国之君,面对秦翌,也不得不顾忌重重。”

    秦翌出现之前和出现之后,皇帝的权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他的父皇,估计也是受不了这种落差,才选择退位的吧。

    不过,不知为何,父皇后来又突然后悔了,想要复位。

    他们父子二人的矛盾,就是出在了这里。

    想到父皇,封瑜又叹了口气道:“朕登基之后,一直忙着闭关,听后他也在闭关,也就没有像之前那样,经常的前去拜访了,是我失礼了,这次,正好补上。”

    周博远知道自己劝不动,只好拱手大拜道:“愿陛下此去,心想事成,一切如您所愿。”

    封瑜摇了摇头,嘴角扬起一丝苦笑。

    若是以前,他还可能有这样的“简单美好”的期盼,而现在,他已经不再奢望了。

    只是希望,结果,不要太糟就好。

    想到这里,封瑜也不再耽搁,身影一动,已经御空而行,离开了皇宫。

    周博远一脸担忧的望着混元宗的方向,喃喃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之前,周博远就担心,秦翌会在这个时候,有所动作。

    没想到,才过了一天,这个担心就成真了。

    这个时机,怕是会对朝廷很不利啊。

    周博远深深的叹了口气,转头离开了乾元大殿,开始按封瑜的吩咐,调动一切力量,想办法扭转民间舆论的导向。

    ……

    秦翌感知到混元宗的气运波动,脸上顿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芍药成功了。”

    秦翌刚想做些什么,突然,感知到了什么,看向洛京皇宫的方向。

    “封瑜,他来了?”

    秦翌抬头看了混元宗上空的气运云团一眼,笑着摇了摇头道:“封瑜还真是敏感,混元宗的气运只是出现了异常的波动,他立刻就察觉到了。”

    秦翌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了一眼这变化极大的小院,再看了一眼背后的盘龙桃木,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让要封瑜进入这里为好。”

    封瑜毕竟拥有领域境的力量,虽然可能性不大,不过,万一出手,毁了盘龙桃木,他想哭都没地方去。

    秦翌身影一动,已经出现了王宫的上空,远远的迎着封瑜,笑着拱手道:“陛下,有失远迎,请。”

    封瑜没想到,秦翌这次对他这么客气。

    想到秦翌的称呼,封瑜将其自动的理解为自己身份的变化。

    毕竟,之前拜访秦翌时,要不然就是前太子,要不然就是秦王,或者太子,但是,现在,他可是一国之君,更是拥有了领域境战力,实力和地位与之前大不相同了。

    已经足够秦翌对刮目相看了。

    封瑜笑着和秦翌打了一声招呼,跟着秦翌,进入王宫的会客大厅。

    秦翌挥退侍候的众人,亲自为封瑜倒了一杯茶道:“陛下亲自前来,所为何事?”

    封瑜来之前,甚至已经做好了两人翻脸的准备,没想到,秦翌的态度竟然这么好。

    竟然让封瑜颇有种受宠若惊之感。

    封瑜赶紧接过秦翌递过来的茶杯,轻饮一口,斟酌着说道:“我察觉到混元宗的气运有异,所以前来探查一下。”

    封瑜在脑海中转了几个念头,最后还是决定如实相询,以诚相待。

    秦翌抬头看了封瑜一眼,笑着为自己倒了一杯茶道:“陛下的气运秘术,竟然达到了领域境,真的让人大开眼界。”

    这是封瑜的一大得意之事,更何况夸赞他的还是当世第一人秦翌。

    封瑜谦虚的笑着说道:“侥幸,侥幸。”

    秦翌感叹道:“气运的潜力,真的很大啊,还好,我以前就隐约察觉,对此早有研究。”

    封瑜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东夷一行的一些异常之处,皱着眉,小心翼翼的询问道:“莫非,您也修习了气运之道?”

    秦翌看着封瑜,笑着点了点头,感叹着说道:“世伯的皇武之道潜力非常大,我一时技痒,没忍住,就以其为根基,创造出了气运武道,不过,现在的气运武道,还没有达到世伯的程度,没有属于自己的领域境秘术。”

    若说以前只是怀疑,现在,那就是确认了。

    封瑜没相对,当时自己创造出的半成品的皇武之道,自己都没有太过重视,和秦翌交易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没想到,秦翌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它的不凡之处。

    倒是自己,只到中原,听说了秦翌的计划之后,才意识到皇武之道的潜力。

    这时,封瑜也终于反应过来了:“您说过,气运依靠风水阵而生,这风水大阵的建立有利于气运之道的修炼,您甚至还专门强化了这方面的能力,让我感激不尽,所以,您的目的,其实不仅是为了方便我的皇武之道,还是为了您自己的气运武道?”

    秦翌端起茶杯,轻饮一口,气定神闲的笑道:“这是双赢,不是吗?”

    封瑜一眼复杂的看着秦翌。

    这次风水大阵的修建,秦翌达到了多少目的。

    怪不得秦翌费尽心力,大方的向世家和皇族让出了大量的利益,也要想办法促成风水大阵的建成呢。

    封瑜又想到风水塔毁了之后,风水大阵安然无恙,不由的苦笑道:“之前风水塔是风水大阵的阵眼,也是命脉所在,您为了以示其诚,将其大方的交给各大世家,后来,您又用了一年多的时间,重新设计,将风水塔这个命脉给去了,让各大世家的布置落空。”

    说到这里,封瑜一脸复杂的看着秦翌:“您的手段,还真是高啊。”

    秦翌放下茶杯,笑着摇了摇头道:“世伯说的,好像我是一个阴谋家似的,这本来就是你情我愿,互惠互利的事,我可从来没有说过,风水塔一直是风水大阵的命脉啊。就算为了风水大阵的稳定,我也不可能让风水塔一直是风水大阵的阵眼啊。风水塔完成了过度的作用,不过,还有保护宗门的作用,这点,我可从来没有骗过他们,这个风水阵依然可以成为宗门的立宗之本,这不是双赢的事吗?”

    屁的双赢。

    是你赢两次吧。

    秦翌之前劝说世家,最让世家心动的话,成了空话。

    还有他。

    他也上了当。

    这风水大阵对气运之道的加持,根本就不是专门为了他而设计的,根本就是为了秦翌自己。

    自己只是搭了一趟顺风车而已。

    封瑜自嘲一笑,也对,秦翌凭什么专门为自己设计一个对气运有加成的风水大阵,而且,秦翌也从来没说过,这是专门为他设计,专门给自己用的啊?

    是他自作多情了。

    封瑜突然想到了什么,猜疑不定的打量着秦翌,沉吟了半天,才开口道:“秦翌,你告诉我,风水塔是不是还有什么副作用,我的父皇他为何只是在风水塔里呆了两年,就性情大变,最后竟然做出如此决绝之事?”

    秦翌的动作一滞,不敢置信的看着封瑜:“世伯,不带您这样的,您竟然想将崇明帝自戕之事,甩在我的头上?这个锅,我可不背啊。你看看,四十九个风水塔,哪个没有住人,哪个的心性受影响了?反而风水塔是整个中原少有的风水宝地,反而是修身养性最好的所在,最适合闭关修炼和长期居住了。”

    封瑜一听,想到秦翌说的,还真的没错。

    风水塔的灵气浓度普遍高于其它地方,再加上它的重要性,基本上所有的风水塔,都成了闭关的首选。

    就连混元宗也不能例外。

    若是风水塔真的有问题,混元宗不可能这么做。

    封瑜还是满是不解的道:“那,父皇他,他怎么……”

    秦翌叹了口气道:“真是当局者迷啊,世伯,我给你一个提醒吧,人皇!”

    封瑜呢喃着重复道:“人皇?”

    封瑜不由的想到了父皇临死之前说的那些当时他没有听懂的疯言疯语。

    当时,崇明帝可是将人皇和圣人相提并伦的。

    封瑜心中一动,震惊的道:“难道,圣人不只是一个称呼,还是一个位格?”

    秦翌微笑着点了点头。

    封瑜这才明白,为何秦翌会如此执着于当圣人了。

    秦翌接着一脸唏嘘的道:“人皇之位,功德加身,对于智慧心性等等,都有所加成,我想,世伯当上皇帝之后,应该深有体会吧?”

    封瑜仔细回忆了片刻,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状。

    原来,是因为人皇之位,功德加身的原因。

    他还以为,他多年的宿愿完成,心思通达的原因呢。

    秦翌接着说道:“崇明帝身处人皇之位时,可能还没有发觉,但是退位之后,估计落差会非常的明显,直到这时,他才察觉到人皇之位的存在吧,失去之后才得知自己曾经拥有,所以,崇明帝才不甘心,想要重新夺回皇位吧。”

    封瑜的瞳孔一缩。

    是了。

    事实,应该就是这样了。

    怪不得,当时觉得奇怪。

    父皇虽然提前做了一些布置,但是,显然不是为了夺位做的布置。

    但是,父皇退位之后,这些布置竟然迅速的转换了性质,行事越发激进。

    有着罗洪这个内奸在,封瑜对这样的转变,最是清楚不过了。

    秦翌接着一脸唏嘘的分析道:“人皇之位的争夺,岂是那么简单的,失败怎么可能没有代价,崇明帝应该是遭到反噬,从而导致心性失常,自戕而亡的。”

    封瑜听后,本能的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谁能想到,这里面竟然会涉及到位格之争?

    真是,时也,命也。

    封瑜的思绪接着转移到了位格上,不由的呢喃道:“这么说,人皇和圣人一样,也是一个位格,一个只有皇帝才能成就的位格?一个可以和圣人相提并伦的位格。”

    秦翌点了点头道:“世伯,你忘了那个妖女墨璃的话了吗?她当时,可是只提了始皇陛下和文圣啊。”

    封瑜这才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道:“原来,人皇和圣人,早就已经出现过了,只是后人不肖,没有人再达到之前的成就。可是,为何到了我们这里,达成了呢?”

    秦翌摇头苦笑道:“世伯,人皇和圣人之位,岂是那么容易达成的?我们现在,不过是刚刚入门,走在了这条路上而已。真正的圣人和人皇之位,其威能,肯定不止如此。毕竟,那可是连妖族都忌惮的力量。”

    封瑜点了点头,一脸认可的道,不过还是有些不解之处。

    “若是如此,那之前不可能一点风声也没有吧,为何到了我们这一代,才有了眉目呢?”

    秦翌对此也猜测:“应该有人口限制啊。第一个达到的,应该限制他低一些,后面的人,想要达到,估计会越来越难,所需要的人口会越来越大。以前,每三百年一次的灵潮之劫,让中原的人口根本达不到要求。”

    “还有就是,我主持修建的风水大阵的建立,应该为我增加了大量的人道功德,而世伯开创的皇武之道,创造性的利用起了一直闲置的人族气运,对人族影响非常深远,应该也为您增加了大量的人道功德。”

    这才让他们二人真正的踏入了圣人和人皇的位格之路。

    封瑜听后,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的确,他们两个对人族的确有着巨大的影响。

    秦翌最后迟疑了片刻,又补充了一句道:“另外,我怀疑,和人族平均实力也有关。”

    封瑜这才恍然大悟道:“所以,你才如此执着的推广《混元功》,竭尽全力的提升人族的平均实力。”

    秦翌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是我后来才发现了的,推广时并没有想那么多,而且,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并不一定是真的,毕竟,才推广了两年,平均实力的提升有限,效果还没有出来,并没有实证。”

    封瑜觉得,秦翌这话是谦虚之词。

    秦翌,是谋定而后动之人。

    走一步看三步,那是常规操作。

    秦翌既然如此做了,必然是因为这么做的好处足够大,也对未来有足够信心,才这么做的。

    当时,估计秦翌就算没有完全确定,心中也有所猜测才对。

    封瑜看着秦翌,心中一阵无奈。

    虽然自己也踏入和圣人相提前伦的人皇之路,只是,自己无论是天赋,悟性,还是谋略,和秦翌相比,都差的太远了。

    封瑜一脸复杂的看着秦翌,苦涩的说道:“我是真的没想到,气运之道竟然和炼体之道,可以兼修,秦翌,既然你也修习了气运之道,是不是也有心皇位?”

    封瑜终于问出了最关心的一句话。

    秦翌挑了一下眉,看着一脸紧张的等着他答案的封瑜,轻笑着摇了摇头道:“放心吧,世伯,我对皇位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若是我没有猜测的话,位格具有唯一性,一个人只能拥有一个位格,我既然已经选择了圣人位格,已经踏上了圣人之路,自然不会贪恋人皇位格,此举于人有害无益。”

    封瑜听了秦翌的解释,这才放下心来。

    这次拜访秦翌,解开了心中最后一个疑惑,得到了位格之事,也及时了解了秦翌的想法,超额完成了这次拜访的目标,封瑜满意的起身告辞。

    秦翌望着封瑜消失在天边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道:“封瑜,还是那么天真。”

    他是说了,不会贪恋人皇之位。

    可是,以人族目前的情况,可不能同时诞生圣人和人皇,所以,两者必然只能留存一个。

    一成一毁。

    另外,气运武道,秦翌只承认自己修炼了,却没有告诉封瑜,接下来要推广它。

    封瑜这次的目的,其实根本就没有实现。

    只是自己根据自己的立场和理解,以为目的实现了而已。

    秦翌望着洛京的方向,喃喃自语道:“皇朝和宗门,必然要分出主次……崇明帝,你当初允诺的洛京,我可是还清楚的记得的,现在没有收回,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