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君临法兰西 195 这个堡垒,今天开始叫拉纳堡


    君临法兰西195 这个堡垒,今天开始叫拉纳堡

    这个时候,拉纳刚刚打退了奥地利人第三波进攻。

    法军占据了山头的一个环形堡垒,堡垒的外墙有一人多高,不算太高,但是用来防御已经足够了。

    奥军开始败退的现在,法军的士兵站在土墙上,对撤退的奥军放枪。

    拉纳的额头被子弹擦伤了,伤口流出的血刚好进了他的左眼,结果导致他的视野带上了一层莫名的红色滤镜――只有闭上左眼才会恢复正常。

    战斗结束后,拉纳找随军的女酒倌弄了点酒,洗了洗伤口。

    这是安宁提倡的新式治疗法,法军的很多军医对这个治疗法都颇有微词。

    但拉纳无条件相信将军阁下的话。

    毕竟那可是将军阁下啊。

    将军阁下没有勤务兵,所以拉纳在教导团的时候,时不时会客串一下将军的勤务兵,他知道将军是多么的有学问,他亲耳听到将军讲流利的意大利语和德语,直接和意大利人以及奥地利的俘虏用他们最熟悉的语言交谈。

    据说将军阁下还懂拉丁语,这么有学问的人,说的事情肯定是对的。

    拉纳洗伤口的时候,女酒倌调侃道:“你居然真的用这个来洗伤口,多浪费啊!这可是给你们壮胆的酒,我专门挑过的,虽然出品地什么的可能不太正宗,但这绝对是好酒!”

    拉纳:“我知道是好酒,洗伤口的时候这种火辣辣的感觉,只有好酒才会有。”

    女酒倌:“真是的,我当女酒倌也有段时间了,我加入军队的时候,拉法耶特将军还在呢!我看那些医生,治疗伤员的时候就是锯腿,锯手,只要受伤了,就要把受伤的那边肢体锯掉,用酒洗伤口能管用吗?我看这就是将军阁下异想天开!”

    拉纳:“你不懂了吧?我可是亲眼看见的!将军阁下亲自冲阵,脸上被刮了几个伤口,他用酒洗了一下,第二天就差不多痊愈了!”

    “真的吗?这听起来像是某个老酒鬼喝多了之后的说辞,难道你头顶的伤口也会喝酒?”女酒倌疑惑的问。

    拉纳斩钉截铁的说:“我清醒得很!这可是我亲眼看见的。另外,将军阁下带的那个小女仆,时不时我就会和她聊天,她亲眼看见将军阁下身上中了一枪,结果还跟没事人一样,过几天就完全好了!

    “据说这就是用酒洗伤口的功效!”

    女酒倌哼了一声:“好吧,那我就等几天,看看是不是真的这么有效。”

    拉纳:“当然是真的,贝尔蒂埃参谋长统计过的,说采用了酒精洗伤口的做法之后,部队的战损大大降低了,很多原本需要被锯掉手脚的人,都全须全尾的回来了。”

    拉纳话音刚落,旁边的络腮胡子大兵就开口道:“是这么回事,不信你看我这里。”

    说着大叔把袖子卷起来,露出手臂上的伤疤:“这就是在和拉法耶特的会战中受的伤,看到这个疤了吧,多大!当时看到这么大一个伤口,我就知道该跟我的手臂说再见了。

    “结果你猜怎么着,坚持每天用酒洗一次伤口之后,没过几天伤口就开始愈合了,能看见伤口的边缘出现饿了白色的嫩肉!别说坏死了,我这伤口连化脓都没有化。

    “医生说这是不好的预兆,得化脓才说明你的伤口正在好。所以医生准备用泥土擦拭我的伤口,这时候将军阁下出现了。

    “他阻止了医生,并且严肃的要求每个伤员都必须保证伤口的创面干净。他妈的,我都不知道什么叫伤口创面。”

    中文的特点是每个字都有意义,就算遇到从没见过的新词,

    只要根据每个字的意思推测一下,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但是法语和英语之类的字幕语言没有这个功能,一般人突然听到一个全新的词汇,基本没办法猜测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络腮胡子老兵骂骂咧咧的:“伤口创面!我不知道我发音有没有对,反正就是这么说的。”

    “是拉丁文。”拉纳说,“我猜的。”

    一个染坊学徒怎么可能懂拉丁文。

    络腮胡子老兵继续念道:“总之,将军阁下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反正比我这种勉强识字的人了不起一百倍,一千倍。听他的准没错!”

    女酒倌:“是吗?那以后你再问我要酒我就不给你了,留着你受伤之后给你洗伤口用。”

    老兵立刻一副晴天霹雳的表情:“怎么这样?上帝的犄角,你不能这样!”

    周围的士兵们都笑了。

    拉纳也笑,这时候观察山下的侦察兵大喊:“奥地利人又上来了!”

    话音刚落山下奥地利人的炮兵开始开火。

    拉纳拔出军刀,对众人大喊:“进入岗位,准备好!”

    这个年代还没有躲炮的概念,听到炮响就直接进入阵地。

    毕竟这个年代的火炮还是一种最大射程只有一千米左右,发射实心铁球的玩意。

    法军涌上土墙,趴在上面,对着下面的敌人放枪。

    因为堡垒的土墙长度不够,趴不下所有的士兵,再加上趴着没法装弹,所以法军采取了一人趴着射击,后面两人装弹的做法。

    一枚实心炮弹打中了堡垒的土墙,结果因为土墙外侧是个斜面,uu看书 www.uukanshu.com 炮弹直接弹起来,飞上了天空,从众人头顶略过。

    拉纳站在插在堡垒塔楼上的三色旗旁边,一手握着军刀,一手扶着旗杆,他大声喊:“各位!将军要求我们至少坚持两天时间!

    “这两天我会和你们同在!让那些该死的奥地利人,从此再也不敢看不起法国!”

    士兵们一起怒吼起来。

    大革命让法国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民族国家的军队,注定和奥地利这样的王朝军队不一样。

    更何况,这支部队的统领者,还是那位“不死的掷弹兵”拉纳。

    拉纳站在城头,完全无视了敌人的炮火和枪弹,他就像一尊希腊凋塑,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蜂拥而来的奥地利人。

    奥地利人爬上了堡垒外墙的斜坡,这个斜坡不但是用来防炮的,这个斜坡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促使进攻者的行进路线和防守者的射击线重合。

    城墙上的法军拼命开火,在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精度糟糕的滑膛枪,也有相当不错的命中率。

    无数的奥地利人中弹倒下,然后顺着外墙的坡度滑了下去,变成阻挡友军的障碍物。

    但是奥军还是冲到了刺刀的攻击范围内。

    拉纳怒吼道:“就是现在,反冲击!冲啊!”

    这么喊的同时,拉纳直接从堡垒塔楼上跳下,落在敌群中间,一剑砍倒了一名奥地利上尉。

    法军士兵一跃而起,怪叫着如下山的勐虎一般。

    + 加入书签 +



重要声明:小说“君临法兰西”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